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2章 感觉身体被掏空
    这封信,李爷爷是在写完后的第九个月,才寄到我手里的。

    而且写信用的信纸看上去皱皱巴巴的,好像曾浸过水,可师父的照片和两本书上却没有水渍。

    当年我第一次展开这封信的时候,梁厚载就站在我身边,信上的内容他也看在眼里。不过梁厚载没像李爷爷说的那样掉眼泪,他看过信之后,就抱起了那两本书走了,我在后面喊他,他头也没回一下。

    那时候我还以为梁厚载是因为他师父背着他给我写信,心里有些埋怨,可那天中午放学的时候,骑车带着梁厚载回家,他却又变成了平时的样子,跟我有说有笑的。

    梁厚载就是这样,大部分时候,他对我都非常坦诚,可偶尔,他也会像这次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其实在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摸清了梁厚载的规律,每次碰上和夜郎古巫术有关的事情,他都是这样一副模样。

    以至于就算到了今天,我也只是偶尔见梁厚载施展过几次古巫术,除此之外,我对于夜郎古国的那些巫术,几乎没有任何了解。

    没办法,梁厚载捂得太严实了。

    2002年六月底,中考总算是结束了,以我和梁厚载的成绩,只要发挥正常,考上市里的重点高中没有任何难度。

    对了,之前还有一件事忘了说,其实从92年开始,我们那地方就不是县,而是县级市了,不过老一辈人还是习惯“县城、县城”这么叫,直到现在也是这样。

    我也忘了那年是几月份下的成绩了,反正我和梁厚载的成绩都算是意料之中,和平时比不算好,也不算坏。

    这一段最难在我人生中留下什么印象的初三经历,也在中考之后画上了休止符。

    师父常常说,一个人,这辈子不管经历过什么,最终都要归于平淡。

    可对于年少时的我来说,这样一份平淡,几乎可以和枯燥画上等号了。

    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对于我们这个行当中的人来说,那种只需要考虑柴、米、油、盐的平静生活,几乎是一种奢求。

    在多少年以后,我也很想对自己说一句:“生活就是柴米油盐,我的生活也是柴米油盐。”可惜这句话我说不出口,因为这样的生活离我太遥远。

    中考之后的那个暑假,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应该算是人生中最轻松的长假之一,可对于我和梁厚载来说,却是无比煎熬的一个假期。

    早在中考结束之前,师父就将我们的这个假期安排得满满当当,在这两个月里,他又开始了揠苗助长式的疯狂授业。

    不过师父也不算太心狠,在中考结束之后的第一天,师父大发慈悲地放了我和梁厚载一天假,让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连那天早上的晨练都免了。

    可那时候的我和梁厚载也不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事,两个人完全没有珍惜这无比宝贵的一天假期,窝在家里看了一天电视。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我正做着美梦,师父的吼叫声就在我耳朵边上响了起来:“快点起床,几点了还睡,快起来!”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眼卧室墙上的挂钟,当时的时间是早上四点半。

    这时候梁厚载也跟在师父身边,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正不停地揉眼睛。

    我就问我师父:“这才几点啊,不是六点晨练吗?”

    我师父也不回应我,撂下一句:“少啰嗦,快起床!”说完就带着梁厚载风风火火地离开了我的卧室。

    这么早要我起床,我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可我又不敢逆着我师父,只能带着满脑袋的困意硬撑着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草草洗漱了一下,来到师父家的院子里。

    师父一看见我,立刻就说:“走罡。”

    我刚开始还怀疑我是听错了,开什么玩笑啊,我这才刚起床,人都没清醒过来,这就让我走罡?我脑子里还迷迷糊糊的呢,能不能进入思存境界都是一个问题,怎么走罡?

    可师父见我没动,又说了一遍:“走罡。”

    我这才知道自己没听错,而且师父一边说着话,一边从腰上解下了番天印,还用一种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师父招手让我过去,然后直接将番天印塞进了我怀里,第三次对我说:“走罡。”

    他说话的时候,拍了拍我的后背,又指了指院子里最宽敞的一片空地。

    我看了看手里的番天印,又看看师父,有些担忧地问:“在家属院里走罡,真没问题吗?院里还住了这么多人呢。”

    师父笑笑说:“没事没事,就你那点道行,掀不起什么风浪,放心走吧。”

    听师父这么一说,我当时就有种痛处被狠狠戳穿了的感觉,我道行浅我知道,可师父也不用说得这么直白吧,而且他是笑着说的,明显就是在嘲笑我。

    其实我师父平日里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总是非常懂得照顾别人的感受,经常是每一个词、一个字都要反复拿捏。可每每到了我这,师父却从来不在意我心里怎么想。

    这时师父又拍了拍我,指了指空地的方向。

    他已经连着催了我好几次了,如果我再不照办,很可能又要复习几十遍道德经。

    我也是没办法了,只能抱着番天印来到空地中央,沉下一口气,凝练心神,默练起了定禅,试图达到思存境界。

    可我那时候才刚刚起床,人还没彻底清醒过来,这一静心,还没等进入思存呢,困意先涌上来了,我半睁半闭着眼睛,感觉头沉沉的,整个人险些睡过去。

    但就在我想要闭眼的那一刹那,突然有一阵凉意从我的头顶倾泻而下,瞬间覆盖了我的全身。

    我顿时打了个机灵,朝着身上看,就看到我的衣服上全都是水,师父就站在我旁边,手里端着一个脸盆。

    师父晃了晃他手里的脸盆,对我说:“醒了吗?”

    他说话的时候倒也不生气,听语气,还是乐滋滋的。

    我朝师父点了点头,师父则冲我微微一笑,又朝我扬了扬手,示意我继续。

    这一下我是彻底醒过来了,定住心神,思存九天,从思存中提炼出念力,然后长吐一口浊气,吐故纳新,走出了罡步的第一步。

    按理来说,在踏出罡步前的一瞬间,我应该能感知到天罡北斗的星力,然后每踏出一步,这股星力就会以极大的威势落在我身上。

    这一次走罡,我也是在感知到星力之后才踏出第一步的,可这一脚刚刚抬起来,那股星力就突然消失了,然后我就感觉到一股怪异的气息从番天印中喷薄而出,它就像把利剑一样,一经出现就刺进了我的身躯,贯穿了我的前胸后背。

    与此同时,我就感觉似乎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正窥视着我的心扉,虽然当时我的脑子里几乎没有杂念,一直保持着类似于“无心”的境界,可我还是感觉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被翻出来了,我也说不好那些被翻出来的东西是什么,那好像是一份很久远的记忆,又好像是某种对未来的幻想。

    那种感觉真是很难描述,就好像是有一个陌生的意志冲进了我的脑海,它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但又无比的陌生。我甚至没办法说清楚,那究竟是一股意意志,还是某种我从未见过的奇异力量。

    而当我的脚掌落在地上的时候,这股意志,或者说力量,就突然消失了,我先是感觉自己的身心好像在一瞬间和番天印达成了某种共鸣,可在这一瞬间之后,我身上的力气就像流水一样,以极快的速度被番天印吸走。

    我真的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腿上、身上的力气正在快速减少,我的膝盖迅速变得酸软起来,连背上的肌肉也开始抽搐和酸痛。在双腿和身躯越来越乏力的时候,我手臂上却好像比过去更有力量了,感觉番天印的重量似乎毒变轻了很多。

    但在片刻之后,手臂上的力气也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被卸掉,首先是肩膀,然后是肘部,最后是手掌。

    当我手上的力气卸尽之后,番天印突然变得无比沉重,我当时没能承受住它的重量,两手一松,番天印就从我手掌中滑脱出去。

    还好我师父反应快,在番天印落地之前连忙将它接住。

    而我则身子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番天印不但吸走了我的力气,连同我好不容易达到的思存境界也被它破了,我瘫坐在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手脚发麻,身上全是和凉水混在一起的虚汗。

    万幸的是在思存消失之后,即便是我中途停止走罡,也不至于受到太大的反噬,只是稍微有一点头晕。

    我师父十分紧张地来到我身边,摸了摸我的额头,大概是见我的体温没有异常,才松了口气,问我:“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突然停下了?”

    什么叫好端端的?看看我身上的虚汗,也不可能是好端端的吧!

    那天,师父总是给我一种非常急迫的感觉,但我又想不明白他在急什么。

    师父伸出手,试着将我拉起来,可我从膝盖到脚踝全是软的,根本站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