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开风走水
    被冯师兄这么一问我才反应过来,如今师父不在,守正一脉的门人就剩下我自己了。在这种情况下,守正一脉的门人是要主动挑起大梁的。

    在过去,我总觉得自己很行,这些年跟着师父练功,普通的邪祟、邪尸,应该都不在话下了吧。可此时,这样一份重担毫无征兆地落在我的肩上,我突然意识到梁子他们的命现在都攥在我的手上了,心里就没由来的一阵紧张。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这里除了我们这些人,在西北方向的帐篷里还有两个五花大绑的俘虏。

    先不论这些俘虏是好人还是坏人,也不论他们到这里来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作为守正一脉的门人,我现在都有必要保证他们的安全,我师父说过,在邪祟面前,人就是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梁厚载见我一直盯着西北方向的那座帐篷,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图,他给了我一个眼神,然后就走出了人群,朝着那座帐篷飞奔了过去。

    梁子带来的那些人中,绝大多数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没有一个人多嘴去问,在梁厚载跑出去的我就发现,如今在篝火堆的每一个方向都有人在持枪戒备,他们围城了一道圆形的人墙,将我、庄师兄还有冯师兄围在其中。

    其中还有两个人给梁厚载做好了掩护,他们端着枪,枪口正指着梁厚载的两侧。

    梁厚载很快进了帐篷,接着又拖着那两个俘虏奔了出来,就在梁厚载冲出帐篷的那一刹那,在他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帐篷附近陡然出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阴气。

    我有心想帮梁厚载,可我离他太远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身影在阴影中快速浮现出来。

    还是那两个帮梁厚载打掩护的战士扣下了扳机,两声清脆的枪响之后,有一颗子弹打在了帐篷上,另一颗打在了草地上。

    由于那个身影和梁厚载之间的距离太近,加上夜间的视线比较模糊,那两个战士如果贸然朝着那个身影开枪,极容易误伤梁厚载,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鸣枪警示。

    梁厚载反应也快,就地打了个滚的同时,从怀里摸出两张符,反手就朝身后扔了出去。

    自从经历了铜甲尸那次的事之后,梁厚载就习惯于在身上带几张驱邪镇阴的灵符。

    可灵符飞出去之后,那个红色身影却又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了,连同空气中的阴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梁厚载也不敢耽搁,倒拖着那两个俘虏,拼尽全力朝我们靠了过来,等他来到人墙外围的时候,梁子和大伟赶紧上去帮忙,将俘虏拖到了火堆旁。

    那两个俘虏此刻都是醒着的,只不过被堵了嘴,暂时说不出话来。

    我问梁厚载:“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了吗?”

    梁厚载摇头:“没看清,不过应该是邪尸,它身上有股子尸臭味,虽然很淡,但的确是有。”

    冯师兄扯出其中一个俘虏嘴里的东西,问他:“刚才那是什么东西?你们之前应该见过吧?”

    俘虏的嘴就是用布条堵住的,用这种方式堵嘴,通常要堵得很深很满,在将舌头彻底压住的同时,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呼吸不畅。

    那个俘虏先是长长地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缓了缓才说:“是个……是个穿红衣的厉鬼。”

    看得出来,他此刻的表情异常紧张,似乎也是对林子里的脏东西非常惧怕。

    我又看了梁厚载一眼,梁厚载皱了皱眉头,说:“确实有尸臭,我应该没弄错。”

    梁厚载的话我当然是没理由怀疑的,可如果那东西是邪尸,它是怎么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呢,这样的事,好像只有鬼物能做到吧?可如果它是厉鬼,身上为什么会有尸臭?

    不管是什么样的灵体,身上都不会有任何的味道。

    这时冯师兄又问那个俘虏:“你们之前是怎么对付它的?”

    俘虏摇头:“没办法对付,只知道它好像对二龙湾有着很深的忌惮,从来不会靠近河道。”

    冯师兄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问他:“是谁告诉你们,它从来不会靠近河道的?”

    那个俘虏愣了一下,赶紧低下头,似乎并不打算回应我冯师兄的问题。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我冯师兄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呢?话说这些雇佣兵既然接触过那个所谓的厉鬼,就算了解到了它的一些特点、习性,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

    而且从那个俘虏一脸惊慌的表情上看,冯师兄猜得没错,在他们背后,的确是有人指点,而且对于他们来说,这个人的身份是不能轻易说出来的。

    这让我想起了之前那个在挖土机里跳进跳出的人,他最后打出去的那一通电话,会不会就是在和他们背后的高人联络?

    其实我也就是想想而已,有我冯师兄在这,这些事还轮不到我来操心,我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对付邪祟,保证所有人的安全。

    这时冯师兄对我说:“他说那个邪祟从不靠近河道,应该没有骗我们,不然他们也不会守着这么一只邪祟,还敢在河道附近施工。只不过,之前师叔用罡步镇住了河道的阴气,导致这里的风水气场发生的变化,之后那只邪祟会不会靠近河道,不好说。不过我想,二龙湾墓口的气场,对于它来说应该还有有些震慑作用的。”

    我看了眼不远处的篝火,又转身望了眼二龙湾的河道,一时间有些拿不定注意。

    不管那只邪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有一点是很显然的,它怕篝火,尤其怕篝火上的阳气,可这样的一堆火早晚是要烧完的,篝火一灭,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不好说。

    可我们所在的位置里二龙湾的河口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贸然撤到河边去,我们就失去了篝火的保护,到时候邪祟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也不好说。

    但不管怎么说,要想对付林子里的脏东西,最好的办法还是借助龙王墓中的气场。

    我小声问冯师兄:“师兄,你看能不能想个办法,将龙王墓的气场引到外面来。”

    冯师兄的表情也有些举棋不定:“引出来是没问题,可墓穴里的阴气太重,将那股气场引出来,篝火可能会被扑灭。”

    说到这冯师兄顿了一下,又对我说:“不过火堆里的柴料不多,估计过不了一个小时,篝火一样会熄灭。”

    当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和冯师兄简单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将龙王墓的气场引出来,将邪祟赶走。

    冯师兄要用二龙湾的河水做一个阵,我和梁厚载跟着他一起走出了人群,一左一右地护着他,梁子也跟着出来了,他朝我们举了举手中的枪,意思是要给我们打掩护,我和梁厚载也没有拒绝,任由他跟着。

    说真的,我和梁厚载表面上镇定,心里其实都紧张得不行,有梁子这一人一枪跟着,我们心里多少也踏实一些。

    我们护着冯师兄来到二龙湾河边,冯师兄驻足观望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又从梁子头上摘下了钢盔。

    冯师兄蹲下身子,将钢盔没入水中的时候,他的身子好像被某种力量猛地拉扯了一下,要不是我和梁厚载眼疾手快,拉住了冯师兄,他几乎掉进水里。

    冯师兄站起身来之后,还看着河道中央舒了口气,对我说:“河道中央有股暗流,吸附力很强,龙王墓的入口应该就在那个地方。”

    我一边听着冯师兄说话,一边留意着周围。

    本来我以后,当我们几个人离开篝火的时候,那只邪祟说不好就突袭我们,可直到现在,它却一直没有出现。

    二龙湾的河岸上静得让人胆寒,除了冯师兄说话的声音,我只能听到轻微的流水声,空气中连一丝风都没有,远方的几棵老榕树却依旧摇摆着枝叶,不发出任何声音地摇摆着。

    冯师兄抱着盛满河水的钢盔,带着我们走到了山路的入口,他望着河道的方向,嘴里念念有词的:“内三里外三里,开风走水,这地方的风水,只能摆五虎擒羊的凶阵啊。唉,麻烦事儿。”

    我不懂风水,也听不懂冯师兄话里的意思,只是一直留意着附近的动静。

    梁厚载和梁子看起来也是一脸的紧张和警惕,此刻在我们几个人中,只有我冯师兄依旧是一副不急不慢的样子。

    他将钢盔倾斜了一下,将一小捧河水倒在地上,一边又对我说:“二龙湾的风水非常特殊,我摆出的这个阵,恐怕也只能将龙王墓的气场引出一两成来,到时候不一定能赶走邪祟,如果邪祟不走怎么办,你要早作打算啊。”

    没等我点头,冯师兄就朝着山林边缘的一棵老榕树走了过去。

    我也是后来才听冯师兄提起过,在二龙湾河畔的这几棵榕树都是很不寻常的,几乎每一刻老榕树都长在了凶位上,加上这些树木常年受到龙王墓阴气的侵蚀,本身也有了灵性,可这样的灵性,却是真真正正的恶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