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1章 老黄家的辛秘
    我跟着师父进屋,才发现在屋子的两侧还分别坐着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老人,其中一个身材高瘦,长得眉清目秀的。另一个则是五短身材,虽然其貌不扬,但大耳大鼻的,很有富贵相。

    这两个身上都穿着一件老式的中山装,个子高的一个一身干净的白色,皮鞋也是白色的。身材粗短的一个则浑身上下清一色的黑,连鞋子和眼镜也是黑色。

    我乍一看到他们,还以为自己看到了黑白无常。

    这时我师父将我拉到身前,对屋里的人说:“这是我徒弟,左有道,也是老黄家的下一代监理人。”

    说完之后,师父又一一向我介绍了眼前这三个人。

    坐在屋子中央的魁伟老人就是老黄家的当代家主,也就是李道长他们口中的“黄老太爷”,他叫黄文钦,和李道长一样也是宣统二年生人,我见他的时候,他已经近百岁高龄了。

    另外两个人都是黄老太爷的孙子,穿白衣服、长相出众的叫黄昌荣,穿黑衣、长相富态的叫黄昌盛,在黄老太爷百年之后,他将成为老黄家的下一任家主。

    顺带一提,之前给我们开车的那个女人叫黄玉莲,是黄昌盛的生女。黄昌荣也有个儿子,叫黄玉忠,在黄昌盛过世之后,黄玉忠就是下代家主。

    由于黄玉忠当时还在江苏上学,我第一次来到东北老黄家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他。

    听说我是守正一脉的门人,黄老太爷在看我的时候,眼神都比之前温和了许多,可那一分锐利似乎早就融进了他的本性,我和他对视的时候,依旧感觉那双眼睛中就像是藏着两把钢刀,只不过在刚才,这两把刀锋芒毕露,现在却带上了刀鞘。

    之后我师父又向他们介绍了梁厚载,得知梁厚载是李良的弟子之后,黄老太爷他们对梁厚载也变得客气起来。

    黄昌荣和黄昌盛到不远处的厢房里搬了四张椅子过来,我师父和黄老太爷一左一右坐在屋子当中央,黄昌荣和黄昌盛坐在他们两侧,至于我、梁厚载和李道长,座位的排序就没那么讲究了,随便坐在哪都行。

    师父落座以后,就问黄老太爷:“大和尚呢?”

    黄老太爷叹了口气,说:“澄云大师已经到白水渡那边守着了。柴师傅,你可算是来了,这一回,我们老黄家可是遇上大麻烦了!”

    “我知道,信里面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师父一边说着话,一边点上了烟锅,默默抽了起来。

    就听黄老太爷接着说道:“唉,那封信,怎么说呢。当时我也是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所以在一些事情上,对柴师傅还是有些隐瞒了。”

    我师父笑了笑,没说话。

    这时候李道长对黄老太爷说:“老太爷,你还是跟我们通通气吧,把事情的经过完整地说一说,咱们这些人都是老关系了,大家知根知底的,你也没必要老是藏着掖着的。”

    李道长说话的时候,我又将视线放在了他的脸上,屋子的光线十分明亮,加上空间开阔,也没有大面积的阴影。原本我以为这一次应该能看清他的长相了,可当我的视线落在他脸上的时候,却发现他的头上不知道什么多了一顶草帽,光线无法穿透帽檐,又在他脸上投下一道重重的影子,我依然看不清他的脸。

    听到李道长的话,黄老太爷又是一声长叹:“行吧,可今天我把事情抖出来,各位可要帮我保守这一份秘密,万万不可说出去啊。”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用很警惕的目光盯着李道长,似乎在整个屋子里,唯一让黄老太爷放心不下就是李道长,至于我们几个,则不在他的担心之列。

    直到李道长点了点头说:“放心吧,没人会说出去的。”

    黄老太爷也点点头,说起了从上月月初至今,在老黄家发生的一些事情。

    如果放在三年前,我是不能把那番话的内容说出来的,毕竟我作为老黄家的监理人,在很多时候,是要帮他们保守一些秘密的。可如今,我们这个行当也不同以往了,过去的很多秘密就算被挖掘出来也无伤大雅,因为这些秘密,有些已经无处考证,也有一些,已经不存在了。

    黄老太爷的话很长,而且他说得非常琐碎。我虽然能记得那段话的大体内容,但时隔这么久,我几乎是不可能将他的话详细还原出来的,所以我还是打算将黄老太爷那段话的内容拆分开来,以事情发生的时间为顺序,将老黄家那段时间的经历慢慢还原出来。

    之前黄玉莲告诉我,光绪年间的时候,老黄家在东北老林里发现了一条龙脉,并从此金盆洗手,干起了正经行当。

    她说得不完全错,老黄家在光绪年间的时候,确实在东北老林发现了一些东西,也确实是在那个时候转了行。

    可老黄家转行之后,干的并不是黄玉莲口中的正经生意,至少在当年那个年代来说,绝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不过到了当代,他们家的产业已经合法了。至于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这涉及到老黄家的一段辛秘,我确实不方便说。

    我还是着重说一说老黄家在林子发现的东西吧,那根本不是什么龙脉,而是一座邪墓。起初发现那座墓穴的时候,老黄家的人还下去看过,黄老太爷也是听他的祖辈说,整座墓就是一条极长的墓穴,沿着山脉贯穿东西,至少有数百里长。

    数百里,只是一个约数,其实谁也不知道这座墓到底有多长,因为当年下墓的人,只有一个人活着出来了,当时的老黄家还是老苏家,从墓里出来的人叫苏三通,他是苏家在当时的家主,在东北大地上,也是个颇有名气的土贼,因为名字里带着一个“三”字,同道中人就送了他一个雅号,叫他三爷。

    关于三爷当年的事迹,黄老太爷没有多做提及,只是说当年三爷从墓里带出了一套金顶和尚的塑像,那是五个拳头大小的白玉人面雕像,每个人像都是秃顶加大襟长袍的造型,头顶上都贴了一层金箔,所以叫金顶和尚。

    他出墓之后,就命人在林子里埋下火药,炸了墓穴的入口,当时那场爆炸还引发一场山火,足足烧了七天七夜。

    山火灭了以后,三爷又带着族人邻山建了一座宅子,那座宅子,就是如今黄家祠堂的雏形。

    这件事发生的第二年,苏家改黄姓,又一年之后,三爷命人在白水渡一代挖了一座地宫,地宫中设五座石门,五个金顶和尚塑像,就是这五扇门的钥匙。

    地宫建好之后又十年,三爷失踪,同年,白水渡附近发生小规模的地震,邪墓所在的那座山头出现了山体滑坡,在原本应该是山头的位置,露出了两根一人多高的天然石柱子。

    巧合的是,就在不久之后,一个游学的秀才在林中迷路误入黄家老宅,看到了山头那两根下宽上窄的石柱,以为是龙角,就推测在这座山下,应该有一条龙脉。

    后来这件事被秀才宣扬出去,人人都认为在老黄家的祖宅后面出了龙脉,而这种说法也一直被沿用至今,只有老黄家的老一辈人物,才知道那两根“龙角”下面究竟有什么。

    说到这,有件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当时老黄家守着龙脉的事被传得满城风雨,那毕竟是龙脉,朝廷不可能没有听到风声。但听黄老太爷的说法,当时的朝廷对这件事似乎并不关心,从来没有过问过。而那个秀才,以及后来散播这个谣言的人,却大多死于非命。

    在那之后,老黄家的一代代族人都守在这座祖宅里,直到荒野成村,祖宅也变成了宗族祠堂。

    黄老太爷以为,在他有生之年,邪墓的事情应该都不会被人知晓了,这个秘密将在他临死前告知下一代家主黄昌盛,在之后的几十年时间里,再由黄昌盛小心捂住着这个秘密。

    可就在上个月的月初,金顶和尚竟然失窃了。

    金顶和尚虽然是老黄家的传家之宝,但除了黄老太爷,家族中根本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家族以外的人就更不用说。

    那套塑像原本一直被存在黄老太爷家的砖墙里面,几十年前黄老太爷盖那座房子的时候,是直接将金顶和尚砌在墙里的,除了他自己,别人就算知道这世上有这么几尊白玉和尚,也不可能知道它们被藏在了何处。

    可就在上个月月初,黄老太爷去了一趟省城,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家墙上被人开了一个洞,白玉和尚不知所踪。

    这一下可吓坏了黄老太爷,他第一时间就联系上了我师父,但碍着金顶和尚涉及到老黄家的辛秘,很多事情又不好直说,只是说黄家出了一些事情,让我师父来一趟。

    可我师父当时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授业上,见黄老太爷在电话里遮遮掩掩的,问他什么事他又不说,问他事态严重不严重,他也只是说不太严重。之后我师父就推说自己有事,让老太爷联络青峰观的李道长。

    也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李道长才被黄老太爷请到了东北。可李道长的道行虽高,却没有我师父的江湖人脉,老太爷觉得单靠李道长一个人,也未必能找回金顶和尚,于是又将德高望重的澄云大师也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