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5章 一样的铭牌
    随着渐渐深入,空气变得越发潮湿起来,阴气也变得越来越浓郁,可尸气却依旧是原来的样子,稀薄得不像话,而且我依旧没有闻到腐臭味。

    我看过师父的《行尸考录》,上面说,邪尸之中,只有尸魃和不化骨因为肉身停止了腐化,身上才没有臭味,心智较高的不化骨甚至可以掩藏身上的尸气。可不管是尸魃还是不化骨,一旦出现,黑水尸棺就能感应到。

    而且《行尸考录》上也提到过,一旦黑水尸棺感应到了尸魃和不化骨,背负黑水棺的人就会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可目前来说,我还没有这样的感觉。

    见周围没有人,我就试着沟通仙儿:“仙儿,醒着吗?”

    一开始仙儿没有回应,过了几秒钟之后,我的脑海里才传来她的声音:“干嘛?”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慵懒,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说实话,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我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紧张,就是想跟她说说话,壮壮胆子。

    我回了一句:“没事,你醒着就行。”

    可仙儿这时候却从我肩膀上钻了出来。在这个地方,除了从手电中射出的笔直光线,也没有其他的光源,可仙儿从我肩膀上钻出来的时候,我却能很清楚地看到她。

    其实从很久以前我就发现了,天眼即便是在没有光的地方,也是能看到灵体的。那好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用眼睛去看,而是灵体的形态能越过我的视网膜,以一种特殊的形态直接投射到我的脑子里。

    仙儿出来以后,先是白了我一眼,接着她又扫了眼周围的环境,一脸坏笑地问我:“哟,看着地方黑灯瞎火的,你叫我出来,不会是动了什么歪脑筋吧。哼哼哼,孤男寡女的,你想干啥?”

    我也白她一眼,心想又不是我让你出来的。

    仙儿也没理我,她耸着鼻子,仔细嗅了嗅这里的空气,突然说:“这地方怎么有一股污秽的味道,难道曾有人在这里留宿过?”

    “污秽,什么污秽?”我问仙儿。

    仙儿没好气地看我一眼,说:“就是排泄物。唉,真是的,非要让我说得这么直白。”

    这里怎么会有那种味道?

    我心里一边疑惑着,也学着仙儿的样子,耸着鼻子仔细闻了闻,但很遗憾,我的嗅觉和狐妖出身的仙儿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的,什么也没闻到。

    我就问仙儿:“你再闻闻看,那股味道是从什么方向传过来的?”

    “你当我是狗啊!”仙儿这时候已经杏眼圆睁地瞪着我了,可她瞪完我之后,又伸出右手来,朝着我的右侧指了指,说:“那边。”

    她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故意将声音拖得很长很长,好像很不情愿帮我指路似的。

    我就对她说:“帮个忙呗,回去请你吃雪糕。”

    仙儿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唉,看在雪糕的份上……朝着那个方向走五米。”

    她一边说着,又一次伸出手,朝着刚才的位置指了两下。

    连几米她都能闻出来,这鼻子,绝对比狗鼻子还灵啊。

    我朝着仙儿手指的方向走了几步,期间一直用手电照着地面,生怕踩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不过我多心了,这一路走下来,地上除了那种纯黑色的土壤,什么都没有。

    走了大概五米之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片同样漆黑的石壁。

    我用手去摸,就发现这片石壁非常光滑,就如同镜面一样,可除此之外,却没有其他的异常,我就问仙儿:“你不是说这里有……污秽吗,怎么是一面堵死的墙?”

    仙儿朝着那面墙扬了扬下巴,对我说:“就在这面墙的后面。我说你找那些东西干什么?怪恶心的。”

    我说:“你不是能感知我心里想什么吗?这种问题还要问。”

    仙儿闷闷地哼了一声,说:“你现在道行比原来高了那么一丢丢,有时候我能感知到你心里想的事情,有时候感知不到。唉,估计再过个两三年,我就彻底感知不到你心里在想什么了?”

    原来是这样,随着我道行的精进,仙儿会越来越难感知到我心中所想,这对我来说,无异于一个天大的喜讯。

    不管怎么说,那种被人随便窥伺内心的滋味,确实不好受啊。

    之后仙儿又对我说:“你别找那些东西了吧,怪恶心的。”

    我一边在石壁上摸索着,想试一试上面有没有机关,一边对仙儿说:“你以为我想找啊。可不管怎么说,我都要亲眼看一下你说的那些污秽到底是什么,如果真的是人类的排泄物,就说明这地方的确有人待过,如果不是,事情可能就变得更麻烦了。我记得师父说过,在后山的邪墓里很可能镇着一只大妖,不管那是不是大妖,邪墓里肯定有生灵存在的,不然我触摸杌齿的时候,也不会感觉到生气……”

    说到这,我突然想起了师父教我的“背尸”,于是立刻和黑水尸棺取得共鸣,然后将黑水尸棺的炁场集中在指尖上,再用指尖去触摸面前的石壁。

    也不知道是我的道行太浅,还是因为我无法很好地驾驭背尸这门术法,当带着黑水尸棺炁场的指尖再次触碰到石壁的时候,除了能感觉到石壁上的光滑触感,依然无法感知到更多的东西。

    我有些沮丧地收回了黑水尸棺的炁场,继续在墙面上小心摸索着。

    我沿着墙面慢慢向左走,片刻之后,竟然摸到墙面上有一个洞口,由于洞口中的颜色和石壁一样,都是纯粹的黑色,如果不是我触摸到了洞口的边缘,的确很难发现它。

    这个洞非常浅,大概也就是一米多的深度,但洞中的横向空间却很大,我走进洞中,将后手电的光束照向右侧的地面,就发现地面有着大片污秽状的东西,万幸的是当时我看到的画面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恶心,因为地上洒满了厚厚的石灰,也闻不到什么恶心的味道。

    离开这个洞口之后,我又在石壁上摸索了一阵子,又发现了另外三个洞穴。

    第一个洞穴里面陈放了一些没吃完的罐装食物;第二个洞穴中则堆满了生活垃圾,大多是一些吃剩下的罐头盒子和矿泉水瓶;而第三个洞穴则相对宽大,里面摆放了十几个人的铺盖,还有一些洗漱用的东西。

    这个地方的确曾住过人。从床位上看,至少有十二个人曾在这个地方寄宿过,我又目测了一下第二个洞穴中的那些生活垃圾,从垃圾的体积上看,我感觉那些人在这里寄宿的时间绝对超过一个月。

    之前包师兄曾推测过,那晚袭击李道长的人,很可能是在很早以前就在村里埋伏了。

    事实证明包师兄是对的。

    钉在井壁上的那颗钢钉应该可以证明,之前寄宿在这里的人,和袭击李道长的应该是同一伙人。

    之后我又回到了铺满床位的那个洞穴,想找找看那些人有没有留下其他的线索,临进洞之前,我让仙儿在外面等着我。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仙儿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总会和我说话,我的思路经常被她打断。

    空气中的湿度很大,每一床被子上都带着很重的潮气,我用手翻动那些被子和枕头的时候,手上的皮肤很快就被浸湿了。也不知道那些人在这种地方是怎么住下去的。

    我发现他们在这里似乎也不是无所事事,在几个枕头下面,我翻出了一些潮湿的扑克牌、杂志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个人的枕头下面放着一张旧照片,照片上有三个人,从年龄上看,应该是一对父母和子女的家庭合影,可让人觉得怪异的是,这三个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面部都涂上了黑色水彩,我根本看不到他们的长相。

    我就这么一路仔细翻找着线索,最终来到了位于洞穴最深处的一个床位,在这个床位的枕头下,我找到了一个我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东西。

    那是一个金属制的铭牌,上面刻着一个汉字和一个编号:葬—981。

    看到铭牌上的文字时,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在一瞬间全都起来了。

    我也说不出当时的感觉到底是惊愕还是恐惧,只感觉就像有人将一枚铁钉打进了我的脊椎,让我动弹不得。

    难道说,如今嵌入黄家庄的人,和龙王墓的那些雇佣兵隶属于同一个组织?

    就在这时候,仙儿突然跑了进来,对我说:“快出来看看,我有新发现。”

    她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我手里的铭牌,又问我:“这是什么东西?”

    我将铭牌递给仙儿,一边对她说:“上一次我们在龙王墓外碰到的那些雇佣兵,每个人身上都有这样一个牌子。”

    之前在龙王墓的时候,仙儿全程都处于沉睡状态,可我在墓里墓外经历的那些事情她也不是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仙儿是怎么知道那些事的,我问过她,可她好像非常避讳谈及这个话题,所以一直也没有向我解释过。

    仙儿接过铭牌仔细看了看,抿了抿嘴说:“这就是你说的那种铭牌啊?没什么稀奇的嘛。那些人不是雇佣兵吗,这一次说不定就是黄昌平或者黄昌贵雇他们来的呢。”

    我对仙儿说:“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

    仙儿点点头:“是挺巧合的,也许老黄家后山的那座邪墓和二龙湾的龙王墓有什么关系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