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章 那东西来了
    梁子冲我点点头,有些无奈地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们每个人都是荷枪实弹的,危险性太高,如果不迅速击毙的话,受损失的可就是我们了。而且已经有两个俘虏了,我们也真没必要再去留下几个活口。再者说了,那些人也不全是我们击毙的。”

    我有些纳闷:“啥意思?”

    梁子指着不远处的一片阴影区域,那里大概是他们堆放尸体的地方,之后就对我说:“其实在这种环境下,我们是不可能每枪都能打准的,大部分起初只是受了伤,并没有被击毙。可他们见我们围上来的时候,有些人大概是认为自己逃不掉了,立即饮弹自尽。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雇佣兵,见任务失败,为了防止被俘就自杀,关键他们自杀的时候都非常果断,几乎没有一点点犹豫,就好像,好像是舍身取义一样,让人实在无法理解。”

    梁子带着我和梁厚载来到火堆旁坐下,冯师兄递给我一个热腾腾的罐头,之后他又问庄师兄:“那些尸体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庄师兄一边嚼着牛肉一边说:“已经联系了上面,明天早上会有后续部队过来接管,这些雇佣兵的身份说不定很特殊,上面估计是打算调查一下这些人。”

    一边说着,庄师兄将几个银白色的金属牌子递给梁子,说:“这些铭牌都是从尸体身上拿下来的。”

    梁子借着火光,仔细翻看着其中一个铭牌,我就坐在他身边,也能很清楚地看到铭牌的样子。

    那就是一个极普通的金属牌子而已,一面很光滑,另一面则简单地刻着“葬—17”这样几个文字。

    梁子又拿起第二片铭牌看了看,和之前那一个一样,也是一面光滑,另一面刻着:葬—233。

    粗略地看了一下所有牌子,规格都是完全一样的,一面光滑,另一面刻着一个“葬”字,后面跟着几个数字。

    就听庄师兄在一旁说道:“我怀疑那个葬字,应该是某个组织的名称,至于后面的数字,有可能是组织成员的代号。”

    梁子将一个铭牌放在手里,皱着眉头说:“如果真是这样,这个组织的规模可不小啊。”

    我看到他手里的铭牌上刻着:葬—77632。

    这个数字是不是就意味着,带着这个铭牌的人,就是这个组织的第77632个成员,如果真是这样,那的确是一个规模非常大的组织。

    梁子三口两口就吃完了一大罐牛肉罐头,之后就将那几个铭牌扔进空罐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问我和梁厚载:“你们俩抽烟吗?”

    我和梁厚载立即摇头,庄师兄也白了梁子一眼,说:“别带坏了我师弟!”

    梁子悻悻地笑了笑,又对我说:“烟可是好东西啊,能压惊。呵呵,说起来,我这辈子抽的第一根烟,还是十年前,你师父给我的。那年我大概才二十出头吧,这支特战队还没组建起来,那是我刚进侦察连的第二个星期,连长突然说有个机密任务,让我也参加,你知道是啥任务吧?嘿嘿,就是跟着你师父下墓、除尸,那可是我头一次见邪尸,不怕你笑话,我那时候没什么战斗经验,胆子也小,差点给吓尿了。还是柴大爷在我嘴里塞了根烟杆,让我一边抽一边跟着他往外走,他那烟真是烈得很,我刚抽了第一口,就被熏得迷迷糊糊的,自己都不记得是怎么从墓里出来的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点了烟,用力吸了一口,他这一口烟大概是抽得太狠了,紧接着就是一阵猛烈地咳嗽。

    之后我又问梁子:“最近不是联合军演吗,你们怎么没参加?”

    梁子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给自己顺着气,一边说:“我们要是也参加军演了,柴大伯现在到哪找人去?嘿嘿,我这一队人,从编制上来说属于特战队,可大部分任务我们都不参加,只负责两件事,一是配合当地扫毒,二嘛,就是配合你们寄魂庄行动了。不过寄魂庄的事,只有我和少数的几个老兵知道,其他人不参与寄魂庄的任务,我们也不会主动将寄魂庄的事告诉他们。”

    这时候梁子总算是顺过气来了,就听他继续说道:“说句实在话,你们寄魂庄的那些事,我们是能不说就不说。我们这些人,干到一定的年纪就要退伍的,谁不想退了伍以后过几年安稳日子?我倒是希望那些新兵蛋蛋子一辈子也别掺和寄魂庄的事,省得心里以后都留着一大片阴影,整个人都变得神神叨叨的。”

    听到梁子的话,庄师兄就笑了:“你既然不想掺和寄魂庄的事,怎么还老想着跟我柴师叔下墓?”

    梁子叹了口气说:“唉,你是不知道,自从十年前跟着柴大伯下了一次墓,见了那些东西之后。我现在有时候做梦都能梦见那时候的事,这些年,你们不联系我,我也联系不上你们,有段日子我就在想,你和柴大伯说不定都是我梦里的人,我没见过你们,也没下过墓,所有的事都是我幻想出来的。庄大哥,我说句实在话吧,你要是再不来找我,说不定我真能变成神经病了。”

    就在梁子说话的时候,有人从不远处的一个帐篷里伸出头来,冲梁子喊:“那两个人醒了!”

    我们的俘虏醒了!

    梁子也不怎么在意,只是朝帐篷里的招了招手,说:“先晾他们一会,来,过来吃点东西。”

    那个人笑呵呵地就跑过来了,梁子就向我介绍:“这是邢伟,我们队里的神枪手,平时我们都叫他大伟。十年前,他也是跟着柴大伯下过墓的。”

    说完梁子又指了指我,对大伟说:“这是柴大伯的高徒,左有道。”接着他又指了指梁厚载,顿了一下,问我:“你这哥们叫什么来着。”

    我就对梁子说:“梁厚载,他是赶尸人一脉的传人。”

    梁子笑了笑,对梁厚载说:“哟,你也姓梁啊,和我还是本家呢,我大名叫梁国华,以后多关照啊。”

    就在梁子说话的时候,大伟也凑到了梁厚载身边,十分好奇地问梁厚载:“你是赶尸人啊,湘西真的有赶尸人啊?我老家就是湘西那边的。”

    梁厚载向来不擅长和生人打交道,大伟的热情更是让梁厚载非常不自在,他只是点点头,也没回答大伟的话,就是抱着牛肉罐头,一个人闷闷地吃。

    大伟估计也没想到梁厚载会是这样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气氛变得很尴尬。

    庄师兄有些看不过去了,就和大伟聊起了家常,意在转移大伟的注意力。

    梁子就悄悄地问我:“你那哥们是咋回事啊?”

    我也没什么好避讳的,直接告诉他梁厚载人比较腼腆,碰到生人有时候会害羞,相处一阵子就好了。

    我说话的时候梁厚载也是能听到的,他也不介意我这样说他,还冲我笑了笑。

    梁子笑呵呵地拍了拍梁厚载的后背,说:“嗨,好好一大小伙子,有啥放不开的?”

    梁子个头不高,人长得也瘦,但力气很大,梁厚载被他拍得,整个人都左摇右晃的,看着梁厚载那个局促的样子,我就在一旁乐。

    可就在梁厚载身子晃动的一刹那,我突然从眼角的余光里瞥到了一抹红色,在这道红色上,我还隐约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阴气。

    我立刻转头去看,可眼前哪里还有什么红色,目光所及的地方就是一片草场和远处的一棵老榕树,此时没有风,可榕树上的枝条却在轻微地晃动着。

    梁子大概是感觉到我脸色有些不对,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问我:“你咋了这是?”

    他说话的时候,庄师兄和冯师兄也放下了手里的热罐头,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我没接梁子的话茬,而是一边盯着老榕树,一边问我冯师兄:“冯师兄,我记得你白天的时候说,这林子里可能有脏东西是吧?”

    就听冯师兄说:“只是推测。”

    我还是盯着那棵树,对我冯师兄说:“冯师兄,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推测出来的,不过那东西,现在已经来了。”

    随着榕树枝条不断地摆动,我能明显感觉到树后面的阴气正在慢慢变强,这股阴气和二龙湾散出来的那股阴气不一样,二龙湾的阴气中掺杂着轻微的怨气,可这股阴气,就是一种纯粹到极致的阴。

    片刻之后,梁厚载也感觉到了这股阴气,他放下手里的罐头盒,迅速凑到我身边。

    我也不知道榕树后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大声说话,庄师兄则小声地对梁子说话,让梁子尽快把所有人聚集到一起。

    梁子和大伟迅速猫着腰离开了篝火,开始将其他人集中起来。梁子大概也知道在当前这种情形下不宜开口说话,他和其他人的交流完全靠手势和眼神,我完全看不懂梁子的手势是什么意思,可他的战友能看懂。

    从前到尾,梁子没说一句话,可在短短几十秒钟之后,所有人都聚集到了篝火堆前。

    火焰中蕴含着非常猛烈的阳气,是可以用来抵御邪祟的,我想也正是出于这样一个原因,庄师兄才让梁子将所有人聚集在这里。

    之后,庄师兄就不断朝火堆里添柴,以保持火焰的旺盛。

    冯师兄则凑到我跟前来,小声问我:“有道,接下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