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9章 难得清闲
    师父又补充一句:“我不是说你河北那个表弟,我是问,你有没有孪生兄弟,和你长得很像的孪生兄弟。”

    这一次,王大富则摇了摇头,还用一种非常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师父。

    师父紧紧皱起了眉头,没再说话。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几个战士回来了,说在村子西北方向的一幢破房子里,发现了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他们还说,那个老人的神志好像不是很清晰。

    我师父赶紧朝西北方向赶。

    当我跟着师父来到村子西北角的一个破房子附近时,就听到从房子中传来一阵很沉重的喘息声。

    这是一个非常老旧的土房,在本来就不宽敞的空间里,放了一个柜子、一张桌子、几条凳子,在靠窗户的地方还有一个黄泥垒成的炉灶,炉灶旁放着一堆已经有些发潮的柴火。

    房子中没有看到床铺,只在不见光的角落里有一个用干草和被子搭成的地铺,上面躺着一个干瘦的老人,那阵喘息声就是从他那边传出来的。

    我和师父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他慢慢地转过了头,用那双无神的眼睛静静看着我师父,他的喘息中带着一种很沉的摩擦声,就好像是气管被什么东西阻住了一样。

    师父对着他那张布满褶皱的脸辨认了很久,突然唤了他一声:“李二蛋?”

    我师父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老人的眼中似乎闪过了一抹光泽,但我仔细去看他的眼睛时,他的瞳孔又变成了之前那种无神的样子。

    这时候王大富从后面冲了过来,一下蹲在地上,紧紧握着老人的手,他看着老人,嘴里发出一阵“啊、啊”的声音,可终究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记得村里的王大富曾经说过,当年跟着他来到这里支建的人,就只剩下他和一个叫李二蛋的人还活着了,从那个王大富当时的语气里,我能感觉出他对李二蛋似乎也没什么特殊的感情,可对于眼前这个王大富来说,李二蛋,无疑是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

    在看到王大富的那一刹那,李二蛋的眼睛里也有了一丝光彩,这一道光彩一直在他的眼中停留着,他看着王大富,似乎想说话,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却只有那种粗重的喘息声。王大富也想说话,可在龙王墓中与世隔绝三十年的他,却早已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几分钟之后,李二蛋眼中的光彩终于还是涣散了,在这之前,他突然扬了扬嘴唇,冲着王大富露出了一个笑脸,从喉咙深处传出来的喘息声,也在同一时间停止了。

    李二蛋死了,也许在很多年以前他的生命就已经到了尽头,可他还是苦苦撑着最后一口气,等着王大富回来,他也许知道王大富进了龙王墓,他也许也知道村里的王大富是假的。

    我不知道他到底像这样等待了多少年,可不管怎样,王大富回来了,在见到王大富的那一刻,他终于可以咽下那口气了。

    我突然想起村里的那个假王大富提起他的亡妻时说,死了也好,死了就解脱了。其实对于李二蛋来说,死亡,说不定真的是一种解脱。

    我师父拉着我们离开了那间小屋,让王大富单独呆一会。一直回到村中央的那条大路上,师父点上旱烟,闷闷地抽了起来。

    村子里安静得惊人,过了没多久,远处就传来了王大富的哭声。

    那哭声听起来有种难以言喻的凄凉,我听在耳朵里,心都被揪了起来。

    师父就一直闷闷地抽烟,一句话也没说。

    直到临近黄昏的时候,庄师兄和冯师兄也回到了村子。梁子伤得很重,除了左侧肋骨断裂之外,左腿的股骨和右腿胫骨也断了,当时已经由另外几个战士送往医院。

    不过冯师兄也说了,梁子没有生命危险,而且他身体素质好,像这样的伤,三四个月就痊愈了,让我不用太担心。

    庄师兄他们到村子没多久,王大富抱着李二蛋的尸体回到了他自己家里,王大富给李二蛋的尸体做了清理,又给他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按照李二蛋老家的规矩,人死后,过完头七才能下葬,王大富决定待在村里,为李二蛋守灵,直到他下葬。

    师父给王大富留了电话号码,又让庄师兄到县里取了些钱交给王大富,让王大富处理完李二蛋的后事之后,到CD找我们。

    当天晚上,我们离开王大富生活的小村庄,回到了大理,并在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小旅店,打算暂住一晚上,明天再赶路回四川。

    师父给王大富留了电话号码,又让庄师兄到县里取了些钱交给王大富,让王大富处理完李二蛋的后事之后,到CD找我们。

    当天晚上,我们离开王大富生活的小村庄,回到了大理,在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小旅店,打算暂住一晚上,休整休整,明天再回四川。

    我们住进旅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庄师兄从车站附近的便利店买了几碗方便面回来,烧一壶水,帮所有人都泡上了。

    师父当时就坐在床铺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抽烟,他从进了宾馆就一直烟不离手的,整个房间里全都是他的烟味。

    冯师兄将一碗泡面端给我师父,一边说着:“我听梁子说,师叔这次进墓,见到赵宗典了?”

    结果我师父竟然非常果断地摇了摇头:“没有,没见着。”

    庄师兄也转过头来说:“可今天下午梁子明明说……”

    我师父立刻将庄师兄打算:“龙王墓阴气太重,梁子神经错乱了,你们别听他的,他肯定是记错了。”

    说真的,我还是头一回见我师父睁着眼说瞎话,庄师兄和冯师兄肯定也知道我师父是在糊弄他们,可见我师父是这样一个态度,他们也不好多问。

    而且我感觉,有关于我师伯的事,师父似乎也不想让庄师兄和冯师兄知道得太多。至于师父为什么会这样,我就说不清楚了。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尴尬,我就想着转移一下大家的注意力,开口问梁厚载:“对了,之前从龙王墓里出来的时候,我听你说‘天水’来着,天水是什么?”

    梁厚载一边端起桌子上的泡面,一边对我说:“就是天上的水呗,银河水,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那个银河。神话故事里不都说天上有条河吗,我小时就想过,天上有河,河水为什么不留下来呢,没想到在二龙湾里真见到这种浮在头顶上的水了,我当时就忍不住喊了一声天水,就是天上的水。唉,我就是这么一说,我也知道银河是星星。”

    说完之后,梁厚载又问我师父:“柴爷爷,龙王墓顶上的那些水,为什么不会落下去呢?”

    也就是在梁厚载说话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师父此时已经靠着床头睡着了,在他手里,还捧着冯师兄递给他的那碗泡面。

    最近师父不只烟比过去抽得凶了,人好像也变得特别容易累,不过想想也是,师父他先是在龙王墓里辗转了一天多,身子原本就很累了,后来他又见到了师伯,可还没等高兴多久师伯又不辞而别,心情也经历了一次大起大落。

    想必现在的师父,身心都已经到极限了吧。

    我拿过师父手里的泡面,将它放在一边,师父感觉到手里的东西被人拿走,醒了一下,我就让师父在床上躺好,又帮他盖好被子。

    直到我们几个吃过了饭,师父还是沉沉地睡着。

    旅馆看起来虽然简陋,可设施还算齐全,有浴室,也有24小时的热水。我好好洗了一个热水澡,浑身都松弛了下来,躺在床上的时候,强大的疲惫感瞬间占据了我的每一根神经,我几乎是在脑袋触到枕头的瞬间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睡得非常安稳,直到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庄师兄和冯师兄才叫我起床。

    我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师父正站在镜子前整理衣服,他今天换了一身我从来没见过的行头,原本穿在身上的旧军装已经洗过了,这时就挂在浴室的门梁上,而我师父此时身上穿的是一件黑黄相间的运动服,脚上的老布鞋也换成了旅游鞋。

    听冯师兄说,师父这套行头是今天早上才买的,就连我和梁厚载,师父也一人给准备了一套这样的运动装。

    师父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头也不回地对我说:“正好到了大理了,我想了想,还是先不回四川,今天放你们一天假,不用做功课。今天啊,你们就跟着我在这里转一转,看看这里的大山大水,见见世面。”

    一听说有得玩了,我心里就乐开花了,梁厚载也是一脸的兴奋。

    我师父这时候也转过身来,朝我和梁厚载招招手说:“赶紧起来吧,先去吃点东西。”

    不得不说的是,我师父虽然一身的行头换了,可他面对我的时候,我看着穿着运动服的他,脑子里呈现出来的却依然是他穿着旧军装的样子。

    这种事实在没有办法,师父穿着旧军装的样子已经在我脑子里根深蒂固了,不论他怎么改变,都改变不了他在我印象中的样子。

    师父拿了两套运动服扔在我和梁厚载床上,一边还在催促我们:“快点起来了,麻利的!我知道一个不错的粑粑店,赶紧赶紧的,收拾一下,我带着你们吃粑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