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9章 掘齿
    罗有方一旦被抓,远道而来的那些同道们弄不好会跟我们要人的,一旦罗有方到了他们手里,就很有可能把我师伯给牵扯进来,甚至于把整个寄魂庄牵扯进来。

    虽然寄魂庄在行当里是出了名的好人缘,可宗门和宗门之间打交道,这种事处理起来就是非常麻烦,一个不小心就会弄巧成拙,几代人攒下的交情,虽然不至于说破就破吧,可以后见了面,多少还是会有些尴尬。

    罗有方的事情,寄魂庄肯定是要处理的,可在处理他之前,必须先把他和寄魂庄的关系摘清楚。

    赵师伯说,就算罗有方和寄魂庄没有任何关系,也最好先不要动他。现在我们还没摸清楚神秘组织到底是走的什么套路,罗有方是我们手里唯一的线索,放走他,让他继续折腾,以罗有方那种妄自尊大的性子,肯定还会露出马脚,我们只要顺着他这条线顺藤摸瓜,早晚能将他身后的组织挖掘出来。

    当赵师伯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是很抵触的,他好像完全没有考虑到,罗有方这一走,还会有人着他的道,吃他的亏。

    不过不得不说,罗有方的确是我们手中的一条大线索,正是因为他这次假扮了黄昌荣,神秘组织才露出了冰山一角,我们现在已经知道,那个组织和南洋降头师一脉有着很深的瓜葛。

    庄师兄和冯师兄在调查黄昌荣的过程中,一个在南洋非常有名的降头师浮渐渐浮出了睡眠。这个人之前已经提到过了,他就是黄昌贵背后的“高人”,巴颂!

    之前包师兄就曾怀疑黄昌贵的突然出逃和巴颂有关,包师兄是对的,黄昌贵确实是在得知了巴颂即将到来的消息之后才决定逃走的,只不过巴颂到了东北以后,并没有来黄家庄,而是一直潜伏在了市里的火车站。

    黄昌贵私吞了巴颂的钱,巴颂当然会找他算账,不过除此之外,他此次来东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对付黄昌荣。

    半年前,黄昌荣的儿子在大学里跟人打架,把人打成了轻伤,黄昌荣出于无奈,只能暂时离开黄家庄,跑去关照他的宝贝儿子。

    罗有方也不知道是从怎么知道了黄昌荣的行踪,提前联络巴颂,让他在火车沾守株待兔,等着黄昌荣现身。

    黄昌荣的本事确实很大,可巴颂是有备而来,早就占了先机不说,罗有方还将黄昌荣的生辰八字以及一缕头发给了他,没人知道这一缕头发罗有方是怎么搞到手的,可他就是搞到了。

    当天黄昌荣下火车的时候,已经中了巴颂的降头术,几乎没反抗就被巴颂俘获了。

    在这之后,真正的黄昌荣一直被关在当地一个废弃的工厂里,而罗有方则假扮成黄昌荣,混进了黄家庄。

    庄师兄他们救出黄昌荣的时候,也抓住了那个巴颂,巴颂和罗有方身后的组织联系不深,但他和罗有方倒是常有往来,对罗有方也有些了解,据他说,罗有方是什么鬼生阴胎,天生没有味觉和痛觉,但灵觉天生优于常人,视力和听觉也非常惊人。

    罗有方也正是因为自身的这种特质,才将主意打到了同样视、听两觉强大的黄昌荣身上。

    同时巴颂还说,罗有方身后的组织在南洋也有分会,加入那个分会的,大多都是他这样黑衣降头,不过巴颂不是分会成员,会内的一些事情,他也是听同门师弟说的。

    至于罗有方为什么要特意将那张字条留给我,赵师伯他们还是没什么头绪,这件事,恐怕只有罗有方自己能说得清楚了。

    后来赵师伯又说起了听天教的事,关于听天教的事迹,在寄魂庄的两本杂物志上也有一些记载。说起来,这个教派的确算不上什么邪教,他们当初成立,只是为了保住大清的国运,虽然到处镇妖,但从来没伤及过无辜,所镇的妖物,也大多是一些四处为害的恶妖。

    这个教派的建立者是亲王府的一个格格,她手下有两大护法,一个叫九言天师,另一个,就是当年来到黄家庄的那个云游道士——无失道人。可寄魂庄的杂物志上记载,无失道人在同治十年,也就是光绪皇帝出生的那年就已经过世了。

    赵师伯推测,当年苏三通见到的那个无失道人,很可能是假的。

    杂物志上还记载,听天教刚建立的头十年,教众曾走遍名山大川,寻找一种阴气非常强的法器,提到阴气,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我们从龙王墓和邪墓里见到的那两块阴玉。

    赵师伯也说,那种带着精纯阴气的碎玉,极有可能就是听天教当年寻找的东西。

    而且种种迹象都表明了,罗有方身后的组织,目前也在收集这种碎玉,但至于他们收集碎玉是要用来做什么,就没人说得清了。

    当赵师伯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的时候,刘尚昂突然说了一句:“可是说来说去,能识破罗有方的身份,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赵师伯听到这话也不生气,还是笑呵呵地说道:“怎么和我没关系?当初要不是有义重新提审了刘小会他们,后面的事都无从谈起了。呵呵,有义,冯有义你知道吧,他是我徒弟。如果不是我培养出了这么好的弟子,老黄家的事哪能这么顺利解决啊?你说,这是不是我的功劳?”

    刘尚昂很不屑地说:“嗨,闹了半天你是把冯大哥的功劳戴自己头上了,倚老卖老么这不是?”

    这话一出口,我赵师伯的脸顿时就拉下来了,可就在他正要对着刘尚昂发难的时候,夏师伯火急火燎地过来了。

    夏师伯来到我们这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朝杌齿看了一眼,一见到杌齿下面就松了几铲子土,还没正式开挖呢,夏师伯顿时皱起了眉头,质问我赵师伯:“怎么还没把杌齿挖出来,我们这边要炸山了。”

    赵师伯也不看夏师伯,将头扭到一边去,一脸很烦的表情。

    夏师伯也没再理他,转过头来问我:“你们之前下墓的时候,应该经过了一个存血地方吧?”

    存血的地方?

    我和梁厚载还有刘尚昂面面相觑,都没明白夏师伯的意思。

    夏师伯又补充道:“你们之前不是在黄启宵的宅子地下挖出了一些管道吗,就是那些从邪墓里向外引血的管道。你们进墓的时候,找到那些血水的源头了吗?”

    我想了想,说:“上石塔之前,我们经过一个深渊,里面有大量血腥味传出来,估计血源就在深渊底下吧,大妖好像也在深渊下头。”

    听我这么一说,夏师伯当场皱起了眉头:“大妖也在里头啊,嗯,这事儿有点麻烦了。”

    之后夏师伯又问我:“有道,你现在还记得那个深渊大体在什么方位吗?”

    我站起身来,朝着白水渡那边张望了一下,在杌齿所在的山头和白水渡之间,除了黄家庄之外,还有另外几个小山丘,我是试着回忆地宫入口的方位,以及我们进入地宫之后所走的路线。可在进入邪墓之前我还能认得方向,入墓之后方向感就完全错乱了。

    最后我只能朝夏师伯摇了摇头,夏师伯又问刘尚昂和梁厚载:“那你们两个呢?还记得大体位置吗?”

    刘尚昂和梁厚载也是一阵摇头。

    赵师伯大概是有点看不下去了,问我:“你们发现的那个深渊,离咱们现在的位置远吗?”

    这一次,我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赵师伯又对我夏师伯说:“这地方虽说是大凶风水吧,但也没必要把山头全炸了。只要把东北、西北、东南的三个山峰炸平就行。先炸开东南的山头,放出墓里的气场,到时候我先推一推生气的源头,如果我的估计不错的话,墓穴里生气的源头,应该就是存血的地方。”

    夏师伯也点点头,之后就朝山下面走了,临走之前又催了我赵师伯一次:“赶紧把杌齿挖了!”

    直到夏师伯走远了,我赵师伯才嘟囔了一句:“整天啰啰嗦嗦的,也不嫌烦。”

    “行了,你们仨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吧,咱们开工。”赵师伯一边说着话,一边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上的泥土,又捡了一把铲子,径直朝杌齿那边过去了。

    既然赵师伯都亲自动手了,我们三个也不好意思再这么偷懒下午,纷纷拿了工具,和赵师伯一起给杌齿松起了土。

    赵师伯说得没错,杌齿的确不是从邪墓里生出来的,但它埋得很深,我们从黄昏一直忙到了深夜,才终于挖出了杌齿的根部。

    越向下挖掘,从杌齿上散出来的生气就变得更浓厚,而当杌齿的根部露出土壤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两根杌齿的底端都连着一根粗壮的青铜管子,生气就是从这两根管子里传出来的。

    赵师伯扔了铲子,仔细看了看那两根管子,又望向黄家庄,嘴里念念有词的:“错不了了,血煞阵能成阵,就要就是靠着两根杌齿从墓穴里借势,破了杌齿,应该就能破除血煞阵了。”

    我看着杌齿底端的铜管,问赵师伯:“这两根杌齿,是在山体滑坡之前就埋在山里的吗?”

    刚来黄家庄的时候,我就听黄老太爷说过,这两根杌齿是在山体滑坡之后才浮现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