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4章 地下的黑影
    黄昌盛拿手电在走廊中来回照了照,我就发现这条走廊和通向血池的那条一样,也是人工建造的,顶部也是用四楞砖撑起了一个拱形,在走廊的中央也有一条水渠,里面有液体涌动。

    刘尚昂从盗洞里出来以后,就没头没尾地问了梁厚载一句:“你咋还恐高呢?”

    梁厚载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也没说别的。

    之后黄玉莲从背包里取出了几个头灯,分发给每一个人。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东西叫不叫头灯,那就是一个有松紧的头套,在额头的位置上镶嵌着一个方形的白光灯。

    黄昌盛将头套戴在脑门上,先是打开了灯,之后他又对着风水罗盘沉思了一会,才指了指走廊的一端,对身后的人说:“这边。”

    说完之后,黄昌盛就走向了走廊深处,我们跟在他后面,一个个地打开了头上的灯。

    我们沿着走廊右侧前行,七束灯光沿着同一个方向映在砖墙上,将走廊的墙壁照出一片硕大的惨白。可光线无法照到的另一侧墙壁上却是大片的漆黑。

    在这个掺杂着黑白两色的幽长隧道中,除了我们的脚步声,就只能听到勃勃的流水声了。

    这地方常年通水路,以至于空气非常潮湿,除了弥漫的水汽,还能闻到一股烂树根的味道。

    随着我们越走越深,温度逐渐变得有些闷热,我就看到刘尚昂竟然随手解开了扣子,直接敞开了怀。

    我赶紧拍了他一下,小声对他说:“衣服穿好!”

    刘尚昂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又把扣子系上了。

    虽然目前隧道里还没有出现邪气,可现在没有,不意味着以后也不会有。我就怕万一突然出现尸气,刘尚昂敞着怀,心口上的皮肤会直接和尸气接触,如果尸气猛过于猛烈,就会透过皮肤直接进入心脉,刘尚昂当场就会中尸毒。

    尸毒对于我和梁厚载这种从小修行的人来说危害不大,可对于刘尚昂来说,那可就不一样了。

    师父也留意到了刘尚昂的举动,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守阳糖塞给刘尚昂:“赶紧吃了!”

    刘尚昂拨开糖衣,将糖块塞进嘴里,接着就傻呵呵地乐了:“甜!”

    我师父白他一眼:“别说话!”,之后就快走两步,跟上黄老太爷他们的步伐。

    刘尚昂被我师父训了两句,好像很不服气似的,他嘴里嚼着糖,还冲我师父的背影翻了翻白眼,还好这个大大的白眼没被我师父看到,不然指不定怎么收拾刘尚昂呢。

    自从进山以后,一直都是黄昌盛打头阵,黄昌荣断后,这次也不例外,而且和上次一样,黄昌荣手里也拿着那根长鞭,警惕地留意着我们周围的环境。

    我们沿着走廊一路前行,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们面前出现了一堵石墙,沿着黄昌盛指的这条路走了这么久,我们最终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黄昌盛将脸贴在潮湿的墙壁上,似乎是在探听石墙另一侧的动静。

    片刻之后,他又拍了拍那堵墙,就听墙上传来一阵咚、咚的响声,那声音悠远而空洞,我甚至能听到墙壁的另一侧出现了回声。

    黄昌盛转过头来对我师父说:“对面的空间很大,应该没走错路。”

    师父点了点头,回应道:“咱们时间不多,拆墙!”

    话音一落,黄玉莲立刻从背包里拿出了三个黑色圆饼,而黄老太爷则示意我们后撤。

    退了十来步之后,我就看到黄玉莲在那些圆饼上摆弄了几下,又将他们贴在了墙上,之后她抓起背包,快步撤到了我们身边。

    走廊里很安静,我能听到那些圆饼中正发出一阵阵微弱的“嘀嘀”声,随着那声音变得越来越急促,圆饼也开始快速地震动起来。

    大概过了十来秒钟吧,石墙的表面突然鹏起了一股粉尘,紧接着,整面石墙突然间支离破碎,大量的石粉从墙上垮了下来,呈现出一个两米宽的大洞。

    刘尚昂很多嘴地问黄玉莲:“那是什么东西啊,刚开始我还以为是粘性炸药来着。”

    就听黄玉莲说:“微型共振器,一次性产品。”

    我看刘尚昂好像又要说话,就拿胳膊肘拐了他一下:“下墓的时候少说话!”

    刘尚昂闷闷地点了点头,闭上了嘴。

    之后黄玉莲又走到石墙的破洞前,将一个形状和对讲机类似的仪器放在洞口旁,过了一会她才将那个仪器收回背包里,又对我们说:“空气里有毒。”

    其实就在墙上出现洞口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一股很微弱的尸气从洞口处发散出来。不用黄玉莲说我也直到,空气里面的毒,就是轻微的尸毒。

    我师父也告诉黄玉莲那是轻微的尸毒,问题不大,之后师父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块糖,让我分给大家。

    黄老太爷好像知道这种奶糖是用什么做的,他接过糖的时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过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将那块糖放进了嘴里。

    之前说过,我们守正一脉特制的这种奶糖主要用途是祛阴补阳,就这种糖本身的效用来说,祛除尸气的效果其实是很有限的。不过人体内的阳元本身就有排解尸气的能力,吃过这种糖之后,阳元稳固,尸气是很难侵身的。

    吃过糖之后,还是由黄昌盛打头阵、黄昌荣殿后,所有人排成一列,钻进了石墙的洞口。

    穿过石墙之后,就是一个很大的山洞,洞顶隐隐有些光照进来,可这个洞看上去好像是封闭的,也不知道那束光是从什么地方照进来的。

    山洞中央有一个非常大的水池子,这个水池就是走廊中那道水流的源头了。

    黄昌盛没有在这个地方多做停留,越过水池之后,他就径直走到一面爬满了藤枝的洞壁前,黄玉莲将那些藤枝砍断,一扇隐蔽的石门就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那扇门也就是一米多高、半米宽,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合了两扇门板的狗洞。

    黄昌盛试着拉了拉门把,没能拉动,他朝黄玉莲招了招手,黄玉莲立刻会意,从背包里取出了两个黑色的圆饼。

    可就在黄玉莲刚要将那两个圆饼贴在石门上的时候,我师父突然一把拉住了她,同时转过头来,超所有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当时我也感觉到了,在我们脚下的地底深处,游过了一股异常庞大的气场,那是一股夹杂着煞气和生气的怪异气场。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好像是我划着一只很小的船停留在看似平静的海面上,在小船下的深海层中,一个朝着东北方向移动的巨大黑影突然出现,在那一刹那,我几乎连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

    那股气场的移动速度非常快,可由于覆盖面积巨大,直到十几分钟之后,它才离开了我们脚下的那片区域,朝着东北方向去了。

    师父皱起了眉头,脸上的表情非常凝重。

    黄老太爷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他沉默了好一阵子,才悄声问我师父:“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师父摇了摇头:“不知道,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气场……邪墓里头说不好镇着一个大家伙,大家万事小心吧。”

    说完,师父径直走到了那扇狭小的石门前,又朝我招手:“有道,过来帮忙!”

    我立即走上去,和师傅一左一右握住石门的门把,猛力一扯,那两个青铜制的门把是直接镶在石门上的,经过不知多少个岁月的腐蚀,门把手已经非常脆弱了,就听啪、啪两声,把手吃不住我和师父的力道,竟然被我们两个扯下来了。

    不过石门也被我们拉开了一道两指头宽的缝隙。

    刺鼻的血腥味就从门缝里不断飘散出来。

    我和师父又一人扒住一扇门板,又是一阵拉扯,我不知道师父用了多大力气,反正我当时是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连拉带扯的,终于让石门完全敞开了。

    石门开启之后,带着血腥的冷风不断从门的另一边灌入我们所在的山洞,我看到老黄家的人都在不停地耸鼻子,每个人都是一脸难受的表情。

    黄昌盛强忍着极度刺鼻的血腥味,又是第一个钻进门,我们跟着他进去之后,也依旧是黄昌荣在后面殿后。

    门中连着一条非常短的狭窄隧道,而钻过这条隧道之后,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情景,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隧道的出口处连着一个勉强能容纳我们七个人站立的石台,朝着石台下方望去,就是一片漆黑的深渊。

    九条和成年人的腰身一样粗的青铜锁链从对面延伸过来,和石台连接在一起,这个地方实在太大了,我们头顶上的灯根本照不到对面,也不知道这些铁链究竟是源自哪里,它们好像就是从黑暗中生长出来的一样。

    黄昌盛盯着自己的风水罗盘看了一会,片刻之后,他就转过头来,有些无奈地对我师父说:“这地方磁场很强,罗盘失灵了。”

    师父点了点头,之后就走到石台边缘,伸出手指,试着去触摸每一根锁链,每次师父将手指放在那些锁链上的时候,都会皱起眉头沉思一会。

    我知道,师父触摸锁链的时候用上了“背尸”的手法,我能感觉到他背上传来的轻微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