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1章 石塔内部
    我知道那些人影就是甲尸的影子,他们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攀上锁链,就是一动不动地站在石门外,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师父也朝那边看了眼,对我说:“咱们的阳气被周围的气场覆盖,甲尸已经感应不到咱们身上的阳气了。”

    可就在师父说话的时候,其中一个影子突然跳上了绳索。

    我的心脏顿时提到嗓子眼上了,这一幕也被我师父看在了眼里,他连忙催促我:“快走!”

    甲尸就在身后,在这么一条连保持平衡都极有难度的锁链上,我们就算有再高的道行也不是那种邪尸的对手。

    当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立即朝着石塔那边奋力爬行,不只是我,身后的师父他们动作也变得比之前大了很多,锁链晃动得比之前更加剧烈。

    我将仙儿唤了回来,让她去照顾爬在锁链上的其他人,而我则将狐火灯笼衔在嘴里,为他们指路。

    一向喜欢和我对着干的仙儿,这次也是出乎意料的配合,将灯笼交给我之后,她就朝黄老太爷那边飘了过去。

    老太爷毕竟是年纪太大了,加上之前耗费了不少的体力,此时他已经有些力不能支了。

    剩下的一段路我们走得很快,我时不时会留意一下梁厚载身后,可刚才那个影子自从跳上锁链之后似乎一直没有靠近我们,我连着回头观望了几次,都没再看见过它。

    爬到锁链尽头的时候,我才发现此时晃动的不只是锁链,就连石塔的基座都也跟着锁链一起晃个不停。

    而从石台晃动的幅度上看,这座被数跳锁链悬吊在空中的石塔也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稳固。

    我轻手轻脚地从锁链上下来,站在石台边缘,石台还在晃动着,我必须小心稳住重心,一边还要伸出手,帮着后面的人从锁链上下来。

    当梁厚载拉着我的手臂从锁链上下来的时候,我再一次望向了石门方向。

    这时候石门已经完全离开了狐火的光照区域,我朝着那个方向观望的时候,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师父他们下了锁链之后,也是一脸警惕地望着锁链上的黑暗。

    可过了很长时间,之前跃上锁链的甲尸也没有出现。

    我长长松了口气,对我师父说:“看这样,那具甲尸应该是掉下去了。”

    师父朝我点了点头,可他脸上却是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

    之后师父又问黄老太爷:“苏三爷活着的时候,说没说过当初他们在石塔上触动了什么机关,才把深渊里的大蛇惊醒的?”

    老天爷摇头:“好像没有,年头太远,真是想不起来了。”

    师父叹了口气:“那大家就多家小心吧,上塔!”

    师父一边说着话,就将我推向了塔门,看样子今天我是注定要一路打头阵了,梁厚载依旧被师父安排断后,我来到石塔门前的时候朝梁厚载望去,他似乎还没有缓过劲来,脸上偷着用几分虚脱。

    石塔的塔门和贯穿在深渊的那些锁链一样,也是青铜打造的,上面也一样挂满了铜锈。

    师父站在我身后,朝着塔门观望了一阵子,对我说:“这扇门没有被打开过的迹象。”

    我也是听师父这么一说才留意到,铜门的门轴位置挂着一层非常完整的锈迹,如果门曾被开启过,那片锈迹就算没有完全脱落,也至少会被挤碎而出现缝隙,不可能还是那么完整的一大片。

    既然铜门没有被开启过,当年苏三通他们是怎么上塔的呢?

    这时师父又对黄玉莲和黄昌荣说:“你们沿着石塔周围找一找,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入口。”

    黄玉莲和黄昌荣一句废话都没有多说,一左一右地朝石塔两侧摸了过去。

    这一路走下来我也看明白了,在老黄家,黄昌盛应该是充当了领路人的角色,而黄玉莲和黄昌荣的角色则类似于斥候,另外,黄昌荣还兼顾着殿后的职责。

    过了片刻黄玉莲就回来了,说在石塔的正后方发现了一个盗洞,黄昌荣回来得晚一些,他在石塔的左墙发现了一个破洞,洞口附近有火药粉末,应该是被炸开的。

    也就是说,通往石塔的路除了眼前这道石门,还有另外两条。

    至于到底是钻盗洞还是钻墙洞,师父再次将决定权扔给了我。

    为此,我还分别来到盗洞和墙洞那边看了一眼,那个墙洞一米多宽一米多高,我是很容易钻进去的,而地上的盗洞则十分狭窄,就是刘尚昂那种小身板要钻进去都十分费力。

    于是我很果断地带着大大家走了墙洞。

    钻墙之前,仙儿先我们一步进去看了看,她出来的时候脸色变得很怪异。

    我问她里面是不是有危险。

    仙儿摇摇头,说:“没发现危险,不过塔里面很奇怪……你自己进去看吧。”

    既然没有危险,其他的都是小事了,我钻进墙洞之前,又朝着我们爬过的的那条锁链看了眼,甲尸依然没有出现,锁链却依旧在不定地晃动。

    我们从锁链上下来的时候,是锁链的晃动牵引了石台的晃动,而这一次,由于我们在石台上的走动导致了石台的颠簸,而这种颠簸,又牵引着周围的每一根锁链都不停地晃动起来,发出一阵阵由远及近的“哗啦”声。

    仙儿还是先我一步钻进了墙洞,为我撑灯笼,而我直到进去以后,才明白仙儿口中的“奇怪”是什么意思。

    钻进墙洞之后,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张石桌和几张围桌摆放的石椅,这些椅子和桌子的雕制工艺非常粗糙,表面上坑坑洼洼的,就像是天然形成的一样,而且这些桌椅就牢牢地镶嵌在地板上,它们和地板之间没有贴合的痕迹,看上去似乎是一体成型的。

    另外,石塔内的墙壁和石顶表面同样也是坑坑洼洼的,在我正对面的墙壁上有一扇窗户,这扇窗户在外面看是规则的正方形,可在里面看,却一种介于方形和圆形之间的不规则形状,整个窗子的边缘也都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在墙角的位置有一截斜着向上延伸的石梯,同样是表面极度不平,上面布满了大小不一的坑洞。

    石塔内部的东西,一眼看上去似乎都是天然形成的。

    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怪异的想法,我觉得,这座塔说不定就是自己从石台上“长”出来的,就像是像土壤中的树苗那样破土而出,经过几十年上百年,才长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师父进来之后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皱了皱眉头,之后就径直朝着铜门那边走了过去。

    在我身处的塔层中,只有那扇铜门不像是“自然成形”的,门的正反两面完全一样,都是一扇平整的青铜板上嵌满了碗口大的圆形门钉,而且门板内侧一样是布满了铜锈。

    “青钢剑我给。”师父走到门前,一边说着话,一边朝我这边伸出了手。

    我将青钢剑递给师父之后,师父用剑柄在其中一个门钉上敲了两下,那个门钉就剧烈地震荡起来,师父立刻取出一张封魂符贴在门钉上,几秒钟之后,那枚门钉才安静下来。

    这时候老黄家的人和刘尚昂、梁厚载他们也一一从墙洞钻了进来。

    师父又朝黄玉莲招了招手,指着贴了封魂符的那颗门钉,对她说:“把这颗门钉弄下来。”

    黄玉莲将手探进身后的背包里,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形状十分别致的匕首,那把匕首看上去非常厚实,而且刀头带钩,手柄末端呈锥型,看上去也非常尖锐。

    不得不说,黄玉莲的背包就是一个百宝箱,从下墓至今我已经几次看到她从里面掏东西了,每次她拿出来的东西,都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稀罕物。

    她走到铜门前,先是用手柄上锥子沿着门钉的边缘敲打了几下,震碎了门钉周围的锈迹,然后我就见她将锥头顶在门钉旁,用力一推,结实的青铜门板竟然被扎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圆洞,在这之后,黄玉莲翻转匕首,将刀头上的弯钩插圆洞中,接着手腕一抖。

    我只听见“咔哒”一声,然后就见那颗贴着封魂符的门钉从门板上脱落下来,咕噜咕噜地滚到了我的脚边。

    这种古铜门上的门钉,其形状应该是和我们平时用的大头针很类似的,也是一颗结实的钉子,钉尾加一个金属的圆头。可那颗镶嵌在铜门上的门钉却不是这样,确切地说,那根本不是一颗钉子,而是一个嵌在门板上的铜球。

    师父将青钢剑塞给我,又俯下身子将铜球捡起了,用力一掰,咔嚓一声,那颗铜球竟然被我师父掰成了两半。

    我这才看明白,铜球的内部是中空的,里面装着一颗形状、大小都和鸡蛋差不多的东西,另外,在铜球的内壁上,还纹刻着和锁链上一样的阴阳鱼符印。

    “这是鬼眼锹的卵。”师父拿着那个鸡蛋模样的东西,对我说:“这种虫子在成虫之后只吃邪尸,可在刚破壳的时候,则是见到血肉就发疯,活人和邪尸对它们来说没有什么什么区别,都是食物。”

    之后师父又指着铜门,继续说道:“你看这两扇门上的门钉,横九路、竖九路,九是阳数之极,铜球里有纹着双阳符印,造墓者在这扇铜门上做了这么一个致刚致阳的布置,应该是为了稳住将三重天关的基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