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5章 阴阳大阵
    此时被我师父的灵符灼伤,黑影似乎受到了极大的痛苦,身子剧烈地扭动几下之后,就从梁子身上滑了下来。

    我立刻冲过去,伸手抓住了它的一只手,可它身上的皮实在太滑了,我一下没抓住,竟然被它滑脱出去,同时它还反过身来,一脚踢在我的腰上。

    它太快了,我根本没得躲,就感觉腰上一沉,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我的后背顶在梁子的胸口上,梁子当时站都站不稳,被我这么一顶,脚下顿时一个趔趄,后退了四五米远。

    梁子后退的方向,正对着墓室的大门,他最后不是自己停下来的,而是被我师父的青钢剑绊倒的。

    梁子重重摔在了地上,而青钢剑受到他的碰撞,在摇曳了两下之后,也跟着倒下来。

    青钢剑一倒,上面的炁场几乎是在瞬间消散。在这之后,我都能明显感觉到有个东西从我身边快速掠过,直奔墓室大门。

    一直没有动静的王大富这时端起了枪,对准墓室门口抠下了扳机。

    “嘭”的一声,枪口处短暂爆出一道火光,然后我就听到有个很尖锐的声音“嗷”了一声,那声音同样非常短暂。

    王大富这一枪真的打中了那个行动异常迅捷的黑影,借着师伯手上的火把,我看到墓室门口迸溅了许多黑墨水似的液体,这种液体,大概就是那个黑影的血液吧。

    在外面的墓道中,也有不少这样的液体。

    我师父在墓室中央喊了一声:“沿着痕迹追!”

    他这句话是对我师伯说的。

    师父一边说着话,人已经跑到了门口,可师伯却没动,师父来到墓室门前的时候,师伯还伸出手,挡住了我师父。

    我师父有些不解地望向师伯,师伯看了看洒在门外的液体,咂了咂舌,对我师父说:“不要追了,刚才那个东西应该已经将碎玉盗走,接下来还有一件更棘手的事。”

    说到这,师伯顿了一下,才缓缓吐出几个字来:“那具尸蛟,恐怕要醒过来了。”

    这时王大富也来到了墓室门口,我望着门外那些黑水,紧皱了一下眉头,之后又极无奈地长叹一口气。

    王大富脸上带着无可奈何的表情,可从他的眼神中,却意外地有着一抹释然的光彩。我隐隐预感到,王大富好像一早就意识到,那块我从未见过的碎玉,在今天会被盗走。

    师伯意味深长地看了王大富一眼,却也没多说什么,他转过身,又问我师父:“宗远,你现在能催动番天印吗?”

    我师父苦笑两声,说:“我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催动番天印了。直到今日,我也只能从上面借力。”

    师伯却点了点头:“能借力就够了,宗远啊,等一会尸蛟一醒,咱们必须合力镇住它。你还记得两仪阵的摆法吗?”

    我师父先是愣了一下,之后就非常会心地笑了:“当然记得。唉,上一次咱们合力摆出两仪阵,还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听到师父的话,师伯好像也回想起了一段很久远的往事,他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涣散了,过了一会才对我师父说:“那时候咱们都年轻啊,两个人摆出来的两仪阵,还不如师父一人走出的禹步威力大。唉,一眨眼,竟然过去这么多年了。”

    我师父长吐了一口气:“是啊,如今师父他老人家,也过世这么多年了。”

    “唉,行了,”师伯拍了拍我师父的肩膀,语气淡淡地说:“咱们啊,先把尸蛟镇住,然后重新找个地方,喝一壶老酒,好好叙一叙旧。”

    师父也笑着点点头,又对师伯说:“师兄,这次你就不要再走了吧,跟我回寄魂庄吧。”

    师伯也笑了,可他的笑容却有些尴尬:“这件事啊,呵呵,再议再议。”

    深藏在龙王墓底的尸蛟正在苏醒,可我师父和师伯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聊天。

    片刻之后,地面突然颤了一下,又是几秒钟过去,地底深层传来一阵巨大的波动,整个墓室都剧烈震颤起来。

    可我师父师伯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两个人信步闲庭地来到墓室中央,几乎是同时长出了一口气。

    然后师父从腰间解下番天印,将它慢慢举过头顶,又慢慢地吐出两个字:“摆阵。”

    地面在剧烈地摇晃,王大富险些从蛟骨上摔下来,我们几个此时也很难保持重心,只能趴在地上。

    可看看师父和师伯,他们却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我师父举着番天印,岿然不动,连他站立的那一小片区域,地面似乎都没有明显的震荡,而师伯则敞开了坏,将招魂幡从衣服上扯了下来。

    之前他将艮字幡留给我的时候,我就发现这种黑色幡子的布料很特殊,摸起来像丝绸一样绵滑,可论厚重感,却又像是很厚的帆布,而且和帆布织成的东西一样,这种幡子异常结实,怎么扯都扯不破。

    这时师伯身上的衣服随着“嗤啦嗤啦”的几阵长音被撕出了好几个大窟窿,可招魂幡却一点事也没有,而我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师伯这次是将五面招魂幡全带来了,离、坎、兑三面幡被缝在他胸前的位置,而震和巽两只幡,则缝在了他的后背上。

    师伯手持着五支招魂幡,冲我师父点了点头。

    而后,我师父就举着番天印,踏出了禹步。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禹步,师父教我的那套禹步中,讲究一个三步九迹、步罡踏斗,可此时师父走出来的步法,只有步罡踏斗,三步却变成了九步,至于是九步多少迹,师父的脚步太快,我没办法数清楚。

    在师父踏出这种怪异禹步的时候,师伯也以我师父为重心,走出了一个圆形的轨迹,这样的步迹肯定是无法脚踏天罡北斗的星位,可奇怪的是,当师伯走出这样的步法时候,我也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一丝特殊的灵韵。

    这种灵韵,大概就是星宿的星力吧,我在不久前才走过罡,还记得星宿之力带给我的感觉。

    不管是师父还是师伯,在他们走出这样的步法时,应该都是要达到思存境界的,可我开着天眼,却无法看到他们身上的念力,我有一种感觉,好像我师父身上的黄色光芒和师伯身上黑光糅杂在一起之后,就互相中和了。不过被中和的仅仅是念力生出的光芒而已,他们的念力却受到对方的加持,变得比平时更强了,我能感受到,师父和师伯身上的炁场,都在以缓慢的速度渐渐增强。

    而在师父和师伯分别迈开脚步之后,地面的震荡就变得很轻了,虽然还能隐约有一些震感,但这种程度的震颤已经不影响站立了。

    师伯每迈出两步,就在地上插上一支招魂幡,他一共走了十二步,手中却只有五支幡,最后一步落下的时候,师伯长吸一口气,坐在我师父面对的正前方。

    我想,这个方位,原本应该是插下艮字幡的地方。

    师父此时也走完了禹步,他弯下腰,将番天印重重地扣在地面上。

    我能清楚地看到番天印上发出的淡蓝色光芒,可招魂幡上的紫光此时却变得非常微弱,肉眼几乎无法察觉。

    和上一次师父使用番天印的时候一样,上面的蓝光一亮起,就有一阵若有若无的气息从我胸膛穿过,我的内心又一次有了一种被洞穿的感觉。

    好在这种让人难受的感觉只出现了一瞬就消失了。

    番天印落地之后,地震立刻停止了。

    可师父和师伯还是维持着之前的样子,一动也不动。

    大概过了几秒钟之后,地下的深层突然传来一阵明显的震荡,这一次的震荡非常急、非常猛,我的身子都险些从地面上弹起来,可它又异常短暂,只是快速出现了一下,就又突然消失了。

    我朝着师父师伯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们两个此时都是眉头紧蹙。

    又是几分钟过去,地底再次传来震感,这一次的震荡,刚开始极弱,可随着时间的延续,却以数量级的方式在几句增强。

    伴随着这阵震荡,同时从地底传来的,还有一股异常凶悍的阴煞之气,我当时就趴在地上,这股气息几乎是从地上的石板中喷发而出,扑在我的身上、脸上,扰的我的心智都跟着烦躁起来。

    师父和师伯现在没有多余的经历管我们,我只能一边在心里默背三尸诀、道德经,一边慢慢靠近梁子。

    我来到梁子身边的时候,梁子还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知道,他的心智已经受到很深的影响了。

    这时候梁厚载也爬了过来,和我一左一右将梁子压住,防止他暴起伤人,梁子身上有伤,被我们两个压着,几乎没办法动弹。

    我又朝着王大富那边看了一眼,他似乎没受什么影响。

    片刻之后,一股中正炁场以番天印为重心,波浪般地散发出来出来,一瞬间就净化了墓室中的阴煞,之后,这股炁场就沿着地面缓缓下沉,似乎是要将那股阴煞彻底压回地底。

    可我同样能感觉到,地面深层的阴煞气息还在不断变强,它想要冲出地面,却又很难冲破番天印上的中正大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