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8章 无孔不入
    按说,以刘小会他们的身份,想从他们嘴里挖掘出更多的东西几乎是没有可能了。

    可就在我们离开二龙湾之后,冯师兄觉得不放心,又折回了云南,重新提审了刘小会一行人。

    也就是在那次提审中,冯师兄发现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那就是不管是刘小会还是另外几个人,都见过罗有方。

    刘小会在社会上有一个看起来比较光鲜的身份,他是云贵一代的贩煤商人,三年前从商,至今生意一直很好,每一单生意几乎都是稳赚不赔,和他做生意的人都以为他是经商有道,可事实上,刘小会本身没有什么商业头脑。他这些年之所以能赚得满盆满钵,全靠了身后的高人指点,而这个所谓的高人,就是罗有方。

    刘小会并不知道罗有方的真实身份,一直认为他是山西的煤老板,两个人是在一场饭局中偶然认识的,刘小会觉得他和罗有方很谈得来,一直将罗有方奉为知己。

    另外几个人的情况和刘小会几乎同出一辙,几个人都有自己的买卖,都是在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罗有方,几年来生意上的风生水起,也都是罗有方在背后指点。

    乍一看,罗有方和刘小会所在的神秘组织似乎没有关系。可有一点是不能忽略的,正是因为罗有方的出现,才让刘小会一伙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而这些财富中的绝大部分,都上交给了那个组织。

    冯师兄当时就断定,罗有方绝对和那个组织脱不开干系,他表面上是在扶持刘小会这些人,可事实上,却是在为那个神秘组织广开财路、积累资金。

    用我冯师兄的话说,罗有方这个人,行事诡秘,反侦察能力极强,就算是顺着刘小会这条线索挖掘下去,也未必能将罗有方给挖出来。

    可在不久之后,东北警方查出了一桩经济诈偏案,却让冯师兄找到了关于罗有方的新线索。

    罗有方这个人,论谨慎,恐怕极少有能比得上他,可论起狂妄了,寻常人也是望尘莫及。

    他在东北做的那起案子,受害者是一个做装修生意的老板,这个人的名字我还记得,不过为了保护人家的隐私,姑且就称他为陈老板吧。

    陈老板年轻的时候曾是黑龙江一代有名的青皮子,早年还因为故意伤人坐过几年牢。蹲了几年大狱以后也算是洗心革面,可因为有案底在身,加上在家乡名声不好,出狱以后就一直处于无业状态,生计成了大问题。不过这个人心思够活泛,和几个朋友借了点钱,离家来到吉林做起了买卖。

    陈老板年轻的时候虽然做了不少业,但朋友也是有一些的,其中也有几个做正经行当的人,他靠着当地的朋友做成了几笔生意,发了家,那时候装修生意的市场不错,陈老板干脆变卖所有家当,又凑了些钱,开了一家装修公司。

    创业之初,陈老板坏算是诚信厚道,生意一天做得比一天大,可慢慢的,钱多了以后,他的本性就露出来了。

    从两千年开始,陈老板给人做装修就开始偷工减料了,也时常用廉价材料冒充高级建材,行骗无数,偶尔露出马脚,却也总能化险为夷,生意依旧是蒸蒸日上的势头。陈老板觉得他这一生是注定显贵,就算亏心事做尽,报应也不会落在他头上。

    人一旦有了这样的心思,就极容易变得狂妄自大,陈老板也不例外。但也就是在他最狂妄的时候,罗有方出现了。

    至于罗有方是怎么骗了陈老板,赵师伯提得不多,只是说罗有方当时是和陈老板合伙,给一个大型企业做室内装修,借着生意的名义,罗有方从陈老板那里骗走了大批高级建材,还卷走了一笔数目很大的钱财。

    可罗有方还没开工就跑了,所有的工程都落在了陈老板一个人头上,陈老板的生意虽然也算颇具规模了,可之前他的钱都用在买建材上了,那批建材又被罗有方卷走,陈老板剩下的资产和公司的财力,已经完全不足以承担那么大的工程。

    陈老板报了案,可没人知道罗有方去哪了,后来因为工程迟迟不能开启,和陈老板签了合约的那个企业一直诉状将陈老板告上了法庭,连同他之前做下的那些肮脏事,都一股脑地被翻了出来。

    在陈老板出庭的前一天,他回到家,却发现饭桌上放着几盘剩菜和一瓶喝剩的红酒,另外还有一张字条。

    字条上没有太多内容,只是告诉陈老板,红酒味道不错,而在落款的地方,则写着“罗有方”三个字。

    事发之后,罗有方竟然还大摇大摆地进了陈老板的家,吃了饭,喝了他珍藏多年的好酒,这不是赤裸裸的羞辱还能是什么?陈老板本来就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被罗有方这样奚落,顿时气得热血冲顶,心脏病突发,险些死在家里。

    罗有方确实很自大,他书写那张字条的时候,特意在笔迹上做了手脚,以为这样就这样一来,就没人能查得到他。可一个人就算再怎么改变自己的笔迹,写字的习惯也是不会变的。

    冯师兄见过罗有方留在陈老板家的那张字条,大体推断出了他的真实笔迹。而就在不久前,包师兄又将师父给他的那半张字条给了冯师兄。经过冯师兄的证实,我课本里的字条应该就是罗有方留下的。

    可是自从我包师兄来到黄家庄之后,庄里就没有进过生人,所以他和师父就推测,罗有方肯定是在很早之前就潜入了黄家庄,一直藏在暗处观察我们的动静。

    但黄家庄中到处都是包师兄安插的眼线,就算罗有方真的混进来了,按理来说,也是无处藏身的。

    在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包师兄一直在留意庄里还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并没有怀疑到黄昌荣身上。

    直到黄昌贵被抓,李道长遇袭,黄昌荣才露出了马脚。

    那些雇佣兵出现的时候,李道长其实是知道的。庄里原本就没有什么人,加上当时周围极静,那些人就是再怎么压低声音,还是会有一些风吹草动。李道长的江湖经验非常丰富,他当时听到不远处的胡同口有一阵很细碎的声响,立即意识到那是人的脚步声。

    原本李道长还想给黄昌荣一个警示,可他又一想,黄昌荣身上有老黄家的传承,从小就洗炼五感,不管视觉还是听力都远远超出常人,而且黄昌荣常年在外走动,江湖经验也算得上丰富了。

    李道长认为黄昌荣肯定也听到了胡同里的动静,他之所以做出一副毫无察觉的样子,极有可能是为了麻痹敌人。

    可李道长猜错了,当那些佣兵突然从胡同口冲出来的时候,黄昌荣竟然慌了一下,之后的事几乎就是顺理成章地发生了,由于对方手里有远程武器,李道长不占优势受了伤,而黄昌贵则被那伙人劫走。

    后来包师兄帮李道长处理伤口的时候,李道长就将他心里的怀疑告诉了包师兄。

    说起来,李道长当时也是以己度人,他长年不以真实面貌示人,见黄昌荣不对头,就开始怀疑眼前这个黄昌荣可能是别人假扮的。不过李道长也说,他的猜测也不一定准确,因为当时黄昌贵被押,黄昌荣心里多了个坎,一时失神也不是没有可能。

    赵师伯说,黄昌贵和黄昌荣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因为两个人的父母走得早,黄昌贵算是黄昌荣一手拉扯大的,两兄弟的感情不是一般的好。得知自己的亲弟弟背叛家族的时候,常理来说,黄昌荣的确会难以接受。

    不过包师兄却认为李道长极可能是对的,因为他在黄家庄布置暗哨的时候,曾询问过黄昌荣的意见,毕竟黄昌荣那一支在黄家庄里的主要职责就是保卫整个家族的安全,对于庄里的建筑布局是非常了解的。

    之后朱弘光供出了暗井所在的位置,包师兄就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而在我进入暗井查探的时候,包师兄重新回忆了每一个暗哨的位置,才发现,从暗井到老黄家祠堂口有一条盲线,不在暗哨能够检测的范围之内。联想到黄昌荣也曾参与了暗哨的布置,包师兄当时就能确定,黄昌荣确实有问题!

    同样是我下井的那段时间里,包师兄先是联络了庄师兄和冯师兄,让他们设法查一查黄昌荣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离开过黄家庄。

    由于之前就已经确定罗有方混进了黄家庄,寄魂庄的人已经在几天之前就来到了黄家庄附近,不过我的师兄师伯们虽然是为了罗有方而来,主要目的却不是要抓捕他,而是想弄清楚罗有方背后的那个组织到底想干什么。

    可不管怎么说,正是因为他们提前来到了黄家庄一代,才让后面的事情变得顺利起来。

    和我师伯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佛道两门的一些同道。明面上,这些同道们来,是为了搜捕潜伏在黄家庄外围的神秘组织成员,可赵师伯说,其实这些人之所以专程走这一趟,主要还是为了抓捕罗有方,起因是罗有方曾借着他们的名号在外面招摇撞骗。

    我也是这时候才想明白,在罗有方逃走之后,师父为什么会是那样一副并不关心的样子,其实师父何止是不关心,简直就是长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