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章 墓室中的黑影
    我师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王大富的脸,这时也忍不住问:“怎么了?”

    王大富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就朝那颗蛟骨冲了过去,他三步两步地攀上头骨的前额,之后就趴在一个黑漆漆的眼窝上朝里面看。

    观望片刻之后,王大富突然直起身子,一脸惊慌地看着我师伯,同时还指着头骨的眼窝,口中不停地喊:“啊,呃!呃!”

    我师伯皱了一下眉头,之后朝王大富指了指,那个穿红衣的女鬼又一次出现在了王大富身后,它像上次一样,伸出一只手揽住王大富的脖子,王大富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身子也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

    王大富大概是看不到女鬼的,可被鬼压的感觉,的确不是那么好受的,更何况这只女鬼还是一个灵力很强的厉鬼。

    我师伯问王大富:“怎么回事?”

    王大富有失语症,这个问题他根本不可能给出答案,而且就他当时的状态,嘴角都在剧烈地抽搐着,更不可能说出话来。可靠在他肩上的女鬼却代替他张开了嘴,发出一阵含混不清的声音。

    这一次女鬼离我比较远,我很难分辨从她嘴里发出的声音是怎样的,但那阵冥冥之音传到我的耳朵里,我依然能明白其中的含义:“玉没了,藏在蛟骨中的那块碎玉,没了!”

    师伯此时也变得紧张起来,他大手一挥,散了女鬼,之后又给了我师父一个眼神。

    我是看不懂师伯这个眼神中蕴含了什么样的意思,可师父却会意了,他朝师伯点了点头,然后手腕猛地一甩,将青钢剑掷向墓室门口。

    漆黑在剑身在同样漆黑的环境中划出一道风声,然后就插进了离墓室大门不远的一块石板中。

    青钢剑虽然锋利,可这里的地面毕竟不是松软的土壤,青钢剑只有尖端一厘米左右的部分没入了石板,剑身不停地晃动着,俨然一副摇摇欲倾的样子,可不管怎么摇晃,青钢剑就是不倒。

    而自从青钢剑插在门前之后,我就能明显感觉到青钢剑上散发出一股很强的炁场,比蛟骨上散发出的怨气和阴气还要强,那道炁场以青钢剑为源头,慢慢覆盖了整个墓室,仿佛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墙,将蛟骨上的阴邪之气挡在门内,防止外泄。

    不过我师父想要封在这间墓室中的,可不仅仅是蛟骨上的气息。

    师父将手中的火把递给我:“你和厚载护好梁子,可能有东西混进来了。”

    我立刻将梁子拉到我身边,梁厚载也围了过来,和我一起,一前一后将梁子夹在中间。

    王大富也端起了墙,全神戒备地扫视着周围。

    几乎是在一瞬间之内,整个墓室突然变得极其安静,每个人都将呼吸声压得很低,同时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

    墓室太大,太暗,在这样一个地方,眼睛有时候远不如耳朵的作用大。

    嗖嗖嗖……

    在我们头顶上,突然出现这样一阵非常微弱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有点像是掠过头顶的风声。

    可我却感觉,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墓室的天顶上爬过去了。

    那东西的速度非常快!

    师父显然也留意到了那个声音,我看到师父先是朝头顶上瞟了一眼,之后他又眯起眼睛,紧盯着墓室门口的方向。

    而师伯这时则悄悄怀中取出了什么东西。

    沉静片刻之后,在我的头顶上有传来“嗖”的一声轻响,这一次,那声音变得比之前更快、更急。

    在这声音出现的一刹那,师父和师伯同时动了,师父甩动手腕,一道灵符“哗哒”一声就朝门口那边飞了过去,我师伯则挥动手臂,顿时就有一股很强的阴风从我的侧脸呼啸而过,也朝着墓室门口吹了过去。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在墓室的大门口陡然出现了一个黑色影子,它是从墓室的天顶上落下来的,速度极快,比我师父的灵符和师伯的阴风还要快。

    我只是模糊地看到那好像是一个非常消瘦的人影,他落在青钢剑附近,却似乎被青钢剑的炁场挡住,短暂落地之后,又纵身一跃上了天顶,而直到他跳离地面之后,灵符才在阴风的吹动下从青钢剑上方掠了过去。

    我看不清他的动作,只知道他大概是像只壁虎一样趴在天顶上,而后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火光无法照射到的阴影中。

    师伯一阵风似地冲向黑影消失的位置,举起火把驱散了天顶上的阴影,我师父和师伯的步调非常一致,在师伯举起火把的时候,师父也掏出了灵符。

    可被火光照亮的那片区域,除了能看到一片白花花的石板外,什么都没有。

    嗖嗖嗖……

    头顶上又传来了那阵轻盈的响声,我立刻辨认出了声音就出现在墓室西北的角落里,当下也没多想,卯足了力气,朝着那个方向扔出了手中的火把。

    火把是盘旋着飞出去的,闪动的火光随着火把运动的轨迹照亮了大片区域,这一次我清晰地看到了那个黑影的本来面目。

    之前我一直以为那是一具邪尸,可这时候我才看清,它就是一个纯粹的影子。它的形态有些像人,拥有和人类一样的躯干,还有非常纤细的修长四肢,可它从头到脚就像是被浸在了沥青里,一片漆黑,它有一个类似于人类的头颅,可黑乎乎的脸盘上根本看不出五官的形状。

    火光在它身上身上停留的极其短暂的几秒钟,之后火把从它身前掠过,它的身形再次消失在了黑暗中。

    而我扔出去的火把,落地的时候竟然莫名其妙地熄灭了。

    可也就是这短短几秒钟,师父和师伯已经一前一后地赶了过来,我师父一边奔跑着,一边甩手扔出了灵符,师伯则一手举着火把,另一只手用力挥了几下,这一次师伯离我比较近,我才看清楚他手里拿着招魂幡。

    一呼一吸之间,我听到“啪嗒”一声,好像是灵符贴在了什么东西上。

    可当师伯举着火把去看的时候,我们才发现那个黑影又躲过了,此时我师父的封魂符就贴在天顶上。

    我对师父说:“师父,那玩意儿太快了,你还是用罡步镇住它吧,我和梁厚载守着门口,不让他出去。”

    我师父却摇了摇头:“你们两个看好梁子,其他的事情不要管。”

    就在师父说话的时候,在东南方的角落里又传来一阵急促的“嗖嗖”声,师伯想追过去,我师父却拉了他一下,说:“不对劲,别过去。”

    我也是听师父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此刻,正有一股非常浓重的尸气从墓室的东南角散发出来,其中还夹杂着异常刺鼻的尸臭味。

    虽然我之前一直以为那个黑影属于某个邪尸,可它身上却是没有尸气和尸臭的,此刻,墓室东南角的气场和味道完全是毫无征兆地突然爆发出来,让我一时间难以决定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一具捻地尸出现在了那个地方,也只有拥有遁地能力的捻地尸,可以如此突然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但我也记得,捻地尸身上的尸气是很淡的。

    师伯挥动两下招魂幡,立刻就有一道阴风吹向墓室东南角,说来也怪,这阵风一吹过去,那里的尸气和尸臭就散了。

    师伯皱了皱眉头,对我师父说:“不是邪尸。”

    我师父点了点头,稍微顿了顿,又用很快的语速对师伯说:“那东西速度太快,咱们抓不住它。我看有道说得没错,最好的办法还是用罡步镇它。师兄,我走罡的时候,青钢剑的炁场会变弱,帮我守住正门!”

    师父说完这番话,就走到了墓室中央,而我师伯则径直朝着墓室门口走了过去。

    火把还在师伯手中,他走远了一些之后,我们周围的光线就暗了下来。

    我怕梁子会出什么闪失,伸出手,去拉他的胳膊,可当我的手指触摸到他的时候,手指尖传来的却不是预想中的触感,我摸到了一个滑不溜丢、湿乎乎、软乎乎,像泥鳅一样的东西。

    那一下,我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惊叫一声:“梁子!”

    光线太暗了,我一边惊呼着,一边朝梁子那边看,模模糊糊看到样子身上好像缠着一条粗硕的蟒蛇。

    当时那只蛇样的东西力气好像很大,梁子的身子在昏暗的环境中显得十分扭曲,好像浑身的骨头都被压得有些变形了一样。

    我突然想起了那些全身骨头被压碎的蛙人!

    师父刚刚来到墓室中央,还没开始走出禹步,在我惊叫的时候,师父转过身,甩手将灵符掷向了梁子。

    那张符从我眼前一闪而过,直直打在了那条“蛇”身上。

    紧接着,另附上暴出一阵火光,紧接着空气中就扬起一阵类似于橡胶皮燃烧时散发出来的那种味道。

    借着火光我才看清梁子身上的东西根本不是蛇,而是那个黑漆漆的影子,它的身子竟然是可以拉伸的,此时正盘成了几个大圈,将梁子紧紧套在里面。此外,它还伸出了两只手,将梁子的嘴巴死死捂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