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6章 地下庭院
    我瞪大眼睛看着仙儿:“你也这么想?”

    谁知仙儿却很没好气地白我一眼,说:“不是我这么想,而是你现在正在这么想,我只是把你心里想的事情说出来了而已。其实我觉得吧,二龙湾的事和老黄家的事情也许没太大联系,这枚铭牌出现在这里,说不定真的就是巧合而已。”

    对于仙儿的话,我实在是没办法苟同,叹了口气,不再理她了。

    原本我还想在这个洞穴里多查探一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可这时的仙儿却嚷嚷着她有了新发现,还抱着我的胳膊,强行将我拉出了洞外。

    我被她缠得没办法,出了洞口的时候问她:“你到底有什么新发现,直接说不行吗?”

    “不行,你必须看了才明白。”仙儿很强硬地说着,一边说,一边将我拖到了一面石壁前。

    仙儿朝着那面石壁扬了扬下巴:“就是这了。”

    那面石壁也是如深渊一般的漆黑,壁面光滑无比,就像是一面平整的镜子。

    之后我又伸出手来,在石壁上摸索了一阵子,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有些纳闷地对仙儿说:“和之前的那面石壁没有什么区别啊。”

    仙儿冲我一笑,接着我就看到她伸出手来,将羊脂玉一样的手臂插入了石壁内部。仙儿毕竟是一个鬼魂,她的身体原本就是可以穿墙的。

    接着我就听到“咔嚓”一声,仙儿似乎是触动了石壁后的某个机关。

    这时候仙儿冲我吆喝一声:“快躲开!”

    躲开?怎么躲?往哪躲?

    我愣了一下,没来得及作出动作,就有一个非常坚硬的东西突然砸在了我的肩膀上,顿时将我砸翻在地。

    我被它砸得生疼,忍不住“啊”地惨叫一声。

    对讲机里立刻传来了包师兄的声音:“有道,怎么了?听到请回话!”

    我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回应庄师兄:“没事,摔了一跤。”

    包师兄在对讲机另一端沉默了一会,又对我说:“万事小心。”

    我也是这时候才想起来,包师兄现在可以通过对讲机听到我和仙儿的对话。

    我不知道包师兄能不能通过对讲机听到仙儿的声音,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包师兄肯定知道仙儿的存在。

    不然的话,不管包师兄能不能听到仙儿的声音,我和仙儿对话的时候,他至少会询问我一下。

    我爬起身来的时候,才发现眼前的石壁竟然像一面两扇开的大门一样,从中间敞开了。

    而刚才砸中我的,就是其中一扇石板。

    也就是在石壁敞开的同时,空气中的尸气变得稍微浓了一点。

    仙儿在一旁问我:“要进去吗?”

    我冲仙儿点了点头:“进。”

    一边说着,我已经起身走了进去,仙儿似乎对自己发现了这样一个秘密感到非常得意,她走在我身边,一脸邀功似的表情。

    我故意装作没看见。

    这一片隐藏在石壁内侧的空间,其地面、墙壁,也全部都是那种纯粹的黑色,不过和外面那些黑土黑墙不同,当手电的光束照射在这里的地面和墙壁上上,还能微微反出一丝类似于玻璃的光泽。

    仙儿在里面扫视了几眼,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有道,这些墙,这些墙,全都是黑曜石打造的,黑曜石啊!”

    黑曜石我知道,好像不是什么名贵的石材吧,想不通仙儿在兴奋什么。

    就听自顾自地继续说:“你看这些黑曜石,一点杂色都没有,而且灵韵很足,养魂的效果一定很好!有道,你快叫叫几个人来,把这些黑曜石弄出来,咱们全搬回家去!”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顿时一阵恶寒。

    开什么玩笑,如果这里的石壁全是用黑曜石打造的,那至少也得有好几十吨吧。全搬回家去,我哪来那么大的能耐啊。

    可仙儿却一直用一种非常期待的眼神盯着我,我被她看得心里毛毛的,就对她说:“那什么,咱们还是先干正事吧。这些黑曜石啊,既然出现在黄家庄,说不定都是老黄家的财产。咱们先把金顶和尚找到,说不定到时候黄老太爷一高兴,就把这些黑曜石送给咱们呢?”

    仙儿看了我一会,又做出一副沉思的样子,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说:“也行吧。”

    我立刻转移话题:“仙儿,你再仔细看看,说不定在这个暗室里,还能找到其他的机关。”

    仙儿冲我点了点头,之后她就在附近的墙面上探查起来。

    看到仙儿的身体不停地从黑曜石壁上钻来钻去,我就越发想不通她的身体究竟是什么构造了。

    仙儿究竟是灵体还是实体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我很多年了,可直到如今,每当这个问题出现在我脑子里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去探究一下答案。

    如果说仙儿是实体吧,可实体不可能在实心的墙壁上穿行。如果说仙儿是灵体,似乎更说不通。有一段时间,我曾假设过仙儿就是一个纯粹的灵体,我碰到她的时候有触觉,可能是她身上的某种灵魂离子体直接作用于我的神经,让我产生了一种触碰到她的错觉,而当她拉着我飞奔的时候,也是她体内的离子体刺激了我的神经,激发了我潜能,从而使我的速度变得跟她一样快。而在这种时候,我一样会产生一种“被仙儿拉着跑”的错觉。

    不过事实证明,这种推测也是极不靠谱的,因为后来我发现,仙儿可以直接拿起现实中的物体。之前她将手深入石壁之后,不就触动了石壁中的机关?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仙儿究竟是灵体还是实体这个问题,几乎成了我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悖论。

    就在我的大脑还在与这样一个悖论纠缠不清的时候,仙儿突然从墙壁上探出头来,朝我挥了挥手:“这里有个机关,我动一下试试,你躲远一点。”

    我立刻闪得远远的,避免再被墙壁砸到。

    片刻之后,我就听到那面墙的内侧传来“咔嚓”一声脆响,紧接着,那石壁也变成了两面开的石门,缓缓开启。

    顿时有一股非常浓郁的血腥味从中涌了出来,让我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

    随着石壁上的缝隙越来越大,一道明亮的光线照进了我所在的那个空间。

    那道光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这片黑暗的小空间中唯一的色彩,那是我衣服上的淡蓝色。

    而当石墙完全展开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片色彩斑斓的庭院。

    我没看错,那就是一个封闭的庭院,正对石门的方向长着一颗非常粗壮的古树。

    地上长满了杂草,那些草看上去很坚硬,它们从土壤中冒出来之后,就像是一根根利剑一样直立着向上生长着,而且每颗草的高度几乎都是一样的,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整齐。

    仙儿跑到庭院里,摸了摸那些草,对我说:“长得跟刀子一样,摸起来却很软。”

    仙儿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向了庭院深处,她刚一拉开和我之间的距离,我立刻就感觉腿脚有些发软,于是也赶紧进了庭院。

    那些外形像利剑一样的草的确是软的,我的脚踩在上面,它们立刻就被我踩得匍匐在地上,可当我将脚拿开以后,它们又会重新竖立起来。

    庭院的四周都是高大的石壁,在庭院的顶端,还盖着一个天顶。我仰头望去,就看到天顶上有着许多碗大的孔洞,一道道柔和的光束从孔洞中照射出来,照亮了整个庭院。

    那些光的颜色都微微泛着黄,似乎不是正常的阳光。而且从天顶到地面,距离也就是十米左右,可我下井的时候,却至少被下放了二十米,也就是说,在庭院之上,应该是十米厚的土层,那这些光是怎么照射进来的呢?

    除此之外,此刻最让我介怀莫过于空气中那股浓郁的血腥味,那股味道好像没有源头,是从四面八方融入空气中的。

    这时候走在我前面的仙儿回过头来,远远朝我招手:“我有新发现,快过来看!”

    她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好像在这种地方探险对她来说是件很好玩的事情。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三步并两步地跑过去,仙儿就伸手指着地面,对我说:“你看你看!”

    我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在杂草之下的土地上,有一些按照某种规则排布的石头,有些石头上还有覆着青苔,以及一些类似于锈迹的斑痕。

    不过这里的草实在太过旺盛了,我也很难弄明白这些石头到底被摆成了一个怎样的形状。

    这一次仙儿感知到我心里在想什么了,她朝着庭院角落的那大树扬了扬下巴,对我说:“上树!”

    我也没啰嗦,直接一个冲锋,使出神行八步的步法,三步冲上了树梢,我也是这才发现,树身上的血腥味,要比其他地方更浓一些。

    这时候仙儿也漂漂荡荡地来到树梢上了,我就问她:“你有没有觉得这棵树不太对劲?”

    仙儿挑了挑眉毛,说:“嗯,是不太对劲……”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朝着地上观望,我正等着她说出下文呢,她却突然转移了话题:“有道,我怎么感觉那个图案有点眼熟呢?”

    我问她:“什么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