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9章 召鬼
    想来想去,我还是打算从那些雇佣兵的话题入手,我一直有种感觉,那些雇佣兵背后的组织,和罗有方说不定有着莫大的关系。

    于是我就对师伯说:“师伯,你对那些雇佣兵的事怎么看啊?之前梁子推测,他们铭牌上的那个‘葬’字,可能是某个组织的简称或者代号。”

    师伯好像还沉浸在九州鼎的事里,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啊……雇佣兵,嗯,有可能,很有可能。如果他们真是你说的那样,呵呵,诡异得很,这些人真是诡异得很呐。”

    说了这么一番莫名其妙的话之后,师伯就没有下文了。

    过了一会,他又笑呵呵地对我说:“你是担心你师父吧?呵呵,放心放心,不就是几个小兵嘛,生命力再怎么强,也是平常人而已。宗远不会有事的,呵呵。”

    说完之后,师伯就直愣愣地盯着炉灶上的那口锅,发起了呆。

    对于师父的安危,我还真是没怎么担心过,他进墓的时候可是带着青钢剑和番天印的,临下墓的时候,我记得他还带了一杆步枪来着。

    又过了一阵子,师伯突然将脸扭向了我,表情异常严肃地盯着我看。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样一惊一乍的了,我又被他吓一跳,身子颤了一下。

    师伯皱了皱眉头,问我:“招魂幡呢,我给你的那支艮字幡呢?”

    我定了定神,回应师伯:“师父帮我收起来了。”

    师伯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又对我说:“那支幡你一定要好好守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落在恶人手里,尤其是不能落入一个叫罗有方的人手里。”

    冯师兄猜得果然没错,师伯将艮字幡交给,就是防着罗有方呢。

    借着这个机会,我赶紧问师伯:“罗有方到底是个什么人啊?他也是师伯的弟子吗?”

    师伯盯着我的眼神变得有些惊讶,他先是说了句:“你知道罗有方?”之后又恨恨地说:“罗有方是什么人?他根本就不是人!他是个孽畜!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个人。”

    师伯顿了顿,接着说:“呵呵,你啊,先别想太多了,安安心心等王大富回来,他回来以后,咱们就去找宗远吧,几十年不见,还真是有点想他,有点想他,呵呵。”

    说这番话的时候,师伯的表情非常怪异,他的目光散乱而没有焦点,嘴角上扬,似乎在笑,可眉头却皱着,眼角也耷拉着,好像在为什么事发愁,又好像是在生闷气。

    这实在是太怪异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表情,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师伯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我心里就觉得很不舒服,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觉得我师伯哪哪都不对劲。

    我突然觉得师伯身上有种很危险的气质,但不知道为什么,又会觉得他可怜,我觉得师伯可能是疯的。

    师伯也没在意我看他的眼神,过了大概有两三分钟之后,他那张脸就放松下来了,上面不再有任何多余的表情,瞳孔也重新有了焦点。

    在这之后,师伯看了看手表,说是快到中午十二点了,就热了鱼汤,让我趁热吃了,还说我正在长身体,要按时吃饭。

    我也是这时候才知道,从我进入龙王墓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

    我招呼着梁厚载和梁子一起吃,师伯很不爽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吃过饭没多久,王大富终于回来了,他一进墓室,第一眼看到我师伯,很兴奋地“啊!”了一声,然后就快步走过来,伸出双手,好像要和我师伯握手。

    可师伯之前提起王大富的时候,还很亲切地“老王、老王”地叫着,如今王大富到了他面前,他却又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王大富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看都没看王大富一眼。

    气氛一下子变得非常尴尬。

    王大富的手在半空中停了好一阵子,最终只能又将手收了回去,可尴尬归尴尬,王大富对于师伯的举动似乎并不恼怒。见我师伯不理他,他就一个人走到那些皮袋前,仔细清点起了里面的东西。

    王大富将袋子一个个地翻开,我才知道只有一个袋子里装得是武器,其他的都是一些日常用品,还有油、盐、大米、面粉这样的食材,而在最后的一个袋子里则装满了书籍,其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当年的报纸和杂质。

    开始我还在想,师伯大概是看王大富一个人在墓里太寂寞了,带着这些东西进来,给他解解闷。

    可师伯这时却对我说:“老王在这里面待得太久了,可他早晚是要出去的,让他知道这些年外面的变化,也不至于从墓里出去以后适应不了社会,没办法生活。”

    王大富听到了师伯的话,向师伯投来一个感激的笑容,可我师伯当即白了他一眼,就把脸转到一边去了。

    弄得人王大富又是一阵尴尬。

    怪不得仙儿说我师伯是个怪人了,就他这份让人捉摸不透的脾气,对于外人来说,也真是怪到极致了。

    更何况他精神方面还不太正常。

    王大富将师伯带来的屋子分门别类放好,期间我想过去给王大富帮帮忙,可师伯却伸手将我拦住,让我在一边看着就行,不要插手,弄得我心里很不舒服。还好梁厚载和梁子一直忙前忙后的,给王大富提供了不少帮助。

    待王大富收拾好之后,我师伯才朝着王大富招呼了一声:“走,去中央墓室。”

    这是王大富自回到墓室以来,我师伯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一句话。

    之后师伯就走出了墓室的大门,王大富刚收拾了那么多东西,他虽然也算是老当益壮吧,可跟我师父师伯还是没办法比的,此时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可还是背起了枪杆,忙不迭地跟上了师伯的脚步。

    临出门的时候,梁子还悄悄凑到我跟前,小声地问我:“你这个师伯是啥来头啊,怎么对谁都凶巴巴的?”

    按说他声音很小,离得稍微远一点就听不到了,可我师伯这时候突然转过头来,狠狠瞪了梁子一眼,说:“小崽子,你说什么?”

    师伯的话一说完,就有一股很重的阴气突然出现在梁子身后,梁子走路的动作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嘴唇也开始不停地抽搐。

    我朝梁子背上一看,就看见一个浑身长满绒毛,身形像猴子似的灵体正搂着他的脖子,趴在他的后背上。

    这时候我师伯又说了一句:“以后说话小心点!”说完就转过头,继续大步流星地向前走。

    而梁子背上的东西也在同一时间消失了。

    梁子的身子看起来不那么僵硬了,嘴唇也不抽搐了,可现在他的额头上和脖子上,却满满的全是冷汗。

    走在路上,师伯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猛一闪身,来到了王大富面前。

    要说王大富能在这样一个墓穴里独处三十年,应该算是一个非常有胆识的人了,可当我师伯那张怪异的老脸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被吓了一跳。

    我越发觉得我师伯这人脑子不太正常了。

    等王大富定了定神,师伯才问他:“你刚才出去干什么了,为什么还带着枪?”

    墓穴里有那么多踞胎尸和鬼眼锹,王大富带着枪,好像也符合常理吧,而且他现在背上不也背着枪呢?

    王大富指着右手边的墙壁,张着嘴“哇哇啊啊”地喊了一通,可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我师伯作出了非常怪异的举动,他伸出手抓着王大富的领子,朝王大富吼:“说人话!”

    王大富不会说话,师伯心里应该比我清楚吧,看着师伯那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以及王大富在师伯面前的怯懦表情,我真心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我想走上前,制止我师伯,可王大富看到我的举动,还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多管。

    师伯松开了王大富的领子,又朝我这边看了过来,就见师伯解开了扣子,将上衣敞开给我看,我就看到师伯的衣服内侧还缝着三面五角黑旗,这些黑色的旗子,不是招魂幡又能是什么?缝在师伯衣服上的招魂幡,分别是坎、离、兑三幡。

    师伯对我笑了笑,说:“让你看看招魂幡的妙用。”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左手的食指,在王大富头上点了一下。

    立刻就有一股异常狂躁阴气从王大富身后拔地而起,我赶紧朝王大富身后望过去,就看见一个穿红衣的女鬼正从地面上缓缓冒出头来。

    鬼物身上的磁场强大,它们会通过影响人的思维,让人看到它们想要呈现出的样子,可我因为开了天眼,在一定程度上能看清鬼物的真实面貌,对于我来说,怨气不重的鬼物就是一抹淡淡的光泽,既看不到它们的身体,也看不到它们的脸。

    而普通的厉鬼冤魂,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我的视觉,我能看到它们的身体,但通常是看不到它们的长相的。

    除非是仙儿这样,生前就有灵性,死后依然炁场强大的鬼物,我才能看清楚她的样子。

    换句话说,我的天眼,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摆脱磁场影响,看穿鬼物的本质。

    可如今,师伯用招魂幡招来的那只女鬼,却露出了一张白惨惨的脸,她的头发很长,遮住了大半张脸,我只能看到她突起的额头和鼻子,以及两瓣红得发黑的嘴唇。

    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阴场,让我背后的寒毛在一瞬间全都竖起来了。

    女鬼伸出手,勾住王大富的脖子,王大富好像能感觉到它一样,整个身子都在微微地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