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9章 疑点重重
    梁厚载还推测,当初苏三通建造这个地宫,原本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再次进入邪墓。

    第二个疑点是黄老太监,之前老太爷也说了,黄老太监五命属土,而且是****大煞的邪土,可既然黄老太监的命格不详,为什么要葬在邪墓附近呢?邪墓是邪,邪土也是邪,从炁场上来说,两者靠得太近,很容易形成两炁相通的格局,这样一来,邪墓的炁场是非常容易外泄的。

    第三个疑点出在苏三通自己身上,他既然要封住邪墓,为什么要借着回乡祭祖之名偷偷潜回地宫,并且还用火炮炸通了墓道,他分明是要进入邪墓的最深处。如果说苏三通回到邪墓是为了毁掉邪玉,镇住墓中大妖,这似乎说得通,可他既然做了这样的打算,为什么后来又要炸毁墓道呢?

    第四个疑点是云游道人留下的那个血煞阵,梁厚载说他对这种阵法没什么了解,也不知道它能不能镇住邪墓,他之所以觉得那个阵可疑,是因为阵中的“血水”是从后山的邪墓中引出来的,这样做,直接让邪墓的炁场泄了出来。

    在说到血池的时候,梁厚载还有意无意地提到了那张封存在池底的女人皮。当“女人皮”这三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我发现黄老太爷的脸颊猛地抽搐了好几下。

    第五个疑点,苏三通第二次进墓是从什么地方进的,如果经由地宫入墓,他当年是否动用过金顶和尚和阴阳鼓?如果动用过,这两样东西又是如何回到了黄家庄?

    毕竟苏三通经由地宫入墓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还有其他的入口能直通地宫,苏三通似乎也不会大费周章地弄这么一个地宫出来。

    第六个疑点,苏三通是怎么知道塔顶上有邪玉的?又是怎么知道毁掉邪玉就能镇住大妖的?是他在第一次进墓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还是事后通过其他的途径得知了这些?或者说,苏三通所谓的“毁玉镇妖”根本就是一个谎言?

    最后梁厚载说道:“假设‘毁玉镇妖’这件事是真的,苏三爷在第一次进墓的时候究竟知不知道塔顶上有邪玉,就取决于他建造这座地宫的目的了。”

    当梁厚载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脑壳都是嗡嗡的,他说出来的那些疑点,以我的智商肯定解不开,如果不是他提及了,我也根本发觉不了那么多疑点。

    师父这时候问梁厚载:“我没听明白,你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梁厚载就解释道:“我觉得苏三爷建造这个直通邪墓的地宫,无非只有两个目的,要么是因为这是一个很富的富斗,他建造地宫,还是看上了墓里的宝贝。要么就是他早就知道‘毁玉镇妖’的事,建造地宫,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回到邪墓,除掉深埋在后山下的隐患。”

    虽然梁厚载解释了,可我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又问了他一次:“到底什么意思啊?苏三爷第一次下墓的时候到底知不知道邪玉的事啊?”

    我说话的时候,一旁的刘尚昂也瞪大了眼睛看着梁厚载。

    谁知梁厚载却摇了摇头:“现在不好说啊,如果苏三爷在第一次进墓之前就已经知道了邪墓和大妖的事情,那他再次来到这个地方,绝对就不是单纯为了倒斗了。不过他也有可能是第一次进墓的时候得到了什么提示才知道这些的,也可能是他逃离邪墓之后,那个云游道人告诉他的,也有可能是通过其他途径得知的,这种事真的不好说。”

    顿了一下之后,梁厚载又说道:“虽然这些都是假设,可我觉得,苏三爷当年在入墓之前就得知了邪墓的存在,也知道邪玉和大妖的事情,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毕竟苏三爷作为一个土夫子,能在这样一个充满阴气和尸气的墓穴中全身而退,很有可能是因为他在未进墓之前就知道邪墓中的情况,提前做好了准备。”

    我不禁皱了皱眉头:“如果苏三爷早就知道邪墓中的情况,为什么不找我们守正门人来帮忙,反而要带着族人下墓呢?”

    梁厚载沉吟片刻之后,对我说:“这就是最让我无法理解的地方。我感觉,苏三通好像不想让守正一脉知道邪墓的存在。”

    这时黄老太爷点了点头,说道:“的确,三爷曾留下家训,后人不得将邪墓的事告知外人。我这次也是没办法了,才把陈年的那些旧事说了出来。而且……我曾听家父说过,当初三爷带着下墓的那些人,都和当初将他送进宫的人有关系。”

    我师父在旁问了一句:“将他送进宫的人?”

    黄老太爷叹了口气,说:“想当年,其实最早被家族选定入宫的人也不是三爷。那时候族里头有规矩,谁继承了下一代家主的位子,谁就将自己的儿子送进宫去。三爷入宫那年,正赶上前一代家主离世,新家主继任,当初新家主为了护着自己的犊子,就联络几个族老偷偷改了花名册,将年幼无知的三爷骗进了宫。那次进邪墓的时候,当年骗过他的几个族老都已经离世了,他就带着那些族老的后人……下了墓。”

    听黄老太爷这意思,苏三通当年带着那帮人下墓,很可能就是为了报当年的仇啊。

    父债子偿,所有在当年设计过他的人这一下全都绝了后,如果苏三通真的预先知道邪墓中的情况,那这个人也是够狠的。

    在这之后,黄老太爷突然又问我:“你们真的在血池发现了一张女人皮?”

    我点了点头。

    黄老太爷则皱起了眉头:“你们是不是看错了?当年做那个血煞阵的时候,我们可没往里面放过什么人皮啊,那个六棱盒子,是用来装降魔杵的。”

    我师父也在一旁说道:“血池那边我也去了,确实见到了有道他们说的那张女人皮,那张皮非常完整,上面没有任何伤口,也不知道是怎么剥下来的。”

    黄老太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看样子,血煞阵被人动过手脚啊。怪不得五十年就垮了。”

    师父摇了摇头:“就算没有那张人皮,血煞阵也支撑不了二百年,那种邪门阵法违阴背阳,大多撑不到百年就垮了。行了,血煞阵的事情以后再说。前面就是邪墓的中央地带了,凶险的很,有道啊,现在咱们是上塔,还是找条路离开墓穴,你拿个主意吧。”

    听师父这么一说,我当场就懵了。

    怎么让我拿主意?师父这是要把所有人的性命都交到我手上啊!

    说实话,从小到大,我还从来没有担负过这么大的责任,平时我觉得自己是个很果断,甚至有点武断的人,可是现在,我却变得犹豫起来。

    可师父又催促我:“快点,咱们时间不多。”

    我变得有些手足无措了,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师父,师父则用一种很安静眼神看着我,似乎是在静静等着我作出决定。而且不只是我师父,老黄家的人在看我的时候,也全部都是那样的眼神。

    这一下弄得我更加不知所措了,这时候儿仙儿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不就是做个决定嘛,有什么难的呀。你就说你现在是想上塔还是想离开这破地方吧。”

    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脱口说了两个字:“上塔。”

    这两字原本是回应仙儿的,可我说话时的声音却很大,师父立即朝我点了点头,说:“好,就这么办,上塔!有道,还是你来打头阵,厚载负责殿后。”

    没错,我是很想去看看那座塔里究竟有什么,可这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想法,不代表我希望所有人都跟我一起上塔啊。前面太危险了,万一老黄家的人出了什么事,梁厚载和刘尚昂出了什么事,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毕竟这个决定是我做出来的。

    我原本还想跟师父解释两句,可还没等我说话,师父突然将一只手按在我的后背上,猛一发力,将我推进了墓室。

    狂乱的风声瞬间就把我包围起来,我转头朝着身后望过去,就看见师父他们也都一一跟着进来了。

    师父进来以后,第一反应也是朝着周围的墙壁看了两眼,当他看到墙壁上的洞口时,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越过乱风织成的风壁之后,我就朝着地洞的位置指了指,对师父说:“里面全都是甲尸。”

    师父点点头,就朝着地洞走了过去,师父走路的时候脚步很轻,也是怕惊动了那些甲尸,毕竟甲尸数量大多,就算我师父在场,恐怕也是很难经将它们镇住。

    来到洞口附近之后,师父就弯腰蹲在了地上,他耸了耸鼻子,对我说:“这些邪尸是被丹辰沙镇住的。”

    我见师父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洪亮,就知道这些被镇住的甲尸大概没有什么危险性,先是在心里松了口气,之后又问我师父:“丹辰沙是什么?”

    师父说:“就是掺了狗血粉的朱砂,那种东西对普通的邪尸没有用,但可以镇住甲尸。你闻闻看,应该能闻到洞口附近有一股很淡的苦腥味。”

    上次我来墓室的时候太过紧张了,加上地洞中散发出的尸臭非常强烈,我也没有特意去留意其中是不是夹杂了其他的气味,这时候我也像师父一样耸着鼻子闻了闻,果真闻到了一股非常淡的苦腥味。

    我有些疑惑,就问我师父:“朱砂和狗血粉混起来怎么会有苦腥味?”

    师父微微一笑:“你以为只要将这两种东西掺起来就是丹辰沙了?这东西需要炼制的,不过具体的炼制手法早就失传了,目前这种东西只有养尸人一脉还有些存货,不过那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如今的养尸人也不知道如何炼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