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8章 术法和子弹
    他们不知道我师父的存在,大概是以为龙王墓里发生了变故,才导致了阴气和雾气的消散。

    庄师兄和冯师兄托着那两个俘虏,沿着树干滑了下去,我和梁厚载也跟着他们一起回到地面上。

    我师父看着月光照耀下的二龙湾,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我也不知道师父在想什么。

    之后又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左右,在二龙湾的河岸上突然爆发出了一道很强的白光。

    那道光就是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突然爆发出来的,虽然我离河道很远,可当光芒出现的时候,我的眼睛就正冲着它,仅仅一个瞬间,我就感觉眼睛一阵刺痛,接着就什么也看不清了。

    我险些摔倒,冯师兄赶紧过来将我扶住,他嘴里一边嘟囔着:“怎么连闪光弹都用上了?”

    因为眼睛被晃了一下,接下来二龙湾河畔发生了什么事,我完全没看见。只是听到一阵雨点般的交火声,其间还伴随着少量的爆破声,此外还有哀嚎声不绝于耳。

    现实中的枪战和电视里的枪战完全不是一个样子的。

    现实中的爆炸声很短暂,常常是“嘭!”的一下就结束了,完全没有电视上那么震撼。

    可现实中的子弹,比电视上的子弹威力大太多了,尤其是步枪的子弹。

    看电视上演的,一个人中了好几枪还能忍着疼,在敌军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说句实话,那样的剧情纯属扯淡。现实中如果中了弹,身上绝不仅仅是多了一个弹眼这么简单,子弹如果打中了一个人的手臂、大腿,这只手、这条腿,很可能直接被打飞,血肉四溅。

    电影里的子弹,可以穿透一个人,可现实中的子弹,却可以很容易地撕裂一个人。

    二龙湾河畔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就来自那些被子弹打中的人,中弹的瞬间没有感觉,但在几秒钟之后,巨大的痛觉沿着痛觉神经入侵大脑,在一瞬间就能让人彻底失去战斗力。有些人甚至来不及喊疼,紧紧一个瞬间就因为剧烈的疼痛昏迷过去。

    我记得大概是在十一岁那年,我问师父:“师父,为什么我夏师伯说,现在会法术的人越来越少了呢?”

    我师父说:“因为再厉害的法术,也打不过一颗子弹。”

    之后我又问了师父另一个问题,具体内容记不太清楚,大概就是问他,既然我们代代流传下来的术法,比不上现代的热兵器这么实用,为什么我们还要一代代地将它传下去。

    师父就说:“因为再厉害的枪械,也干不过法术。”

    这不是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吗?

    可师父是这么解释的,他说,术法和子弹哪个更厉害,主要还是看谁能占到先机。

    师父打比方说,比如,我手里拿着一把枪要杀了罗有方,可我又不知道罗有方在哪,这时候罗有方只要弄到我的生辰八字,给我做一场法事,就算我一直没见到他,他照样能要我的命。

    可如果我和罗有方当面对质,我手里拿着枪,他非要用术法来对付我,不管是什么样的术法,施展起来都是需要时间的,而开枪只需要一瞬间。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罗有方就是道行再高也不是我的对手。

    其实那时候的我还不能理解师父这些话的意思,毕竟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术法的厉害我是见过的,可论起子弹,我对其威力的了解,也仅限于电视上的那些影视作品,更何况我课业这么紧张,本来也很少看电视。

    但当庄师兄带着我来到二龙湾的河畔上,我看到那些被子弹撕裂了身体的人,整颗心一下就揪到了嗓子眼上。

    我就是做梦也想不到,那一枚看起来小巧光滑的弹头,竟是如此凶猛狠毒的东西。

    梁子这一仗可以说是完胜,托了最初那颗闪光弹的福,聚集在二龙湾河口的一百多雇佣兵全被他们放倒了,而梁子这边,只有一个人被崩飞的弹片割破了眉角,其他人虽然也有受伤的,但都没见红。

    我虽然没看到梁子他们这一仗是怎么打的,但我也知道,他当时面对的可是五倍于他的兵力,能将对方全歼,还能保证己方没有人员伤亡,应该是非常难的了,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梁子就是做到了,他好像很习惯于这样的战斗,这时一边指挥其他人打扫战场,一边和我冯师兄搭话聊天:“冯哥,咱俩有几年没见了吧?哎,我明年就退伍了,你们那边还缺人不?”

    冯师兄也没回答他,只是问:“你走了,你这个队谁带?”

    梁子笑了笑:“我走了自然有人接我的班,对了,柴大伯哪去了,从刚才开始就没看见他呢?”

    他正说着话,我庄师兄就走过去了,一边对梁子说:“师叔回去拿东西了,估计再有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回来。梁子,你让人打几个帐篷,今晚咱们就在这守夜吧。等一会我师叔要下墓,咱们得在岸上给他把着风。行军的帐篷你们带了吧?”

    梁子点了点头,旋即又显得有些失望:“当然带了,哪次跟着你门寄魂庄的人出任务不是十天半个月的,不带帐篷我们睡哪?嗨,之前听你说这地方有个墓,我还激动了一下子,可听你这意思,柴大伯这次是不打算带着咱们啊,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冯师兄也叹口气说:“柴师叔这次下墓,主要是为了见一个人。”

    梁子就很好奇地问:“见谁啊?”

    可冯师兄却朝他摆了摆手,说:“这是我们寄魂庄内部的事,不能告诉你。”

    梁子笑着摇了摇头就走了,之后他找了两个人,又由我庄师兄、冯师兄帮忙,很快搭起了几个帐篷,其他人收收拾好战场之后,就在河岸上守着。

    我估计,之前下墓的那几个人大概做梦也想不到,外面的世界此刻已经天翻地覆,他们的同伴已经全军覆没,河岸上的守卫者也换成了特战队的战士。

    一个小时之后,我师父拿着一长一短两个包袱回来了,梁子跟他打招呼他也没理会。

    我师父一阵风地走到河边,从地上捡了一杆枪,又朝我喊道:“你和厚载老老实实在岸上待着啊。”

    说完,我师父就纵身跳进了河里,一眨眼就没人影了。

    我看着河中央那一道道荡漾不止的涟漪,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知道师父没打算带我进龙王墓,可没想到他走得这么着急,他临走前,甚至没说什么时候能回来。

    师父本事大,这我知道,可师父也说了,龙王墓里凶险万分,虽然我也知道他习惯小题大做,常常把原本没什么的事描绘得很可怕、很恐怖,也常常过分地谦虚,比如他常常说,我们这一脉在辰州符上的造诣不深,可事实上似乎不是这样的。

    我猜想,师父说龙王墓凶险,可能又是在吓唬我,他只是怕我偷偷跟着下墓,对于我师父来说,当时的我无异于一个小拖油瓶,我跟着他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成为他的累赘。

    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师父下墓以后,我心里就就没由来地忐忑,总觉得他好像会出什么事。

    仙儿知道我的心思,她从我肩膀上露出了头,好心劝我:“你放心吧,柴爷的道行深着呢,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装模作样地点点头,可心里还是不停地忐忑。

    这时梁子也走过来了,他朝着河道中央看了眼,又咂了咂舌说:“这水够浑的啊。”

    我还是担心师父的安危,忍不住问梁子:“梁子叔,你说我师父不会有危险吧,不行你派几个人下去吧?”

    梁子朝我摆了摆手:“你叫我梁子就行,什么叔啊哥的,把我给叫老了。派人下去肯定是不行啊,刚才庄哥说了,柴大伯这次是铁了心要独自下墓,我要是带着人下去了,一来柴大伯肯定不高兴,二来嘛,我们这些人到了墓里,说不好还成为他的累赘。行了,你先别琢磨这些了,先过来吃点东西。”

    说完,梁子就拉着我朝其中一个帐篷那边走,我看到庄师兄和冯师兄已经升起了火,敞开几个牛肉罐头,将它们放在火堆旁慢慢烘烤着。

    梁厚载看到篝火的火光,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在这里升篝火,不怕被人发现吗?毕竟还有这么多尸体没处理干净呢。”

    梁厚载的话传进了梁子耳朵里,梁子就笑了:“别看你年纪不大,心还挺细的,放心吧,在这附近都有我们的暗哨盯着呢,不会出问题。”

    我也问梁子:“刚才那些人全都死了吗?”

    我说话的时候是尽量保持了平静,可心里却不停地突突,毕竟是一百多号人啊,就这么死了,虽然我也知道他们不是好人,可这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对我来说,还是很难接受的。

    那一次,是我第一次见到死人,虽然天色黑暗,我没能彻底看清那些尸体的样子,但我能闻到空气中混杂着火药味的血腥,也偶尔看见了一些残肢。

    事后,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小时见识过了邪祟的恐怖,光是看到的那些断肢,我可能都要当场被吓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