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章 墓中人
    而且我感觉,那阵声音好像是从我的头顶上发出来的,我心里顿时犹豫了一下,可那些蓝色的水光映在洞壁上,正渐渐变得明亮,我知道,潭水还在上涨,我不能停下。

    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向前爬,不时叫一声梁厚载的名字,我怕他没跟上来或者出什么意外,好在每一次梁厚载都会回应我,他一直紧紧跟在我身后。

    又向前蠕动了一段距离,出现了一个拐角,起初我也不知道那是拐角,只是看到前面的路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直到我发觉洞壁上的虫群改变了方向,朝着洞壁的左侧蜂拥而去。

    我慢慢挪动着身子,跟上去看,就看到洞壁的左侧有一个非常宽的洞口,正好能让我的身子调转方向,而且从洞口中还闪烁着一种浅黄色的光芒。

    我钻进洞口之后,才发现洞口内部的空间突然宽敞起来,我终于能站起身来,长出了一口气。

    很快,梁厚载也爬出来了,他同样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吐了很长很长的一口气。

    说真的,在刚才那种极度幽闭的环境里,就算那些虫子不会对我和梁厚载做什么,紧紧是那份压抑就能让人崩溃。

    也就是我们两个刚刚舒了口气的功夫,散发着蓝色光亮的浑水也从洞口中溢出来一点,我和梁厚载不敢再耽搁,立刻朝着淡黄色光亮传来的方向走。

    之前我以为洞口中,又会是一条很长的隧道,我猜对了一半,这里确实是一个隧道,但距离很短。

    我们两个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敞开了一道缝隙的石门,那道石门非常沉重,我试着推了推,没能推动,只能和梁厚载一前一后地从门缝里挤出去。

    梁厚载还好说,他从门缝里出去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可我刚把头伸出来,就发现胸腔被卡住了,梁厚载拉着我的手臂,几乎使上了吃奶的力气才把我从门缝里拉出去。

    我超门缝里面看了一眼,就看到那些浑水在距离石门五六米的地方停止了蔓延,之后甚至开始以很慢的速度回退。

    当发觉那些蓝色的光不再向我们靠近的时候,我心里的感受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劫后余生啊!

    真心地庆幸自己还活着,但又忍不住一阵阵地后怕。

    梁厚载直接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他脖子被石头擦伤了,渗出一点点血迹,贴在脖子上的灵符也不知道去哪了。

    说真的,这时候的我突然开始怀念我平时最讨厌的学校了,怀念教室里的桌子、椅子,讲台和黑板,还有经常在窗户外面偷窥的那个惹人厌的班主任。

    而最让我怀念的,是每天早晨从照进教室窗户的那几缕阳光。

    梁厚载喘了一会粗气,对我说:“活着真好。”

    唉,还是活着好啊,不过我心里清楚,我们只是暂时活下来了,这个龙王墓诡异得很,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谁也说不清楚。

    我朝梁厚载笑了笑,又定了定神,之后才抬头朝着四周张望,刚才只顾着庆幸了,还没观察周围的情况。

    我们现在位于一个非常幽长的墓道中,整个墓道是用一种很规则的方砖堆砌起来的,在墙壁上,每个一米就有一个鸡蛋大小的灯,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灯,它们看上去更像是一种黏在墙上的卵,只不过从这些卵中发出了淡淡的黄光,给墓道带来了一丝光亮。

    可惜每颗卵上的光芒都很微弱,墓道被包裹在这样的黄光里,却丝毫不让人觉得明亮,反而有一种雾蒙蒙的感觉。

    另外,在这些不知道是灯还是卵的东西周围,还有三四个婴儿手臂粗的洞口,甲虫从石门中爬出来之后,就分成了好几股,全部沿着这样的洞口钻了进去。

    隧道非常长,不管我朝着哪一端张望,都看不到隧道的尽头。

    梁厚载扶着墙壁,很艰难地站起身来,苦笑着问我:“道哥,现在咱们朝哪个方向走?”

    我也试着站起来,可当我挺直了身子,准备用腿支撑着上半身起来的时候,却顿时感觉双腿一阵酸软,不只是腿软,连身上的伤口也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我这才知道梁厚载刚才根本就不是在苦笑,他那个咧嘴的表情,根本就是疼的。

    最终我也只能扶着墙,沿着墙壁一点点地起来,也朝梁厚载咧了咧嘴,手指了指前方说:“往那边走走看吧,唉,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得想办法找点水和吃的。”

    其实我也知道,我说的这些话和没说一样,在这样一个地方,到哪去找水去,到哪去找食物?

    不过我和梁厚载都清楚,不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停下来等死。

    我们两个都有些站不稳,走路也要相互依靠着才能稳住重心。

    “啊!啊!诶!”

    我们两个刚走了没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呼喊声,我心里顿时哆嗦了一下,梁厚载也非常紧张,我感觉到他的手颤了一下。

    我们两个同时转过头,朝着身后望过去,就看到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一个人。

    那是一个头发和胡须都非常长老人,他身上衣服的破旧,但看起来还算干净,在他的背上,还有一杆很长的老式步枪。

    他此时就站在我们身后十来米的地方,在他左侧的墙壁上开了一道门,他此时就是一只脚踏在门里,一只脚踏在门外,一边朝我们“诶诶啊啊”地叫,一边用手比划着什么。

    这个人身上的气场很怪异,既有活人的生气,又有着浓浓的尸气,他就是之前出现在隧道入口的那个“黑影”。

    他大概是见我们只是盯着他,没什么反应,表情就变得紧张起来,他指着我们本来要去的方向,艰难地喊出了几个字:“……绰……哇吓!”

    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只是见他说完之后,又朝我们奋力地挥手,好像是让我们过去。

    在这样一个地方,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人,没人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没人知道他是谁,我更没办法确定,眼前这个人到底能不能信。

    我犹豫了一阵子,最后看了眼他背上的步枪,还是艰难地调转了身子,朝他那边走了过去。

    这个人可是带着枪的,如果他想对我和梁厚载不利,在隧道口遇见他的时候,我们两个已经没命了。

    可他出现得实在太过突然,让我不得不对他产生防备。之前在水潭附近见到他的时候,他看起来还对我们有着很深的提防,现在却主动出来接近我们,这期间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对我们放下了戒备,还是说,他是别有所图?

    我的脑子里乱哄哄的,身边的梁厚载也是一脸的紧张,他的手紧紧攥着开山刀的刀柄。

    在距离老人两米左右的地方,我和梁厚载最终还是停了下来,梁厚载拔出了开山刀,一边警惕地盯着他,一边试探着问:“你是什么人?”

    老人大概是见我们不信任他,叹了口气,之后又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在嘴里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

    谁也弄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意思,他手舞足蹈了一阵子,见我们两个没有反应,很沮丧地在自己的头发上抓了一把。之后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侧过身来对着我们,一只手不停地朝自己背上指指点点,另一只则指着我。

    我背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心里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在背上抓了一把,这时候我才发现背上的衣服被撕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这一下我大概猜到他的意思了,就问他:“你认得黑水尸棺?”

    他很欣慰地长出一口气,又朝我伸了伸大拇指。

    看样子我猜对了。

    就在这时候,在墓道的深处传来一阵轻微的震荡,紧跟着又传来一阵凄厉的嘶嚎声,而声音传来的方向,就是我和梁厚载之前要走的那个方向。

    老人听到这阵声音之后脸色就变得有些惊慌,又朝我们两个招了招手,接着就见他退到了门中。

    和我们之前见到的那个石门一样,这道门也是只开了一道缝隙,不过这道缝隙比较宽,足够我侧着身子进去了。

    门的另一侧通着一条稍微窄一些的墓道,和外面那条墓道不同,这个墓道的墙壁上没有那种卵子一样的灯,只是粗略地挂了几支火把,有些火把还亮着,有些已经熄了。

    老人随手从墙上拿了一个火把,在前面带路。

    他光着脚,走路的时候不时露出脚掌,我看到上面有一层非常厚的老茧。他的头发很长,好像很多年没有理过了,他的年纪应该很大了,头发中只有极少量的黑丝,其余全都是白色的。看的出来,这个来人很爱干净,不管是头发还是胡子都梳理得十分干净。

    我和梁厚载腿脚都有些软了,走不快,老人的步伐倒是很矫健,我们两个跟不上他,他每走一段路就会停下来,等一等我们。

    说心里话,对于眼前这个老人,我还是无法信任,看他的样子,我总感觉他好像已经在这个大墓中待了很多年了,可这样一个墓穴真的能生活吗,先不说这里面浓烈的阴气和尸体,这里有水吗?有食物吗?没有这些东西,一个人如何生存。

    另外,在见到老人的时候,我总觉得他看起来很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还有他身上那种同时拌杂着生气和尸气的气息,处处都透着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