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3章 阉刀
    棺门上的的钉子都是可活动的,有时候行刑者还会将那些钉子向外拔一点,让受刑人死得慢一点。

    至于犹太尖凳和碎头机一类的东西,我实在是不想过多地去描述,我看到这些刑具的时候,仿佛看到了一种我非常不想面对的东西,那是一种扭曲的欲望,是人性中最黑暗的一面。

    即便是被埋在地下这么久了,可每一件刑具上,都带着非常强烈的怨气。

    那股气息出现的时候,我的耳边仿佛有几百只冤魂对着我悲鸣,让我从头皮到脚掌都是麻嗖嗖的。

    最后我实在待不下去了,就赶紧离开了这间刑房,坐在我们挖出的坑洞边沿大口大口地喘起了粗气。

    刘尚昂走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道哥,你没事吧?”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从今天早上开始神经就一直绷着,看到那些刑具的时候,我真是有点绷不住了。”

    梁厚载这时也过来了,他从坑边捡了一个水壶给我,我拧开壶盖喝了一小口,清水带着一股凉气,顺着我的喉咙浸入我的五脏六腑,让我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

    过了一阵子,包师兄也上来了,他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把形状很奇怪的刀。

    那把刀的形状和我们平时用的菜刀有点像,但是刀把长、刀身短,整个刀身看起来也就是有一个五六岁孩子的手掌那么大,而且刀刃外凸,形成了一个弯弯的弧形。

    另外,在刀身上好像还纹了一些花纹,不过由于被锈迹覆盖,很难辨认出那些图案的具体内容。

    这把刀,不会也是刑具吧?

    我心里好奇,忍不住问包师兄:“这把刀是干什么用的?”

    包师兄此时正皱着眉头,听我这么一问,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能算是刑具。这是一把阉刀……就是让男人变成太监的那种剃刀。你看这里。”

    说话间,包师兄就将那把刀朝我面前送了送,又用手指指了指刀把,我就看到刀把上刻着“十三衙门”四个字。

    我正奇怪十三衙门是什么地方,包师兄就给我解释了:“十三衙门是大清国朝廷的内廷机构,这把阉刀,看样子应该是从紫禁城里流出来的。”

    在一堆欧洲的刑具里混入了一把清宫内廷的阉刀,让人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

    包师兄将阉刀小心包好,之后又朝张大发挥了挥手,喊:“大发,带几个人去搞点吃的回来,其他人原地休息一个小时。”

    的确是该休息一下了,从白天干到晚上,我们几乎就没有停过,就算体力再怎么好也要抗不住的。

    包师兄从我手里接过水壶,又坐在我身边,看着不远处的刑房说:“有道,你说……黄老太爷知不知道他家的地板下面,还埋着这么一个刑房。”

    我摇了摇头:“这种事说不好,而且我也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充满了古欧洲刑具的刑房,为什么会出现在黄家庄地下。”

    包师兄脸上的表情也和我一样疑惑:“这些事谁能说得清楚呢,说不定当年除了听天教,还有一群外国人来过这个地方。在清末,东北这片地上出现欧洲人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在此之后,我们谁也没有说话,直到张大发他们带会了食物,我们才草草吃了点东西,然后继续挖掘。

    从老天爷家的院子向下挖掘二十米,应该就是血池所在的位置了,我们目前也不确定血池里到底有什么,所以不敢直接挖那么深,包师兄估测了一下血池的具体位置,之后他就带着我们挖了一条隧道,绕过血池之后,继续向下挖掘。

    我们在黄老太爷家大费周折地动土,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弄清楚那些鲜血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这次挖掘整整持续了几天。刚开始挖掘还容易一些,一铲子下去,就是普通的土层,可慢慢地,土层里面开始出现一些碎石头和一些虽然腐烂却依然粗大的树木根茎,挖掘工作变得非常困难。

    我们也不是超人,第一个晚上过去之后,很多人就有点扛不住了,在那之后,包师兄就让所有人分批休息。

    通常是十个人回去睡觉,剩下人继续挖掘,只有包师兄一直守在挖掘现场,不过到第二天的时候,他就很少亲自动铲子了。

    我记得大概是第三天的下午,我正满身是泥地在祠堂后寝休息,包师兄突然拨通了我的对讲机。

    包师兄说,他们挖出了不得了的东西,让我过去看看,说完就终止了通信。

    我勉强支撑着还有些疲惫的身子,从床上坐起来,这时候和我一同回来休息的刘尚昂和梁厚载也醒了,我看他们两个也是一副没睡够的样子。

    “别睡了,走吧。”我扶着床沿站起来,朝着刘尚昂背上轻轻拍了一掌。

    刘尚昂看了看手表,嘴里一边嘟囔着“没睡够”、“才睡了一个小时”云云,一边很不情愿地起来。

    而梁厚载这时候已经来到了我身边,他朝着后寝的大门外扬了扬下巴,对我说:“你看。”

    我就看到李道长正靠坐在门框上,歪着脑袋,似乎是在小睡。

    我冲梁厚载和刘尚昂分辨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前,跨过门槛。

    就在我前脚刚踩到门槛另一边的地面时,李道长突然说话了:“干啥去?”

    我被他吓了一跳。

    他则正了正身子,接着说:“你们三个,才回来一个小时就要走啊?是不是小包那边挖到什么东西了?”

    之前我们在黄老太爷的院子里挖掘的时候,李道长就想过去看看,当时张大发以李道长身上有伤,活动不方便为由拒绝了他。上一次我回来休息的时候,李道长一直在我耳朵边上嘀嘀咕咕地问我们挖出什么来没有,我被他吵得睡不着觉,就敷衍他说,还没挖出东西来。

    当时李道长就说,等挖出东西来的时候,一定要让他看看,还说他经验比我们老道一些,能帮上忙。我当时只想着赶紧让李道长清静下来,就随口答应了。

    我即便是答应了,可说句真心话,我并不信任李道长,也并不打算真的带他一起去。

    这时候李道长又问我:“你上次说的话,还算数不?”

    我就跟他打起了马虎眼:“李道长,你看你身子也不方便,就别去了吧,我保证,等会我回来,一定把那边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您。”

    李道长阴阳怪气地说:“呵,你这么说,是打算食言啊。守正一脉的人说话不算话?这种事,还真是几百年来头一遭呐,尸道宗教了一个好徒弟啊。”

    我本来还以为他就算真的想去,多少也会跟我讨价还价一下,可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反应,这番话说得太刻薄了,连带着我师父都拐弯抹角地骂上了,让我一时间特别难接受。

    我就想,这李道长怎么说也是个道行高深的人,怎么这番话说起来,就跟个中年怨妇似的。

    可李道长毕竟是长辈,我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李道长,我就是担心你的身体,你要是真的想去,我还能不带着你啊?”

    其实现在想一想我自己都觉得好笑,那一年我才十五岁,竟然一改小时候的耿直,都学会虚与委蛇了。不过说起来,这应该也不算是一件坏事,毕竟在社会上走动,这样的社交技巧偶尔还是用得上的。

    听我这么一说,李道长的脸色也好了很多,可他还是坚持要去。

    我最后也是被他弄得没办法了,只能背着他一起去了挖掘现场。

    来到挖掘现场的时候,包师兄就蹲在坑旁抽烟,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点燃了嘴上的烟。

    包师兄平时似乎并不常抽烟,那根香烟的烟劲对他来说还是有些过了,就见他一边吐着烟雾,一边不停地咳嗽。

    我来到他身旁的时候,他正望着我们之前挖出来的一条隧道发呆。

    我将李道长放下来的时候,李道长在我包师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发什么呆呢,是不是挖到什么东西了?”

    包师兄摸着自己的头,过了很长时间才回过神来,他仰起头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道长,发了一会愣之后才对我说:“鲜血的源头,恐怕在后山的邪墓里头。”

    我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包师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一边对我说着:“跟我来吧。”,一边爬下了坑。

    我和梁厚载也一左一右地扶着李道长慢慢朝着坑下走,李道长一眼看到了离我们不远的那座刑房,问我:“哪来的刑房啊?”

    当时李道长并没有进入那间刑房,更不可能看到摆在里面的大量刑具,我心里觉得奇怪,就试探着问他:“李道长怎么知道那是刑房的?”

    李道长说:“这么重的怨气,再加上那股锈腥和血腥混在一起的味道,不是刑房是什么?”

    说完之后,李道长又问我:“我怎么从刚才就觉得,脚底下总有一股子淡淡的生气,下面有人吗?”

    我摇头:“没人,咱们脚下是个血池,池子中央的地板下好像压着一股生气,至于那股生气到底是怎么来的,我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