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章 白石头
    这么厚重的石板落下来,即便潭水的浮力能稍稍阻挡它一下,可如果它砸到我和梁厚载的头顶上,我们两个连一丁点活命的机会都没有。

    我想回到身后的岸上去,可那个石板是斜着落下来的,我一回头,正好看到它的边缘重重砸在岸和水的交汇处,激起一道大浪。

    当时那种情形,我和梁厚载都没敢多想,赶紧朝着对岸拼命地游。

    轰隆一声,从水潭的潭底传来一道巨响,接着就有一道大浪从我们身后盖了过来,将我和梁厚载结结实实地拍在了岸上。

    我也是第一次体会到浪头拍在身上的感觉,那中感觉就像是浑身上下突然压了好几个人,尤其是背上,就好像有七八个人同时将我压住,我都能感觉到胸腔的骨头在那一瞬间都被压得变了形,嗓子眼里有股又腥有咸的感觉,仿佛要喷出血来。

    还好水潭里的水不算太多,浪也不算太大,沉重的潭水很快沿着岸边退回了潭里,我先是感觉到一阵极短暂的轻松,之后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边朝梁厚载那边看,他正趴在离我不到两米的地方,动也不动一下。

    他这一下可把我吓坏了,我赶紧跑过去将梁厚载的身子翻过来,还好在我翻动他的时候,他的身子就猛地抽了一下,接着大声咳嗽两声,从嘴里吐出一大口带荧光的潭水。

    我长长松了口气,回身朝着水潭望去。

    就看见那块蜂窝状的石板此时就立在水潭中央,它的宽度正好和水潭一样宽,高度则可以从水潭的潭底直通溶洞的洞顶。

    现在我们就算是想退回去,也没有退路了。

    这时候梁子的钢盔又附在水面上,沿着大浪之后的余波漂漂荡荡地来到了岸边。

    梁厚载过了很长时间才缓过劲来,他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试着拍了拍胸口、清清嗓子问我:“还往前走吗?”

    刚刚被水呛到,又经过一阵剧烈的咳嗽,梁厚载此时的声音变得有点嘶哑。

    我拿起钢盔,又装了一些潭水进去,才问梁厚载:“你身上的灵符还在吧?”

    梁厚载解开扣子看了看,那两张辟邪符还贴在他的胸口上,喉咙上的那道符也没有脱落,他扣上扣子,朝我点了点头,而我则举起钢盔,小心翼翼地进了隧道。

    一样的水潭之后,又是一条同样的隧道,隧道的顶端还是充满了那种尸臭强烈的白球,而当我们走了一段路之后,拔地而起的石钟乳林又让我们的速度慢了下来。

    对于这样的隧道,我心里说不上怕,可走在着黑暗的环境里,我却忍不住紧张,当时的我尤其担心刚才那个声音还会出现,而且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每次走进隧道的时候,我总感觉身后好像有人在跟着我,远远盯着我。

    梁厚载显然也有这种感觉,我看到他在走路的时候,也会时不时地像身后张望。

    可隧道里的光线极暗,我们转身去看的时候,除了被水光照亮的石钟乳,就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哒——哒——

    就在我和梁厚载刚从两个石钟乳之间蹭过去的时候,在距离我们身后很近的地方突然传来这样一阵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一个人光脚踩在了水坑里,但之后却没有液体飞溅的声音。

    我心里一惊,立刻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举起了钢盔。

    借着钢盔中微弱的水光,就看到离我不到一米的一根石钟乳旁边窜过了一个隐约反光的影子,那个影子大概只有拳头大小,它的速度很快,加上光线暗,我根本没看清楚那是个什么东西。

    可过了片刻之后,它又出现在了隧道的顶部。

    这时候它的速度慢了下来,我才看清楚它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一张人脸,只有拳头大小的人脸,眼睛、眉毛、鼻子、嘴巴、耳朵,都像极了一个熟睡中的婴儿。可除了这张脸之外,它却没有身子,在这张脸的两腮上,长着几十根软塌塌、肉呼呼的触手,这些触手卷曲着,上面还带着一些吸盘似的东西,乍一看,就像是在这张脸上长出了七八只乌鱼。

    而在人脸的后脑勺上,还有一根锯齿样的尾巴,很长,大概有二十厘米的样子。

    我和梁厚载盯着它看的时候,它竟然也睁开了眼,它的瞳孔就是一个黑黑的小点,就像是在大片的眼白上凿出了一个很深的窟窿。

    这样的眼睛顿时让我想起了当年的李老太太,浑身鸡皮疙瘩刷的一下就起来了。

    它似乎没有看到我们,睁了睁眼之后,就将锯条一样的尾巴插进了顶部的凹槽里,之后它又将整个身子都蜷缩进去,之露出一个光滑的后脑勺,看上去就像是镶嵌在隧道顶端的白色石头。

    借着头盔中的水光,我看了眼隧道的顶部,背后的寒毛在一瞬间竖了起来。

    仅仅是我目光所及的地方,就有上百个这样的“白色石头”,仔细去看我才发现,有一些“石头”正在微微地颤动。

    它们是活的,全都是活的!

    这时候我又想起了捻地尸,想起捻地尸肚子里的那个东西。我还记得开山刀穿透俘虏腹部的皮肤之后,扎进了一个坚硬的东西,当时那种感觉,分明就是一把钢刀扎进了石头里。

    再看看这些泛着大理石光泽的东西……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拉上梁厚载,拼了命地朝隧道外面挤,我几乎是用上最快的速度了,梁厚载也十分紧张,他从两根石钟乳之间挤过来的时候不小心挤掉了一只鞋,也没去理会。

    在这个隧道的石壁上,一样有一个漆黑黑的洞穴,这一次当我们从洞口走过的时候,却什么声音也没听到。

    当我和梁厚载拼尽力气从隧道里走出来的时候,隧道外面果然又是一个发光的水潭,可这个水潭上方没有石板,而是高不见顶的岩壁。

    我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低头朝着地上看,就看见距离隧道入口不远的地方,有两张被撕破的灵符。

    那是梁厚载第一次进入隧道之前扔在这的,我们两个竟然又回来了!

    我心里正惊愕的时候,又看到水潭旁的一棵石钟乳上挂着一杆步枪,枪身虽然已经折断了,可从枪头和枪身的构造来看,那应该是梁子他们的枪。

    不对,应该说这支枪就是梁子的。

    我记得梁子入水的时候,他的枪就牢牢挂在胸前。这支枪能出现在这,也就是说……梁子也进来了?说实话我不确定。

    我不知道梁子进没进洞,但我能确定他肯定没有落进眼前这个水潭,水潭很深,潭水一直散发出轻微的蓝色亮光,但这并不影响潭水的清澈,站在岸边,一眼就能望穿潭底,里面除了水,什么都没有。

    岸边依旧只有我和梁厚载之前留下的那两滩水渍,除了我们,也没有其他人爬上岸。

    梁子如果真的进来了,我想,他大概在进洞的时候抓住了一条绳索,沿着这条绳索荡进了岩壁上的个某个洞口。

    我现在也可以确信岩壁上肯定是有其他入口的,不然就无法解释那些雇佣兵和我师父下水之后去了哪。

    梁厚载回头看了眼我们身后的隧道,对我说:“道哥,我看咱们还是在这等救援吧,隧道走不通。”

    他这么跟我说话,我就知道他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于是朝他点了点头。

    其实我们身后的那条隧道,也未必就是走不通的,别忘了在隧道的石壁上还有一个洞口,而那个地方我们还没进去探索过。

    可那个洞,不是到了万不得已我是绝对不会进去的,光是站在洞口我都能本能地感觉到一种巨大的不安,光是里面发出来的声音就能在一瞬间让我失神,如果真进了那个地方,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救援了,虽然这里的阴气很重,我和梁厚载在这里持续待上几个小时弄不好就会发狂,可不管怎么说,终究能支撑一阵子。

    我随手将钢盔扔在一旁,之后就找了一个还算干爽的地方坐下,开始安静地等待。

    我和梁厚载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这里的温度很低,坐了没多久,我的小腿肚子就冷得开始发颤,梁厚载也好不到哪去,我朝他那边看的时候,他的嘴唇都有些发青了。我们两个只能紧紧靠在一起坐着,相互取暖。

    其实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就想把仙儿召唤出来,她活得比我们长得多,见多识广,说不定有办法从这里逃出去。可每次一到这种关键时候仙儿就幺蛾子,她这会睡得很沉,我在心里唤了她好几次,她都没有回应。

    我和梁厚载就这么坐一会,起来活动一会,刚开始还能勉强维持身上的热量,可时间一长,肚子里的那点牛肉罐头就消耗光了,就算再怎么活动还是会觉得冷,而且越是活动,就越觉得饿。

    我没办法计算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多长时间,我只是惊奇地发现这里的阴气对我们来说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心智没有被扰乱,梁厚载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