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0章 门前三通鼓
    黄昌荣和黄昌盛就一左一右地站在洞口两旁,朝着远处眺望。

    师父也拿起望远镜,朝着山林中观望着。而当我将眼睛凑到望远镜前的时候,才发现手里的望远镜还有夜视功能,即便是天色完全暗下来了,我依然可以借助望远镜的镜片,看清楚林子中的大部分细节。

    只不过用这种望远镜看到的东西,和真实景物之间有着很大的色差。

    刘尚昂和梁厚载没有我和师父这么好的待遇,他们两个手里什么都没有,只能和黄昌荣、黄昌盛一样,用一双肉眼朝着林子里面观望。

    当时我还挺不理解的,为什么黄昌荣和黄昌盛也没有望眼镜。

    直到二十多分钟之后,黄昌盛突然说了句:“目标出现,十点钟方向。”

    我立刻朝左前方望去,就看到离河岸不远的林地中有大片树叶在晃动,距离太远了,即便是倚靠望远镜,我也只能依稀看到几个人影钻进了林子,似乎正朝着我们这边靠近。

    就在这时候,黄昌荣又说话了:“二十一个人,全都配备了武器,老太爷也在里面。”

    他一边说着,就朝我师父投来了一个稍显焦急的眼神,似乎非常担心黄老太爷的安危。

    黄昌盛也问我师父:“柴师傅,咱们现在动手吗?”

    师父摇了摇头:“贸然出手的话,老太爷很可能会有危险。还是等他们打开地宫大门之后再说吧。昌盛啊,你最好给老太爷留个信号,告诉他我们已经来了,让他有个准备。”

    黄昌盛点了点头:“已经在铜门前做了些手脚,以爷爷的机警,肯定会有所发现的。”

    一旁的黄昌荣又朝着远处眺望了一下,说道:“那些人行动速度非常快,现在距离我们还剩一千米。”

    听他这么一说,我又端起望远镜来观望,果然看到那群人正以非常快的速度朝我们这边接近,但我过去极少使用望远镜这种东西,也无法通过它才推断出对方和我们之间的距离。

    这时候,我心里突然变得极其疑惑。

    黄昌荣和黄昌盛是怎么看到那些人的?他们手里有没有望远镜,在这样的光线下,这样一个茂密的林子里,光靠一双肉眼,寻常人绝对不可能将一公里外的情景看得那么清楚。

    我心里这么想着,又朝着黄昌盛和黄昌荣那边望了一眼,他们的确都没有望远镜,就是凭一双肉眼看到那些佣兵的。

    我看向黄昌荣的时候,黄昌荣也发现我正在看他,他大概是看出了我脸上的疑惑,于是笑了笑,对我说:“当年老黄家在山东做响马的时候,传下来一门练眼的功夫,据说当年族里有一个叫苏博考的祖先,练功十年之后登高远望,能看到百里之外的蚂蚱。这个传说肯定是有夸张的成分,可不管怎么说,这门功夫练久了,确实可以提升一个人的眼力的。”

    师父朝我和黄昌荣摆了摆手:“别说话。”

    本来我还想问黄昌盛,这种功夫练久了,是不是平时不管看什么东西,都比平常人看到得大很多?

    可师父这么一说,我就没敢问出口。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佣兵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行走的速度的确非常快,茂密的树丛完全无法挡住他们的脚步。

    黄老太爷就被这些人夹在中间,非常艰难地走着,虽然老太爷的身子骨很硬朗,可毕竟是近百岁高领的老人了,他要跟上那些佣兵的速度,是非常勉强的。

    好在那些佣兵似乎也不想太为难老太爷,时不时还会让老太爷停下来休息一阵子。

    直到天边的最后一丝阳光彻底消失的时候,这些人终于来到了铜门下。

    黄老太爷气喘吁吁地站在那些人中间,对他身边的一个女兵说:“你们小心一点,听我的祖辈人说,这地方有山魈,你们可千万不要惊动了它们呐。”

    那些佣兵此时都带着防毒面具,我看不清他们的脸,但可以从体型上分辨在场的佣兵里有四个女人,此时她们全都围在黄老太爷身边。

    同时我还留意到,黄老太爷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朝着铜门前的土地上瞟了一眼,那里恰恰就是黄昌盛洒下粉末的地方。

    一个身子异常魁伟的佣兵问黄老太爷:“这门怎么开?”

    黄老太爷沉思了一阵子,说:“这是地王宫的第一道大门,三通鼓响之后,门上会出现一个槽,你将最小的和尚放进去,门自然就开了。”

    那个佣兵朝着其他人做了几下散开的手势,当所有人散开之后,我就看到黄老太爷从怀里取出了人皮手鼓。

    “门前三通鼓,鼓中有神通,一通通天,二通通地,三通通鬼神……”

    老太爷嘴里一边念着这些奇怪的语句,一边在同门前的空地上跳起了大神。

    黄老太爷当时的确就是在跳大神。他移动的步伐和禹步很像,但禹步走出来的时候需要思存九天,可我在黄老太爷身上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念力,而且不管是那个版本的禹步,都需要脚踏七星,步罡踏斗,可老太爷不但步伐散乱,踩的星位也不对。

    我感觉黄老太爷这么做,是在那些佣兵面前故弄玄虚,开门可能用不了这么麻烦,只要简简单单在门前击鼓三通就行了。

    我当时之所以这么想,是考虑到黄老太爷能在手持人皮手鼓的情况下和那些佣兵周旋,手里肯定是有筹码的,没有筹码,佣兵夺走人皮手鼓之后一样可以开门,老太爷也不会活到现在。

    他手里的筹码,大概就是击鼓之前这跳大神一般的前奏了,他将事情弄得玄之又玄,对方大概会认为,没有他,就算得到了人皮手鼓也开不了门。

    当然,这些仅仅是我的推测而已,不一定准确。

    此时黄老太爷已经跳完了大神,将人皮手鼓高高举起,击鼓九次,这是第一通鼓。

    之后黄老太爷又胡跳了一阵,再次击鼓九次。

    三通鼓,每一通都是九次击鼓,每次击鼓之前,黄老太爷都会跳一段大神。

    直到鼓声时断时续地响了二十七次之后,铜门上传来一阵轻微的震荡,其间还夹杂着一阵齿轮滚动的声音。

    这时候刘尚昂悄悄凑到我的身边,小声跟我说:“坏了道哥,我想放屁。”

    我转头白他一眼,很小声地说:“忍着点。”

    说完,我又将视线移到了铜门下方,就看见那个身形魁伟的佣兵从背包里摸出了一个和他食指差不多长的金色物体。

    想必那就是金顶和尚中的一个了。

    他翻包的时候,我还特意朝他的背包中瞅了一眼,除了这个金顶和尚塑像之外,背包中没有其他金色的东西,至少我没有看到金光。

    看样子,这些佣兵很有可能将五个金顶和尚分别放在了不同的人手中,他们很聪明,警觉性也很高。

    由于视线受阻,我无法看到那个佣兵在门板上做了什么,只看到他到黄老太爷身边的时候,手上的金顶和尚已经不见了。

    片刻之后,我的正下方传来一阵生锈金属被挤压时特有的“吱呀”声,那两扇六层楼高的青铜门板,竟然自己敞开了。

    铜门开启的同时,从门中鹏起了大量的灰尘。

    直到铜门完全开开,那些佣兵也没有轻举妄动,他们全都拿着手电朝门中照去,似乎是在探查门里的情况。

    布!

    这时候我身边突然传来一个非常急促的声音,那声音很响,我先是被吓了一跳,接着就反应过来这声音是怎么回事了,回头朝着刘尚昂望过去,刘尚昂也正一脸尴尬地对着我。

    不只是我,师父他们也同一时间将视线转向了刘尚昂,大家的脸上不只带着责备,还有深深的担忧。

    我现在也非常担心下面的佣兵会听到刚才的声音。

    果不其然,这时候我就听到铜门下的有人在问:“刚才是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除了放屁声还能是什么声音!

    可这时候我就听黄老太爷用很紧张的口气在说:“不到妄动,可能是山魈!”

    我重新朝着铜门下方望去,就看到有两个佣兵已经端起了枪,枪口正对着我们所在的位置。

    而黄老太爷则朝着那个佣兵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师父很无奈地白了刘尚昂一眼,之后就朝着所有人摆手,示意大家后退,可就在我们蹑手蹑脚地后退的时候,刘尚昂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紧张。

    我一下就明白他是怎么回事了。

    可还没等我作出反应,刘尚昂那边就传来一阵异常绵长的声音:布——

    说实话,当时我想笑,可又笑不出来,我可是知道,此时站在铜门下方的那些佣兵,手里可都是有枪的。

    这时候我就听到黄老太爷大吼一声:“是山魈!所有人进地王宫,快!”

    黄老太爷说话的时候,不知道是有人走火了,还是有人故意向我们这边射击,我就听到“嘡”的一声枪响,在同一个瞬间,洞口剧烈震颤了一下,洞口边缘碎石崩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