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0章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远远看到师父脸上那种严肃的表情,心里就变得惴惴不安起来。

    可师父来到我面前之后,却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劈头盖脸地骂我,他先是看了我一会,又看了看刘尚昂和梁厚载,之后才问我:“你们三个怎么在这?”

    我就回应道:“我和梁厚载陪着刘尚昂来这边守暗哨来着。”

    我没提刘尚昂有心理障碍的事情,也没说是刘尚昂邀着我们两个来的,对于我师父来说,那样说无异于找借口、推卸责任,到时候我师父责罚下来,我和梁厚载会更惨。

    但师父的反应再次出乎我的预料,他点了点头,还冲我笑了笑,说:“嗯,不错,还好有你们三个,不然黄昌贵说不定就跑了。”

    我没记错的话,这一次,大概是我第一次没有完成师父布置的功课,却没有被师父责备。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师父就很少再对我的学业上心了。

    师父吐了一口烟雾,又将视线转向了站在我们身后的包师兄,说:“那张字条你看了吗,能不能查出是谁的笔迹?”

    包师兄摇了摇头道:“那个笔迹显然是刻意做过一些伪装的,就算要查,也需要一段时间。对了师伯,你还没告诉我,罗中到底是谁呢?”

    包师兄当时说出的确实不是“罗中行”这个名字,而是“罗中”。看样子,师父交给他的纸条并不完整。

    我心里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会不会是何老鬼写的?”

    师父看着我,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不会是何老鬼。”

    我说:“那会不会是何老鬼告诉了其他人?”

    “不可能,”师父摇头:“何老鬼不是这样的人。我现在担心,除了咱们几个之外,可能有人比咱们更早知道罗中……这个名字。”

    包师兄这时候插嘴道:“师伯,我虽然听不懂你们在聊些啥。不过你们俩聊的事如果和老黄家的事有关系,为啥不去问问那个黄昌贵呢,这家伙和金顶和尚失窃有着很大的关系。他就是金顶和尚失窃案的主谋也说不定呢。”

    此时黄昌贵已经由黄昌荣押着,往祠堂方向去了,师父抬起头来,望着黄昌贵的背影长吐了一口云烟,之后笑了笑,对我说:“走,有道,咱们去会一会那个黄昌贵。”

    师父一边说着话,就快步朝祠堂那边走了过去。

    我本来想跟过去,包师兄却一把拉住我,问:“你进过我的暗哨没啊?”

    我心说这不是废话吗,我刚才就是从暗哨里出来的,可心里虽然这么想,包师兄毕竟是我师兄,我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只是冲他点点头:“进去了。”

    包师兄立刻露出一副特别鸡贼的表情,又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没明白他的意思:“什么怎么样?”

    就听包师兄说:“我这个暗哨,论精密程度,能比得上鬼市里的密道了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就乐了,开什么玩笑,就这么一个覆盖了灌木丛的小洞穴,能和鬼市的密道相提并论么?

    但看到包师兄那一脸殷切的表情,我也不好意思说得太直白,只是问他:“包师兄,你去过鬼市吗?”

    “你看你说的,我当然去过啊。”包师兄想都不想就回应道。

    我真是有点想不明白他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明明去过鬼市,那就说明肯定也走过那条密道,只要包师兄脑子没问题,就知道他弄出来的这个小暗哨和鬼市密道根本没有可比性啊,差距太大了。

    可他为什么还要问我那种问题呢?

    我思来想去也弄不弄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就觉得他不会真的脑袋有问题吧。

    梁厚载大概也觉得包师兄不太对劲,赶紧拉着我走了。

    我朝着祠堂那边走的时候,包师兄还远远朝我喊:“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我转过头朝他笑了笑,回应道:“我忘了鬼市的密道是什么样了,明年我去鬼市的时候再帮你比较哈。”

    包师兄竟然没看出我在敷衍他,还非常认真地冲我点了点头。

    我真的弄不明白,包师兄到底是像刘尚昂说的那样大智若愚,还是真的大脑迟钝,很多事情转不过弯来。

    那时候的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困惑,归根结底还是对包师兄了解太少了,后来和他相处的机会多了一些以后我才发现,他既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可同时又非常愚钝。

    他的智慧来自于天生的一种灵性,而他的愚钝,则来自于他的执念。

    梁厚载拉着我来到祠堂的时候,黄昌荣已经将黄昌贵拖到了宗祠大殿的门口,让黄昌贵跪在祖宗的灵位前磕足一百个响头。

    而朱弘光就被李道长扔在了祠堂的大门口。

    等黄昌贵将这一百个头磕完的时候,包师兄也带着刘尚昂过来了。

    在此期间,黄昌荣一直站在大殿的楼梯上瞪着黄昌贵,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无奈表情。

    包师兄走到黄昌贵身边,问他:“你在泰国做古曼童生意做得好好的,怎么回来了?”

    黄昌贵低着头,不说话。

    之后包师兄又说道:“你是怎么和朱弘光扯上关系的?”

    这一次黄昌贵轻声说了句:“朋友介绍的。”

    包师兄又问他:“你知道朱弘光是做什么生意的吗?”

    黄昌贵又回了一声:“不知道。”

    我就看到包师兄脸上露出很清淡的笑容,他蹲下身子,盯着黄昌贵的眼睛问:“真的不知道?”

    黄昌贵点点头。

    包师兄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我就听他笑呵呵地说:“可我怎么听说,朱弘光贩卖走私货的买家,都是你帮他联络的呢。啊,当然,你做的很隐蔽,我虽然说是这么说,却没有证据指证你。毕竟警察也不会相信,你是通过托梦的方式,和那些水货贩子联络的。你卖的那些古曼童,好像都是冒牌货吧。我说你也真是,竟然把没养熟的小鬼当古曼童卖。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的最后一单生意的客户,好像是叫……对了,巴颂。”

    黄昌贵这时候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他抬起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包师兄。

    包师兄则继续说道:“还有朱弘光这个人,他过去就是一个江湖混混,十年前因为还不上赌债想出国避难,也是你通过托梦的方式,让他摇身一变成了游走于南洋的走私贩子。呵呵,说起来,朱弘光当年的启动资金,好像还是你给他的吧。哦,当然了,你这个人嘛,做事还是很小心的。朱弘光知道你的姓名,也大概知道你在泰国做的行当,可今天还是头一次见到你的真容。”

    包师兄问出这番话的时候,语气非常平淡,就像是闲话家常一样,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语气传到我的耳朵里时,我却莫名地有了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黄昌贵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惊恐了,他的嘴角抽搐着,音声有些颤抖地问我包师兄:“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包师兄笑了笑说:“我当然有我的门道。不过有件事我一直觉得奇怪,你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敢动巴颂的生意,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这个人是干什么?可是不应该啊,你最初做这门生意的时候,巴颂不是还动用自己的势力,给了你一些便利吗?你既然认识巴颂,也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还干出这么不要命的事呢?还有一件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一直以来将你当做神明的朱弘光,为什么会在一个月前和你翻脸呢。对,我知道,他是在梦里和你翻的脸。”

    朱弘光在梦里和黄昌贵翻了脸,这种事我包师兄怎么可能知道?我知道包师兄的情报收集能力很强,可情报收集的能力再怎么强,也不可能知道一个人梦里发生的事吧?

    这时候的黄昌贵的脸色已经一点血色也没有了,他愣愣地看着我包师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包师兄脸上依然是那种淡淡的笑容:“黄昌贵,你半年前回到黄家庄,应该是为了逃避巴颂的追杀吧?”

    黄昌贵的嘴角一直在抽搐,过了很久,他才一脸紧张地说了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包师兄说:“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你了,我自然有我的门道。其实呢,对于你回黄家庄之前做的那些肮脏事,我的兴趣不大。我现在感兴趣的是,你把金顶和尚藏在哪了?”

    黄昌贵先是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反问:“金顶和尚是……什么东西?”

    他说出“东西”这两个字的时候,用了一种非常疑惑的语气,好像是并不确定包师兄口中的金顶和尚究竟是个人还是一样东西。

    这一下,我看到包师兄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点不自然了。

    仙儿从我肩膀上露出个头来,看了看黄昌贵又看了看包师兄,对我说:“看样子,金顶和尚失窃的事情,好像和黄昌贵没关系啊。”

    我小声问仙儿:“你怎么看出来的?”

    仙儿白我一眼,说:“你傻呀,您看看黄昌贵的反应,也知道他没说谎。”

    我有点不服气:“万一他是装的呢。”

    “那种反应是装不出来的,”仙儿对我说:“不过你包师兄刚才抖了黄昌贵这么多旧账出来,我觉得也不会是无的放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