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5章 前往白水渡
    看着干干净净的床单,我心里生出了几分愧疚,总觉得之前不该那么不信任李道长。可即便有这种想法,对于李道长,我却依然不信任。

    所以当我看到他帮拿着新枕头一瘸一拐地走进后寝的时候,心里特别的矛盾。

    毕竟当初师父带着人皮手鼓回来的时候,他对李道长表现出的那份防备,在我心里留下的印象太深了。

    李道长收了脏床单和脏枕头就走了,期间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弄得我心里越发惭愧了。

    直到他跨出后勤大门的时候,才转过头来冲我们喊一声:“快睡吧,过阵子柴师傅该回来了。”

    说完他就走了,留我站在床边发了好一阵子呆。

    连着干了好几天的体力活,加上精神一直紧绷着,这一次我一躺在床上,闻到被子和枕头上淡淡的清香气,几乎是一瞬间就陷入了睡眠。

    这一觉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睁眼的时候天依然亮着,也不知道是还没到晚上,还是我已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我睁眼的时候,师父就坐在一把椅子上,慢条斯理地抽着旱烟,他的眼睛望着门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大概是听到了我起床时的声音,师父吐了一口烟雾,转过头来冲我笑了笑:“醒啦?”

    我刚醒,头还有些懵懵的,一边揉着后脑勺,一边问我师父:“师父,你是什么时候回回来的啊?”

    师父朝呼呼大睡的梁厚载和刘尚昂瞅了一眼,笑呵呵地对我说:“昨天下午就回来了,看你们三个鼾声如雷的,就没好意思叫醒你们。”

    我这才知道我们三个的确是睡了整整一天了。

    同时我发现,此时那个装人皮手骨的黑盒子已经不见,我忍不住问我师父:“盒子呢?”

    被我这么一问,师父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代之以一种非常担忧的表情。

    片刻之后,师父才叹了口气,说:“用不上了,黄启宵跑了。”

    “黄启宵?”我疑惑道。

    师父吞吐一口烟雾,才接着说道:“就是黄家的老太爷。你们在他家房子地下挖的那个洞我去看了,血池我也去过了。五十年前老黄家布血煞阵的时候,我也是知道的,但没想到他们把阵布得这么邪,同归于尽啊,这可是一个万劫不复的阵法。”

    我心里关心的还是刚才那个问题:“黄老太爷跑了,怎么回事啊师父?”

    师父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黄启宵这个人,天生通灵,很多事情他都能未知先觉。我感觉,他大概是感觉到老黄家要大难临头了,这段时间他的一些举动都非常不合常理,我认识他几十年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想什么,至于他为什么要跑,我一样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说完这番话之后,师父先是沉默了一阵子,之后又说道:“不过黄启宵走的时候,是带着阴阳鼓走的,他有可能是想进邪墓。”

    “我倒是觉得,当初黄老太爷带着阴阳鼓去白水渡的时候,就有进邪墓的打算了。”

    在我身后,突然出现了梁厚载的声音。

    我回头去看,就看见梁厚载已经穿好了衣服,刘尚昂也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起来了。

    我师父也看了梁厚载一眼,之后点了点头:“有这种可能性,不过白水渡那边有澄云大和尚看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又问师父:“对了师父,包师兄告诉你了没,我们在一口暗井里又发现了那种刻着‘葬’字的铭牌。”

    “你们这两天经历的事情有用都告诉我了,”师父一边抽着烟,一边回应道:“在血池里,我也看到了黄昌平和黄昌贵的尸体,现在有用应该将他们两个下葬了吧。邪墓的事情,和出现在龙王墓的那群人似乎有一些联系,不过目前来说也很难说这是不是巧合。有道、厚载,还有胖墩,你们三个收拾一下,跟我去白水渡。”

    刘尚昂刚才还迷迷糊糊的,一听我师父说要去白水渡,刷的一下就把衣服穿上了,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的成分,可他的速度真的非常快,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穿衣服能这么迅速。

    而且他在穿好衣服之后,又非常麻利地将自己的被子叠了起来,叠得那叫一个快,叠完之后,还特地捋平了被子的表面和边角,让那团被子变得有棱有角的,跟豆腐块似的。

    师父看了刘尚昂一眼,笑了笑说:“嗯,这几年跟着包有用,胖墩也算是练出来了。好了,你们跟我去黄昌盛家吃顿好的,咱们吃饱了喝足了,到白水渡找澄云大和尚聊天去。”

    一边说着,师父已经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了。

    路过祠堂门口的时候,我就看到睡狮的脸上贴了一张封魂符,李道长正贼溜溜地蹲在石狮子旁边,拿着一个本子和一支笔,正非常小心地将封魂符的符印画下来。

    我师父从李道长身边走过的时候,他赶紧将那个本子揣在怀里。

    师父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就带着我们离开了祠堂。

    我们来到黄昌盛家的时候,黄昌荣和黄玉莲也在,他们两个人的脸色都很沉重,黄玉莲只是在我们进门时帮着开了一下门,黄昌荣则一直坐在餐桌上,一个人喝着闷酒。

    师父走到黄昌荣身边,拍了拍黄昌荣的肩膀,黄昌荣则长叹了一口气,却什么都没有说。

    之后师父就带着我们三个落座,他指了指满桌子的饭菜,对我们说:“抓紧时间吃,过一会咱们就走。”

    我师父这边刚说完,刘尚昂就拿起筷子来夹菜了,他端了一碗米饭,将一大堆菜就夹到自己碗里,然后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这一下可把我看傻了,我记得刘尚昂过去吃饭一向是细嚼慢咽的呀,今天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师父大概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就对刘尚昂说:“不用那么急,你慢点吃。”

    刘尚昂点了点头,可吃饭的速度却一点也没有慢下来。

    我师父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也拾起一双筷子吃起饭来,我师父那吃相,算得上是饕餮之姿了,他吃东西向来是风卷残云,一扫而光。

    我和梁厚载也不敢再等着了,就看我师父和刘尚昂那副吃相,如果我们两个再不动筷子,很快就没有东西吃了。

    我们吃饭的时候,黄昌荣和黄玉莲都没有动筷子,黄昌荣只是在一小盅一小盅地喝着白酒,黄玉莲则望着桌子上的菜发呆,一脸心事。

    这顿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黄昌盛回来了,他问我师父有没有什么要准备,我师父只是说让他看着办就行了,白水渡那地方他比我们都熟。

    之后黄昌盛就叫着黄玉莲一起走了,时至黄昏,天边开始发红的时候,黄昌盛父女才回来,这次他们来,还一人背了一个偌大的帆布背包。

    黄昌荣也从里屋拿了一个背包出来,对我师父说:“柴师傅,咱们是现在出发,还是再等一等?”

    “还等什么?”我师父说:“你们三个行头都准备好了,我哪还敢再等下去啊。行,咱们先走一步吧,都这个点了,看样子,包有用是没办法过来跟咱们汇合了。”

    听我师父这意思,包师兄原本也是要去白水渡的。

    师父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嘴上还说着:“就让有用留在村里吧,黄家庄确实也需要有人盯着。”

    黄昌盛表情有些尴尬地说:“要不然,咱们还是再等会吧?”

    我师父摆了摆手:“不用了,有用之前说过了,如果他四点之前来不了就是来不了了,你看现在都几点了。”说话间我师父的前脚已经跨出了房门。

    我身边的刘尚昂看了眼手表,我一眼看到了表盘上的时针,当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从黄家庄到白水渡的渡口大概需要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到达渡口的时候,夏季里的月亮和太阳同时出现在了天穹的两端。

    整个天穹,一边还泛着一丝火色,另一边已经可以隐约看到稀散的星辰。

    黄昌盛带着我们走上那个旧木头搭建而成的小码头时,几双脚踩在上面,发出一阵阵“吱呦吱呦”的声音,而在码头正对的河道两旁,是大片的芦苇地。

    一只小船就拴在码头上,这只船不是当初黄老太爷渡河用的那只小木舟,而是一只带着发动机的渔船,从船板上不时散发出一股有些刺鼻的鱼腥味,在船头上还有一只捞鱼用的网子以及一条刚死不久的鱼。

    黄玉莲跳上船,回头对黄昌盛说:“鱼死了。”

    黄昌盛点了点头,就招呼我们上了船。

    渔船不大,但足以乘下我们这些人了,黄昌荣解开了栓船的绳子,又拉动了船尾的发动机,伴随着一阵让人心烦的“突突”声,渔船在不算宽阔的河面上开动起来。

    除了发动机的声音和不时迸溅上来的河水,河道上显得异常平静,船上的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中带着一份让人烦躁的压抑。

    夏季的白天总是会在夜晚快要来临的时候变得非常倔强,二十分钟之后,小船穿过一片芦苇墙,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而在这个时候,天色依然没有完全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