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8章 真假王大富
    他带着我们在墓道中走了很久,最后来到了一个和学校教室差不多大的墓室。

    一进墓室,就看到中央位置陈放着一口黑色棺材,那棺材好像是用金属做的,在火光照耀下,上面泛着一层很柔和的金属光泽。

    之后老人点亮了墓室中的另外几支火把,墓室中的情形一下变得清晰起来。

    我没猜错,眼前这个老人确实就是墓穴中的人,我看的墓室中有泥土垒起来的炉灶,生火的工具、干柴,墓室角落的地板塌陷下去打一片,露出一个很大的坑洞,在坑洞的下方应该是有水,我离那里不远,能感觉到从坑洞中散发出来的潮气。而在坑洞的旁边,还有一个生锈的脸盆和一个烧水壶。

    不管是脸盆还是烧水壶,还是炉灶上的锅子,肯定是从外面带进来的。

    眼前这个老人不是被困在这里的,他是自己带着这些生活用具进来,而且进来之后应该就没打算离开。

    可什么样的能会把自己关在这样一个墓里?

    我心中正奇怪的时候,梁厚载好像看出了什么,突然问老人:“你认识王大富吗?”

    为了说出这句话,梁厚载好像费了很大的力气,要他和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说话,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

    老人顿了一下,转过头来冲梁厚载笑了笑。

    听梁厚载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老人和王大富很像,怪不得我刚才觉得他眼熟。不对,确切地说不是很像,而是这两个人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不过他比王大富要消瘦一些,因为头发和胡子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也要苍老一些。

    可除了这些,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王大富!

    这该不会是王大富的孪生兄弟吧?

    就听梁厚载问他:“你是王大富的亲戚?”

    老人挑了挑眉毛,摇摇头,之后他又跑到棺材旁,用力推开了棺盖,我这才留意到棺材里放着几床被窝。看样子,老人平时应该就是睡在这口棺材里。

    他在棺材里面翻找了一阵子,又拿着一张发黄的老照片跑了过来。

    他指着照片让我和梁厚载看,我就看到照片上有两个中年人,其中一个应该就是年轻时的王大富,另一个人是个矮个子,他长得很瘦,头却很大,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和一顶尖尖的鹰钩鼻,再加上那薄薄的嘴唇,这猫头鹰一般的长相,不是我师伯还能是谁?

    他指了指照片上的王大富,又不停地指他自己。

    我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突然就感觉脖子后面生出一阵寒意。梁厚载则瞪大了眼,脱口问了一句:“你是王大富?”

    老人很灿烂地笑了,不停地点头。

    他是王大富?那我们在村子里遇上的那个人,又是谁?

    我心中惊愕了这么一下之后,又在想眼前这个老人会不会在骗我们,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和王大富这么像?

    那个老人也没再理我们,他将照片收回口袋之后,就跑到墓室角落的坑洞那边去了。

    梁厚载一脸惊愕地看着我,我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事情变得非常诡异,我们必须小心一些。

    过了一会,我就听到坑洞中传来一阵水花飞溅的“哗啦”声,老人正抓着一根草绳,猛力一拉,将一个芦苇编制的小框拉了上来,框里还有两条不知名的鱼。

    老人晃了晃小筐,朝着我们咧了咧嘴,之后他又拿着鱼到了炉灶那边,杀鱼、取内脏,片下鱼肉,他从炉灶后面提了一个小盒出来,从盒子里刮出一点油脂倒在锅里,又用火把点了炉灶,鱼肉下锅,墓室中顿时飘起一阵香味。

    闻着空气中的鱼香,我突然有点回不过神来,那个坑洞里竟然有鱼,眼前这个老人竟然在墓室里生火做起了饭,这种事我长这么大,想都没想过。

    之后老人又从坑洞里打了一点水出来,他将水倒在锅里,盖上了锅盖。

    在这之后,他又从棺材里拿了一个牛皮本子和铅笔出来,看那意思,好像是要和我们交流。

    他在纸上写写画画了一会,又将本子正对着我,我就看到上面写着:“你是守正一脉人?赵宗典这辈不收徒,你是柴宗远徒弟?你怎到这来的?”

    他似乎极少和人交流,以至于忘掉了一些基本的语法,不过这些文字的意思倒是很容易看懂。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老实回答他的问题,可他看起来和我师伯很熟的样子,我也想从他嘴里套点话。

    我就对他说:“我师父是柴宗远,我是被二龙湾的暗流冲进来的。你和我师伯很熟吗?”

    老人在纸上写道:“他,每年会来一次,带点东西。今年也快。”

    我看着纸上的文字,问:“你是说,今年我师伯也快来这了?”

    老人点点头,又在纸上写:“柴宗远没来?”

    我不敢向他袒露太多,就摇头说不知道,之后又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就住在墓里的?你没办法说话吗?”

    就见他写道:“三十多年,淑芬死了我进来了,以前说话,三十年,没人跟我说,不会了,能听懂,识字。”

    他忘了怎么说话了,但能听懂,也能识字。

    本来我还想问他,我师父知不知道他进墓的事,可还没等张口,我那不争气的肚子就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声音,跟打雷似的。

    老人笑了笑,跑到炉灶那边掀开了锅盖,一股浓郁无比的香味顿时涌进我的鼻子里,这一下我发觉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饿过,整个胃好像都开始翻动起来。

    锅里的鱼看来已经熟了,老人直接把锅端到我们面前,又从炉灶后面拿了两个铁勺子出来,递给我和梁厚载。

    我们两个依然无法相信眼前的老人,甚至我心里还在怀疑,这一锅鱼说不好是有毒的,可以我们时那种饥渴的程度,再加上闻到了锅里飘出来的香味,我们两个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人抓着一把勺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对于吃惯了师父做的饭菜的我和梁厚载来说,老人的手艺大概算不上好,可在饥饿中,这样一锅鱼汤,无异于是山珍海味,汤的味道很鲜,里面似乎还放了盐,带着一点点的咸味。鱼肉吃起来口感有些发柴,但每一根肉咬断以后都很有弹性。

    我和梁厚载用了大概十五分钟左右,就把一整锅汤全都灌进了肚子里,如果不是因为烫嘴,我们两个应该还能吃得更快。

    老人就站在一旁看着我们,见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他就忍不住笑。

    吃过东西之后,我就明显感觉胃里有一股暖流渐渐流向我的全身,酸软的手脚也渐渐有了力气。在这之后,疲惫感和困倦就涌了上来,我坐在冰凉的地面上,就想打瞌睡。

    这时候,老人又拿来了本子,在上面写:“你们怎进二龙湾落水?”

    鱼汤里面没毒,从始至终,老人在我们面前,都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可我还是没办法相信他,尤其是他身上那股气息,实在是让人想不明白。

    最终,我还是打算隐瞒实情,只是说:“到二龙湾河边摸鱼来着,一不小心就落了水。”之后我想了想,又对他说:“对了,我们过去摸鱼的时候,还有几个穿着潜水服的人也在那,我看到他们腰上都带着绳索,而且好像还配着枪。不过具体的我也没看清楚,我们刚到二龙湾的时候,这些人已经下水了,下水之后就没再上来。”

    我困得不行,这一番话说得明显有些不合逻辑了,不过当时我也没察觉出来。

    其实我把蛙人入水的事告诉老人,主要是怕他着了那些人的道,毕竟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是敌是友,如果是敌,我向他袒露太多,可能会害了我和梁厚载,弄不好也会害了我师父,可万一他是朋友呢,而且人家也表现出足够的善意了,我也总不能让他对那些蛙人一点防备都没有。

    不知要老人看出我对他有所防备,还是得知有其他人进墓之后心里变得有点沉重,他的脸色在一瞬间沉了一下,可之后又朝我笑了笑,在本子上写道:“睡会,等赵宗典来,带你们出去。”

    我看着本子上的文字,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虽然还在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能睡,不能睡。”可那股困意根本就是无法抵挡的,我几乎是连挣扎都没能挣扎一下,就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睡,我自己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记得我睡得很深、很沉,期间好像连一个梦都没做。

    我是被一阵嗤嗤啦啦的碰撞声吵醒的,睁眼的时候,就看到老人正蹲在我对面,那一支生锈的锯子在子弹的弹头上划出几道很深的痕迹。而在我身上,还盖了两层厚厚的被子,我朝着身旁看,就看到梁厚载也刚刚睁开眼。

    老人见我们醒了,就朝我们笑了笑,之后他又指了指炉灶的方向,我看到炉灶上的锅子里有热气飘出来,墓室里还飘着浓浓的香味。

    我支撑着身子坐起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的伤口也用绷带包扎了起来,在梁厚载的脖子上一样缠着一层绷带。

    我的头还有些懵懵的,看了看身上的绷带,又看了看老人脚边的两盒子弹,有些回不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