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章 暗井
    刘尚昂就对我说:“公司里所有的通讯设备都是老包托人特别设计的,包括对讲机和之前你见过的那个电码发送器,在收到信息或者接通的时候几乎都不会发出声音。”

    他一边说着,一边接通了对讲机,在对讲机的另一侧立刻传来了包师兄的声音:“昂,有道在你身边吗?”

    刘尚昂也没说话,直接将对讲机交给了我。

    我接过对讲机:“我在这呢,包师兄。”

    包师兄“哦”了一声,又说道:“你们几个赶紧到村子西北角来一趟,对了,柴师伯走的时候给你留法器之类的东西了吗?”

    包师兄要法器干什么?我心里一边奇怪,一边回应他:“没有。怎么了?”

    就听包师兄说:“我们在西北角发现了一口暗井,里面有尸气,现在柴师伯不在,你们三个过来一下吧。听说你入行的时候镇过铜甲尸,这事是不是真的?”

    我说:“是,当时我是和瘦猴、厚载一起镇住……”

    我还没把话说完,包师兄就说道:“那应该没问题,赶紧过来吧。”说完他就终止了通讯。

    我也没废话,赶紧和刘尚昂、梁厚载一起朝着黄家庄西北方向赶了过去。

    来到村子西北角的时候,我远远就看见包师兄正和张大发一人拿着一把工兵铲,守在一个井口旁边。

    那的确是一口暗井,我就看到井口附近全都是被工兵铲铲碎的泥土,井旁还有一颗非常粗壮的老槐树。

    包师兄看到我们,立即朝我们招了招手,示意我们过去。

    我来到他身边的时候,就能感觉到从井中不断散发出来的阴气,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尸气,那尸气虽然淡薄,却让人非常难受,更诡异的是,井口中虽然散发出了尸气,却没有邪尸身上常有的那股腐臭味。

    包师兄对我说:“今天上午老张审了朱弘光。据朱弘光交代,黄昌贵让他把那些蛊虫运进村子的时候,提到村西北的一棵老槐树,当时黄昌贵还说,这棵树下有条通道,他就是打算从这条通道逃走,还让朱弘光设法接应他一下。就因为这,我才和老张一起跑到这来,掘出了这口井。我刚才拿仪器测了一下。”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仪表似的东西给我看,我也不知道这个仪表是干什么的,只是看到表盘上指针此时正在剧烈地晃动着。

    包师兄对我说:“这东西是专门用来测尸气的,你看看上面的表针抖成这个样子,下面的尸气肯定很重。”

    我冲着包师兄点了点头,又凑到井口前,朝着里面观望。

    这口井非常深,目光所及之处就是一片纯粹的黑暗,包师兄拿着手电筒朝井里照了一下,他用的是那种穿透非常强的探照手电,可依旧无法照射到井的底部。

    但当手电的灯光从井壁上掠过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抹非常刺眼的金属光泽,那阵光泽仅仅出现了一下就从我眼前消失了。

    我皱了皱眉头,从包师兄手中接过手电,朝着刚才出现光泽的区域照过去,就看到在井壁上好像钉着一颗钉子,不过那东西离我太远了,我也无法确切地看出它到底是什么。

    我又用手摸了一下井壁,上面非常潮湿,同时也非常光滑。

    我回过头来,对包师兄说:“太深了,看不到下面的情况。而且井壁过于光滑,徒手下去肯定不可能,需要绳子。另外,最好找一个比较重的石头过来,石头的体积能将整个井口彻底压住。”

    包师兄点了点头,也没多问,就让张大发去安排了。

    之所以要这么一块石头,主要是担心井里面会有飞僵,以我现在的道行,加上背后的黑水尸棺,就算我镇不住飞僵,飞僵应该也是奈何不了我的,可万一飞僵从井里飞上来,包师兄他们即便再怎么训练有素,遇到这种非人的东西,没有武器也很难对付。

    我下井以后,包师兄则要用那块石头将井口压住,防止飞僵出井。

    张大发的效率很高,二十分钟之后,他就和另外六个人一起,抬着一块重量至少在一千斤以上的大石回来了,其中有两个人肩膀上还挎着长长的绳索。

    他们将石头放在一旁,又将绳索系在一起,我目测了一下绳索的长度,大概有一百米左右,就冲包师兄点了点头:“这么长就够了。”

    包师兄又让他们将绳索的一端困在槐树上,另一端困在我腰上。

    我又对包师兄说:“等我下井以后,你们就用石头封住井口,如果没有我的信号,千万不要把石头挪开。”

    包师兄先是点了点头,旋即又问我:“井口都被压住了,你怎么给信号?”

    我一想也是,井那么深,井口又被压住,我就是从里面喊话,外面的人恐怕也听不到啊。

    包师兄他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吧,你带着我的对讲机下去,这东西是特制的,功率非常大,在五十米的地下也能发出信号,我们放你下去以后,你试试看能不能和我们联系上,如果行的话我就把石头压上,如果不行就先拉你上来,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一旁的梁厚载有些担忧地说:“可一旦压上了石头,信号会不会就发不出来了?”

    就听包师兄说道:“五十米的土层都挡不住对讲机的信号,这么一块石头,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我点了点头,就让包师兄他们放我下井了。

    刘尚昂和梁厚载本来想跟着我一起下去,可我考虑到万一石头压不住井里的东西,梁厚载要留在包师兄他们身边帮忙,至于刘尚昂,我真的不想让他跟着我下井,就怕到时候井里的东西太难对付,我保护不了他。

    我也知道他们两个是怕我有危险,于是就对他们说:“我背上有黑水尸棺,邪尸近不了我的身。你们两个就在上面等着吧,就这么一根绳子,也承受不了咱们三个的重量。”

    说完我就从包师兄手里接过了手电筒,纵身跳进了井口,刘尚昂伸出手来拉我,似乎是不想让我下去,可我动作快,他的手指只触到了我的后背。

    之后包师兄他们就开始慢慢地放绳子。

    从井口向下看的时候,因为井里的光线太暗,我还以为这口井差不多有几百米深,可事实上它的深度远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夸张。

    包师兄他们下放绳子的速度很慢,可在几分钟之后,我的脚已经触到井底了。

    我用手电筒照了照周围,这里似乎是一个非常宽阔的空间,不管手电照向那里,都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尸气应该是从这片空间最深处传过来的,我已经到了井底,可周围的尸气却没有变得更为浓郁,和井口外一样,我能感知到的主要是阴气,尸气仅仅是夹杂在其中,几乎可有可无。

    我从地上抓了一小撮泥土在手里,用手电一照,才发现那些泥土都是纯黑色的,那是一种非常纯粹的黑色,几乎不反光,当泥土在我的手掌心散开的时候,就像是在我的手掌上开出了一片黑漆漆的小洞一样。

    将泥土洒在一边,我又将手电筒的光束照向了井壁,试着寻找那个发出金属光泽的东西。

    那东西并不难找,我只是拿手电在井壁上随便扫了两下,就看到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有一个钢钉似的东西。

    我走过去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颗钢钉的形状和包师兄之前给我看过的那种子弹非常相似,也是半根食指长短,上面也布满了用于承受风力的小洞,只不过眼前这颗钢钉似乎更粗一些。我伸出手,试着将它从井壁上拔出来,可它钉得太紧,我没能拔动。

    之后我又打开了对讲机,一阵忙音过后,对讲机里传来了包师兄的声音:“有道,你现在是不是到井底了?我们感受不到你的重量。”

    我回应道:“到井底了,井不算太深,可里面的土壤不反光。另外,在井壁上有一颗钢钉,和你昨晚从李道长身上取出的那些子弹很像。”

    正是因为这种土壤不反光,之前包师兄拿探照手电照进来的时候,才会有光线无法到达井底的错觉。

    包师兄问我:“那颗钢钉你能取下来吗?可以的话最好拿上来让我们研究一下。”

    我说:“不行,钉得太紧了。”

    包师顿了一下,又问我:“现在要把石头压上吗?”

    井里的尸体不算浓郁,可以预料到这里就算有邪尸,它和井口之间应该也有很远的一段距离。不过为了保护包师兄他们的人身安全,我还是肯定地回复道:“压上吧。”

    片刻之后,我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轰鸣声,在这阵声响之后,还有散碎的泥土从上面落下来。

    我抬头去看的时候,已经无法看到井口上方的那一小片天空了。

    这时候对讲机里又传来了包师兄的声音:“有道,你现在还能听到我说话吗?”

    “能听到,非常清楚。”我在对讲机这一边回应道。

    就听包师兄对我说:“我们在上面等你,你小心一点,对讲机不要关,随时和我联系。”

    我“嗯”了一声,就将对讲机塞进了胸前的口袋里,然后解下腰上的绳索,朝着前方那片漆黑的区域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