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3章 黄昌荣是假的
    老太爷对于苏三爷似乎是很敬重的。如果说苏三爷是为了除掉大妖才有了第二次下墓,不论苏三爷是怎么死的,那最起码也是个舍身取义的义士,这样的事情,老太爷是愿意接受的。

    可如果说苏三爷当年是因为贪图塔顶上的宝藏,才导致那些跟他下墓的族人在邪墓中殒命,这种事对于老太爷来说,似乎并不容易接受。

    “我想,苏三爷第一次下墓的时候,应该已经知道塔顶有邪玉了,”师父对黄老太爷说道:“他大概也是受人蛊惑,原本是想毁玉镇妖,可没成想,这墓里镇压的东西其实不是大妖,而是这块玉啊。”

    其实,苏三爷当年下墓的时候知不知道墓里面的情形,这种事是谁也说不清的,我师父当然也说不清,而他之所以这么说,大概也是为了照顾老太爷的感情。

    听师父这么一说,老太爷的表情果然好看了一些,他也叹了口气,问我师父:“可我还是想不明白,柴师傅怎么就这么肯定,茶盏里的邪玉,才是邪墓要镇压的东西呢?”

    “在云南境内有一道二龙湾,二龙湾下有个龙王墓,”师父又提起了龙王墓的事情:“那个墓穴里也有这样一颗碎玉,墓里也镇着一条尸蛟,之前我以为,是碎玉镇住了尸蛟,当初碎玉被盗走,尸蛟立刻震动,似乎也印证了我的猜测。可我后来问过夏师兄,按照夏师兄的意思,龙王墓所处的位置正好是二龙湾下的一个水口,那地方坎气很重,尸蛟喜水,在那样一个地方放置这样一具尸蛟,只会让尸蛟变得更为凶猛,绝不是为了将它镇住。”

    说到这,师父又转向了我,对我说:“你夏师伯说,之前咱们在龙王墓里见到的蛟骨应该就是建墓者从尸蛟身上抽出来的,为的是让那些蛟骨吸尽碎玉上的阴气,蛟骨被这股精纯阴气滋养数千年之后,就能重新生出血肉,到时候便可让尸蛟复生,化为应龙登天。这应该是建墓者和尸蛟之间达成的约定,尸蛟答应帮建墓的人镇守阴玉,而建墓者则帮它化龙登天。只可惜,我和你师伯当初都会错了意,竟然将尸蛟给镇了。”

    我忍不住问师父:“怎么没听夏师伯提过这事呢?”

    师父有些无奈地看了我一眼,说:“不想让你背那么大的债。”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当初那条尸蛟,最后好像是被我拿番天印镇住的。

    我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之前因为镇住了尸蛟,我还沾沾自喜了好一阵子,以为自己成了英雄,可现在一转眼,我怎么感觉自己就成了千古罪人了呢。这种事,真的让人很难接受。

    当时我突然有了一种和黄老太爷同病相怜的感觉。

    这时候,黄老太爷没头没尾地问了我师父一句:“那些话,都是夏宗明亲口说的吗?”

    师父笑了笑,说是。

    看老太爷的样子,应该是认识我夏师伯的,他先是很无奈地点了一下头,之后又带着些埋怨地问我师父:“这些事柴师傅为什么不早点说呢,咱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跑到这邪墓里来,闹了半天,竟然是白跑一趟。”

    师父说:“当初我没看到这块玉,很多事情也不好下定论。而且咱们走这一遭,也不是白跑一趟啊。难道老太爷忘了血煞阵的事了?”

    黄老太爷皱起了眉头:“血煞阵是为了镇住邪墓里的大妖才布置出来的,既然大妖不需要除,血煞阵垮了就垮了吧。”

    师父摇头道:“可是守阵的睡狮已经醒了。”

    黄老太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他却没说话。

    师父又说道:“我不知道那个云游道人究竟是什么人,可他和老黄家似乎有着很深的仇怨啊。血煞阵不但不能镇住邪墓里的东西,还致使大妖身上的炁场外泄,它被血煞阵削弱之后,只能从邪墓中吸取阴气来滋补,以至于邪墓中的炁场发生异变。血煞阵当初能成阵,主要就是靠阴阳平衡,它和邪墓相互制衡,邪墓一乱,血煞阵必乱。血煞阵一乱,睡狮就会开眼护阵。我估计这些事情都是那个云游道人一早就想好的,他这么做,极可能就是为了让你们老黄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说到这,师父突然话锋一转:“不过血煞阵的事呢,也不是彻底没救了,睡狮已经被我用封魂符镇住了。现在包有用他们应该已经开始破阵了。”

    这时候刘尚昂忍不住插嘴道:“老包他行吗?”

    我师父突然笑了:“就他那点修为,当然不行了。不过现在的黄家庄里,已经聚集了屯蒙和豫咸两脉的所有高手,两位掌门师兄也都来了。”

    我又有些回不过神来了,夏师伯和赵师伯也来了?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师父之前完全没有提过这件事啊。

    不只是我,黄老太爷也用一种非常不解的眼神看着我师父。

    师父冲老太爷微微一笑,抱了抱拳,说道:“这一次,寄魂庄为了清理门户,不得已对您隐瞒了实情。老太爷,这一次多有得罪了,以后我再给您好好陪个不是。”

    一听这话,我当时就懵了。清理门户是什么意思?这里除了我师父,好像只有我是寄魂庄的门人了吧?

    黄老太爷也是一副很纳闷的表情:“不是,柴师傅,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

    师父带着一脸的笑意,将视线转向了黄昌荣,黄昌荣则面无表情地和我师父对视着。

    片刻之后,师父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沉,对着黄昌荣说道:“罗有方,你藏得可是够深呐。”

    黄昌荣怎么成了罗有方了?

    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黄昌荣突然挥起了长鞭,鞭头上闪着金属光泽,挂着风声朝我飞了过来。

    师父好像早有准备似的,就在黄昌荣挥动长鞭的一刹那,用力推了我一把,将我推到了黄昌荣面前。

    黄昌荣完全没料到我师父突然来这么一出,猝不及防之下被我撞了个满怀,当场就是一个趔趄。

    这时候,师父又在我身后喊了一声:“天罡剑,以攻代守!”

    我这才想起来青钢剑还在我手里呢,立刻稳住了重心,对准黄昌荣的肩膀,举起剑来就刺。

    初中升高中的那个暑假里,我练得最多的就是天罡剑,虽然还达不到师父那种炉火纯青的地步,但对付一个黄昌荣还是勉强够用的。

    黄昌荣的反应速度比想象中要快,他身子一偏,竟然躲开了我出其不意的一剑。

    而在他闪身躲避的时候,我已经朝着他迈出了一大步,同时手腕翻转,一剑挑向了他的腋下。

    天罡剑和天罡锁一样,虽然招式不多,但招式与招式之间没有停顿,一招跟着一招,手、眼、脚一同行动,剑到的同时,视线已经落在了对方的下一个破绽上,步法在同一时间跟着变化,所有的招式不但连贯,而且非常急促。

    黄昌荣这一次没能避开,腋窝下当场被我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

    其实这还是我半道收了手,如果这一剑挑结实了,以青钢剑的锋利程度,黄昌荣的左臂现在已经保不住了。

    让我对付邪尸,我该怎么出手怎么出手,可让我对付这样一个大活人,我一想到那副血肉横飞的景象就有些头皮发麻,无论如何也是不敢下手太重的。

    可我这边一时心软放过了黄昌荣,他却一点也没有感激我的意思,在我收剑的那一刹那,他已经扔了皮鞭,伸手朝着我的脖子抓了过来。

    我看到他的食指、中指、大拇指前伸,成一个“鹰爪”的造型,立即反应过来,他这是用的鹰爪翻子。

    天罡锁就是脱胎于鹰爪翻子,我练了这么多年的天罡锁,又看到黄昌荣手指上那层厚厚的老茧,就知道如果他这是久练出功,手上的力气极大。这一下被他抓住,等他三指***我就是不被他掐死,也会当场昏厥过去。

    我不知道鹰爪翻子的命门在哪,可我知道天罡锁的命门在腰、肩两个地方,只要把这两个地方的力气卸掉,就是手上功夫再深也使不出来。

    他手上速度不算快,我一边偏过头,一边抬起一脚,狠狠踹向了他的左腰。

    可他好像早就料到我会这么干似的,稍一侧身,我就感觉这一脚像是踹在了棉花上,顿时失了重心,这时候黄昌荣再次拧动腰身,竟然直接将腰部顶在了我踹出去的那只脚上,我本来就重心不稳,又被他这么一顶,瞬间就被他顶了出去,正好撞在师父身上。

    我师父虽然看起来瘦,可身上的肉却硬得跟生铁似的,我的后背撞在师父的胸口上,师父纹丝不动,我背上却一阵阵地生疼。

    黄昌荣借着这个机会,转身就要跑。

    刘尚昂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黄昌荣的后腰,黄昌荣当时只顾着跑路了,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梁厚载已经到了他的跟前,飞起一脚,结结实实踹在了他的脸上。

    梁厚载腿上力道非常大,我就听到“咔”的一声,黄昌荣的下巴当场就脱臼了,可他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双手拖住下巴,同时朝后踹了一脚,正好踹在刘尚昂的大腿上,可刘尚昂就是紧紧抱着他,只是疼得龇了龇牙,手却依旧没有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