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大雾消散
    我知道,这些人肯定是进了龙王墓!

    我师父在一旁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地嘀咕一句:“这些人不怕尸毒么?”

    谁知道他们怕不怕尸毒,说不定,他们压根就不知道那水里有毒。

    在这群人下墓之后,岸上的人就摆出了一副戒严的架势,我看到他们拆开了挖土机的外壳,里面竟然是满满的枪械。

    那时候我还不懂枪,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些人手里配备的全是清一色的德产MP5冲锋枪。可在国内,不管是在部队还是警队,这种枪械都是绝对没有可能出现的。

    像这种在国外生产组装的MP5想要流入国内,只能通过非法途径偷运进来。

    师父抽着烟,远远看着那些人手中的枪械,脸色变得非常凝重,但他也没多说话,就是一口一口地抽烟。

    我们就这么一直坐在树上等着,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工地上的人却没有点灯,趁着天空中的最后一抹光线还没有消失之间,我看到他们都隐蔽在了河道附近的灌木丛里,另外还有三四个保安模样的人从河对过的林子里走出来,之后也端着一把冲锋枪,躲在了河道旁的灌木丛里。

    他们将龙王墓的墓口层层包围起来,但凡是有人靠近那个地方,瞬间就会被密集的子弹打成筛子。

    在这期间,那两个俘虏醒了两次,每次刚一睁眼,我师父就一指头按在他们的耳根后面,他们大概还没等发觉自己正被吊在树上,就再次昏迷过去。

    而冯师兄口中的脏东西也没有出现。

    二龙湾又起了大雾,看不到天上的月亮,只是感觉眼前灰蒙蒙的一片,这地方是阴气的源头,雾气也比村子更加浓密。

    大雾升起之后没多久,庄师兄总算是回来了。

    好歹我庄师兄也是屯蒙一脉的大弟子,不难算出我们几个的大体位置,我们看不见他,只听到树下传来两阵脚步声,片刻之后,又听到庄师兄在树下悄声叫我们:“师叔,师弟,你们在哪?”

    我师父用烟杆敲了敲树干,庄师兄立刻会意,也爬上了树杈,和他一起上来的,还有一个全副武装的军人。

    那个军人看起来大概三十岁出头吧,他剃着平头,脸上涂着迷彩,我只能大概辨认出他的五官,看得出来,他人长得很憨实,可那一双泛着白光的眼睛,却像两把刀子,眼神里透着一股犀利。

    他看到我师父,顿时就咧嘴笑了:“柴大伯!”

    师父看到他,也笑了:“哟,这不是梁子吗?我都忘了,你们那支特战队就在这一片驻扎来着。梁子,你这次带了多少人过来?”

    那个叫梁子的人和我师父好像很熟络,就听他乐呵呵地说:“听庄大哥说今天晚上可能有场硬仗,我带了二十多个人过来。”

    师父点了点头:“你们的话,二十多个人应该够了。现在在二龙湾河道一带的灌木丛里埋伏了大概一百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有枪械,有些可能还有手雷,你们等会行动的时候,小心一点。”

    梁子看了眼周围的雾气,皱了皱眉:“柴大伯,你能不能想个办法,把这些雾气驱一驱。”

    我师父说没问题,梁子就憨憨地笑了笑,打算从树上下去,他来到我身边的时候,突然问我:“你就是左有道吧,柴大伯的徒弟?”

    我冲他点了点头,他就拿拳头在我肩膀上擂了一下,一边笑呵呵地说着:“才多大点孩子,这个头,快赶上我了。”一边顺着树干滑了下去。

    梁子的拳头特别硬,上面还带着一层厚厚的老茧,他擂我的时候好像也没用多少力气,可我的肩膀上却一阵阵地疼,过了很长时间才缓过劲来。

    一直等到梁子从树上下去了,师父才小声地问我庄师兄:“怎么就来了这么点人?”

    庄师兄一脸苦笑地回应道:“最近几个军区搞联合军事演习,精兵全都调去参加军演了。梁子手底下除了这二十几个老兵,剩下的,全是一水的新兵蛋子。”

    我师父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冯师兄则在一旁说道:“这些人,会不会就是看准了各大军区联合军演的时机,趁着附近的驻守军力减弱才对龙王墓下手的吧?”

    庄师兄摇头:“应该不会,军演的开始日期和结束日期都是重要机密,这些人不可能搞到手。”完了又对我师父说:“柴师叔,这一次咱们也要下墓吧?”

    师父沉思了一会,摇头道:“墓肯定是要下的,但只有我一个人下去,你们几个在岸上等着我。”

    师父要一个人下墓?他这番话说出来,庄师兄和冯师兄就出口反对了。

    庄师兄说:“师叔啊,咱们这一趟来得急,番天印和青钢剑都没带来,师叔你就这么下去,恐怕是很危险的。”

    我师父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只是淡淡地说:“番天印和青钢剑都在后备箱里,我回一趟村口把它们拿来就是了。”

    对,番天印和青钢剑现在就放在车子的后备箱里,我师父心也是够大的,也不怕这两样东西被人偷了去。

    紧接着,冯师兄又对我师父说:“师叔你忘了,白天的时候就有几个全副武装的蛙人进了墓穴,你一个人下墓,万一遭遇到那些人……”

    没等冯师兄说话,我师父就把他打断了:“这也好说,给我一把枪,再加上几梭子子弹,我带着枪进去,总行了吧?”

    顿了一顿,师父又说道:“呵呵,我知道你们担心我,这份心意我领了,可这墓,我还是要下的。我师兄现在很可能就在墓里,无论如何我都是要下去看看的。你们不要劝我了,也别想着跟我一起下墓,龙王墓凶险万分,你们几个下去了,说不好我还要腾出手来保护你们,到时候你们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成为我的累赘,拖累我。好了,不要劝我,就这么着吧。”

    等师父把话说完,我也忍不住问了句:“师父,我也不能去吗?”

    我师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对我庄师兄说:“我下去以后,你可要看住有道和厚载,别让他们两个做傻事。”

    言外之意就是,师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带着我和梁厚载下去,那之前我庄师兄想带我离开这的时候,师父为什么还要我和梁厚载留下呢,还说什么温室里的鸡仔长不成凤凰?

    说真的,龙王墓我是很想下去看看的,即便为了抵御尸气、尸毒要吃一大堆尸油做糖块,我也认了。我就是想看看师父口中的那具尸蛟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可没想到师父压根就没想带着我。

    庄师兄和冯师兄大概是感觉劝不动我师父,就不再说话了,而我师父则沿着树干滑到了地面,沉下一口气,心至思存,而后踏出了罡步。

    师父踏出来的罡步依旧给人一种虚无飘渺的感觉,这一次我瞪着眼睛去看,却依旧看不清他的身形,恍恍惚惚间,我又看到师父同时踏出了七只脚,每一脚都踩在北斗七星的星位上。

    最近这两年,我几乎每天都跟着师父练习走罡,可看到师父的步法之后,我就觉得,我练习的罡步和师父走出来的罡步,好像完全不是同一种术法,尤其是师父在走出罡步的前一刻,身上会多出一分难以名状的神韵。

    我只能简单地将他身上的那股气势描述为“神韵”,其实在这股气势里不但有神、有韵,其中还掺杂着一道无形的威势。

    这一道威势和我师父平时展现出的那股威势不同,平日里,我师父身上的威势是很压人的,那种威势会让人不敢和他对视,严重的时候甚至压得人喘不上气来。可当这股神韵在身的时候,我师父身上的威势却有一种莫名的亲和感,就是,明明知道那股气势是不能忤逆的,可又总想着用双手去触碰那股气势,好像它确确实实是可以用双手触碰到的。

    可就在师父的身形开始晃动的时候,那股巨大的压力又从天而降,瞬时间落在我的肩膀上,不只是我、梁厚载、冯师兄和庄师兄能感到这股压力,就在树下不远的地方,我还听到梁子轻声喊了一句:“全体卧倒!”

    然后就听到呼呼啦啦的一阵声音,树下的二十多个特种兵同时趴在了地上。

    我听到下面还有一个人在说:“我去,咋回事啊这是?这老头子咋这邪乎呢?”

    接着我就听见“当”的一声,好像是有人在他的钢盔上甩了一巴掌,再然后就听梁子在骂:“别说话!”

    我们受到了压力的影响,二龙湾散发出来的阴气,也被这股力量给压住了。

    在师父走出罡步的过程中,我都能明显感觉到空气中的阴气正变得越来越稀薄,连同那些雾气都跟着变淡了许多。

    而当整套罡步走完,阴气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雾气也开始大规模地散去。

    我坐在树梢上,揉着有些酸麻的肩膀,就看到树底下的梁子他们已经爬了起来,他们猫着腰,以极快的速度钻进了林子里。

    这时候我还接着月光朝二龙湾那边看了一眼,阴气和雾气突然间散了,之前埋伏在灌木丛里的那些人似乎也感到十分意外,我还看到有几个人从灌木丛里走了出来,朝着河道中央观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