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3章 虫群
    而梁厚载的刀则扎中了捻地尸的一条腿,将捻地尸钉在地上。

    可刀伤对于邪尸来说通常是没什么影响的,就见捻地尸扭动着身子,软乎乎的小腿在刀刃上划过,大片血口被划开,而它也脱离了梁厚载的控制。

    在这之后,捻地尸就以极快的速度钻进了土里,再次远离了我们。

    周围再次变得无比寂静,只能听到我和梁厚载的喘息声,还有梁子从鼻子和嘴里吐出来的阵阵粗气。

    片刻之后,梁厚载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用很快的语速对我说:“道哥,你的后背刚才还没碰到梁子!”

    我微微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梁厚载的意思,连忙躺在地上。

    我的后背没有碰到梁子,更不可能碰到捻地尸的身体,黑水尸棺仅仅有一半触碰到了地面,就已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我躺在地上,就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尸气就在梁子脚下,它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冲向地面。

    梁厚载也感觉到了,他连忙将梁子推到一边,我则将手中的火把递给了梁厚载。

    烈火对于邪尸来说,是一种最为常见的大杀器。

    几秒钟之后,梁厚载面前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突起,又是嘭的一声巨响,捻地尸破土而出,它从地里出来的时候,我就看到它身上出现了大量灼伤似的伤痕,上面几乎还能看到星散的火光,就像是身上沾着一滩滩正在燃烧的熔岩。

    地面在受到黑水尸棺的影响之后,对于捻地尸来说,无异于一个巨大的熔岩池。

    可黑水尸棺似乎只能影响到地表以下的区域,捻地尸来到地面上之后,又转过身,抄着了梁子扑了过去,梁厚载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可这具捻地尸的动作快得惊人,梁厚载一刀挥出去,竟然只划破了捻地尸身上的衣服,他手中的火把甚至还没来得及挥动。

    捻地尸扑向梁子的同时,梁子则直接将开山刀的刀背贴在自己胸前,刀刃向外,开山刀足有一尺多长,从梁子的胸口一直延伸到他的小腹部。

    捻地尸将梁子缠住的时候,肚子正好就装在梁子的刀口上,那刀太快了,几乎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就将捻地尸的肚子整个划开了。

    血液、胃液、内脏,那绝对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恶心的画面,梁子是得手了,可尸血同样溅了他一身。

    捻地尸突然就停止了动弹,我和梁厚载赶紧冲过去将捻地尸的尸身从梁子身上拉开,我的手触到捻地尸的时候,就感觉捻地尸皮层下血肉在轻微地颤抖。

    而当我们将它从梁子身上拉开的时候,它整个身子都剧烈地抖动起来,那已经不能说是抖动,而是在晃动了。

    我担心一旦松手,它又会缠上梁子,忍着剧烈的尸臭,死死地抓着它。

    可就在这时候,捻地尸突然安静下来,然后就有一团白色的东西从他的肚子里掉了出来,直冲着梁子的嘴奔了过去。

    我一早就预想到了会有这种事发生,在这团白色出现的一瞬间,也朝梁子嘴上抓了过去。

    梁厚载则朝着梁子的脸一脚踹了过去,我们两个的举动,说实话都很容易误伤到梁子,可在这种时候,先把命保住,其他的事情,我们根本没有精力去考虑。

    那团白东西的速度很快,可它是先落到梁子身上,才朝着梁子嘴边冲了过去,而我和梁厚载是在它出现的一瞬间就出手了。

    在下一个瞬间,我的手指就触摸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我都不知道那到底是邪尸还是梁子的牙,就想也不想地使出了天罡锁的手法。

    在练习天罡锁的时候,有一种练法就叫“抓圆”,我平时用的那些石锁中,其中一道锁就是用光滑的瓷石打造的,同时乌黑圆润,光滑无比,我也是将天罡锁练到第三年的时候,才能勉强将那道锁抓起来。

    我手中的东西显然比瓷石打造的石锁还要粗糙一些,而且它只有拳头大小,我稍微一用力就将它抓了起来。

    而梁厚载那一脚直直踹在了梁子脸上,梁子没等闷哼一声就“扑”的一声趴在了地上。

    梁厚载应该是发现我得手之后收了几分力气,不然梁子弄不好会被他一脚踹昏过去。

    我抓在手里的东西,就是那个两腮长满触手的婴儿脸,它似乎很惧怕我,我抓着它的时候,它的眼睛不停地到处乱张望,满脸的触手也在不停地扭动,可它的眼不论怎么张望,都没有朝我这边看过来。

    我知道,它怕的是我背上的黑水尸棺。

    “这是什么东西?”梁子在一旁说话。

    我摇了摇头,朝梁子那边看,才发现梁子不是在问我手里抓的是什么,他正指着自己的胸口,表情复杂地看着我。

    我这才发现,“婴儿脸”脑后的那根锯齿状的尾巴断了一大截,此时那一截断尾,就差插在梁子的胸口上,梁子胸前的军装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我看到锯齿状的尾巴就是斜着插进了他的胸肌,透过梁子胸口上的皮肤,还能隐约看到一条五六公分长的影子。

    被这样的一段“锯齿”扎入肉中五六厘米,梁子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似的,他抓着露在胸口外面的一段尾巴,想将它拔出来,可那样的倒齿入肉之后,要想拔出来可就难了,梁子伤口中渗出了大量鲜血,整块胸肌都被他扯动了,可那一截尾巴就是拔不出来。

    我手中的邪尸一看到梁子在拔动它的断尾,似乎就变得激动起来,一直盯着梁子,还不停地摆动触手,想从我手中挣脱出去。

    留着这样一个邪尸毕竟不是个办法,我就背过手,将它贴在了我的后背上。

    那阵熟悉的寒气又出现了,它从我的后背涌出去,进入“婴儿脸”的体内,仅仅一瞬间,就将它体内的阴气和尸气全部吞噬干净。

    我将彻底死亡的邪尸扔在一旁的时候,心里的那根神经一下就松弛下来,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和额头上全都是冷汗。

    梁厚载这时候已经走到了梁子跟前,梁子正举着开山刀,似乎是想将那一截断尾从胸口中挖出来,梁厚载赶紧阻止他:“别乱来!这地方尸气太重,你弄出这个大一个伤口来,辟邪符也保不住你。这半截尾巴上没有阴气也没尸气,先带着吧。”

    梁子看着胸口上斜生出来的锯状尾巴,很无奈地朝梁厚载笑了笑,之后他又去摸烟,却发现放在上衣口袋里的烟盒也在这半截尾巴插入他胸口的时候拦腰截断,梁子叹了口气,取出半根烟,又摸出了火机,他的火机是那种金属壳的柴油火机,这时候也坏了,火机顶盖和顶盖下的划火器直接不知去向了。

    “操。”梁子骂了一声,索性将烟盒和火机奋力扔了出去,两样东西在空中划过了一个长长的弧线,落在了巨大的骨堆之中。

    梁厚载望着散落在骨堆中的香烟,有些不解地问梁子:“你怎么把烟扔了?”

    梁子叹口气说:“点不着火了都,留着干什……”他说话的时候,一眼看到了梁厚载手中的火把,之后就叹了很长很长的一口气,再之后,就望眼欲穿地盯着骨堆的方向。

    梁子心里也清楚,那一堆骨头,是绝对不能靠近的。

    “嘿嘿……”过了一会,梁子突然笑了两声,他还转过头来,指着胸口上的半截锯齿尾巴问我:“你看我现在像不像外星人?”

    梁子的心太大了,刚才他差一点就没命了,现在还有心思开这种莫名其妙的玩笑。

    说实话,我觉得他这玩笑开得挺没品的,可不知道我就是笑出声来了,梁厚载的脸上也带着一份藏不住的笑容。

    只可惜,还没等梁厚载脸上的笑意完全展开,地面突然间微微震动了一下,我们三个人脸上的笑几乎是同时僵住了。

    又是几秒钟之后,地面再次开始震颤,而且是高频率、连续不断地震颤起来。

    刚开始,地面震荡的幅度非常小,如果不是因为频率足够快,几乎难以察觉,可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这样的震动也变得起伏越来越大,在远方的洞口中,还传来一阵山呼海啸似的巨大噪音。

    那声音虽然是从一个小小的洞口中传出来的,却让我觉得那声音好像已经充满了整个龙王墓,整个洞窟的地面、石壁、洞顶,全都和这阵声音发生了共鸣。

    那是一阵非常细碎、密密麻麻的“沙沙”声,像是某种摩擦声,又像是拿簸箕筛豆子的声音。

    我几乎是屏住了呼吸,愣愣地盯着远方的洞口。

    两三分钟之后,一大堆油光闪烁的青绿色颗粒从洞口中涌了出来,直到它们中的其中一些落在地面上,我才发现它们竟然是会动的,这些颗粒一落地,就分成了好几股,朝我们这边爬了过来。

    仅仅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内,这样的小颗粒就铺天盖地地占领了整个洞窟,它们聚在一起,真的就像一道海浪一样越过了巨大的骨堆,以巨大的势头朝我们这边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