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9章 血池
    这一次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已经软下来了,我反而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也心平气和地说:“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嘛,情绪上来的时候,可以背一背道德经,别总是任着自己的脾气来。你这个样子,什么时候能好啊。”

    刘尚昂“嘿嘿”地笑了两声,就跑到我身后去了,不远处的包师兄则长出了一口气。

    我也没再说什么,又用手电照了照铁门,不得不说,刘尚昂突如其来的那一锤还是起了作用,至少门上的铁锈已经被震散了。

    我试着拉了拉那扇门,就感觉它已经能顺着我的力道微微晃动了。之后我就沉下一口气,两手握着门把手,使出了天罡锁的手法猛力一拽。

    随着哐一声巨响,门沿上铁锈膨飞,铁门被我拉开了一条可容一人通行的缝隙,也就在同一瞬间,一股刺鼻到让人难以忍受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就算是邪尸身上的腐臭味也无法和这股血腥味相提并论,这股味道仿佛能冲破我的鼻腔,直接涌入我的五脏六腑,我此时就连呼出来的气都充满了鲜血特有的咸腥味。

    我能清晰感受到在这股血腥味中还带着一种非常怪异的生命气息,这股气息,和杌齿上散发出来的那道生气极为相似。

    什么是生气?这种气场不同于阴气和阳气,或者邪尸的尸气,它不像是炁场,更像是一种纯粹的气息,当它出现的时候,就像是有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你面前,你仿佛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看到他胸口的起伏,听到他轻微的喘息声。

    平生第一次,当这种气息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会让我感到极度的不安。

    包师兄似乎也感觉到了铁门另一侧传来的生气,他紧紧皱起了眉头,严阵以待地端起了手中的铁锤。

    尽管那道铁门敞开了一道足够我们中任何一个人穿行的缝隙,可谁也不敢贸然走进那扇门。

    铁铸的墙壁还在微微震颤着,不时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可空气却宁静得吓人。

    最后还是仙儿壮了壮胆子,悄悄凑到门前,朝缝隙中看了一眼。

    可她也就是看了那么一眼就立即退到了我身边,她抓着我的胳膊,怯怯地说:“到处都是血。”

    看仙儿的样子,显然是被铁门另一侧的情景吓得不轻。

    包括仙儿在内,在场的人都变得非常紧张,至于我,应该就是所有人中压力最大的一个。

    师父的《行尸考录》上说,天眼,在守正一脉的古籍中又叫做“天灵开光”,像我们这种开了天眼的人,不但能看到常人看不见的邪祟,对于各种炁场和各种气息的感知也比寻常人敏锐得多。

    而在这样一个环境中,这样的一份感知能力对于我来说绝对是极大的负担,我越是能清晰地感知到血腥味中夹杂的生气,心中就越是不安。

    说真的,当时我已经有了退缩的念头了,我想逃离这个地方,逃离东北老黄家,回到我那间不算宽敞的卧室里,就当我从来没来到过这个地方,不知道这里有一口暗井,也不知道在暗井深处,还有这样一扇曾被我拉开的铁门。

    可是现实就摆在我的眼前,我又没办法不面对。

    师父说过,我们守正一脉的人,就是要在红尘之中守护一方净土,当为难来临的时候,我们这一脉的门人就是硬着头皮也要顶上去。红尘证道,我们证的是一辈子无法看透的道,修得是我可能永远无法理解的本心。可就算我不知道什么是本心,什么是道,也不能放下这一份责任。

    当时我心里特别复杂,我知道自己不是圣人,我也会害怕,可师父的话却偏偏在这时候不断回响在我的耳边。

    我的确可以带着包师兄他们一走了之,可师父现在还在白水渡,如果他知道我临阵脱逃……我不是怕他责怪我,而是怕看到他那种失望的眼神。同时我也没忘了,我是守正一脉的门人。

    我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默背着三尸诀,去除杂念,同时用力将铁门的缝隙拉得大了一些。

    这时候我也能看到铁门另一边的景象了。

    那里同样是一间四面封闭的铁房子,地上全是粘稠的血液,放眼望过去,连墙壁都被染成了红色,从铁墙上的铆钉中,还不时有更新鲜的血水流淌下来。

    仅仅是这样的一片赤红,大概还不会让我感觉到紧张,可当这样的一个血色空间和血腥味、怪异的生气一起刺激着我的所有感官时,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都被人狠狠攥住,浑身的血液几乎在一瞬间停止了流动。

    我深吸一口气,用力迈开脚步,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脚踩在血水中,一种黏腻、油滑的感就像是沿着我的脚掌向上蔓延的藤条一样,游遍了我的全身。

    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要不是仙儿此时就在旁边陪着我,我几乎要被强烈的血腥味刺激得昏迷过去。

    可我还是要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埋藏在遍地鲜血之下的东西,我能感觉到那东西的存在,不断迎面扑来的生气,就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

    随着我不断向前走,血水变得越来越深,此时已经能没过我的脚踝,在我走动的时候,周围荡起大片的波纹。

    当血水刚刚没过我的膝盖时,血水下有一个柔软的东西碰到了我的腿。

    我就感觉背后的寒毛一瞬间全都直立起来了。

    那东西在碰到我之后就没了动静,我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又用腿踢了踢那个东西。

    其实回想起来,我当时的举动是非常危险的,万一那东西就是我师父口中的大妖,我不踢它还好,这两下踢下去,它说不定就会突然暴起。可当时我的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了,也考虑不了这么多事情。

    当我的脚踢那个东西上的时候,它似乎没有反应,还朝着血池更深处滑了一小段距离。

    仙儿是我的伴生魂,我的触感也能反馈给她,这时候她变得更紧张了,死死抱着我的胳膊。

    说真的,如果仙儿这时候没有这么紧张的话,我心里可能还轻松一点。可她生前也算是占据一方山头的妖首,现在还是一个灵体,却也被怕成这个样子。

    我沉了沉气息,将手伸进了血池里。

    仙儿在一旁很紧张地问我:“你要干嘛呀?”

    “拉出来看看。”

    我一边说着话,手掌就已经摸到了血池中的东西,它身上好像包着一层很厚实的布,我试着抓住了裹布的一角,用力向上一拉。

    那东西还是很有分量的,我拉动它的时候,几乎使出了当时能用出的最大力量。

    哗啦一声,血水飞溅,一具浑身沾血的尸体被我拉出了水面。

    那就是一具尸体,而且是我非常熟悉的尸体,他浑身的骨骼都被某种力量碾碎,整个身子软塌塌地塌缩在一起,只有头骨是完好的,衬托出一张我从没见过的血红色面孔。

    这样的尸体,当初在龙王墓的时候我就见过!

    之前包师兄他们三个一直没进来,此时大概是听到了血水泼洒的声音,三个人也一股脑地钻进了门缝,我听到背后传来了他们急促的脚步声。

    梁厚载第一个来到的身前,当他看到我手中那具尸体的时候,整张脸刷一下变得惨白。

    接着是刘尚昂和包师兄,他们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这样一具尸体,两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刘尚昂紧张这我能理解,他才跟了包师兄一年,大风大浪经历得少一些。可包师兄也算是久经沙场了,他竟然也表现的无比紧张,这就让我有些难以理解了。

    其实回想起来,当初我在庭院里和包师兄对话的时,当他说出“邪尸”这两字,我就感觉他的语气怯生生的,他好像对这种东西非常忌惮。

    不过还是说句老实话吧,我当时依然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紧张,因为那具尸体离我最近,而且我当时还用手抓着它,光是从它传来的那份软塌塌、肉哒哒的触感,就让我头皮一阵阵地发麻。

    可如果我在这种时候表现出紧张来,他们就会更害怕。

    我依然沉着气,又将那具尸体浸入了血池中,死者为大,面对这样一具尸体,我还是要保持最基本的尊重,至少不能一直用手拎着它。

    可就在尸体的头颅将要没入血池的时候,包师兄突然说了一声:“黄昌平!”

    这具尸体,是黄昌平的?

    我心里正这么想着,包师兄就又说了一次:“他是黄昌平!”

    “黄昌平”这个名字,几乎是从包师兄的嘴里喊出来。

    可他昨天晚上不是还带人偷袭了李道长?怎么今天尸体就出现在这里了?难道说,还有另外一条路能通向眼前这个铁房?

    我看着包师兄,很期待他能给我一个答案,可包师兄却没了下文,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尸体沉下去的位置,脸色惨白。

    我皱了皱眉头,没再说话,绕过黄昌平的尸体继续向前走。

    刘尚昂吓得不行,他也凑到了身边,悄悄对我说:“哥,要不然,咱们还是回去吧?”

    我摇了摇头:“不行,这地方可能有邪祟,如果咱们就这么走了,一旦邪祟逃出去,可能会造成灾祸。”

    说话的时候,我尽量让语气显得平静一些,但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在轻微地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