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章 找到梁子
    尸体的脸就正对着,这张脸上依旧带着临死前的表情,它的眼睛瞪得很大,眉头和鼻梁都紧紧皱在一起,那种表情,好像是极度的愤怒,可它的嘴角却高高地扬起,露出一个异常诡异的笑容。

    这就是一具未经尸变的死尸,可他的死状,实在是让人无法想想,这个人在临死的那一刻到底经历了什么。

    梁厚载拉了拉我的手,示意我沿着原路退回去。

    可当我们转过身来的时候,却发现我们回不去了,在我们身后的那面石壁上,也布满了大量的洞口,我已经无法判断我们是从哪个洞口出来的了。

    之前进入那个洞口的时候,因为见到了老人的脚印,我断定老人既然敢进去,就说明这个洞至少是比较安全的。

    可是现在失去了路标,谁也说不好这些洞中会潜藏着怎样的危险。

    在原地等着老人回来?目前来说,这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可要在这样一个地方面对着这样一具尸体,我实在没有待下去的胆量。

    也就在这个时候,这些洞口中的风声突然被放大了,连同夹杂在其中的怪声也变得清晰起来。

    我现在几乎可以断定,那阵声音,就是有人在喊叫,那个人应该是说了一句很完整的话,但由于风吹过时带出了很大的杂音,无法分别出那句话的具体内容。

    我和梁厚载都静静地站在原地,竖着耳朵倾听着。

    过了一小会之后,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这一次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清晰,我听到一个人在喊:“你是谁,为什么……”后面半句又被风声掩盖了,我没能听清,只是觉得这个声音非常耳熟。

    梁厚载愣了一愣,突然对我说:“梁子。”

    那是梁子的声音!

    就在这时候,叫喊声再次响起:“别过来!”

    这次我也听出来了,这确实是梁子的声音,他遇到麻烦了!

    我和梁厚载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如此同时,在某个洞口中又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我和梁厚载立刻凑到石壁上,仔细分辨声音是从哪个洞口传出来的。

    直到梁厚载指了指离我不远的一个洞口说:“在这。”

    梁子的情况可能很危急,我也没时间多想,立刻钻进了那个洞口,梁厚载紧紧跟在我身后,也进了洞。

    前方的打斗声非常激烈,我的心脏几乎是全程吊在嗓子眼上,玩了命地飞奔。

    在洞穴的尽头,我就看到一抹幽幽的绿光正在不停地闪烁,我不知道那道光是来自什么,但我知道,如果再不找到梁子,他真的就危险了,因为这时候打斗声渐渐变得稀疏起来,洞穴另一端的战斗,似乎也到了尾声。

    梁子也许是个身经百战的军人,对付活人,他比任何人都专业,可如果他现在碰到的是邪尸,那就麻烦了。

    一个没有道术的寻常人碰上了邪尸,不管他本事有多大,也是九死一生。

    梁厚载心中也是万分的焦急,他脚力比我好跑得也比我快,到了洞穴后半段的时候,我几乎一直是被他推着向前赶。

    冲出洞口的时候,脚下的粘液变得非常浓稠,我前脚迈出去之后,后脚被粘液粘了一下,顿时失去了重心,梁厚载立即抓住了我的腰带,我才没倒下。

    如今我们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异常宽大的洞窟,这里没有钟乳石,发着绿光的网状物质,就像是巨大的蜘蛛网一样悬挂在洞顶,在地上的粘液中,还散落着一些类似于白色碎瓷片的东西。

    而梁子,此时就站在洞窟的正中央,他背对着我们,但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来,他身上还是穿着那件迷彩军装,腰上的手枪不见了,手上却攥着一把开山刀。

    此时的梁子正不停地喘着粗气,在他脚边还躺着一具尸体。

    我远远朝着梁子喊了一声:“梁子!”

    他非常警惕地转过头来,见是我们两个,才长吐了一口气,之后整个人就瘫软了下去,我和梁厚载赶紧跑过去扶起他来。

    借着火光,我打量了一下梁子身上,他除了脖子上有点淤青之外身上没有其他的伤痕。

    我和梁厚载也松了口气。

    还好,梁子没事。

    我朝不远处尸体看了一眼,那具尸体上附着了厚厚的粘液,没办法辨认出它是谁。但想一想也知道,这具尸体应该就是之前逃走的那个俘虏,梁子的开山刀应该就是从他手中夺过来的。

    梁子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催促我:“赶紧……呼……赶紧出去,这地方……邪性。”

    我们两个一左一右地架着梁子来到了洞口,可洞口只能容一个人通过,梁厚载就问梁子:“你现在能撑得住吗?先休息一会吧。”

    梁子似乎对眼前这个洞窟充满了戒心,他转身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吃力地朝我们摆摆手:“撑得住,走!”

    说完他就推了我一把,示意我快走。

    我平举着火把走在最前,梁厚载走在最后,将梁子护在中间。

    穿过洞穴之后,梁子一眼看到了盘在钟乳石上的那具尸体,本来就不怎么好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我就让梁子不要向上看,之后就带着他,随便找了一个洞口钻了进去,之后又在洞中找了一个还算干净的石头,让梁子坐在上面休息。

    我知道,在这样一个到处潜伏着危险的地方,停下来休息的确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可梁子快撑不住了,一路走过来,梁子的喘息声变得越来越重,他的气息中带着一份很重的虚脱感,在这么走下去,万一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我和梁厚载自身都难保,更别说是保护这样的梁子了。

    梁子背靠在冰凉的石壁上,长喘了一阵粗气,之后我就见他将有些颤动的手腕伸进了上衣口袋,掏出一根烟点上。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梁子除了裤腿上沾着一些粘液之外,身上的衣服都是干的,包括他的烟也没有被河水浸湿。

    这太奇怪了,要知道梁子可是和梁厚载一起掉进河里的。

    梁厚载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等梁子稍微缓过气来了,我就听他问梁子:“你身上的衣服怎么没湿啊?”

    梁子愣了一下,朝自己身上看了看,也是一脸无比疑惑的表情。

    我问梁子:“梁子,你是怎么进墓的?”

    梁子皱着眉头,似乎是在回想着什么,过了一会才说:“落水以后,你拉着我朝洞口方向游……后来我感觉手腕撞在了一个很硬的东西上,之后就和你失散了。我看到你和本家一起被吸进了洞,当时我呛了几口河水,意识不太清醒了,只记得……洞口上好像有索钩,我抓住了一条绳索,好像是顺着滑进了洞里……好像有人在我后脑上重重打了一下,后面的事我就记不清了,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枪和头盔都没了,那时候我好像是在一个石头搭成的隧道里。”

    说到这的时候,梁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很可怕的事,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停顿了一会才继续说道:“我沿着隧道走,想找你们两个,然后那个俘虏……他不是人,不是人啊,我碰到他的时候,他的脖子都断了,脑袋就……就耷拉在胸口上,可他还举着刀,追着我要杀我,他的力气很大,我打不过他,就跑,后来就跑到了刚才那个地方,他追进来,扯下那些绿网缠在自己脖子上,我就看见他的脖子又……又长好了,他朝我扑过来,张着嘴想说话,可他发不出声音来,那些绿网缠在他脖子上之后,他的力气就小了很多,我和他打,夺了他的刀,一刀刺进他胸口,可他还是死不了。”

    梁子说话时的表情实在太紧张了,这些话说得时断时续的,我就试着引导他:“你是怎么杀死他的?”

    梁子的表情又变得疑惑起来,想了半天才应声:“我不知道,他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我砍了他很多刀,可他就是死不了,不停地朝我身上扑,他一直张着嘴,想说话,可他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来。对了,最后一下,我砍在了他的头上,他的身子一下就瘫下去了,死了。再然后,你们俩就来了。”

    说完这番话,梁子就不再吭声了,闷闷地抽起了烟。

    进入龙王墓以后,梁子的记忆似乎就有点残缺不全了,至于他身上的衣服为什么没有湿透,他自己也解释不了。

    梁厚载沉默了一会,突然问了句:“弱点在头部?”

    我也不知道他是在问自己,还是问我,或者是在问梁子。

    我和梁子同时朝梁厚载看过去,就见梁厚载怀抱着双臂,正低头沉思什么,过了一会他才抬起头来问梁子:“二龙湾外面的那些雇佣兵,一些人是饮弹自尽,剩下的呢,是不是都被子弹击中了头部?”

    梁子想了一会,突然一脸惊愕地点了点头。

    我也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了,那个俘虏是被砍中了头才死的,外面的雇佣军也全部是因为头部受到重伤才……难道说,所有的雇佣兵,全都是那种生命力顽强的东西!

    这时梁厚载一脸担忧地转过头,朝着我们进来的那个洞口望过去。

    在洞口外面的石钟乳上,还盘着那具怪异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