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4章 步罡踏斗
    直到这道诡异的大浪快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才看清楚,那些小颗粒就是我之前见过的那种虫子,此时的它们堆积在一起,金属般的甲克反着火把上的火光,就像一道光辉闪耀的金属城墙一个慢慢向我推进,我在内心颤栗之余,被晃得有些睁不开眼。

    其实在发觉眼前的东西是这些虫子的时候,我反而不怎么怕了,我知道它们对我们大概没什么兴趣,之前我和梁厚载在冲群中走过的时候,这些虫子还会特意避开我们来着。

    它们的目标是那张彻底死去的婴儿脸和捻地尸的尸身,我看到有一只虫子爬上了“婴儿脸”的头顶,它扬了扬尖锐粗壮的上腭,然后猛地一钻,竟然在脑壳上钻出一个洞,之后就扭着身子钻了进去,在它之后,虫群蜂拥而至,瞬间将“婴儿脸”彻底覆盖。

    我看不到那张婴儿脸被它们啃成了什么样子,只看到在虫群将那张脸覆盖之后,先是形成了比拳头稍大一些的突起,可仅仅一秒钟之后,那个突起就瘪了下去,那张脸竟然在一瞬之间就被这些虫子给吞噬了!

    上次我们见到捻地尸的时候,还猜测那具捻地尸忌惮龙王墓的气场,捻地尸或许对龙王墓气场确实会有一些忌惮,不过现在看来,捻地尸真正忌惮应该不是墓中的气场,而是这些虫子!

    只不过眼前这只捻地尸,以及它肚子里的“婴儿脸”,因为生在墓中,出不去罢了。

    之后,虫群又扑向了捻地尸的尸身,那原本应该就是一具普通的尸体了,可当大量甲虫朝它爬过去的,我却发现那张脸在最后的一瞬间露出了无比恐惧的表情。

    我绝对没有看错,更没有产生幻觉,它当时就是露出了那样的表情,那是一种只属于活人的表情。

    他竟然还活着!

    我当时下意识地想救他,可没等我迈出脚步,大量的甲虫已经像一大瓢水似地扑上了他的身,也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他的整个身体也被吞噬殆尽,还好有虫群挡着,我看不到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敢想象那会是一副怎样的景象。

    吃了婴儿脸,吃了捻地尸的尸身,可那些虫子还是没有退散,离我们最近的几只虫子正不停抖着头顶上的触角,悉悉索索地爬来爬去,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其中一只虫子在地上转了一个大圈之后,突然昂起了头,触角正指着梁子的方向。

    我立刻明白它要干什么了,立即朝梁子吼:“你胸口那东西,拔了!”我说话的时候,那只发现了梁子的甲虫也扑腾着虫翼飞了起来,我顿时伸出手,一把将它抓住,中指和拇指用力一捏。

    这种虫子的腹部很软,当场被我捏得粉碎,可它背上的甲壳却非常坚硬,而且边缘很锋利,我的手指被它划破之后,就有种火辣辣的疼痛。

    这时候梁子非常果断地在胸口上切了一刀,将那截锯齿状的尾巴取了出来。

    说实话,也就是梁子,如果换成是我,就算是为了保命,让我拿刀割自己,我想我多少也会犹豫一阵子,更何况梁子将自己胸前的肉切开的时候,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连哼都没哼一声。

    梁子将那截断尾仍在地上的时候,虫群就丰胸而上,瞬间将它吃得一干二净。

    这一截断尾上既没有阴气也没有尸气,所以我以为,只要梁子将它取下来,应该就不会成为虫群的目标。

    可在这之后,虫群依旧没有退去,离我们最近的那几只虫子依旧开始寻寻觅觅起来。

    梁厚载在我背后惊呼了一声:“是气味!”

    断尾上本来就没有阴气和尸气,这些虫子是怎么锁定它的位置的,气味,一定是气味。如今梁子身上也带上了这股气味,而且在短时间内都无法消除了。

    我和梁厚载立即将梁子推到墙角里,然后就挡在他和虫群之间,梁子身上的气味也许比较淡,那些虫子还没找到他的位置,可这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我背后的黑水尸棺对这些虫子无效,之前在那个狭小的洞穴中我就发现这一点了,当时我在洞穴中爬行的时候,背后的洞顶上也有虫子爬过,它们对于我的后背,可以说是毫不避讳。

    梁厚载的辟邪符用完了,还剩下几张镇尸符,可虫子身上又没有尸气,镇尸符也不会起任何作用。

    我手里还有一把开山刀,梁厚载手中还有火把,可数量如此庞大的虫群,用刀去砍,用那一点点火去烧,不用想也知道是杯水车薪。

    怎么办?好不容易找到了梁子,难道现在就要看着他被这些虫子吃掉么?

    虫群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又有几只虫子加入搜索的行列,在我们脚边至少聚集了上千只甲虫,它们全都昂着头,晃动触角,似乎是要将我们身后的梁子找出来。

    眼下已经没别的办法了,只能对一把。

    我将开山刀交给梁厚载:“厚载,你先帮我挡一下。”

    梁厚载犹豫了一下才将开山刀接过去,他朝我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他现在浑身的神经都紧绷着,紧张到说不出话来,不过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朝他笑了笑:“禹步,走罡!”

    梁厚载的脸上在一瞬间闪过一道惊愕和担忧的表情,可在这之后,他却很认真地对我点了点头。

    走罡这门功夫对当时的我来说,还是太难了,加上我已经可以达到思存境界,一旦在走罡的过程中出了问题,将会受到极大的反噬。平时如果师父不再身边,我也不敢独自练习。步罡踏斗、三步九迹,区区八个字,说起来容易得很,可要做到这八个字,对于我们守正一脉的门徒来说,一步走错,就是万劫不复。

    梁厚载一个人挡在梁子身前,我则走到了虫堆里,那些虫子大概是怕被我踩到,连忙给我让出了一点点空间。

    耳边全是虫群翻涌的噪声,我心中默背着道德经、三尸诀,强行让自己沉静下来,右手施无畏印,左手与愿印,默练定禅。定禅由佛门传入守正,这两种手印也都是佛门中的手印,佛门中的定禅中,最常用的手印是大概禅定印,但守正一脉的定禅只有施无畏印和与愿印这两种手印。

    渐渐地,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七星的星光,星光与我脑中灵光辉映的那一刹那,我立刻感觉身上多了一份沉重的压迫力。

    师父总说要思存九天,其实连我师父也不知道九天是什么样子,别说是九天,我仅仅是感应到天罡北斗的星力时,就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

    事实上,我也说不清楚,脑海中那些似有似无,似真似幻的星光,到底能不能称之为“星力”。

    我一边咬牙支撑着,一边站立在天英星星位,默念法咒,踏向天任星星位,在踏出罡步的时候,脑子里除了思存和星位,必须无一丝一毫的杂念,当时的我已经进入这样的状态了,周围发生了什么我是不可能知道的。

    甚至于对梁子的担心,都在那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英、天任、天柱、天心、天禽、天辅、天蓬七星,步罡踏斗、三步九迹,守正一脉的罡步走下来,要一气呵成,每一次迈步都不能有任何的迟疑。

    当我心中念毕最后一道咒文的同时,身子已经站立在了天蓬星的星位上,在这之后,脑海中的星光骤然消失,一股巨大的虚脱感顿时了上来。

    我双腿一软,当场就跪坐在地上,之后我就转过头,朝梁子那边看。

    还好,在我对外界没有感知的这段时间里,梁子和梁厚载都没出事。

    只不过梁子的额头上此时多了一道很深的伤口,正不断地流出血来,将梁子的半张脸都洇成了红色,另外,梁子额尖上的头发也被烧焦了一小撮。他坐在地上,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而在他的大腿上,还落着一只被烤糊了的甲虫。

    梁厚载也是一副无比紧张的表情,他举着火把,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梁子的额头。

    看到他们两个的表情,我又将视线挪到梁子额头左侧的伤口上,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极不好的念头,难道说,有只虫子沿着这道伤口钻进去了!

    我连忙跑到梁子跟前,梁子却朝着我长长吐了口气,说:“我还活着。”

    他一边说着,一边盯着大腿上烧焦的虫子,又是长舒一口气:“呼……我刚才还以为自己死定了,说真心话,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险的事,刚才那虫子已经把我头上的皮给割开了……唉,活着好啊,活着真好啊。”

    看到梁子没事我就放心了,梁厚载这时候也走到了梁子身边,他显得有气无力地,慢慢地弯下了腰,又重重地坐在地上,之后就不停地喘粗气。

    梁子伸出拳头,在梁厚载胳膊上轻轻擂了一下,说:“多亏了你啊本家,要不然我真完蛋了。”

    梁厚载十分虚脱地摇了摇头,很艰难地抬起手朝我这边指了指,对梁子说:“你还是谢道哥吧,要不是他走出来的罡步,我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救不了你。唉,不过这罡步的力量消耗得很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