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8章 黄昌贵
    刘尚昂从地上捡起那支手枪,对我们说:“信号枪,通风报信用的。”

    他就算是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也一直紧盯着村口的位置。

    我也朝着黄家庄那边看了一眼,却发现从这样一个位置监控黄家庄,监控范围其实是非常狭窄的,远远比不上站在黄家祠堂的后山顶端,一眼望去,就能将整个黄家庄一览无余。

    梁厚载大概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他这时又问刘尚昂:“怎么把暗哨设在这里,除了村口的两间房,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刘尚昂的眼睛依旧注视着村口方向,可这也没妨碍他和我们说话:“你们来了好几天了,难道没注意到,整个黄家庄几乎没怎么住人?目前来说,除了灵堂附近的黄昌盛、黄昌荣两家,整个村子里,只有村口这两间房子里有人在住。”

    之后刘尚昂又继续说道:“老黄家的人,平日里各有各的营生,其实是很少回来的,只有每年的年关,所有人才会聚在一起过年,但每一年过年,年夜饭的饭桌上总会少两个人。一个是在俄罗斯做家具生意的黄昌平,另一个是在南洋做古曼童生意的黄昌贵。在老黄家,生意做得比他们大的人多了去了,也有不少人分布在南北美,可每年不回老家过年的,却只有黄昌平和黄昌贵这两个人。”

    刘尚昂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摸了根烟出来,很熟练地点上。

    我问刘尚昂:“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刘尚昂头也不回地笑了笑,说:“就是在索马里的时候学会的,在老包的公司里,十个人有九个会抽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平时神经绷得太紧,全指望烟这东西来缓压了。”

    说到这,他吐了口烟雾,之后又说道:“可就在半前,黄昌平和黄昌贵几乎是同时回到了黄家。哼哼,这两个人,都是为了逃避债主才回来的。黄昌平是在国外赌博欠下了大笔的赌债,黄昌贵和他一样,也是欠了一身债,不过他的债是怎么欠下的,就没人知道了,只知道黄昌贵这个人喜欢钻研一些邪门的术法,而且为人很狡诈,心术不正。”

    大概是怕我们两个被烟雾给呛到,刘尚昂将金属的圆顶稍微撑起一点,露出一个很小的缝隙,然后才继续说道:“不过黄老太爷至今还不知道黄昌平和黄昌贵在外面发生的事,只以为他们落难了,就让黄昌荣给他们安排了住处,一直好吃好喝地养着。”

    梁厚载就问他:“连黄老太爷都不知道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尚昂露出一个很得意的笑容,转过头来对梁厚载说:“这都是老包查出来的。这家伙,别看平时跟个半吊子一个,其实情报收集能力特别强,我有时候都怀疑他以前是不是专门干这个的。”

    即便是刘尚昂将金属圆顶开出了一条小缝隙,可洞里就这么点空间,没一会就烟雾弥漫了,这时候刘尚昂又正对着我和梁厚载,从他嘴里吐出来的烟正好喷在我们两个脸上,我被他呛得难受,直接夺了他嘴上的烟,在洞壁上撵灭。

    刘尚昂当时就火了,两眼一瞪,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架势。

    梁厚载戳了他一下,玩笑似地对他说:“你别瞪眼,小心道哥弄你。”

    听梁厚载这么一说,刘尚昂立即哑火了,他看着被我仍在一边的烟头,撇了撇嘴说:“道哥,咱们不带这样的啊。我现在可是病人啊,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

    我就对他说:“包师兄也说了,你这还算不上是病,只是心理障碍而已。如果你自己都拿它当病,那你就真成病人了。”

    梁厚载也附和着我说道:“就是嘛,心理障碍这种事,还是要靠你自己去克服。以后你再想发怒的时候,试着沉下心来,背一背道德经,你从小就跟道哥一起玩,道德经应该看过吧。”

    “看过,”刘尚昂点了点头说:“我刚进训练营的时候,老包还逼着我背过道德经,说是能让人沉心静气什么的,可他说是这么说,我就算再怎么背,咋也觉得心里沉不下来呢?”

    我说:“那是因为你没有用心去背。背道德经的时候,你要让每一个字都在脑子里过一遍。”

    我也不知道刘尚昂听没听进去,他只是“哦”了一声,就转过头去,一双眼睛又盯在了圆顶前方的绿玻璃上。

    当时我看了一下表,时间是下午三点刚过一刻。

    在这之后,刘尚昂就一直没再和我们说话,专心监视着黄家庄的村口。

    在过去,刘尚昂是我们三个里头最没耐性的一个,可一年多不见,如今的刘尚昂,已经可以说是定力远超常人了。

    在这个狭小的洞里,空气潮湿不说,也没有多少光线照射进来,寻常人就是待上几分钟,心里就未免烦躁。可刘尚昂竟然能在四个小时的时间里一动不动地盯着黄家庄的村口,期间也不说话,从他的口中只传来一阵阵均匀的呼吸声。

    说真的,像我这种从小就跟随师父锤炼心性的人,在四个小时之后都变得有些烦躁了,不只是我,连梁厚载也会时不时活动一下手脚,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不耐烦,可刘尚昂却一如四个小时之前那样安静。

    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暗哨旁的小路上远远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嗡鸣声,刘尚昂立即动了动身子,将整张脸都贴在了玻璃上。

    片刻之后,一脸载满货物的皮卡从暗哨旁边走过,慢慢驶向了黄家庄的村口。

    刘尚昂快速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对讲机似的东西,但上面只有一个按钮。我就看见刘尚昂以某种特殊的频率在那个按钮上按了几下,之后又将对讲机收回口袋。

    我小声问刘尚昂:“你在干啥?”

    刘尚昂简单回了一句“摩尔斯电码。”,就没再说话。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我透过眼前的绿色玻璃看见包师兄从村口跑了出来,将那辆皮卡车拦住。

    开车的司机摇开的窗户,对包师兄说了些什么,包师兄就不停地朝那个司机摇头。

    刘尚昂这时候又伸出手来,在金属圆顶上摆弄了一会,我的耳边顿时响起一阵类似于收音机里发出来的忙音,又过了一阵子,忙音消失,我就听到了包师兄的声音:“你先下车,车上的东西我要检查。”

    之后又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都是些没用的旧货,有什么好查的?”

    这个声音应该是来自车上的司机。

    我远远看到包师兄朝着司机摆手:“一定要查,用不了多少时间,你先下车。”

    那个司机的声音变得有些气恼:“你要查就查呗,凭什么让我下车?你们这荒山野岭的,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就在包师兄和那个司机说话的时候,村口左边的屋子里亮起了灯,一个脸色白皙的中年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虽然离得比较远,可车灯亮着,灯光正好打在这个人的脸上,我还是能大体看清楚他的穿着和长相。

    就见那人带着一副金丝边圆框眼睛,身上穿着一件土黄色的中山装,胸前的口袋上反着一丝金属光泽,上面应该是夹着钢笔或者胸针一类的东西,他从屋里出来的时候,还拿白手绢捂着嘴,我看不清他的鼻口,可从眉眼上看,这个人的长相和黄昌荣多少有些神似。

    这个人身上的气质中透着几分斯文,加上他的穿着打扮,乍一看,就像是那种出生在旧社会的老学究。

    刘尚昂小声对我说:“这个人就是黄昌贵,别看他表面上斯斯文文,背地里尽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黄昌贵走到我包师兄跟前,对我包师兄说:“包兄弟,车上都是我从缅甸淘回来的一些旧货,就不用查了吧?”

    他的声音软绵绵的,一听就知道这个人身体羸弱、气息不足。

    包师兄此时还是摇头:“不行,一定要查,老太爷之前嘱咐过,最近这段时间流入黄家庄的所有东西都要细查。”

    我就看到黄昌贵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几张红票塞进包师兄手里,嘴上还说着:“通融通融,就是一些旧货,真没什么可查的。”

    我见包师兄的次数不算多,可之前也听我冯师兄说过,包有用这人轴得很,也不是那种拿钱就能买通的人。

    果不其然,包师兄大手一挥,直接将黄昌贵塞给他的钱扔在地上,之后就冲着黄昌贵吼:“你让那个司机把货卸下来,我要彻查!”

    这下黄昌贵脸上挂不住了,也朝着包师兄嚷嚷起来:“你这人怎么这样!都说了就是些旧货,你还查查查,查你娘个蛋!”

    包师兄瞪他一眼:“你才娘个蛋!卸货,查车!”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的屋檐下捡了一根手臂粗细的长木棍,之后就瞪着车上的司机和黄昌贵,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梁厚载就在一旁问我:“你包师兄是做安保的吗,怎么跟个劫道的似的。”

    我对包师兄了解不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觉得他像个混社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