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2章 大地的心跳
    反正都要下去,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听吧。就算这种钢索承受不住几十吨的重量,担负我和两位师伯的体重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这时夏师伯也过来了,他朝钢索看了一眼,对我说:“地底下的溶洞已经被我们挖通了,在这个洞下面,是一个塔顶。”

    我点了点头:“石塔我们之前已经上去过了,阴玉就是在塔顶上发现的。”

    夏师伯又说道:“那座塔大概有多高,深渊你们下去了吗?”

    我顿时就明白夏师伯的意思了,他大概是担心钢索的长度不够。

    我一边回想着爬塔时的情景,一边对夏师伯说道:“我们当时爬石塔的时候,大概用了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不过那也是因为塔里石梯太难走。当时我大略数了一下,石塔的层数……应该在一百层左右,层高大概在四米左右。”

    说实话,当我说出这个数据的时候,自己都被吓了一跳。邪墓里那座石塔竟然有四百米以上的高度!像这样的高层建筑建筑就是放在今天都极为罕见,可邪墓建成的年代离现在已经非常久远了,更何况那座石塔还是在地下建造出来的,而且还被悬吊在半空中。

    听到我的话之后,夏师伯皱了皱眉头问我:“深渊你们下去了吗,有多深?”

    这一次我只能摇头了:“没有,深渊我们没下去。”

    夏师伯又抬起头来,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师兄喊道:“有志,你弄的这条钢索是多长的?”

    当时那人正蹲在洞口发呆,听到夏师伯的喊声,他才抬起头来应了一句:“钢索是一千米的,应该够了吧?”

    我这才看清楚,眼前这个人就是豫咸一脉的石有志师兄,当初包师兄来我们家的时候,就是跟他一起来的,对,他就是包师兄身边那个“斯文败类”。

    夏师伯这时又朝钢索看了几眼,还是一副很不放心的样子。

    赵师伯则拍了拍我夏师伯的后背,说:“行了,先下去再说吧,反正现在也搞不到更长的钢索了,如果长度不够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夏师伯叹了口气,说目前也只能这样了,之后他就让耿师兄他们将钢索的一端固定在石栓上,又催促我和赵师伯赶紧准备准备,准备好了就下洞。

    我发现,夏师伯在说到“下洞”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表情怪怪的。

    而且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让我做好准备,可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准备什么。

    之前夏师伯就说二十分钟之后下洞,可在此之后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他才催促我和赵师伯动身。

    因为我已经进过一次邪墓,对里面的情况比较了解,打头阵的人除了我也没有其他人可以胜任。赵师伯跟在我身后,夏师伯则是最后一个下洞。

    我们身上都有和钢索相连的锁扣和滑轮,向下滑的时候,必须将锁扣和滑轮控制好,下落的速度不能太快,身子也要努力保持平衡,尽量不在钢索上摆动和转动。而下下洞之前,我们也都带着上镶着头灯的安全头盔。

    我一边慢慢地向下滑动,一边还不时抬头朝上边看两眼,我不是不相信赵师伯和夏师伯的能力,可他们两个都是上年纪的人了,我就怕他们两个受不了墓里的邪气,出点什么状况。

    当我们下滑了大约一百米的时候,当时我正专心控制着滑轮向下滑动,突然就感觉到上方的钢索传来了一阵荡动,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那阵荡动就突然变得强烈起来,我立即卡住了滑轮和锁扣,这时候钢索已经晃动得很厉害了,我们三个人都沿着它摆动的幅度在空中荡来荡去。

    可当我抬头朝赵师伯和夏师伯那边望去的时候,却发现这阵荡动是赵师伯搞出来的,我看向他的时候,他还在一边用力摇晃着那条钢索,一边抬头望着我夏师伯。

    而夏师伯则整个人都抱在了钢索上,神情异常的紧张。

    这时候赵师伯就乐了,嘴里嚷嚷着:“夏师兄,你抓紧啊,起风了,哎呀,好大的风啊!钢索荡个不停呢!”

    听他这么一喊,我夏师伯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紧张了。

    我也是这时候才发现,从刚才开始夏师伯就一直闭着眼。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夏师伯在外面拖了那么久才下洞呢,原来他和梁厚载一个毛病,恐高!

    可赵师伯这么闹,也实在是有点缺德了。

    我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就冲赵师伯那边喊:“师伯,你别闹了,先把正事办了吧。”

    赵师伯这才停止了摇晃,对夏师伯喊一声:“唉,风总算是停下了。”完了还转过头来,冲我露出一脸的坏笑。

    我也是无语了,没理赵师伯,继续控制着锁扣和滑轮,慢慢地下滑。

    我们一直滑落到了连接石塔的那座石台上,我看夏师伯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就向夏师伯提议,现在石台上休息一下,等缓过劲来了再下深渊。

    谁知夏师伯却摇了摇头:“不用了,还是赶紧下去吧,咱们得趁着今天把邪墓的事处理完了,明天老黄家还有些棘手的事要处理。好了,有道,快带路吧。”

    既然夏师伯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再多说什么,继续朝着深渊底端滑落。

    我们刚下洞的时候,头顶上还有沿着洞口照射进来的阳光,可随着越来越深入,那一缕阳光已经无法穿透我们脚下的深渊。

    而当我抬头去看的时候,两个两米宽的洞口,已经变成了一个很小的小光点。

    随着不断深入,空气中的血腥味和生气也变得越来越浓郁了。

    之前,夏师伯他们镇住了大妖,从深渊底部传来的生气就已经很微弱了,可即便是这样,那样一股气息依然让人感到非常不适。

    又下滑了一段距离,我就听赵师伯气喘吁吁地冲我喊:“有道,慢一点。”

    我抬头看向赵师伯的时候,头盔上的灯光打在他脸上,我就见他的脸色苍白,脸上还带着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

    赵师伯朝着周围观望了片刻,又冲我喊:“这地方的确不对劲。”

    我心说当然不对劲了,邪墓里就没有什么地方是对劲的。

    可接下来赵师伯说了一句话,去让我顿时紧张起来,他伸出一只手来,指着不远处的石壁喊了一声:“它在动!”

    我立刻朝着石壁的方向望去,白色的光束打在石壁上的时候,我就看到石壁上正有一些小石头和细碎的沙子落入了下方的黑暗中。

    我就靠在钢索上,紧紧盯着那面石壁,过了大约一分钟左右,我就看到石壁突然颤了两下,第一下重,第二下轻,就像是心脏的搏动一样。

    这面石壁,真的会动!

    我又抬头朝头顶上看了眼,就见赵师伯和夏师伯同时看着那面石壁,两个人都是一脸惊愕的表情。

    当我再次将视线转移到石壁上面的时候,它又颤了两下,还是一重、一轻,仿佛是心脏的起搏。

    我听到夏师伯在上面问赵师伯:“宗信,这堵墙……是怎么回事?”

    赵师伯沉默了很久才回应道:“活了,这里的土地是活的。我过去听师父说过,土地常年受灵韵滋养,就能和动物一样成精,这里的土地,就是……就是活的。”

    周围的空间非常空旷,赵师伯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被这样的空间放大了许多倍,在深渊的底部,还不时传来一阵阵回应。

    这里的土地,是活的。

    是活的!

    当时我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脖子后面一阵阵地发凉。虽然我也不知道土地成精到底是个怎样的概念,但我知道深渊的四面都是这样的石壁,如果这片活生生的土地对我们怀有敌意,那我们现在无异是进入了它的血盆大口,只要它愿意,顷刻间就能让我们粉身碎骨。

    这时我听见赵师伯在问夏师伯:“还要继续下滑吗?”

    夏师伯似乎在沉吟,我只听到他嘴里在喃喃地说着什么,可他声音小,我又听不清他说话的内容。

    过了很长时间之后,夏师伯才对我赵师伯说:“继续下滑,这次下墓,不会有危险。”

    夏师伯是筮卜算命的大师,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就肯定不会有危险。

    我在心里长松了口气,继续向下滑,赵师伯和夏师伯也先后动了起来,我能听到从头顶上传来的滑轮和锁扣与钢索的摩擦声。

    越向下,石壁搏动的幅度就变得更大,同时,空气中的生气也变得越来越强烈,而且周围的温度也在渐渐地升高。

    直到我的脚下出现了一片赤红,我才终止了滑落。

    此时出现在我脚下的,是一个面积非常大的血池,石有志师兄为我们准备的钢索正好够长,钢索的索头此时就悬吊在血池上方十厘米左右的地方。

    我抬头对两位师伯喊:“两位师伯,下面就到底了。”

    赵师伯滑到我头顶上之后才锁死了锁扣,又从口袋里抽搐了一个军用手电,这种手电和我们嵌在头盔里的头灯一样,也是白色的灯光,不过头灯的灯光比较散,光盖面积比较大,但穿透力稍微差一些,赵师伯手里的军用手电则没有这个问题,不但光盖面积大,而且穿透力也很强,唯一的缺点是费电,这也是赵师伯一直到了深渊底部才将它拿出来的原因。

    赵师伯打开手电,先是朝着血池照了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