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3章 地王宫
    老太爷又将视线转向了我师父,我师父来东北的时候其实也没准备多少烟草,在黄家庄待了这么多天,烟袋眼看着也瘪了下去。

    他大概是怕老太爷抢他的烟抽,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包有用把你家拆了。”

    老太爷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拆了?”

    师父灭了烟锅,将烟杆别在腰后,然后才对老太爷说:“前些天,有道和有用在你的老房子地下发现了血煞阵,为了搞清楚那些血是从哪来的,他们拆了你的房子,掘地十多米,在你的老宅子下面发现了一个很老的刑房。”

    老太爷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房子被拆似的,他“哦”了一声,说:“那个刑房啊,我知道,一百多年前就在那了,早年黄家庄不是碰上过山体滑坡吗,那个刑房就是在那次被埋起来的。”

    这时候我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老太爷:“那个刑房里面,怎么都是外国人的刑具呢?”

    老太爷说:“那个刑房本来就是老毛子建的,当初东北那边不是闹听天教嘛,血煞阵就是在听天教总坛的基础上建起来的。按说,听天教也不是什么邪门的教派,可毛子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听天教是邪教,里面的女人都是巫女,就在这地方建了这么一个刑房,说是要抓女巫男巫,可听天教的教众本事大啊,他们抓不着也惹不起,后来他们就从民间随便抓人,弄到刑房里去拷打审问,那些刑具你也看到了,只要是被关进去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的,被抓进去的人在严刑拷打之下都承认自己是巫婆神汉,唉,那些人的凄惨,我是没见过。”

    说到这,黄昌盛从背包里拿了一盒烟给老太爷,老太爷当时就乐了,一边点烟,一边继续说道:“苏三爷为了寻墓来到这个地方,发现毛子在这地方对当地的百姓动私刑,一怒之下把驻守在这里的毛子全都杀了,在那个时候,咱们所在的这座山,原本是毛子屯兵的地方,苏三爷就在这里布了八门金锁阵,将那些红毛兵全都困死在了山上。”

    原来当年苏三通在这里布下八门金锁阵,最初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保护地宫,而是为了对付老毛子。

    我又对老太爷说:“我们挖出刑房的时候,还在里头发现了一把阉刀,包师兄说,那把阉刀是从大清宫廷里流出来的。”

    其实我心中隐隐有种预感,阉刀的事情似乎不太适宜直接说出来,那毕竟是阉刀啊,弄不好老黄家在清朝的时候出过太监,对于这样一个延续数百年的家族来说,祖上出过太监,似乎不会是一件太光彩的事。

    可我没能忍住心里的好奇,还是将这件事说出来了。

    听到我的话,黄老太爷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他欲言又止,面带警惕地朝梁厚载和刘尚昂那边看了眼。

    梁厚载一直在旁边听我们说话,黄老太爷看他的时候,他也正看着黄老太爷,厚载天生就是一颗玲珑心,立刻明白了老太爷的意思,拉着刘尚昂到一边聊天去了。

    之后黄老太爷才说:“唉,老苏家为了反清,每一代人里都会挑出一个男孩,送到宫里当宦官,据说是为了方便对当朝皇帝下手,不过大概也是因为大清气数未尽,老苏家送进宫里的人,没一个能成为天子近侍,行刺更是无从下手。苏三爷其实就是宦官出身,只不过到了光绪年间,八国联军侵华,苏三爷从宫里逃了出来,才拾起了点穴摸金的老本行,在这个行当里,三爷算得上是天纵奇才,很快就主掌了苏家的家业。”

    黄老太爷的烟很快抽完了,他顿了顿,又点上一根,继续说道:“你说的那把阉刀我没见过,不过想想也知道,那大概就是苏三爷的东西了。你知道当初老苏家为什么该姓黄吗,一来嘛,是因为三爷和听天教有过节,改姓是为了避祸,二来,苏三爷当初在宫里认了一个宦官做义父,那个宦官就姓黄,苏三爷从小就受他照顾,离宫的时候也把他带到东北来养老。”

    这时候师父插了一句:“怪不得地宫里有蟒袍和浮尘呢,原来苏三爷是宦官出身。”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秀在官袍上的是蟒,皇帝身上的袍子才有龙纹,其实蟒和龙的形象很接近,只不过四爪为蟒,五爪为龙。记得当时地宫那件袍子上的蟒纹,就是只有四爪。

    穿蟒袍持浮尘的人,想一想,似乎也只能是宦官了。

    黄老爷子摇了摇头,道:“苏三爷在宫里的品级很低,只有黄老太监那样的大太监才有御赐的蟒袍。这个地宫,其实应该算是黄老太监的墓冢了,那堵墙后面不是有个青铜台子吗。”

    黄老太爷指了指那堵二米高的矮墙,又接着说:“那个台子,我估计应该就是黄老太监的棺椁。传闻老太爷死后尸变,只能烧成灰烬,将骨灰存在辟邪的青铜棺里头。按照苏三爷的说法,老太监五命属土,而且是****大煞的邪土,死后必须在土上加顶。我也不清楚三爷口中的加顶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土上加顶,就是王,所以这方又叫地王宫。”

    一直等老太爷把话说完,师父才问道:“听天教的总坛就在黄家庄下面,这件事,苏三爷不会不知道吧?”

    老太爷笑了笑,说:“其实听天教总坛原本是在长白山那边,后来苏三爷灭了毛子之后,黄家庄这一代来了一个年过花甲的云游道人,那个道人是听天教的教众,这个人很怪,老黄家明明和听天教有仇,可他来却不寻仇,还和三爷交上了朋友,老黄家地下的那口暗井就是他和三爷合力布置出来的。就连血煞阵,也是当年那个道士设计出来的,按理来说,这个阵法原本可以支撑两百年,没想到五十年就垮了。”

    师父显得有些疑虑,又问黄老太爷:“听天教和老黄家,一个保清,一个反清,我听说听天教的教众,大多是皇亲贵族出身,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和苏三爷混到一块去呢?”

    老太爷摇了摇头:“那个年代,老黄家已经不反清了。当时东北有一种说法,说是大清一亡,东北就变成红毛子的天下了。中原这片地,不管是关内人主政还是关外人主政,关里关外,那都是一家人两兄弟,不管谁做主,天下终究还是自家人的天下。从感情上来说,老黄家宁愿让大清再延续几十年,也不愿意把东北拱手让给洋人啊。”

    这时候师父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我就看到师父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他用试探的口气问黄老太爷:“那个云游的道士,是不是姓罗?”

    我顿时明白了师父的意思,他是在怀疑,当初那个来到老黄家的道士,就是罗中行!

    可老太爷也说了,当初那个云游道人来到黄家庄的时候就已经年过花甲了,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就算那个道人真的是罗中行,也早就过世了吧。

    黄老太爷想了想,说:“哎呀,多少年前的事了,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那个道士好像自称是无失道人,至于名字,好像没听人提起过。”

    我师父又问道:“苏三爷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黄老太爷说:“好像是我十岁那年吧,对,应该就是那一年,我记得那时候三爷回江苏祭祖,从那以后就没回来过。就是三爷失踪的同年,那个云游道士也离开了黄家庄,他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一部经卷,布置血煞阵的手法就写在那部经卷上。”

    “那部经卷现在什么地方?”师父问道。

    黄老太爷叹了口气:“唉,之前一直存在祠堂后寝,可十年前祠堂走水,一场大火把后寝烧了个精光,那本经卷也跟着烧尽了。”

    师父无奈地点了点头,之后也不再说话,闷闷地抽起了旱烟。

    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黄玉莲和黄昌荣从洞口上来了,说在五十米下的洞壁上有一个盗洞,应该是苏三通当年留下来的。

    我们的时间不多,师父让黄昌荣准备好绳索,所有人即刻下墓。

    顺着绳索下滑的时候,梁厚载就显得非常紧张,他有恐高的毛病,眼前的深渊都是黑漆漆的,深不见底,梁厚载抓着绳索的两只手都在不停地颤抖,可他还是跟着我们下来了,一句废话都没多说,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说真的,我当时真的担心梁厚载手上会突然脱力。我和刘尚昂一左一右地护在他身边,我腾出一只手来,一直抓着梁厚载的衣服,刘尚昂手上力气没有这么大,没办法单手抓绳索,只是不时朝梁厚载看一看,每次他望向梁厚载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比梁厚载自己还要紧张。

    好在这一路下来有惊无险,我将梁厚载送进盗洞之后,才我窝腰爬了进去,刘尚昂就跟在我后面,黄昌荣则走在队伍的最后方。

    我身子太大,那个盗洞又十分狭窄,梁厚载可以蹲着步子行走,我却只能四肢着地爬着走,速度很慢,以至于刘尚昂和黄昌荣都被我拖累了,好在他们两个也知道我的苦衷,也没有催促我。

    盗洞不算太深,爬行十来米之后,我们就进入了一个还算宽敞的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