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5章 课本中的字条
    也不知道黄家庄周围哪来的这么多小路。

    这一路下来,师父走得很慢,时不时要停下身来,警惕地看一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发现我们之后,才会继续向前走。

    达到白水渡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黄老太爷就站在渡口附近的一棵老槐树下,翘首观望着我们脚下这条小路,他远远望见我们几个之后,就奋力朝我们挥手。

    师父连忙走过去,打开黒木盒子,将人皮手鼓交给黄老太爷,老太爷则朝我师父抱了抱拳,转身跳上了停在渡口旁的一条小船,之后就摇着船桨,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老太爷怎么说也是近百岁高领的人了,可当他摇动船桨的时候,看上去却意外得轻松。几分钟之后,小船就消失在了河道尽头。

    而师父在目送黄老太爷离开之后,有抱着那个黒木盒子,领着我们两个沿原路返回后山,又从我们今天早上走过的那条山路回了老黄家的祠堂。

    临进入祠堂后门的时候,师父悄声对我和梁厚载说:“你们两个记着,如果有人问起阴阳鼓的下落,你们两个就一口咬定,阴阳鼓就在这只黒木盒子里。”

    师父一边说着,一边在盒盖上拍了两下,我和梁厚载同时冲着师父点了点头。

    之后师父叹了口气,又对我们说:“之前有义就推断,老黄家不但出了内鬼,而且还有其他人参与进了金顶和尚失窃的事情中来了。黄老太爷成名已久,江湖经验丰富,竟然中了别人的术,我就怕这次盯上老黄家的,不是一般人呐。”

    就在师父说话的时候,我们已经进了祠堂后院,后寝的两扇门依然开着,永远看不清长相的李道长正坐在屋里,在他的左手旁还放了一个小茶几,上面摆着几道荤素搭配的菜。

    我隔着四五米远,就能闻到从屋子里飘来的香味。

    当时已经临近黄昏,我几乎是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一闻到这股香味,口水都险些流下来。

    不只是我,师父也有些饿了,他突然加快了脚步,进屋之后找一个马扎坐下,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开吃之前,我师父先将那个黒木盒子放在了他左侧地板上,而李道长当时就在我师父的右侧。

    桌子上的菜很多都有被动过的痕迹,李道长显然已经吃过了,他见我师父将黒木盒子放在地上,立即伸手去拿那个盒子,嘴上还说着:“这就是老黄家的阴阳鼓啊?来来来,让我也开开眼。”

    可我师父却伸手将李道长拦住:“这把鼓可是老黄家的秘传宝物,除了历代家主和监理人之外,其他人是不能看的。”

    听师父这么一说,我心中顿时对李道长产生了一丝防备。

    只有历代家主和监理人能目睹阴阳鼓的模样?师父这分明就是在说谎,之前师父从老槐树上取下这面鼓的时候,梁厚载不是也看到那面鼓了,不但看到了,而且还亲手摸了那面鼓。

    我感觉,师父显然对李道长不太信任。

    不只是李道长,联想到我师父去白水渡时表现出来的那份警惕,我觉得但凡是村子里的人,师父都是有所提防的。

    黄老爷子之所以会出现白水渡渡口,应该是在我师父来东北之前就商量好的,毕竟,他们只是说两人在之前的一个月时间里通过信,可谁都没看过那些信件里究竟都写了什么。

    而且冯师兄也是在很早之前就告老太爷,黄家出了内鬼,可之前我们第一次来到后寝的时候,他才将冯师兄的推断告诉了黄昌盛和黄昌荣,我记得黄老太爷当时也说,家中出内鬼的事,昌荣和昌盛是不知道的。

    为什么黄老太爷和我师父对黄家的两位嫡孙和李道长有所隐瞒,难道说,他们认为,老黄家的内鬼,就是黄昌盛和黄昌荣中的一个,而李道长,兴许也和金顶和尚失窃有关。

    可这样似乎又说不通,毕竟当初可是我师父向黄老太爷推荐了李道长,不然李道长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我心里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李道长,他那张脸一直藏在帽子的阴影里,我看不清他的脸,也无从分辨出他脸上的表情。

    而师父则腾出一只手来摁着地上的黒木盒子,只用另一只手拿着筷子夹菜。

    李道长沉默了一会,之后就默默地站起身来,从后寝的前门出去了。

    师父一直目送李道长走远,才对我说:“有道啊,最近这段时间,老黄家的祠堂不太平。在这段时间里,村子里的人都不足以信任。”

    我问师父:“也包括刘尚昂和包师兄吗?”

    师父没理我,继续吃他的饭,我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当天晚上,黄昌盛让人抬了四张大床过来,我、梁厚载、师父,还有李道长,就在黄家祠堂的后寝暂住。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李道长没再过问阴阳鼓的事,我师父碰到闲暇的时候,要么带我去老黄家的后山练习画符,要么就是坐在太师椅上,一个人闷闷地抽烟,也极少和李道长说话。

    这段时间里,黄家祠堂一直非常平静,黄老太爷估计是一直在白水渡待着,黄昌盛和黄昌荣倒是时不时地过来看看我们。

    而在这段时间里,我也没有见到包师兄和刘尚昂。

    我记得,大概是我到东北之后的第五天,我爸就把课本邮寄过来了。

    在我刚上高中的那几个月里,师父还是很在意我的学业的,课本寄到的第一天,师父就在黄家庄里找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小屋,让我和梁厚载扎下身来学习。

    我们两个心里都挂着老黄家的事,也挂念着有后山下的那座邪墓,根本没有学习的心思。

    可师父强逼着我们看书,我们两个也没办法,每天都是装模作样地多在小屋里,随便翻开一本课本,然后两个人就开始聊天。

    也就是在一个雨后初晴的下午,我像往常一样翻开数学课本,却无意间发现课本的书页中夹着一张字条。

    整张字条上只写了三个字:罗中行,上面的笔迹我从未见过。

    罗中行,突然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眼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这时仙儿从我肩膀上钻了出来,她盯着我手里的纸条,有些疑惑地说:“罗中行?这不是金子书卷上那个名字吗?”

    听她这么一说,我顿时回想起来,当初在鬼市,我师父给了何老鬼一支金字书卷,那支竹简上空空荡荡,只写了这么一个名字。

    我根本不知道这个罗中行到底是什么人,只知道这个人对于我师父和何老鬼来说,似乎是个非常不愿面对的存在。

    可是,究竟是谁将这张纸条夹在我的课本里?

    这种事我是不可能想明白的,所以我直接拿上的字条,拉着梁厚载一起去找我师父。

    我来到老黄家祠堂的时候,师父正和包师兄站在门口,似乎是在商量什么事情。

    这也是我来到老黄家以后,第一次见到包师兄。

    我也不知道在我来之前师父对包师兄说了什么,只是觉得包师兄唯唯诺诺的,好像刚被我师父训斥过。

    他远远看到我,就如获大赦似地长出一口气,又草草对我师父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包师兄来到我身边的时候,还很小声地对我说了一句:“刘尚昂在村东头的房子里。”

    他一边说着话,人已经从我身边掠了过去,我望着他的背影,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包师兄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总觉得他脸上的神态鬼鬼祟祟的。

    师父这时候朝我这边瞥了一眼,大声问我:“你们两个不好好学习,跑这来干什么的?”

    我连忙将字条递给我师父:“师父你看。”

    我师父接过字条之后,先是看了我一眼,之后他的视线落在那张字条上,仅仅是一个瞬间,师父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凝重起来。

    他抖了抖手中的字条,问我:“这是谁给你的?”

    我说:“夹在我数学课本里的,这个笔迹我从来没见过。”

    我师父点上了旱烟,先是闷闷地吐一口烟雾,又面带疑惑地说道:“这个笔迹确实很陌生,寻常人不这么写字。”

    的确,我之所以认定字条上的笔迹从未见过,就是因为那个人写字的手法实在太奇怪了,他习惯于在竖线的末尾加一个勾,像“中”的中间那条竖线,和“行”字的双人旁,竖线末尾都有一个偏向右侧的小勾。

    师父皱着眉头,将字条收进了口袋,又闷闷地抽了几口烟,之后他就一语不发地转身进了祠堂大门。

    我想跟上去,梁厚载却一把将我拉住,还冲我摇了摇头。

    罗中行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不管是我师父还是何老鬼突然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是这样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呢?

    仙儿坐在我肩膀上,望着我师父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唉,看样子,在罗中行这个人身上,肯定是大有文章啊。”

    废话,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想不到了?

    梁厚载则在一旁对我说:“咱们去找刘尚昂吧,我觉得你包师兄刚才的样子有点奇怪,不会是刘尚昂出什么事了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就又开始担心刘尚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