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0章 女人皮
    也就在我说话的当口,又有一个软塌塌的东西碰到了我的腿,这次我没犹豫,直接上手,将那个东西拉了出来。

    和我预想的一样,这又是一具全身骨骼被压碎的尸,而当我看到它的脸盘时,立刻认出了这具尸体的身份:黄昌贵。

    为什么黄昌贵的尸体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他还是以这种方式丧命。

    我将黄昌贵的尸体放回血池,先拿着手电筒照了照四周的墙壁,除了在离我最近的一面墙上有扇和墙体锈在一起的铁门之外,这个地方没有其他的入口……不对,入口的话,应该还有一个!

    我抬起头,望向了房顶上的圆洞。

    和之前我们经过的那间铁房一样,这座房子的顶部一样开了一个巨大的圆洞,而在圆洞旁边,也悬吊者一面极为宽大的铜镜。

    在这个密闭空间里,那个圆洞,就是唯一的入口。

    我想起了上次出现在龙王墓的那个黑影,从它在主墓室里攻击梁子的方式来看,那些浑身骨骼被碾碎的尸体,应该也是它的杰作。

    换言之,那个黑影也曾来到这个地方,并在这里杀死了黄昌平和黄昌贵。

    只是不知道这个黑影,和那些带着“葬”字铭牌的雇佣兵有没有联系。

    我心里想着这些事的时候,反而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我试着朝血池深处蹚了两脚,当血水没过我的膝盖以后,血池的深度就没再发生过变化,之后我就沉着气朝血池中央走去,我此时已经能清楚地感觉到,血池的中心,就是那股生气的源头。

    梁厚载从口袋里摸出了两张辟邪符,紧跟在我身后。

    刘尚昂原本也想跟上来,却被包师兄拉住了。

    包师兄这样做是对的,在这样一个地方,刘尚昂在训练营里培养出来的那些素质是没有用武之地的,他如果跟过来,万一遇到突发事件,我和梁厚载还要腾出精力来保护他。

    而刘尚昂大概也意识到事情不妙,他被包师兄拦下的时候,没有像前两次那样突然暴怒,而是站在包师兄身边,一脸紧张地看着我和梁厚载。

    我走走停停,每次停下来,我都会用脚探一探池底,确定前方没有障碍物,才继续前行。

    直到我终于来到血池中央的时候,我最后一次伸出脚在池底试探,终于在池中央触到了一个非常坚硬的东西。

    那东西没什么重量,我脚上多用了几分力气,它就被我踢地向右滑动了一段距离。

    我回过头来对梁厚载说:“池底有东西,我拉出来看看,如果有什么东西冲出来你就贴符。”

    其实我说的完全就是废话,就算我不说,梁厚载也会这么做。可我当时就是想啰嗦两句,好像这样我就可以多拖延一下时间。说真的,我真的非常不愿意触碰池底的那个东西。

    可梁厚载依然很认真地冲我点了点头。

    我深吸一口气,立刻就有大股血腥涌入我的五脏六腑,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将手伸入池中,稍微探了一下,就摸到一个触感稍微有些粗糙的棒状物体,我猛力一拉,那东西本身也没有什么重量,瞬时被我拉出了水面。

    在我之前的预想中,这一次被我拉出来,应该是某种用于施展邪术的法器,又或者是某具邪尸的尸骨。

    可当我看到眼前的东西时却傻眼了,那确实是一件法器,但这种法器,却和邪术没有什么关系。

    那是一根和我的小臂差不多长短的降魔杵,对,就是佛教中常见的法器,降魔杵。

    而在降魔杵的尖端还有一个雕工精致的六角盒子,这个盒子似乎是被人拿降魔杵以蛮力扎穿的,不但盒盖上多了一个破洞,而且整个盒子都扭曲变形得很厉害。

    那就是一根没有念力加持的普通降魔杵,而在盒子里也没有散发出邪气。

    我心里有些好奇,就拔下降魔杵,将它递给梁厚载之后,又打开了盒子。

    由于盒盖被降魔杵扎破,里面已经浸满了血水,我稍稍将盒子倾斜,将一部分血水倒出来,就看到一个黑色的、毛茸茸的东西从剩下的半盒血水中露了出来。

    即便没有血水的覆盖,那个毛茸茸的东西上也没有散发出不正常的气息。

    我这才松了口气,直接将它从盒子里取出来。

    起初我还以为那就是放在盒子里的一团动物皮毛,可当我将它整个取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那确实是皮,但不是动物的皮。

    人皮,那是一整张非常完整的女人皮,它折叠成了很多层,堆放在盒子里,最初露出盒面的,就是头皮上的长发。

    看到这么一个东西,我的头皮又开始发麻了,同时胃里一阵翻涌,几乎要吐出来。

    我没回头看当时的包师兄和刘尚昂是什么反应,只是感觉梁厚载猛地后退了一步,血池中顿时翻起一阵波浪。

    而我则强忍着恶心,将人皮重新得好,将它放回盒子里,盖上盒盖,又将降魔杵扎在盒盖的破洞上。最后又将降魔杵和盒子放回了血池中央。

    这一系列动作做下来,我的手全程都在微微地颤抖。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奇怪,我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直接把手里的东西扔掉岂不是更干脆?

    但就当时的情形来说,没人知道这张人皮为什么会出现在池底的,而当我将它拿起来之后,也没人能说清楚之后会不会发生不好的事。

    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让这里的东西保持原样。

    毕竟那个盒子里装得是一张人皮,加上又处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我联想到在庭院里看到的那些祭器,就怀疑极有可能是有人在这个地方举行过某种仪式,而盒子里的人皮,似乎就是这场仪式中最非常重要的一个环。

    梁厚载这时候走到我跟前,他刚才后退的时候将手里的辟邪符扔了,这时候我又看到他翻了翻口袋,准备拿两张新符出来。

    我朝他摆了摆手:“别拿了,用不上。”

    梁厚载看了看我,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可是那股生气,不就在……”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了指我所在的血池中心。

    我冲他摇摇头:“生气的源头在地下。这地方诡异得很,还是让我师父来看看吧。”

    我们几个折腾了大半天,最终还是要靠我师父。

    听到我的话,梁厚载仿佛松了口气,嘴上还说着:“也对,还是让柴爷爷过来看看比较靠谱。”

    我没再说话,蹚着血水朝远处那扇封闭的铁门走了过去。

    仙儿一直在我身边跟着,忍不住问我:“你又要干什么啊?”

    “阴气是从这个方向传过来的,必须进去看看。”我对仙儿说:“咱们进来这一趟,有可能已经破坏了这里的风水格局,我也不确定这样会不会出问题,所以我想,还是将这里彻底探查一遍,确定没事了再走。”

    这时候的仙儿早已被吓坏了,她拉着我的胳膊,稍微有些焦急地劝我:“还是等柴爷来了再说吧。”

    “师父现在还在白水渡,可能暂时来不了。”我说话的时候已经双手握住了门把,先是猛力晃了两下,将门沿上的锈迹震碎了七七八八,之后就气沉丹田,用上天罡锁的手法用力一拉,将铁门拉开一道缝隙。

    这一次,门缝里可没有血腥味扑出来,反倒是一阵阴风吹过,让血池上方的血腥稍微淡了一些。

    门的另一侧很黑,不像之前的两座铁房那样有光线照入,我只能打开手电,朝着门缝中照了照。

    我发现手电光只传播了很短的距离就被挡住了,这说明门中的空间很小。

    仙儿一直拉着我,似乎不想让我进去,可我都到这里了,哪有停下来的道理,我就对仙儿说:“仅仅是阴气,应该没事。”

    这时候仙儿才稍微松了松手,我就借着这个机会闪身钻进了门缝里。

    门中的空间的确狭窄,我拿手电在四周探照的时候,就发现除了我背后的那面铁墙,另外的三面墙都是用青砖垒起来的。

    而在我正对面的砖墙上,还有一扇似乎是青铜材质的大门。

    那扇门的面积非常大,粗略估计,至少有十米宽,二十米高,门板上有一些浮雕,可因为常年经受腐蚀,我已经很难分辨出那些浮雕到底是怎样的一幅画面。

    我试着推了推那扇门,它太厚重了,我几乎是用上了最大的力气,可它依然纹丝不动。

    这样一扇门,就算是用铁锤和铁椎进行破拆,恐怕也是行不通的。

    可我能非常清晰地感知到,不断涌向我的那股阴气,就是从门的另一边传过来的。

    这时候包师兄他们三个也一个一个地挤进来了,我指了指铜门的顶端,对包师兄说:“那个位置,应该离地面不算太远了吧?”

    包师兄仰头看了一会,之后我就见他从腰带上解下了对讲机,又将对讲机放在了贴近铜门的地面上。

    “这些对讲机都是特制的,可以进行定位。”包师兄一边在对讲机上摆弄着,一边对我说:“这扇门看样子应该是用整块金属板打造的,无法破拆。如果想到对面去,只能在地面上打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