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7章 闭气功
    梁厚载从水里上来之后反应就总是慢半拍,这次他同样是过了很久之后才说:“我平时练的功法里面,有一门龟息功是每天都要练的,我师父说,这门功夫练多了是可以延长闭气时间的。头两年我还把它教给道哥了呢。”

    我师父又问我:“你也练过?”

    我就朝师父点了点头。

    师父这才有些恍然地说道:“怪不得你们两个能憋这么长时间。不错不错,李良的龟息功不但可以用来闭气,还能延年益寿,比守正一脉的闭气功要高明许多。有道啊,你带着厚载去休息吧,玉莲已经准备好了早饭,你们吃过饭就去找澄云大和尚,他有话对你们说。”

    刘尚昂就在一边问我师父:“那我呢?”

    师父笑了笑,说:“你?给我好好练闭气功,什么时候能闭气超过两分钟了,什么时候才能吃饭。”

    一听这话,我就看着刘尚昂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眼看着就要犯怒。

    可就在这时候,我师父突然两眼一眯,在他身上陡然升起一股威势,刘尚昂当场就怂了,默默地下了水,沉到水面下头去了。

    我和梁厚载这些年天天被我师父各种练,没想到今天也轮到刘尚昂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心里想到这些的时候,竟然莫名地有一点小欢乐,好像心里的某种东西被平衡了。

    不过我能有这种心境,也就是因为整刘尚昂的是我师父,而且我觉得吧,我师父说不定能压一压刘尚昂心里的那份魔性。

    当然了,我是绝对不会承认我当时有点幸灾乐祸的。

    我和梁厚载回到木屋的时候,醉醺醺的黄昌荣递了两条干毛巾给我们,让我们把身上擦干。

    我们两个把自己捯饬干了,又穿好了衣服,黄玉莲才唤我们去吃早饭。

    不管黄家过去是匪盗出身也好,盐铁贩子出身也好,可人家毕竟也是江湖上的名门望族,吃饭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是非常讲究的,饭前先喝汤,吃完饭还有茶和甜品,我本来以为早饭也是这样,可这顿早饭却意外的简单,就是一碗素粥和馒头、青菜。

    不过想想也是,在这样一个地方食材是不容易运进来的,有这些东西吃就不错了。

    吃过早饭,黄玉莲就带着我们来到了厅旁的一个小间,澄云大师当时就坐在地上,他换了一身很干净的袈裟,手里还抱着一个紫金钵,头发和胡子也都梳洗过了。

    此时的澄云大师身上除了平和,还散发出一种非常庄严的气势,我初看到他的时候,就仿佛是看到了一尊贴着金箔的佛像。

    黄玉莲双手合十地朝澄云大师行了礼,之后就离开了。

    澄云大师缓缓睁开眼,朝着我和梁厚载笑了笑:“来啦。”

    人家毕竟是长辈,我也不敢太随意了,也朝着澄云大师抱了抱拳,说一声:“澄云大师。”

    澄云大师笑着朝我摆了摆手:“别叫我大师,你还是和你师父一样,叫我一声大和尚就行了,听着舒坦。”

    完了他又问梁厚载:“你是李良的弟子吧?”

    梁厚载点了点头,却没说话,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见生人就变得有些羞涩。

    说完之后,他又伸手从紫金钵里沾了沾水,将水弹在我们额头上,一边对我们所:“今天找你们来呢,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想嘱咐你们,要好好孝敬你们的师父。离开的人总会回来的,身边的人早晚也会离开,好好孝敬他们吧。”

    我不知道澄云大师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不懂装懂地点了点头。

    澄云大师这时又坐回了地上,说道:“我要做一场法事,三四天之内都不会和你们见面了,这些天,你们时不时朝地宫那边看看,一旦雾气散了,就带着黄昌荣和黄昌盛到河对岸去,老柴如果要跟着去,就让他去吧,如果他不去,你们也不要疑惑。见到黄老太爷的时候,不管他做了什么,你们都要保他万全,一定要让他活下来。好了,去吧。”

    我们才刚来,想不到澄云大师就催我们走了。

    离开小屋的时候,我还有些回不过味来,我总觉得澄云大师对我说这番话,好像是别有深意,又好像是他预知到了一些我们无法预知的是事情。

    这时候小屋里已经传来了澄云大师念诵佛经的声音,梵语的经文我是听不懂的,但从澄云大师的声音里,我却能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平静和庄严。

    梁厚载帮澄云大师关上了门,问我:“澄云大师这次做法,是要驱散地宫那边的迷雾吗?”

    我有些不确定地回应他:“可能是吧,看起来咱们这一回是非进地宫不可了。”

    说到这,我又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在血池里见了那张人皮,我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哆嗦呢,也不知道再进地宫,精神上能不能扛得住。”

    梁厚载也叹口气说:“我也是,老黄家太邪性了。不过不对啊,我怎么觉得你在血池的时候特别镇定呢?”

    仙儿从我肩膀上钻了出来,笑呵呵地点了点我的头,对梁厚载说:“这家伙啊,外强中干,表面上镇定,心里头虚着呢,他当时都快吓瘫了,还非要做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我怎么就外强中干了,你才外强中干呢。当时在血池的时候,最紧张的就是你。”

    仙儿白我一眼:“我跟你能一样吗,我是女孩子,在那种地方当然会怕了。”

    就听梁厚载在一旁笑着调侃仙儿:“什么女孩子不女孩子的,你是不只狐狸吗?你呀,不能用‘女’来论,应该用‘母’或者‘雌’。你不是女孩子,而是母孩子,或者雌孩子,字典上……哎呀呀呀!”

    梁厚载说话的时候,仙儿突然伸出手,掐住他胳膊上的一小块皮肉,用力一拧,疼得梁厚载直嗷嗷。他一边叫疼,一边还嚷嚷着:“你怎么还动手了,道哥,快管管你家女人,太不像话了,靠,你轻点——”

    这话一出口,仙儿手上的力气就更大了,我也加入了战斗,三个人嘻嘻哈哈地闹成了一团。

    我们这边闹得正欢的时候,师父带着刘尚昂回来了,一看到我们三个在澄云大师的门口折腾,师父就朝我们瞪了一眼:“你们三个安静点,大和尚还在做法事!”

    被师父这么一瞪,我们三个顿时安静了下来,仙儿默默地钻了回去,她的脑袋临没入我的肩头之前,竟然又伸出手来,在我脖子上掐了一把。

    她这一下猝不及防,我没来得及躲开,就感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当场闷哼了一声,原本我是要喊疼的,可当着师父的面我又不敢喊出来,于是就变成了一声闷哼。

    师父又朝我这边瞅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就带着刘尚昂去吃饭了。

    刘尚昂坐在饭桌上的时候,我还听他问我师父:“柴爷爷,门口不就是我道哥和载哥两个人吗,你刚才为什么说是三个人啊?”

    师父给刘尚昂盛了一碗素粥,一边说道:“不是三个人,是两人一鬼,有道身上住着一只小狐鬼,那是他的伴生魂,这件事他没跟你说过吗?”

    说实话,仙儿的事情我其实是跟刘尚昂提过的,不过上次在他面前提起仙儿的时候,似乎已经是很多年前了,以刘尚昂的破脑子肯定忘得一干二净了。

    刘尚昂十分震惊地问我师父:“我道哥身上住着一只鬼?”

    师父点了点头,又催促他:“赶紧吃饭,吃完饭跟着黄昌盛他们抓鱼去,你明天早上继续跟着我练闭气功,什么时候能闭气两分钟以上了,我就不管你了。”

    刘尚昂听到我师父的话,脸上显现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

    有件事之前忘了提,我师父所说的闭气功,似乎也并不是沉在水中憋气这么简单,之前我和梁厚载从河边离开的时候,还听到我师父对刘尚昂喊:“力发全身,关齿,收魄门……”,也不知道沉在水里的刘尚昂听见没听见,如果他听见了,又能不能听懂。

    当时我师父喊出来的内容比这还要多很多,不过我早就记不住了,而且守正一脉从我这一代开始就没有闭气功了,相应的,闭气功换成了梁厚载教给我的龟息功。

    师父和刘尚昂刚吃完饭,黄昌盛和黄昌荣就来了。

    黄昌盛问我师父什么时候去抓鱼,师父将碗筷放在一边,站起身来对黄昌盛说:“现在就去吧。”

    师父话音一落,黄玉莲就从一间屋里拿出了帆布包和几个长柄叉子。

    那种叉子看上去是纯金属打造的,杆子很长,大概有两米左右,在杆头上有一个巴掌大的三棱叉子,叉头被磨得非常锋利,在阳光的照耀下,上面犯这样一层有些耀眼的寒光。

    黄玉莲将这种特制的长叉子分给在场的每一个人,她来到我身边的时候,还特意对我说:“这是叉鱼用的鱼叉,分量有些重。”

    我颠了颠手里的鱼叉,的确有二十斤左右的分量,金属制成的杆子上凉凉的,透着一种略带寒意的厚重感。

    黄昌盛一马当先地走出了屋门,我们这些人则跟在他身后。

    他带着我们来到了位于小岛正北方向的河岸,之后就和黄昌荣一起将鱼叉插在岸边的泥土里,又用手不停地拍打着鱼叉的杆子。

    金属杆被拍动之后,像两根音叉一样发出一连串急促的“嗡嗡”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