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7章 暗哨
    这时梁厚载又问刘尚昂:“你们有没有在一本数学课本里,发现过一张字条?”

    刘尚昂摇了摇头:“没有啊,你们的课本都是新的,从来没有人动过,哪来的字条啊?”

    梁厚载点了点头,又对我说:“道哥,罗中行到底是谁啊,为什么柴爷爷看到字条上的名字时,人就变得怪怪的呢?”

    我说:“我哪知道?其实不只是我师父,九封山的何老鬼当初看到罗中行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还记得何老鬼吧?”

    梁厚载又点了点头:“记得。”

    说完这两个字之后,梁厚载就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刘尚昂则很疑惑地问我:“哥,你们说得都是些啥,我咋听不懂呢?”

    我和梁厚载跟着师父去鬼市的时候,刘尚昂就已经跟着包师兄走了,后面发生的事情,他当然不知道。

    我冲他笑了笑,正想解释,可仙儿却突然提醒我:“有道,你还记得当初在鬼市,柴爷跟咱们说过的话吗?”

    “什么话?”我在心里问仙儿。

    就听仙儿说道:“当时柴爷说,罗中行这个名字,只有和柴爷、何老鬼还有咱们两个知道,还特意嘱咐咱们,绝对不能将这件事告诉第五个人!”

    听仙儿这么一说,我也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从何老鬼的那间店铺出来的时候,师父的的确确说过这样一番话。

    难道说,数学课本中的那张字条,是何老鬼夹进去的?可师父也说了,字条上的笔迹很陌生,一般人不会用那种方式写字。师父这么说,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也没见过字条上的笔迹。

    毕竟罗中行这个名字只有四个人知道,那张字条不是出自我和仙儿之手,不是出自师父之手,那就应该是出自何老鬼之手了。可看师父看到这张字条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提及何老鬼,是不是因为师父也不认为这张字条是何老鬼留下的?

    而刘尚昂和包师兄在检查这些课本的时候没有发现字条,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那张字条是课本被运进黄家庄之后,才被人夹在我的数学课本中的?

    这个人是谁?如果他不是何老鬼,那他是怎么知道罗中行这个名字的?他将那张字条夹进我的课本里,究竟是想告诉我什么?

    我的脑子里突然变得一团乱,思来想去也是毫无头绪。

    刘尚昂大概是见我和梁厚载都不理他了,他脸上的表情就突然变得焦躁起来,还冲我们吼了一声:“你们想什么呢!”

    我心里本来就乱,又被他一下打断了思绪,心里也是一阵窝火,瞪他一眼说:“闭嘴!”

    梁厚载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对他说了声:“别说话。”

    我和梁厚载这样的反应,完全可以说是条件反射了,以前和刘尚昂在一起的时候,刘尚昂因为嘴巴碎,经常在我们两个想事情的时候打断我们的思路,每一次我们两个都是这种反应。

    可当我的眼睛和刘尚昂对上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眼神里带着一股很重的怒意,好像随时都会爆发一样。

    我这才觉得事情不对,有些担心地问他:“你没事吧?”

    刘尚昂愣了一下,之后他眼神中的怒气就散了,他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对我说:“唉,没事,就是一碰到什么事不顺我心意了,我就特别易怒,控制不住。”

    梁厚载就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毛病的?”

    刘尚昂想了想说:“一年多了吧。”

    梁厚载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惊讶,惊讶中还带着些愠怒,他转过头来对我说:“瘦猴退学以后,你包师兄不会是直接带着他去索马里了吧?”

    虽然在我的认知里,刘尚昂离开学校好像已经很长很长时间了,可事实上,从他退学至今,总共也就一年多的时间。

    听梁厚载这么一说,我也忍不住朝着刘尚昂抱怨:“包师兄怎么搞的,你那时候什么都没经历过,他就带着你去索马里那种地方了?不受刺激才怪!”

    索马里这地方太出名了,就算对时事新闻向来不怎么关心的我,对那里的情形也多少知道一些。

    刘尚昂冲我笑了笑,说:“我也不是一退学就去索马里了,去之前,我还在老包的训练营了受训了三个多月呢。其实吧,这事也不能怪他,他也没想到去索马里的第一天就碰上海盗啊。再说当初也是我求着老包带我去的,你们别看他这人平时拗得很,可就是受不了别人求他。别管什么事,只要你求他,他一准答应。呵呵。”

    梁厚载朝着刘尚昂投去一个责备的眼神,问他:“包有用没告诉你索马里是什么样的地方吗?”

    “说了,可惜我没当回事,结果去了以后我就后悔了。唉,行了,以前的事不提了,反正又不是治不好。”刘尚昂一边嬉皮笑脸地回应着,一边将地上的最后几个碎瓦片扫了出去。

    之后他又从门旁的抽屉里取出了一把形状怪异的手枪,对我和梁厚载说:“我得到村口守着去了,你们要是没事的话就陪陪我呗。我知道,这两天你们正在柴爷爷的威逼下和功课较劲呢。可给我看病的医生说了,有人陪着我的话,有利于我的病情康复。俗话说得好啊,治人一病,胜造五级浮屠。所以我觉得吧,你们陪我一下,柴爷爷肯定不会怪你们的。”

    说完,刘尚昂就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如果放在别人脸上,可以说是灿烂如花了,可放在刘尚昂脸上,却怎么看都透着一股猥琐的味道。

    梁厚载也笑了:“治人一病胜造五级浮屠?这种话也就你想得出来。”

    刘尚昂说:“我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可治病不也是为了救人,救人能造七级,治病怎么就造不了五级了。再说了,都是做功德嘛,治病和救人有啥区别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茅草屋。

    我和梁厚载对望了一眼,两个人都是一脸无奈的笑容。

    这时候屋外又传来了刘尚昂的声音:“赶紧来啊,再过几分钟我就该和老张交班了。”

    我和梁厚载于是也出了屋子,跟着刘尚昂一起朝西南方向走,黄家庄的出入口就在那个方向。

    刘尚昂先是带着我们走了一段大路,之后又带着我们拐上一条没人的小路,一路上他一句话都不说,也不让我们说话,好像是生怕被人发现一样。

    出了村子之后,刘尚昂又带着我们来到了距离村口一百米开外的土坡上。

    刘尚昂先是朝着村口方向张望一眼,确定背后无人,才冲着土坡左侧的灌木丛轻轻喊了一声:“老张,交班了。”

    他话音一落,就有一个身材粗壮的中年人从灌木丛里爬了出来,这个人的身高和我相当,但块头比我大得多,粗略地看,怎么也有二百五六十斤的体重吧。可那片灌木丛也就是二尺多高,他这么大的一副身躯藏在里面,我竟然没察觉到他的存在。

    他从灌木丛里出来的时候一眼看到了我和梁厚载,就问刘尚昂:“你怎么带着生人来了?”

    他的嗓音十分厚重,加上他说话时吐字缓慢,这番话说出来,给人一种闷闷的感觉。

    刘尚昂冲他“嘿嘿”一笑,说:“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的道哥和载哥,都是自己人,没事。行了,你目标太大容易暴露,还是赶紧走吧。”

    那个人先是点了点头,之后又有些不放心地看了我和梁厚载一眼,但终究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刘尚昂则蹲下身,将手伸进灌木丛里用力一拉,整片灌木丛竟然像掀锅盖一样被刘尚昂掀了起来,地面上露出一个两米多宽的大洞。

    “快进去。”刘尚昂指了指洞口,对我和梁厚载说。

    我也没多想,立刻钻了进去,梁厚载紧跟在我身后,刘尚昂走在最后。

    这个洞挖得不算太深,从洞口到洞底,也就是一米左右的高度,好在洞里的空间还算宽敞,我们三个并排坐在里面也是绰绰有余。

    而在洞口上方,则是一个带些弧度的金属圆顶,灌木层就覆盖在圆顶的表面。

    另外,在我们所处的洞穴里,还有一股非常浓的烟味。

    而在金属圆顶的正前方还镶嵌了两块墨绿色的玻璃,透过这两块玻璃,正好可以清晰地看到黄家庄的入口,以及入口附近的两座瓦房。

    刘尚昂用手敲了敲我们眼前的玻璃,说:“这种玻璃几乎是不反光的。包括这个暗哨,也是老包一手建起来的,每次他建这种暗哨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下手,我们想给他帮忙他都不让,神神秘秘的。”

    听刘尚昂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包师兄也是豫咸一脉的门人来着。估计这种暗哨的布置方法,也涉及到豫咸一脉的传承吧,所以不能随便让人知道。

    可这么一个加了掩饰的洞穴,就算不是豫咸一脉的人也能布置出来吧,我真看不出来挖这种洞能和豫咸一脉的传承扯上什么关系。

    对了,之前我还听师父说过,包师兄在传承方面,好像没什么天分。

    这时我就听梁厚载问刘尚昂:“你来的时候怎么还带着枪啊,不是说国内的安保公司不能配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