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5章 逆走天罡
    可他的动作太敏捷了,我没能抓住他,就见他出了塔窗之后,将手探进了背包里,摸出了一根很长的钢索,接着他用力将钢索的索头掷向了位于石塔上方的洞顶。

    我之前看过黄玉莲带来的钢索,索头非常尖锐,上面还带着倒齿。

    我立刻反应过来罗有方做的什么打算了,可这时已经晚了,就听洞顶上方传来“哒”的一声脆响,钢索的索头结结实实地扎进了洞顶,罗有方借着那根钢索荡进了黑暗笼罩的区域。

    我有心想追上他,可我也知道,以我现在的重量,仙儿拉着我奔跑还可以,但她是绝对不可能拖着我在天上飞的。

    这时候,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了罗有方狂妄的笑声:“左有道,你竟然还想救我!你的妇人之仁早晚会害了你。记住我的话,咱们后会有期……”

    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远了,我的头皮却在一阵阵地发麻。

    这个人太狂妄了,狂妄到让人心生恶心,可是他赢了,这么多人围着他,竟还是让他给跑了。

    平生第一次,我突然觉得自己特别没用。

    罗有方刚才拿出来的那张灵符飘飘荡荡地落在了窗口边,那根本不是什么灵符,就是一张普通的黄纸。

    仙儿凑到我身边,朝那张黄纸望了一眼,她看了看我,轻轻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又在我耳边轻轻地说:“谢谢你。”

    可她越是这么说,我心里就越惭愧,如果我能再警惕一点,如果我能发现这是一张假灵符,罗有方绝对不可能这么轻轻松松地逃了。

    仙儿揽着我的胳膊,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们两个就望着罗有方消失的地方,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可我们两个都忘了一件事,那个黑影现在还在塔顶上呢,现在可没时间让我们两个站在这发呆。

    “玉!”

    塔顶上突然传来了黄老太爷的惊呼声。

    我顿时回过神来,立刻冲向石梯,那个黑影正好从石梯上跳下来,险些和我撞个满怀。

    这东西身上有尸气,它是一具邪尸,我身上的黑水尸棺对它有着绝对的震慑力,它强行扭动着身子想要避开我。

    可我刚刚因为一时疏忽放走了罗有方,眼前这个黑影,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放任它逃走的。

    在他扭动身子的时候,我用最快的速度伸手抓住了它的脖子,同时转过身,用后背去贴它的胸口。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它的胸口,它全身都是纯黑色的,根本分不出胸口和后背。

    可当我将背后的黑水尸棺正对着它的时候,它再次扭动了身躯想要避开,我就知道我猜对了。

    可它的身子就像一根宽大的橡皮筋一样,在被我抓着胳膊的情况下,竟然还避开了我的后背,当时我从眼角的余光看到它的身子弯成了一个巨大的弧,它同时后退了一大步,整条手臂竟然拉长到了两米以上。

    我抓着它的手臂,就能感觉到从它的手臂上传来一阵阵彻骨的寒意,整个小臂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冻僵了,可我还是死死地抓着它,它大概是见挣脱不开,就一直在不停地后退,想把我拖倒。

    它的速度太快了,我当时背对着它,就感觉整个人的重心几乎被它拖离了地面,眼看就要仰面摔倒在地。

    “罡步!”

    这时候,师父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耳边。

    平时练功的时候,师父只要喊出了这两字,我就会下意识地让自己进入思存境界。

    这次也不例外,当那个“步”字传到我耳朵里的时候,我就快速地进入思存状态,星力一现,步罡踏斗。

    走了这么多年的罡步,七星的星位在我脑海中早就已经根深蒂固了,我几乎是想都不想就踏出了第一步,踩中了天英星位。

    之后是天任、天柱、天心、天禽、天辅、天蓬六星,三步九迹,每一步每一迹,我都是下意识地踩出来的,完全没留意到,我当时是倒着走出了罡步。

    当我的身形定在天蓬星位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压力顿时落在了我的肩上。

    我也没功夫去理会这股压力了,只是感觉身后的黑影停止了后退,我立刻连着后撤了几步,直到后背上传来了一阵寒气。

    我知道,这股寒气是从黑影的胸口上传过来的。

    而在下一个瞬间,黑水尸棺中也涌出了一股寒气,用了不到一秒钟就将黑影身上的寒气化解,在此之后,黑影身上的尸气极速消散,而我攥在手中的那只手臂,也渐渐变得温热起来。

    又是几秒钟过去,从我身后传来了强烈腐臭味,我这才从黑影胸膛上离开,转很去看,就看到它身上的黑色已经褪去,露出大片的腐肉。

    眼前的黑影终究还是敌不过黑水尸棺的威力,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普通的腐尸。

    之前我也见过被黑水尸棺镇住的邪尸,那些邪尸待身上的尸气散去以后,也同样会快速腐烂。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具散尽尸气的邪尸会腐烂得如此之快,几秒钟之后,它就化成了一滩脓水,连骨头都没剩下。

    而在脓水之中,也慢慢浮现出了那块墨绿色的碎玉。

    师父快速走到我的身前,一脸担忧地问我:“有道,你……没事吧?”

    被师父这么一问,我才从刚才的紧张情绪中缓过神来,接着就感觉身上有些沉重,从头到脚都是麻嗖嗖的。

    好在这样的感觉也算不上特别强烈。

    我又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没什么问题了,才对师父说:“没什么事,就是身上麻麻的。”

    师父这才长长松了口气:“唉,你这孩子,让你走罡,可你怎么倒着走呢,还好没事。”

    我身上的酸麻感觉消退得很快,就在师父说话的这段时间里,我几乎没有什么感觉了,就咧开嘴,朝着师父笑了笑。

    师父给了我一个很无奈的眼神,之后就转头对黄玉莲说:“找个容器,把无根水收了……就是鎏金茶盏里的水。”

    黄玉莲很麻利地去了,老太爷却突然问我师父:“那个鎏金茶盏能带走吗?”

    我师父看着老太爷,笑得有些无奈:“老太爷,你怎么还是……”

    老太爷脸上也露出了些许尴尬,说道:“唉,既然下了墓,怎么也得带点东西出去吧,为了邪墓的事情,主家的生意已经一个多月没开张了。”

    我师父顿时皱起了眉头:“老黄家现在还在做着倒斗的买卖?”

    “那当然没有,”老太爷赶紧解释:“柴师傅你也是知道的,自从五十年前,我们老黄家就和倒斗这个行当没有一点瓜葛了。可最近出了这些个事,主家的生意也没个人搭理,再不弄点值钱的东西,账本上是要走赤字的。”

    可师父听完老太爷的话之后,还是摇了摇头:“既然是墓里面的东西,还是不要拿了吧。”

    黄老太爷显得有些不悦了:“可柴师傅现在不也是要将邪玉带出去吗?”

    “邪玉是邪玉,茶盏是茶盏,两码事。死者为大,茶盏不能拿。”

    师父这番话说得很坚决,老太爷抿了抿嘴,没再说什么。

    我又看了眼落在地上的墨绿色碎玉,问师父:“师父,你之前不是说这块玉不能动吗,怎么现在又要拿走它了?”

    师父解释道:“这颗玉原本的确是不能动的,玉一动,大妖必动。可刚才那个黑影子出手太快,我们没能拦住,现在玉已经被动过了,可塔下的妖物却迟迟没有动静,我估计,你夏师伯他们应该已经将那只大妖镇住了。”

    “夏师伯他们也进墓了?”我有些吃惊地问道。

    师父却摇了摇头:“你夏师伯和庄师兄他们在杌齿附近布下了三才阵,那种阵法用来对付起妖物来是非常强悍的。”

    三才阵,这个阵法在《行尸考录》上也有记录,说它是用天、地、人三种正气成阵,可镇一切邪煞,对于修炼出灵识的妖物来说,威力更是大到难以想象。

    这种阵法是在明朝的时候传入屯蒙一脉的,创立这种阵法的人还是当年的抗倭名将戚继光。当初戚继光创出的鸳鸯阵,在后来被演化成了大三才阵和小三才阵两种阵法。屯蒙一脉的三才阵,就脱胎自其中的大三才阵。

    不过由于这种阵法涉及到屯蒙一脉的传承,师父在《行尸考录》中只记录了它的布阵原理和用途,至于这种阵法究竟如何布置,我们守正一脉的人是永远不会知道的。

    我有些不理解夏师伯他们的做法,又问我师父:“可那只大妖不是为了镇守邪玉才留在这儿吗,它的本性应该并不坏吧?”

    听我这么说,师父就笑了:“你说得对,大妖在这个地方驻守多年,只是为了一份职责,从未难为过附近的生灵,它的本性,确实是好的。你夏师伯他们摆出三才阵,只是让大妖沉睡,等到它的造化到了,自然会醒过来,到时候破茧升天,也能修成三世正果。”

    师父的话说到后半段就有点玄乎了,我也不知道破茧升天、修成正果这种事该不该当真,可既然夏师伯他们没下死手,我也就释然了许多。

    这时候黄玉莲拿着一个军用水壶从石梯上下来,说无根水都装在里面了,师父又捡起了碎玉,将它从壶嘴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