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8章 悬空塔
    一道无比强烈的血腥味混杂着生气味从门缝里涌了进来,我的鼻子和喉咙顿时就是一阵发麻,直想干呕。

    可大量的甲尸就在我身后的地洞里,我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强行忍住了呕吐的欲望,吐了一口很长很长的气息。

    我想把冲进我鼻子里的血腥味都吐出去,可那味道前仆后继地朝我涌来,最后我还是没能忍住,嘴里发出一阵阵的干呕声。

    从下午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最终只吐出了两口酸水,胃里不停地抽搐着,嗓子受到酸水的刺激,有种被灼烧过的感觉。

    眼前这股血腥味,竟然比血池中的那股味道还要浓烈许多。

    之后我只能用力捂住嘴巴和鼻子,又用脚将石门顶开,朝着石门外看了看。

    就见那条从石门顶端横穿出来的青铜锁链越过了我的头顶,朝着黑暗的远方延伸过去,我又顺着铁链延伸的方向走了几步,才发现距离我不到十米的地方又是一个巨大的深渊,血腥味和生气都是从深渊底端传出来的。

    此时此刻,那股生气几乎可以说是近在眼前了,我隐隐有种感觉,在深渊的底部好像藏着一个庞然大物,在我俯视深渊的同时,它也在安静地看着我。

    仙儿从我的肩膀上钻了出来,悄声问我:“现在怎么办啊?回去找柴爷吗?”

    我又朝着深渊下看了一眼,摇摇头:“还是先看看前面有什么吧,老黄家的人都跟着呢,万一前头有危险,光靠咱们这些人也不一定能护得了他们。仙儿,你拿着灯,到前面看一看。”

    听我这么说,仙儿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反感了:“怎么又是我啊?”

    “你是鬼,一般来说不会出什么事情。”我这次说话的时候没有封好气息,血腥味又从我嘴里灌了进来,弄得我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

    仙儿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接过了灯笼,又对我说:“反正我也不能离你太远了,就一百米,我朝前走一百米就回来。”

    我当时难受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朝仙儿点了点头。

    仙儿又白了我一眼,才磨磨蹭蹭地飘到了深渊上方。

    狐火照亮了青铜锁链,我就看到锁链上有一些刻痕,那似乎是某种非常古老的符印。

    《行尸考录》记录了一种唐末出现过的特殊符印,叫作“周天地印”,根据先人的一些记述,师父还特意在《行尸考录》绘制出了那种符印的图样,就是两只头尾相对的阴阳鱼围成一个圈,在两条鱼的中央,还横穿着一根树根样的东西。

    铜锁上的符印和师父画出来的那种符印非常相似,也是两只阴阳鱼围成一圈,只不过眼前这道符印中,横穿阴阳鱼的东西不像是树根,更像是一把狭长的锯子。

    仙儿向前飘行了片刻之后,狐火已经能照射到锁链的末端了,刚开始我只是隐约看到,在锁链末尾相连的地方好像又是一座石台。

    可当仙儿又向前飘了一段路程之后,狐火照出的景象却让我傻了眼。

    那根本不是什么石台,而是一座石塔的基座,在我目光所及的地方,数十根锁链从不同的方向穿过深渊,连在了石打的基座上,将那座耸入黑暗的石塔连同它的基座,一起悬吊在了半空中。

    我也不知道那些锁链是从什么地方延伸过来的,在狐火照亮的那片区域中,我只能看到它们和石塔相连的那一小段。

    我也不知道那座塔有多高,狐火根本无法照到它的顶端。

    黄老太爷说过,苏三通是在光绪年间发现这座邪墓的,换言之这座墓至少是修建于一百年之前,可以当时的生产力和建筑技术,根本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造出这样一座被锁链悬在空中的石塔!

    我有心想让仙儿再靠近一点看看,可这时候她已经离我太远了,我的两腿开始发软,头脑有些发涨。

    仙儿能够感应到我的不适,她慢慢地飘了回来,有些担忧地问我:“你没事吧。”

    我朝着仙儿摆了摆手,之后又朝着石塔所处的黑暗中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决定先去找我师父。

    也许师父能说清楚那座塔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藏在深渊底部的那个东西,没有师父在场,我一个人是绝对无法对付的。

    我从墓室出去的时候,师父他们就在外面等着我。

    我向师父详细地说了一下墓室另一边的情况,提到石塔的时候,师父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看样子,就连我师父也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可就在我说话的时候,我却发现黄老太爷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

    我师父察觉到了老太爷的异常,当场就问老太爷:“老太爷,苏三爷活着的时候,是不是提过邪墓里的石塔?”

    老太爷先是一愣,之后他犹豫了片刻才说道:“嗯,确实提到过。柴师傅,现在咱们已经到这了,我也不瞒你,我这次下墓,就是为了镇在那座塔里的东西。三爷曾说过,石塔的顶层镇着一块邪玉,只要毁了它,就能将邪墓里的大妖一举镇住,千年内,它都不会再出来作乱。”

    又是玉!我们上次进龙王墓的时候,在最中央的那个墓室中,不也是镇着一颗碎玉么?而且听老太爷这么一说,我才突然想起来,之前那个陈放黑棺的墓室,和王大富常年屈身的那个墓室非常相似,尤其是墓室中陈的两口棺材,几乎是一模一样!

    同时老太爷的话也印证了我师父之前的猜测,在邪墓中,的确镇着一只大妖。

    这时候我师父皱起了眉头,又问黄老太爷:“苏三爷说没说过,邪墓里头镇着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妖怪?”

    老太爷点了点头,说道:“当年,三爷第一次带人下墓的时候,曾在石塔下的深渊里看到一条大蛇,蛇身长达百米,一直匍匐不动。那时候三爷进墓,原就是来倒斗的,他们发现了悬空的浮塔,听三爷说,塔里好像有光闪动……好像是这么说的,时隔太久,记不太清楚了。他们进塔之后,有人无意间触动了塔底的机关,之后那条大蛇就突然暴起伤人,只有三爷一个人活着逃出去了。”

    师父一直安静地听着,直到老太爷说完,他才问道:“苏三爷是怎么知道破了邪玉就能镇住大蛇的呢?”

    这一次,老太爷摇了摇头:“这我就说不清了,可三爷当初就是这么说的。我在五岁的时候就被三爷选作了下任家主,三爷就将很多关于邪墓的事告诉我了,不过那时候我真是太小了,三爷说的很多话我也听不懂,很多事,也只是记了个大概。”

    师父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在这之后,师父让梁厚载发一发辟邪符,让所有人都在胸口上贴上一张,抵御墓室里的尸气。

    我也是看到黄老太爷朝自己胸口上贴灵符的时候才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当年苏三通下墓的时候,如果身边没有我们这样的人跟着,似乎是没有办法抵御墓中的阴气和尸气吧,如果他当年下墓的时候被阴气入了体,就算从邪墓里逃了出去,不出三日也一样会毙命。

    可他竟然在离开邪墓之后,足足活了十年之久。

    对于没有道行的寻常人来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我心里正想着这些事,师父突然拍了我一下,问我想什么呢,我就把心中所想的全都说了出来。

    师父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凝重了,他转过头去问黄老太爷:“当初苏三爷下墓的时候,身边带了高人么?”

    谁知黄老太爷却很十分果断地摇了摇头:“论倒斗,老黄家个个都是高人,可就像小师傅刚才说的,遇上了阴气尸气,我们老黄家的人就变成寻常人了,虽然祖上也传下来了一些对付邪气的手段,可碰上了这么重的邪气,我们是对付不了的。”

    师父想了想,又问黄老太爷:“你确定,苏三爷离开邪墓之后又活了整整十年?”

    黄老太爷点头:“这个我是不会记错的。”

    就在这时候,梁厚载在很远的地方插了一句嘴:“我觉得苏三爷当年倒斗碰上邪墓,应该不仅仅是巧合。”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梁厚载就没下文了,我师父就冲他挥了挥手,说:“你接着说。”

    我知道梁厚载为什么停下来,他刚才那番话是对我师父说的,可没想到话一脱口,所有人的视线同时转向了他那边。他还是和过去一样怕生,被老黄家的人这么看着,他肯定会害羞得说不出话来。

    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梁厚载才有些扭捏地说道:“我就是一直觉得,苏三爷将黄家庄建在邪墓附近,好像不是为了看守邪墓,而是为了方便下墓。”

    听到梁厚载的话,黄老太爷当即皱了皱眉头:“你凭什么这么说?”

    梁厚载想了想,还有有些拘谨地回应道:“因为有件事一直说不通啊,既然老黄家在很早以前就和守正一脉深交了,为什么发掘出邪墓之后,苏三爷既然要镇住墓里的东西,为什么不找守正一脉的人来帮忙呢?”

    黄老太爷这时朝我师父望了一眼,却没有说话。

    之后梁厚载又提出了几个疑点。

    第一个疑点是苏三通为什么要在这里建造一座直通邪墓的地宫,而且地宫的大门都是可以开启的,如果他真的不想让邪墓重新被人发现,建造这样一座地宫显然多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