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6章 先人遗骸
    我师父面带不悦地弹了一下刘尚昂的脑门,训斥道:“跟你说几遍了,进墓以后不要乱说话,容易招邪祟上身。”

    刘尚昂赶紧捂住嘴巴,可眼睛还是盯着灯笼里的狐火。

    原本我还以为他跟了包师兄这一年多,世面也见过了,也经历过生死,脾性怎么着也该变一变了,可没想到他还是原来的老样子。

    不过回过头来想想,这样好像也不错。

    当我将视线转向黄昌盛他们的时候,才发现除了梁厚载,所有人都盯着仙儿手里的灯笼出神呢。

    很显然,他们都能看到灯笼里的狐火,但所有人似乎也都和刘尚昂一样,没有发觉仙儿的存在。

    直到我师父走到黄昌盛跟前,对他说:“试试看罗盘能不能用。”

    黄昌盛这才回过神来,他取出罗盘,我远远就看到罗盘上的磁针正疯了似的乱转。

    片刻之后,黄昌盛收起了罗盘,朝我师父摇了摇头。

    师父无奈地皱了一下眉,转过头来对我说:“有道,感应一下生气是从什么地方传过来的。”

    自从进了墓之后,那股生气其实一直都弥漫在空气中,不过很微弱,不仔细去感知的话,很难察觉到它。

    这样的气息,师父也是能感知到的啊,可他为什么要让我……我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师父就在地上坐了下来,在他脸上,出现了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疲惫。

    自从来到黄家庄以后,师父似乎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虽然师父平时睡眠就很少,却从来没像这次一样,经常连着两三天几乎彻夜不眠,师父的身子也不是铁打的,一段时间下来,他也有些抗不住了。

    我让梁厚载和刘尚昂照顾好师父,然后才在墓室里逛了起来。

    那股生气太过微弱,墓室中又充斥了大量的阴气和尸气,我只能不断改变自己的位置,意图找到生气相对来说最浓郁的那片区域。

    我下墓的时候就已经将天眼完全开启了,寻找生气的源头对我来说也算不上一件太难的事情。

    当我走到墓室正中的那口棺材附近时,就能感觉到棺盖的缝隙里有微风吹出来,其间夹带的生气似乎要比其他地方更浓重一些。

    原本我是想让师父多休息一会的,可师父大概是见我在黑棺前停留得时间长了,就远远地问我:“找到了?”

    我这才朝着师父点了点头,师父又问我:“棺材里有尸气吗?”

    我说:“有一些,但是很稀薄,比墓室里的尸气还要稀薄。”

    师父沉思了片刻,朝我挥挥手:“开馆。”

    棺材里有风吹过来,就说明棺椁中的空间比从外面看要大很多,我猜测,在棺底的位置应该连着一条通道。

    不过这也仅仅是我的猜测,至于棺材里面到底有什么,不打开棺盖谁也说不清楚。

    我多了一份小心,一手倒提着青钢剑,另一只手则顶在棺盖上,猛地用力推了一下,棺材上的顶盖不算太沉,顿时开出了一条半尺宽的缝隙,我立刻后退,和黑棺拉开了一段距离。

    我主要是怕棺材里有邪物,乍一开馆,棺里的东西就可能会破棺伤人。

    可我的举动却让在场的人变得紧张起来,黄玉莲大概是真的以为我在棺材里看到了什么脏东西,立刻从背包里拿出了两个椭圆形的东西。

    我当时只是用余光看到了黄玉莲的动作,没看清楚她手上是什么东西,但在她冲向黑棺的时候,我一把拉住了她,冲她摇了摇头。

    黄玉莲这才退到了我身后。

    我再次走到那口棺材前,用青钢剑的剑柄顶住棺盖,慢慢将它推开,随着“嗤啦”一阵长音,棺盖从棺材上划开,重重跌落在地上,激起了大捧尘土。

    我朝着仙儿扬了扬下巴:“仙儿,看看棺材里有什么。”

    仙儿很无奈地叹口气,嘴里嘟囔一声:“好事从来想不起我来。”

    之前师父让我开棺的时候我就想好了,只要棺盖能正常开启,必须让仙儿先探探风,她是鬼,就算棺材里真有东西也伤不了她。

    仙儿尽管嘴上抱怨,可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飘到了棺椁上方,她提着灯笼朝棺材里面照了照,转过头来对我说:“棺下是个暗道。”

    我和仙儿说话的时候,刘尚昂和老黄家的人都是一副很惊恐的表情,他们看不到仙儿,但大概也知道此时和我对话的东西是鬼。

    我凑到棺材旁边,朝里面望了一眼,借着狐火,我就看到棺底开了一个很规则的圆洞,而在圆洞的另一侧,则是一截斜着向下延伸的暗道,在狐火的照耀下,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暗道里的石阶。

    暗道的深处应该有一个风口,我靠在棺材旁,就能隐约听到棺底有很狂乱的风声,有一些杂风从圆洞中吹出来,其中夹杂的生气比墓室中浓郁得多。

    我转过头,朝着师父他们招了招手,接着就跳进了那个洞口,仙儿也跟着我下来了,暗道很宽敞,仙儿跑到了我的前面,帮我掌灯。

    暗道最开始的一段路是条斜向下的石阶,走过石阶之后,就是一条笔直的墓道了。

    在墓道的墙壁上,有一大片彩漆绘制的壁画,可这个墓道显然曾受到过极大的震荡,两侧的墙壁和墓道顶端都有大片龟裂的痕迹,壁画的彩漆也是大片脱落,已经无法辨认出壁画的内容了。

    在我进入墓道不久,梁厚载和师父也下了石阶,之后才是刘尚昂和老黄家的人。

    师父来到我身后的时候特意嘱咐我:“生气越来越浓了,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

    狐火发出的光不算太强,照射范围却能达到百米开外,可这条墓道极长,在狐火无法照射到地方,依旧是一片漆黑。

    随着我们不断地深入,墙壁和墓道顶端的龟裂痕迹变得越来越稠密了,在我目光所及的地方,还出现了一具尸体。

    远远望去,那就是一个靠坐在墓道旁的人,可我心里很清楚,在这样一个地方碰到活人的几率是很低的。

    我示意大家小心一点,然后就小心翼翼地朝那具尸体靠了过去,虽然墓道中的尸气不算浓重,可我还是担心它是一具邪尸。

    直到距它只有十几步远的时候我才看清楚,那不是什么尸体,而是一副没有皮肉的骸骨,它身上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马褂,这种衣服我在电视上见过,好像是清朝特有的服饰,而在尸骸那干枯的手骨旁边,还有一把生了锈的洋枪,枪上镶着红、蓝两色的宝石,看起来非常名贵。

    大略一想也知道,这幅骸骨的主人,应该就是当年跟着苏三通一起下墓的时候死在这里的。

    师父蹲下身来,仔细看了看那副骸骨,而后就指着尸骸的颅骨对我说:“自杀。”

    我这才留意到颅骨的侧面有一个鸡蛋大小的破洞,联想到他手里的洋枪,我也能想明白他是怎么死的了。

    这时候黄昌盛和老太爷也走过来,老太爷见是先人遗骸,连忙朝着那具骸骨鞠了三个躬。

    可鞠完躬之后,老太爷竟然将尸骸手中的洋枪揣进了自己怀里。

    估计老太爷是早年掘墓太多,已经成了惯犯了,土夫子的本性在他身上根深蒂固,以至于连先人的东西都不放过。

    师父向老太爷投去了一个无奈的眼神,对他说:“死者为大,先人的东西还是不要拿了吧?”

    老太爷尴尬地笑了笑:“唉,金盆洗手五十多年了,还是改不了这毛病。柴师傅说得对,死者为大。”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洋枪掏出来,可脸上的表情分明还是依依不舍的,当我师父伸手去接枪的时候,老太爷的眼睛一直紧盯着洋枪上的宝石,迟迟不肯将它交给我师父。

    我师父大概是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伸出手去抓那把枪,可黄老太爷却突然将洋枪收了回去。

    师父脸上的表情变得稍有些愠怒了,可老太爷这时候却盯着那把枪,脱口说了一句:“不对,不对劲!”

    说话间,老太爷将洋枪翻转过来,朝着枪托的底部看了一眼,之后他就突然扔了洋枪,冲到尸骸那边,从尸骸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银壳的老怀表。

    黄老太爷的举动让我觉得很奇怪,他跑到尸骸身旁的时候,就是直接将手伸向了装怀表的那个口袋,就好像他之前就知道里面有东西似的。

    老太爷拿出怀表之后,他握着怀表的那只手就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

    “老太爷?”我师父有些担忧地唤了他一声,可他却一直盯着那只怀表,迟迟没有回应。

    过了很久,黄老太爷才转过头来,指着那具尸骸颤颤巍巍地说道:“三爷,这是三爷的尸骨!”

    苏三通?他的尸体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黄老太爷不是说苏三通是在回乡祭祖的时候失踪的吗,难道说他当时不是失踪,而是悄悄潜回了这个地方?

    这时黄老太爷一把抓起了地上的洋枪,将枪托的底部朝向了我和师父。

    我就看到枪托上歪歪扭扭地刻了三个小字:黄启宵。

    黄启宵不是老太爷的名字吗?

    老太爷指着那把洋枪,嘴角不停地抽搐,过了很久,他才从喉咙里挤出了几个字:“我刻的。”

    似乎是怕我们领会不了他的意思,他定了定神之后又语气急促地说道:“这三个字是我小时候刻上去的,这是三爷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