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1章 劫在西北
    原来赵师伯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找到深渊所在的位置了,可是他也太快了吧!

    赵师伯说话的时候,脸色已经有些虚脱了,我和梁厚载赶紧凑到他身前,一左一右地扶他进了岛上的木屋,刘尚昂也跟着我们一起进来了。

    一进屋,赵师伯就对刘尚昂说:“关上门,外面太吵。”

    刘尚昂直接就把门关上了。

    可没想到门一关,赵师伯接着就来了精神,他推开我和刘尚昂,然后就凑到窗户跟前偷偷往外看。

    看到赵师伯这样的举动,我心中顿时无比费解,怎么也想不明白他这又是玩的哪一出。

    赵师伯这时候却笑呵呵地看向了我,说:“嘿嘿,挖地道这种下大力的事傻子才干呢。有道、厚载,正好你们两个也折腾一整天了,好好休息休息吧。咦?你是什么时候跟进来的?”

    最后一句话,赵师伯是对刘尚昂说的。

    说话的时候,赵师伯语气不重,就是正常的询问语气。可刘尚昂好像特别看不惯我赵师伯似的,立即就反呛道:“你别想赶我出去啊,我也累了。你要是非赶我走,我就把你偷懒的事告诉姓夏的那个老头。”

    赵师伯向来是吃软不吃硬,再说他这次也没招惹刘尚昂,可没想到刘尚昂竟然呛了他一顿,那张老脸刷的一下就黑了。

    可是刘尚昂今天的运气好像很不错,上次赵师伯想冲他发难的时候,夏师伯出现了,这次赵师伯刚想说话,澄云大和尚就从旁边的屋子里走出来了。

    澄云大和尚看到我赵师伯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老赵头,你还没死啊?”

    如果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赵师伯肯定当场就恼了,可澄云大和尚和他的关系似乎非常好,听到澄云大和尚的话之后,赵师伯竟然笑了,他看这澄云大和尚,也说了一句:“老秃驴,你也还没死啊?”

    澄云大和尚同样没生气,他走到窗户跟前,朝外面望了一眼,问我赵师伯:“怎么来了这么多当兵的,他们干什么呢这是?”

    赵师伯说:“都是有学找来的人,正挖地道呢。”

    澄云大和尚“哦”了一声,又朝我们三个看了一眼,问我们:“你们三个不过去帮忙,在我这偷懒……哎?有道,你不是跟着你师父回寄魂庄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纳闷了:“回寄魂庄?我师父没提过要回寄魂庄啊,而且从邪墓里出来以后,我一直在赵师伯身边待着呢。”

    赵师伯似乎是从澄云大和尚的话里发现了一些问题,我就听他在一旁问道:“大和尚,听你这意思,你在不久前见过我柴师弟和有道?”

    澄云大和尚点了点头:“对啊,就是今天早上才见的面啊。当时柴师傅带着有道来我这,专门和我辞别,说是邪墓的事已经处理完了,准备回寄魂庄。当时正好快到了我做功课的时候了,我就和柴师傅简单说了两句话,然后他就带着有道走了啊。”

    赵师伯紧紧皱起了眉头,问澄云大和尚:“我柴师弟来的时候,老黄家人也都来了吗?”

    澄云大和尚摇了摇头:“没有,柴师傅说老太爷受了点伤,已经由黄昌荣他们护着回庄子了……老赵头,你怎么一直皱着眉啊,怎么了这是?”

    赵师伯依旧是眉头紧皱地说:“柴师弟和有道,是今天午时之后才从墓里出来的。你见到的那个柴师弟和有道,是假的。”

    其实当澄云大和尚说他是在早上见到了师父和我的时候,我就大致猜到了,这两人中的一个,极可能是罗有方假扮的,他既然可以易容成黄昌荣,当然也可以易容为我或者我师父。可澄云大和尚当时见到了两个人啊,另一个人是谁扮的?

    澄云大和尚脸上先是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但这种表情转瞬即逝,很快,他又恢复了常态,点了点头,之后就自言自语地说了句:“果然是这样。”

    赵师伯忍不住问他:“什么意思?难道你一早就发现那两个人是假的了?”

    澄云大和尚摇了摇头:“非也,非也,虚实虚实,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看见的,未必是真,看不见的,也未必是……”

    赵师伯而后果断地将澄云大和尚打断了:“好好说话!”

    澄云大和尚笑了笑,说:“当时我也没看出来。不过那天早上,我曾为寄魂庄看过因果,因果上说,你们寄魂庄十五年内有一场小劫,劫在西北。之前我见到的有道和柴师傅,一个裤子上沾了大片的水,另一个,额头泛光,显出一片富贵人身上的金钱气。在道家的五行说里头,水指北方,金指西方,合起来就是西北,我是在想,你们寄魂庄的那场劫,说不定和那两个人有关。当时我还以为引发这场劫难的人就是柴师傅和有道了,可现在看来,是另有其人呐。”

    赵师伯沉思了一会,转过头来问我:“怎么,除了罗有方,黄家庄里还有一个易容高手?”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赵师伯又将视线转向了窗外,他望着夏师伯的背影,嘴里喃喃道:“寄魂庄会有什么劫难呢?上次寄魂庄开堂会的时候夏师兄不是还说,寄魂庄在今后几十年内都没有大动荡吗?”

    澄云大和尚离赵师伯很近,他也听到了赵师伯的嘟囔声,就在一旁说道:“夏先生大概是觉得时机未到,所以才没把灾劫的事告诉门人吧。”

    “有可能啊。”赵师伯先是应了一声,之后就转过头来对我说:“有道啊,寄魂庄有灾劫这件事,除了你师父之外,你就先不要告诉其他人了。包括你庄师兄、冯师兄,最好都不要说。好了,你也折腾了一天多了,先去睡会吧,等到他们挖好了地道我叫你。”

    澄云大和尚也在一旁问我:“饿了吧,要不先吃点东西?黄玉莲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一些干粮和素罐头。”

    之前我还没觉得特别累,可被赵师伯这么一提醒,我顿时就觉得困顿了,当时只想着睡觉,跟澄云大和尚客气了几句之后,就跑到卧房睡下了,我进屋的时候,梁厚载和刘尚昂也在后面跟着,刘尚昂进屋的时候我看他都快睁不开眼了。

    一天多了,三个人都是身心俱疲,衣服也没脱就直接躺在了床上,一沾枕头就打起了呼噜。

    我这一觉睡得时间不算长,天还没亮的时候,赵师伯就把我拍醒了。

    我睁眼的时候还是要有点困怏怏的,迷迷糊糊地问我赵师伯:“地道挖好了。”

    赵师伯点了点头,又朝我招手,示意我跟着他出去。

    我本来还想叫醒刘尚昂和梁厚载来着,可赵师伯却靠在床沿上小声对我说:“别叫他们两个了,让他们睡吧。”

    我看刘尚昂和梁厚载睡得正沉,也没好意思再去惊动他们,一个人悄悄下了床,跟着赵师伯离开了木屋。

    这时候,天空中已经升起了启明星,庄师兄早已带着那些军人离开了,在小岛边缘出现了一个人工开凿出来的大洞,夏师伯和澄云大和尚正站在洞口边,好像在商量什么事。

    夏师伯见我和赵师伯从木屋里面出来,就笑着朝我们招手。

    我走到夏师伯身边的时候,夏师伯就拍了拍我的后背,对我说:“今天你师父不在这,等会你跟着我和你赵师伯一起下去,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抓紧时间准备一下,咱们二十分钟以后动身。”

    我望着眼前那个直径在两米左右的洞口,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心里就有些发毛。

    说真的,虽然我已经从邪墓里出来的,可当初进了邪墓以后就紧绷的那根神经,一直到现在也没完全放松下来。

    就在这时候,有人触了触我的胳膊,我转头去看,就看见耿有博师兄正一脸笑意地看着我,在他手里还拿着两包压缩饼干和一瓶矿泉水。

    和我最初在鬼市里见到他的时候一样,他的一举一动之间,还是透着几分优雅和刻板,在他身上,还有一股淡茶特有的清香。

    也正是因为他身上的那股闻到,让我突然回想起了当初在他的那件商铺里喝茶聊天的情形,几年不见,真的是恍如隔世,我几乎已经忘了耿有博师兄这个人,可当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几年前发生的事情,又好像近在眼前。

    “先吃点东西垫垫。”耿师兄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我。

    我当时也是饿了,也没客气,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我几乎是把饼干和水都一口气填进了肚子,之后就一甩手,打算直接将矿泉水瓶子扔了,可在我甩手的时候,耿师兄却一把抢走了我手里的瓶子,还对我说一句:“垃圾不要乱扔。”,搞得我特别尴尬。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第一次见到耿师兄的时候,我跟他说了几句话之后,画面也是突然变得尴尬起来。

    现在回想起来,耿师兄身上好像就是有这样的特质,他一边会让人感觉他特别儒雅特别崇高,他的儒雅其实很做作,可崇高却来自他的本性。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又过了大概有十多分钟之后,几个师兄拖着一大团钢索来到了洞口旁边,他们拖来的那种钢索看起来也就是小拇指那么粗,赵师伯说了,这种钢索是特制的,别看它细,却能承受住几十吨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