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1章 连环计
    我也觉得包师兄说那些话应该是有目的的,可他究竟是什么样的目的,我却想不明白。

    这时候包师兄皱起了眉头,对黄昌贵说:“你让朱弘光将这么多毒虫运进黄家庄,有什么目的?”

    黄昌贵盯着我包师兄的眼睛看了好一会,脸上刚刚还十分紧张的表情渐渐退去,在这之后,竟然还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这个人心境的变化未免也太快了,而且随着他表情的变化,我觉得周围的气氛似乎都变得诡异起来。

    他盯着包师兄,包师兄同样也盯着他。

    他们之间好像在进行着一种无形的博弈,我不知道他们在博弈什么,可我有种感觉,在这场博弈中,黄昌贵占了上风。

    过了很久之后,黄昌贵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异常灿烂,他耸了耸鼻子,对包师兄说:“你猜呀!”

    他这次说话的时候,变得不只是神态,连嗓音得又细又尖,听上去分明就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顿时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那种声音,除了唱戏的戏子,像黄昌贵这样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再怎么装也装不了那么像。而且那声音听起来气息很足,可仔细回味的时候,却又有一种非常怪异的虚脱感,不对,那应该不是虚脱,而是一种空洞洞的感觉。

    仙儿平时和我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里也带有类似的空洞感。

    难道说在黄昌贵的身子里,也住了一只女鬼?

    我师父这时也走到黄昌贵跟前,在他身上仔细打量起来。

    黄昌贵好像对我师父非常惧怕,我师父靠近他的时候,我发现他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可就在我师父反复打量他的时候,他又突然挺直了身子,坐在地上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之后就唱起了歌。

    他唱歌的时候,依然是用的那种听不懂的语言。

    只不过从刚才开始到现在,从黄昌贵嗓子里发出来的都是那种空洞的女声,而且不只是声音,连他的神态和肢体的动作都变得妩媚起来,好像真的变得成了一个女人一样。

    包师兄一直皱着眉头,低头看着黄昌贵,一句话也不说。而黄昌荣此时则显得非常紧张,似乎是被黄昌贵的诡异举动给吓到了。

    我师父长吐了一口烟雾,自言自语地说了声:“这个巴颂果然厉害。”

    包师兄抬起头来问我师父:“师伯,黄昌贵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师父叹口气说道:“不好说,朝好的方向想,可能是中了魂降。朝着坏的方面想,黄昌贵有可能是直接被人换了魂,而且巴颂也确实有这个能耐。”

    我很想问师父他们口中的巴颂到底是谁,可我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种事的时候。

    这时候李道长也来到黄昌贵身边看了两眼,有些疑惑地说:“黄昌贵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了?”

    师父换了一锅烟丝,重新点燃,之后对李道长说:“巴颂有一门很特殊的降头术,叫作封口降。刚才有用揭露了黄昌贵太多的秘密,这些秘密可能已经涉及到了巴颂的利益,他种在黄昌贵身上的封口降就在这个时候发作了。如果黄昌贵中得是普通的魂降还好,可如过他中的是巴颂的独门降术,事情就比较麻烦了。”

    黄昌荣突然问我师父:“还有救吗?”

    他说话的时候似乎是刻意让语气显得平淡一点,但我听得出来,他心里其实是担心黄昌贵的安危的。

    我师父摇了摇头:“很难说,如果是普通的魂降,肯定能救的。可如果巴颂在他身上用了特殊的降术,我也不确保能救得了他。不管怎么样,都要先观察一个晚上再说。”

    我师父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灵符贴在黄昌贵背上,又对黄昌荣说:“先用这张定魂符定住他的魂,这样一来,残留在他身上的残魂应该能支撑到明天晚上。昌荣、老李,这样吧,你们两个先把黄昌贵送回家,晚上嘛,也不用找人看着他了,就他现在这个样子,跑不了的。”

    黄昌荣点了点头,就和李道长一左一右将黄昌贵架起来,又将他抬出了祠堂大门。

    师父看着黄昌贵的背影,狠狠皱了一下眉头,可这时候包师兄脸上的表情却变得轻松了许多。

    我就听包师兄问我师父:“师伯,你怎么就那么肯定,黄昌贵今天晚上会趁夜逃走呢?”

    师父吐一口云烟,说道:“看到皮卡上的东西,我就知道他今天晚上要跑路了。你让张大发盯紧点,估计黄昌荣和李道长离开之后,黄昌贵立刻就会动身。”

    包师兄点了点头。

    可我怎么听不明白师父和包师兄在说什么呢?

    本来我是不想问得太多的,可最终还是没忍住,直接问我师父:“师父,你和包师兄在说什么啊?”

    师父抽着烟,朝我笑了笑,却没向我解释。

    反倒是包师兄对我说道:“来祠堂的路上,师伯就告诉我,让我想个办法让黄昌贵身上的‘降头术’生效。我之前调查过巴颂这个人,知道他会一种很邪门的封口降,黄昌贵原本就是巴颂的下线,肯定也知道这门降头术。所以我之前说了那么多,其实并不是想揭露什么,只是要让黄昌贵意识到,他身上的封口降该发动了。”

    我还是一头雾水的:“可是来祠堂的路上,我师父好像没有跟你说话吧?我记得当时是师父先过来的,本来我想跟上来着,可你突然拉住我说话,等咱们朝祠堂这边走的时候,已经开不见师父的人影了,而且在进了祠堂以后,你和师父也没有交流啊。”

    包师兄嘿嘿一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对讲机样的东西,这个对讲机和刘尚昂身上的那个一样,只有一个按钮。

    而我师父也掏了掏裤子的口袋,同样也拿出了这样一个对讲机。

    我看着师父手里的对讲机,突然有些懵了,难道说,我师父也会用这玩意儿发信号?换句话说,当时他就是用这个东西和包师兄沟通的?

    可那时候黄昌贵离我们很远啊,直接说话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包师兄带着一脸笑对我说:“我那时候拉住你,就是怕你问题多,万一师伯在前面给我发电码的时候,你突然指着这东西问一句‘师父,这是个啥?’。”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晃了晃自己手里那个对讲机,之后又对我说:“事情就很容易暴露了。而且在那种情况下,师伯先走一步,又通过电码和我交流,也是没办法的事。你是没有留意到啊,就在咱们拦在朱弘光的时候,住在黄昌贵对门的黄昌平,就趴在窗户上看着呢。金顶和尚失窃,这个黄昌平也有重大嫌疑。”

    我的脑子有些回不过劲来了,在来祠堂的那条路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而我却丝毫没有察觉。

    我想了想,又问包师兄:“那黄昌贵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他突然变成一个女的了?”

    这一次包师兄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摇了摇头,说:“本来吧,我以为巴颂应给是没有在黄昌贵身上下降头的。之前我说那些话,确实是前段时间对黄昌贵的一些调查成果,但说那些话的目的就是为了诓他。一方面告诉他,我们已经摸清了他的底细,让他紧张;一方面也是想试探着从他嘴里套出金顶和尚的下落。不过黄昌贵说出金顶和尚下落的可能性不大,他这种人,一旦我告诉他,我们怀疑他和金顶和尚的失窃有关了,他要么一口咬定不知道金顶和尚是什么,要么就佯装降头发作,蒙混过关。”

    包师兄一边说着,一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含在嘴里,不过也不点火,只是继续说道:“之前我和黄昌贵说话的时候,几次提到了巴颂这个人,就是在提醒黄昌贵,他是可以装作中了降头来蒙骗我们的。刚开始他学女人说话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果然中计了,这么一来吧,我就算是完成师伯交给我的任务了。可从黄昌贵刚才那副样子上看,我又觉得他好像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中了降头似的。”

    说到最后,包师兄将视线投向了我师父。

    就见师父摇了摇头,说:“现在我也不确定黄昌贵到底有没有中降头,他刚才的样子,确实太过怪异了。不过,如果黄昌贵是在做戏,等李道长和昌荣从他家离开之后,他肯定会逃走。到时候找几个人跟着他,说不定能找出指使他的人。”

    我又忍不住问:“黄昌贵背后还有人指使?师父,你们怎么就确定金顶和尚是黄昌贵偷的呢?当时他听到‘金顶和尚’这四个字的时候,好像真的不知道金顶和尚是什么。”

    师父点点头,道:“黄昌贵这个人虽然心术不正,但胆子不大,按理来说,应该也不敢在黄老太爷的梦里做手脚。可他确实这么做了,我想,他背后一定是有人指使。至于金顶和尚,黄昌贵肯定是没见过的,可将和尚盗走的人,应该就是他身后的人。唉,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要想找到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必须建立在黄昌贵没有中降……”

    嘭!

    我师父还没把话说完,祠堂外毫无征兆地传来一声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