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2章 无底洞
    那个佣兵又是一阵沉默,过了很久在说一句:“别耍花样。”

    而在这之后,黄老太爷就又开始跳大神了,看样子,最后一个金顶和尚已经回到他手里了。

    他这一次跳大神的动作好像比之前都要大,我听到他的脚每次踩在地上的时候,似乎都非常用力。

    石板铺就的地面被黄老太爷用力踩中之后,就有一阵十分轻微的震荡从地底下传过来。

    我远远看到黄昌荣的表情变得紧张起来,他攥紧了皮鞭,从阴影里露出了小半边脑袋,紧盯着黄老太爷他们所在的方向。

    这时候黄老太爷已经敲响了第一通鼓,黄昌盛也悄悄从背包里拿出了两个白色的丸子,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片刻之后,第二通鼓响起,师父从布囊中抽出了青钢剑。

    三通鼓毕,地面开始以极高的频率震动起来,黄老太爷突然大喊一声:“动手!”

    话音一落,黄昌盛和黄昌荣同时冲了出去,黄昌荣甩出了皮鞭,黄昌盛将手中的两颗药丸掷了出去。

    由于我师父也跟着黄昌盛冲到了光线直射的区域,我也没多想,就紧紧跟在师父身后。

    当我离开石墩的那一刹那,就看见黄昌荣的皮鞭已经缠住了老太爷的腰,而老太爷则高高跃起,将一个手臂般粗细的金顶和尚塑像狠狠砸向地面。

    之前就听黄老爷子说过,金顶和尚就是在顶端包了金箔的汉白玉雕像,地上的石板都是用青石切割而成的,十分坚硬,常理来说,那个和尚雕像摔在这样的石板上,就算不被摔碎,至少也会出现崩裂的痕迹。

    可黄老太爷手中的和尚塑像竟然“噗”得一声陷进了地板里,地面上似乎原本就有一个可以和它完美契合的洞口,它陷进去的时候没有出现激烈的碰撞声,也没有我想象中的碎石飞溅,就是直接陷下去了。

    黄昌盛扔出去去的“药丸”在落地之后,一股股浓密的烟雾顿时从中发散出来,只一瞬间的功夫,我的眼前就像铺上了一层浓雾一般,完全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形了。

    而在这层浓烟升起之前的最后一个瞬间,我看到一个佣兵将手枪的枪口对准了老太爷,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一道寒光从半空中划过,因为在之后的几秒钟之内那个佣兵就被烟雾笼罩起来了,我也没看清楚他到底有没有扣下扳机,但我看到他的食指根部突然滋出了一道鲜血。

    雾气完全升起之后,黄昌荣立即将老太爷拉了出来,我就看到老太爷的右手上还握着一把没扔出去的飞刀。

    这下我才想明白刚才那道寒光是怎么回事。

    那个身材最为魁梧的佣兵也追着老太爷冲出了烟雾覆盖的范围,我师父正扶着老太爷站起来,那个人冲出来的时候端着枪,枪口正对着我师父。

    当时如果换成是我被枪口指着,我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朝一边躲闪,先避开子弹发射的轨迹再说。

    可我师父在那人出现瞬间向前一步,竟然朝着枪口迎了上去,我的心一下就提到嗓子眼上了。

    就见我师父在踏步的同时一剑刺出,正好刺中那人的肩膀,那个人还没来得及喊疼,师父已经挥动青钢剑,宽厚的剑身重重拍在了那个人的脖子上。

    以我师父的力道,这一下拍在脖子上,颈椎百分百会当场骨折,那个佣兵虽然身子魁梧,可再怎么魁梧的人,颈椎也不会比寻常人粗壮多少。由于当时比较嘈杂,我也没有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可那个人在愣了三秒钟之后,就如预想中一样瘫在了地上。

    师父这时候已经扶起了老太爷,之后他又拉上我,快速向后撤。

    我刚才太紧张了,一直没有留意到地面正在微微地震颤,直到师父将我和老太爷拖回石墩后面的时候,我发现地面上的灰尘正大量腾飞到半空中、头顶上还有泥土散落,才意识到地震了。

    从我离开石墩到重新躲在石墩下,期间发生的事情好像全都被压缩在了一个很短暂的瞬间里,不对,不能这么说,应该说那些事情就是在瞬间内发生的。以至于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回想,才回想起来当时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在几秒钟的沉寂之后,位于石墩另一侧的雇佣兵开枪了。

    嘡、嘡、嘡、嘡……

    那枪声听起来沉重而缓慢,子弹击打在石墩上,引得石墩也震颤起来,我觉得子弹上所带的冲击力不算太大,却有着非常强的穿透力,有七八颗子弹击中了我身后的石墩,每颗子弹击中石墩之后,墩面上都会传来一阵十分持久的震颤,依靠这股震颤带来的触觉,我能依稀感觉到那些子弹在打断石墩表面之后,又在石墩中穿行了很长一段距离才停下来。

    说真的,我真怕那些子弹会直接将石墩贯穿。

    黄老太爷这时候还和我师父聊天,他一边将飞刀放进怀里,一边对我师父说:“李道长和澄云大师怎么没来?”

    我师父一边点上旱烟,一边说:“地宫下头的那个墓,关系到你们老黄家的一些辛秘。我也是想,他们两个来,恐怕不太合适。”

    黄老太爷笑了笑:“还是柴师傅想得周到……那两个小子是干什么的?”

    黄老太爷说话的时候,朝着梁厚载和刘尚昂指了指。

    师父吐了口烟雾说:“这两个小子,你们老黄家的下一代监理人以后会常带在身边,这次的事我就没避讳他们。”

    听师父这么一说,黄老太爷又看了我一眼,之后就笑了笑,没说话。

    这时候有一颗子弹穿过了两个石墩间的空隙,几乎是贴着黄老太爷的头皮飞了过去,黄老太爷却浑不在意似的,对我师父说:“你那旱烟,给我来一口。”

    我师父刚要把烟杆递给老太爷,黄玉莲却突然冲了过去,一把抢了烟杆,带着些责怪地对老太爷说:“老肺病,不能抽烟!”

    看他们几个人的样子,就好像是在饭桌上闲聊一样,一点也不把身后的枪声当回事。

    我师父拿回烟杆,自顾自地抽着,一边问老太爷:“快了吧?”

    老太爷眼巴巴地盯着我师父的旱烟,说道:“一百多年没人来了,铜门绣得厉害,看来还要再等等。”

    这次我也没听明白师父和老太爷的对话是什么意思。

    刘尚昂大概是闻到了旱烟的烟味,烟瘾也上来了,他从口袋里摸出了烟盒,抽出一根来点上。

    老太爷远远看见他手里的烟盒,就冲他喊:“小子,分一根来!”

    刘尚昂直接就自己嘴里那根烟扔给了老太爷,黄老太爷也不嫌他脏,接住之后就美美地吸了一口,从嘴里喷出大股的云烟。

    黄玉莲给了老太爷一个大大的白眼,但也没再阻着他。

    身后的枪声又持续了近一分钟之后,地底传来的震突然间变得异常剧烈,期间还伴随着“哐”的一声巨响,似乎是两块巨石在我身后猛烈地撞在了一起,巨响之后,震荡几乎是在一瞬间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紧接着,我就感觉一股混杂着潮气的冷风沿着石墩间的缝隙吹了过来,同时还听到了佣兵的惊叫声。

    很多人都在惊叫,以至于那阵叫声显得非常杂乱,有人在喊救命,也有人是单纯地尖叫,可所有的声音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响起来的。

    刚开始,叫声就出现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可那声音正以极快的速度离我原来越远,几十秒钟之后就完全听不到了。

    黄老太爷这时才和我师父同时站起来,转身面对着石墩的另一边。

    我也爬起身来张望,此刻,烟雾已经被风吹散,我就看见石墩另一侧的地面不见了,代之以一个正方形的巨大坑洞,冷风就是从这个洞中吹出来的。

    这个洞口应该是突然出现的,刚才那些佣兵猝不及防,已经全部陷入深渊了。

    我也是在过了片刻之后才想明白黄老太爷刚才为什么将金顶和尚掷向地面,为什么汉白玉的和尚塑像会毫无阻力地陷入地板中。

    因为地宫中的最后一道门其实就在那些佣兵脚下,刚才金顶和尚陷进去的地方,就是大门的钥匙孔。

    这时候黄玉莲拿出了手电筒朝着洞中照去,我就看到两扇门板正紧贴在笔直的洞壁上,而在一分钟之前,这两扇由大量青石板拼接而成的门板,还是被雇佣兵踩在脚下的地面。

    师父望着幽深无比的洞口,问黄老太爷:“怎么下去?”

    黄老太爷摇了摇头:“不知道呢,我手里只有地宫的布局图,至于地宫最后一道门后面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

    说完,他又抬起头来,对黄昌荣和黄玉莲说:“昌荣、玉莲,你们两个先下去探探风。”

    黄昌荣和黄玉莲都是那种雷厉风行的人,老太爷话音刚落,他们两个就各自从背包里拿出了绳索,将绳索绑在石柱上之后,开始沿着洞壁下滑。

    在下洞之前,黄玉莲还特意抢了老太爷嘴上的香烟,扔地上给踩灭了。

    黄老太爷当时只是很无奈地咂了咂舌头,直到黄玉莲下洞之后,他才转过头去问刘尚昂:“小子,还有烟吗?”

    刘尚昂掏出烟盒来看了眼,指了指他嘴上叼的那根,对老太爷说:“最后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