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7章 甲尸群
    说完之后,老太爷又捡起了那个怀表,对我们说:“三爷的怀表,从洋人那缴来的,这上面这条划痕,是我六岁那年用刀子划上的,就是这。”

    老太爷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着表壳,他手指的位置上确实有一道短而深的刻痕。

    试想一下,老太爷已经是进百岁高龄了,竟然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记忆力惊人,就是因为眼前这两样东西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

    回想一下他每次提起苏三通的时候,语气中都带着几分暖意,看得出来老太爷和苏三通的感情应该是非常好的。

    师父从老太爷手里结果了怀表,仔细看了看之后又将它交给了我。

    我翻看了一下怀表的两面,正面刻着一条五爪云龙,背面则刻着一行小字:“同治十年,虞衡清吏司”。

    在古代,文字一般都是从右向左排列成句,可这一行字却很特别,是从左向右排列的。

    当时的我只知道同治十年大概是一个年号,至于后面的虞衡清吏司,我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我忍不住问师父:“虞衡清吏司是什么东西?”

    师父当时正在检查苏三通的尸骨,没回应我。

    一旁的黄昌盛则向我解释道:“这是清皇庭中专管制造各种官用器物的机构,属于工部下设的四司之一,这只怀表,看来也是从宫里流出来的。”

    这时候师父站起身来,脸色有些凝重地对黄老太爷说:“尸骨上有异变,看样子,苏三爷自尽的时候,身上已经出现尸变了。”

    听到师父的话,我心里顿时抽搐了一下。

    死前尸变,那不就是活人化尸吗,我的目光停留在了尸骸的胸口上,师父刚才扒开了马褂,我就看到它的胸骨上长着一片斑痕状的凸起物,《行尸考录》上说,这种现象叫做尸斑入骨,这种斑痕在普通的邪尸身上是没有的,只见于一些发生异变的甲尸。而甲尸不可能自然成尸,必须由专门的养尸人进行炼化。

    换言之,曾有人试图将苏三通练成邪尸。而且苏三通是破颅而死,脑子被破坏的尸体是绝不可能尸变的,他是在活着的时候被人炼化的,这不是炼活尸又是什么?

    心里想着这些,罗有方的形象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老太爷看着苏三通的尸骸,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我师父叹了口气,对他说:“让苏三爷入土为安吧。”

    我师父的意思,大概是让黄老太爷将苏三通的遗骸就地掩埋了。

    可墓道的地板是用青石铺就的,也不可能说强行凿个坑把尸骨埋了,最后老太爷还是决定将苏三通的尸骨带出去,找个地方风风光光地葬了。

    黄昌荣将自己背包里的东西拿出来一部分,将苏三通的尸骨装进去,老太爷原本想让我师父帮着苏三通做一做法事,毕竟随意迁移尸骨是对先人的不敬,老太爷的要求不算过分,可我师父压根就不会做这样的法事,守正一脉也没有这样的传承啊。

    之后师父还是建议老太爷离开墓穴之后找李道长和澄云大和尚来做法事,完了又说时间不多了,催着我们继续朝墓道深处进发。

    从我们下墓至今已经过了约莫两个小时了,明天午时就要找到出去的路,时间的确有些紧迫。

    仙儿依旧打着灯走在前面,我提着青钢剑紧跟在她身后,师父则走在我的身后。

    随着不断的深入,空气中的生气变得越发浓郁,连尸气都比之前强烈了很多,师父怕大家撑不住,又分发了一次糖,可耐不住人多,第二次发完糖之后,师父口袋里也没剩多少了。

    墓道墙壁和顶端的龟裂痕迹变得越发稠密,走到后半段的时候,地上的青石板有些都是碎裂的。

    而在那些散落在地上碎石中,还隐约能看到一些深色的粉末,由于在狐火的映衬下,墓道中的所有东西都晃着绿色,我也没办法分辨出那些粉末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只知道它们的颜色很深,应该比较接近于纯黑色。

    黄昌盛从地上你了一小撮粉末在鼻子上闻了闻,说:“是黑火药,墓道里发生过爆炸。”

    师父点了点头:“看样子,苏三爷当年是想炸毁这个墓道啊。”

    这时候仙儿突然说了一句:“那是什么东西?”

    我之前的注意力一直在黄昌盛和我师父身上,听仙儿这么一喊,才将视线转向了仙儿那边,就见仙儿指了指我们的正前方。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我就看见远处的地面上有一个体积很大的黑色物体。

    师父让我过去看看,并示意我多加小心。

    我和仙儿向前走了一段,才看清楚那是一口黑色的火炮,粗细和我我的腰差不多,就是那种尾宽头窄的古代火炮,木制的基座已经腐烂了,整个炮身就这么死气沉沉地躺在地上。

    而在炮口正对的方向,是一面被炸烂的石墙。

    见没有危险,我才朝师父他们招了招手。

    师父来到我身边的时候,先是看了眼落在地上的炮身,又望了眼被炸毁的石墙,对我说:“看样子,苏三通原本是想进入石墙的另一侧,可他为什么要炸毁墓道呢?”

    师父的口气中没有询问的意思,而是在和我探讨。

    我说:“大概是发现里面有对付不了的东西,才在逃离的时候炸墓的吧。可苏三通是怎么尸变的呢,是因为接触到了墓里的什么东西,以至于邪气入体发生的尸变,还是遭人算计呢?还有啊师父,你说这口炮到底是怎么运进来的呢,咱们走过的那条青铜锁链,应该承受不住火炮的重量吧?”

    跟着师父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头一次像这样和师父交谈。

    师父伸手抓住炮口边缘,用力提了一下,没提动。

    之后师父沉思了一会,又说道:“太重了,苏三通一个人运不进来,当时肯定有其他人跟着他一起下墓。”

    我接着师父的话茬继续往下说:“可是墓道里却只有苏三通一个人的尸体。还有墓室里的那具紫僵也很怪啊,我咋觉得他身上的那件蟒袍和黄老太监留下来的那件这么像呢。”

    师父“嗯”了一声,说:“当年苏三通下墓的时候肯定发生了一些事情。他死了太久,身上的魂魄都已经散尽,现在已经无法用小推算术去推演当初究竟出了什么事。”

    小推算术里包括一门名为“演魄”的推算手法,可以通过死人身上残留的魄推演出人死之前发生过的事,可惜那时候的我学艺不精,还没有将这种推算法完全掌握。

    片刻之后,师父又朝着被炸烂的石墙扬了扬下巴,对我说:“咱们时间不多,先进去探探路,万事小心。”

    我冲着师父点了点头,和仙儿一起走进了被火炮炸开的墙洞,后面的人又一次被师父挡在了洞口外。

    墙洞另一端连接着一个庞大的墓室,里面有狂风乱窜,我进去以后,那些尖锐的风声从我耳边划过,让我的耳膜都跟着不停地鼓动起来,我能感觉到风的另一侧有大量尸气盘生,只不过那些尸气被风吹散,只有极少的一部分沿着墙上的洞口散发出去,于此同时,背后的黑水尸棺上涌起一股熟悉的寒意,避免尸气侵入我的体内。

    借着仙儿的狐火,我能看到周围的墙壁上被凿出了许多大小不一的洞口,风就是从那些洞口中吹出来的。

    在墓室的天顶上嵌着一条散发出浑厚生气的粗大锁链,从被炸烂的墙壁顶端一直延伸到墓室尽头的石门上方。

    仙儿刻意放慢了脚步,紧靠着我慢慢向前走,我们两个穿过杂风覆盖的区域之后,一股无比强烈的尸气混杂着大量生气弥漫在了后半段墓室之中。

    我看到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片石砖好像是被人掀开了一样,整块整块地堆在地上,而在没有石砖覆盖的地方,则出现了一个硕大的地洞。

    我朝仙儿使了个眼色,然后朝着地洞慢慢靠近,仙儿似乎有些怕了,直接将狐火灯笼递给了我,之后她就钻回了我的体内。

    当时我已经能察觉到墓室中的尸气就来自于那个地洞,心里也是紧张得很,当我靠近地洞边缘的时候,拿着灯笼向里面一照,映入我眼中的就是几十个身穿甲衣的邪尸。

    从它们身上散发出的强烈尸气来判断,我就知道那些东西就是邪尸,它们排成几列,整齐地站在地洞最深处,我粗略地目测了一下,每一具邪尸都比正常人要高大得多,而且在它们裸露在甲衣外的皮肤上还泛着一层类似于金属的光泽。

    这些邪尸,竟然全部是清一色的甲尸,它们此时似乎是被某种力量镇住了,身上除了尸气之外,并没有散发出甲尸应有的煞气。

    我也没敢在地洞附近多作停留,大体看了一眼之后就轻手轻脚地走向了墓室另一侧的石门。

    在得知墓室里有数量众多的甲尸以后,我的每一个动作都变得格外小心,就怕一个不留神惊扰了那些甲尸,走路的时候,我还要时不时地回头张望两眼。

    来到墓室尽头,我试着推了一下那扇石门,出乎意料的是,那扇石门很轻,我只是轻轻将手放在门板上,门就缓缓地敞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