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0章 石狮子
    我一看是他,当场就喊了一声:“刘尚昂!”

    我绝对不会认错,眼前的人就是刘尚昂,可我喊了他一声之后,他竟然看也不看我一眼,还是笔直地站在门外,目视前方。

    这时候就听李道长对我师父说:“柴师傅,你既然来了,就跟我一块进去吧。这几天,黄老太爷可是盼星星月亮似地盼着你来呢。”

    我师父点了点头,就径直进了祠堂门口,也没理会站在门边的“刘尚昂”。

    当时我就想,我会不会是认错了,可那个人就站在我身边,我又仔细看了他两眼才确认自己没认错,这个世界上的确有可能出现两个非常相像的人,但我不相信这两个人连耳垂上的胎记都能长得一模一样。

    刘尚昂耳垂上那一小片深红色的桃花形胎记,我这辈子都不会认错!

    我盯着刘尚昂的侧脸看的时候,刘尚昂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很不自然,他很刻意地将脸扭到一边,好像是生怕我看出他是谁一样。

    我靠,几年不联系,见了面还装不认识,我心里顿时火大,伸手就抓住刘尚昂的手腕,使出天罡锁的手法,用力一攥。

    几年不见,刘尚昂比过去结实了很多,手腕上的筋络和骨骼好像也比过去硬实了,可我当时也是急了,差点用上了全力,就刘尚昂这小身子骨是绝对抗不住的。

    他当场就哀嚎起来:“哎呀!疼疼疼疼……哥!哥!别闹,我这正执行任务呢。”

    什么执行任务?我才不信呢,就他这鸟样能执行什么任务!

    可这时候我师父却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朝我喊了一声:“有道,不要胡闹。胖墩现在有任务,不能和你说话。”

    既然师父都这么说了,我就稍稍松了手上的力道,但依然用右手攥着刘尚昂的手腕,刘尚昂讪讪地朝我笑了笑,可依然没说什么。

    直到师父朝我招了招手,朝我喊一声:“跟上!”,我才松开刘尚昂,追着我师父去了,临过门槛的时候,我又朝刘尚昂看了一眼,他又变成了那种笔直站立的样子,目视着前方。

    梁厚载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依旧目不转睛盯着前方,眼珠都不转一下。

    虽然我也不知道刘尚昂具体是在执行怎样一个任务,可看到他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心中的火气顿时就散了,反而有了一种莫名的喜感。

    从小到大,梁厚载浑身上下都是一股猥琐味。我估计他这次的任务,其中应该也包括为老黄家的祠堂守门,可他站得再怎么直,我也不觉得他是个守门人,反倒像个潜伏在祠堂门口的窃贼,总觉得只要黄家人一个不留神,刘尚昂就会趁机钻进门来偷东西。

    我知道,我这样想可能对刘尚昂来说不太公平,可我就管不住自己朝着这样方向想。

    我甚至在想象,会不会是刘尚昂偷了老黄家的东西,才被罚在祠堂外守门的。

    我心里想着这些,就听前方的李道长自言自语地说道:“石狮子都调到门内来了,唉,麻烦麻烦,天大的麻烦。”

    他一边说着,还转身朝着祠堂大门看。

    我先是朝李道长的脸上看了一眼,想看清他的样子,可当时他就站在仪门牌坊的阴影里,那个黑漆漆的阴影正好挡住他的脸,我只能看到他的眼睛里反着月光,却依旧看不清他的长相。

    之后我又朝着他视线所指的方向望过去,就看见祠堂的大门内侧有两座一人半高的石狮子。

    说实话,像这样的石狮子我小时候也曾见过,我们市西北方向有个菜市场,市场大门外就摆着这么两座狮子。可老黄家祠堂里的石狮,却和我之前见过的那些很不一样,过去我见的那些石狮,面相都被刻画得十分威严。可这两只狮子,一只垂着头、耷拉着眼,看起来精神非常地萎靡;另一只昂着头,狮目圆瞪,张着一张大嘴,口中还衔着一颗人头骨,它给我的感觉,是一种极端的暴戾。

    而且通常来说,像石狮子这样的镇门兽都是摆在大门外的,可这两只却放在院子里,背对祠堂大门。

    老黄家的祠堂是那种三进门的古宅,进入大门之后,经过一个很小的院子,就是一座汉白玉打造的仪门牌坊,或者直接叫仪门也可以。两只石狮的目光就直盯着那座仪门,又或是盯着仪门中的什么东西。

    可我朝仪门那边望去,却只能看到老黄家的宗祠大殿,既然是祠堂,在那个殿堂里,放得应该是老黄家历代先祖的牌位。

    让这样两只面相不详的石狮子正对着祖先的牌位,也不知道黄家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于此,我师父似乎没感觉有什么不妥的,他过了仪门之后,丝毫没有停留地绕过宗祠大殿,走上了一条小路。

    我和梁厚载也赶紧跟过去。

    李道长叹了口气,也跟了上来,我还特意转过头朝他那边看,就发现他的脸又被树叶的阴影挡住,我依旧看不清他的样子。

    李道长也留意到我三番四次地朝他脸上看,我这次转头看他的时候,他就笑呵呵地对我说:“呵呵,你想看我的脸?哪有那么容易。同道中人都叫我无面道人,只要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长相,你无论如何也是看不到的。”

    无面道人?对了,《行尸考录》里还真记载了这么一个人,书上说他生于宣统二年,早年是个军人,在战场被毁容之后皈依道门,因为他天资聪慧,得到青峰观上代观主的垂青,继承正一道旁系衣钵,苦修五十年之后修得小成,之后就踏入红尘,在民间除魔卫道二十年,回到青峰观成为当代观主。

    因为容貌被毁,无面道人研究出了一套秘法,可以将自己的容貌藏在“阴阳之间”,寻常人无法看清他的长相。

    当然,《行尸考录》中对于他的记载是很长的,这里为了节省篇幅,我只能做一个简单的概括。不过我师父在《行尸考录》上的确是说他将容貌藏在阴阳之间,至于这里的阴阳之间是什么意思,我就没办法解释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不得不提一下,我第一次见到李道长的时候,他已经将近一百岁了。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脸,可从他的体态和动作上来看,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略微有些发福的中年人而已。

    这时候我师父回过头来,指了指我,对李道长说:“我徒弟。”

    李道长又笑着说:“哦,你就是左有道啊。怪不得呢,刚才我就觉得你身上的灵韵和柴师傅有些相似。呵呵,我虽然是第一次见你,可你的名字我可不是头一次听说了,上次你在鬼市一举生擒赵德楷的事,当年可是被传得神乎其神啊,同道中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说完之后,李道长又看向了梁厚载,接着说道:“我还听别人说,左有道此生有两道生门,其中一道是李良的弟子梁厚载,另一道,则是一个叫刘尚昂的小子。刚才我听左有道管在外面守门的小伙子叫刘尚昂。那你应该就是梁厚载了吧?”

    我和梁厚载都没想到,眼前的李道长竟然对我的事情这么了解,当年在鬼市,师父是为了锻炼我,才让我独自处理赵德楷的事,当时能生擒他,说白了是运气,没想到竟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至于刘尚昂和梁厚载是我人生中两道生门这件事,好像除了我们三个当事人之外,只有包括我师父和两位掌门师伯在内的极少数寄魂庄门人知道吧,怎么连这个消息,也传到李道长的耳朵里了?

    可我师父对李道长的话依旧不怎么在意,还是自顾自地在前面走着。

    没过几分钟,师父就带着我们来到了祠堂大院的后堂,所谓后堂,在这种三进门的老院子里也叫后寝,既然带了一个“寝”字,那这间屋子的用途也就不言而喻了。

    老黄家祠堂的后寝在南北两面墙上分别看了一扇大门,此时两扇门都开着,我的视线从穿过这两扇门,也能非常清晰地看到在后寝之后,还有一个南北窄、东西宽的小院子。

    院子中央有两颗古松******一样盘转这生长在一起,而在整个祠堂的后门两侧,也有一睡一醒两只石狮,不过在这两只狮子中,醒着的那只狮子嘴里叼得不是人头骨,而是一簇用石头刻成的松枝。

    我们来到后寝的时候,正冲后寝大门的地方摆着一张十分宽大的太师椅,上面坐着一个身材非常魁梧的老人,此时正闭着眼,仰靠在椅子上小睡。

    我师父的前脚刚跨过门槛,太师椅上的老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在他睁眼的一刹那,我仿佛看到他的眼中暴出了两道精光,那两道光就像刀子一样从我头皮上略过,惊得我顿时就是一阵头皮发麻。

    等他睁开眼之后,我再去看他的眼神,心肝又跟着颤了一下,他那双眼中的神采,是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犀利,不对,应该说是锐利,比钢刀的刀刃还要锐利。

    老人先是用这样的眼神朝门口扫了一眼,在看到我师父之后,他又突然间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走上前握着我师父的手,有些激动地说:“哎呀,柴师傅你可来了,可是让我一顿好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