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 河道上的施工队
    冯师兄也开口说话了:“可这一次,赵宗典怎么又回来了?”

    我师父想了想,说:“我想,师兄大概是找到了镇住尸蛟的办法吧。也许他还是每年都会回来一次,只不过咱们不知道而已。”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师父的语气中也透着几分难以确定的味道。

    之前王大富还说,有开发商想开发二龙湾的地下大峡谷,我就在想,他们口中的地下大峡谷,会不会就是二龙湾河道下的龙王墓?

    而我师伯又正好在这个时间点上回来了,这两件事之间会不会有什么牵连呢?

    师父给我盖了盖被子,又抬起头来对大家说道:“明天早上,咱们也去二龙湾那边看看吧。不管怎么说,我师兄既然来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肯定还是会去龙王墓看一看的,运气好的话,咱们说不定明天就能见到他。好了,都睡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既然我师父都不想再说下去了,我们也不好再多问。

    这一夜,我睡得很不踏实,不只是因为床铺上的潮气重,还因为屋子外面的阴气太猛,这样的一股阴气,总是让我觉得心里紧得慌,就好像整晚上都有一条绳索勒着我的胸口,让我有些喘不上气来。

    也不知道村里的这些人,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起床的时候,王大富就准备好了饭菜,依旧是一盘子青菜,一小碟萝卜咸菜,只不过米粥换成了米饭。

    王大富的儿子儿媳还是没有回来,我们吃过饭之后,就由师父带着出了村子。

    我们走出村口的时候,就发现庄师兄的车已经被干草堆给埋起来了,看到那一大捧一大捧的干草,我心里就直乐。

    肯定是昨天那帮孩子将庄师兄的车伪装成了这个样子,看看这一道比一个成年人还高的草堆,也知道那些孩子昨晚上一定花了不少气力。

    说起来,最初我看到他们在车窗上抹泥的时候,还觉得这帮孩子挺讨人厌的,可现在看来,那其实也是一群很可爱的孩子。

    庄师兄看到自己的车变成了干草堆,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从村子到二龙湾,之间是一条很难走的狭窄山路,这样的山路,车肯定是开不进去的,师父就带着我们徒步进山,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我就听见远处出来一阵机械的轰鸣声。

    我师父皱了一下眉头,立刻加快了步伐,我们也紧紧地跟上。

    很快我就看见两辆挖土机正在一条四五米宽的河道旁挖土,似乎是想拓宽河道,河当中有一道三拱门的石桥,此时已经被拆掉了一半。附近还有很多带着安全帽的工人,正推着推土车,将一些十分粗壮的钢筋运到河道旁边。

    冯师兄大体扫了一眼,就对我师父说:“柴师叔,这地方不太对劲。”

    不对劲?哪不对劲了,反正我是没看出来。

    我师父朝冯师兄点了点头,又侧过头来,小声对庄师兄说:“有学,你尽快出山,想法办从附近的部队调些人过来,要有战斗经验的,快去!”

    师父话音一落,庄师兄转头就要走,同时还拉上了我和梁厚载,想带着我们一起走。

    可我师父却挡了我庄师兄一下:“有道和厚载留下。”

    庄师兄朝着河道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担忧地说:“可这地方,说不定会有危险的。”

    我师父皱了皱眉头,只说了一句话:“温室里的鸡崽,长不成凤凰!”

    听我师父这么一说,庄师兄也没再说话,快步离开了。

    直到庄师兄走远了,师父和冯师兄才一前一后地走下山路,朝着河道方向过去了。

    那些工人打扮的人一看到我们,似乎就变得非常警惕,他们同时放下了手中的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看。

    这时候挖土机也停了下来,有一个人从里面伸出了脖子,朝着后面的人喊:“怎么都停下了……”

    他说话的时候,正好能从余光里看到我们。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从挖土机上跳了下来。

    他匆匆忙忙地跑到我们跟前,一点不客气地喊着:“你们几个干嘛的?没看这正施工呢吗?小赵、小刘,你们两个干什么吃的,把这几个人赶走!”

    冯师兄平日里几乎不抽烟,但在他的上衣口袋里却常常备着一盒价格不菲的高档烟,这时候他很有眼力劲地把烟递了过去,一边说着:“来来来大哥,抽口烟,我们就是路过这,听着这边有动静,就过来看看,你至于发这么大的火气?”

    就在冯师兄说话的档口,我师父朝河道走了几步,几个工人模样的人立刻跑上来拦住我师父。

    之前从挖土车上跳下来的那人也一阵风似的扑到我师父跟前,又是推又是拉地将我师父从河边扯了回来。

    他没收冯师兄递过去的烟,只是嚷嚷着:“我们这边正施工呢,你们别在这捣乱,耽搁我们的工期。那个谁,小赵、小刘,把这几个人赶走!麻利的!”

    他一边喊着话,就有两个人从不远处的林子里走了出来。

    这两个人可不是工人打扮,他们身上穿着类似于保安的衣服,但头上都没带帽子,这两个人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他们一路走过来,就一直不断地扫视着我们几个,他们的眼神像刀子一样,让我觉得不寒而栗。

    这两个过来以后也不废话,就推着我师父和冯师兄朝山路那边走,我和梁厚载对他们来说只是两个半大孩子,他们也没管我们,反正只要大人被赶走了,我们俩也要跟着走。

    一边走着,我还回头看了眼刚才和我们说话的那个人,此时他正眯起了眼睛,阴恻恻地看着我师父和冯师兄的背影。

    他的这种眼神,让我突然想起了那些在背后捅刀子的人,我感觉事情可能不太妙。

    我就很小心地留意着驱赶师父师兄的那两个“保安”,进了山路没多久,我就看到他们两个同时从腰里拔出一柄进三十厘米长的匕首,对准我师父和师兄的后背心,举手就要刺过去。

    本来我还想开口提醒师父和师兄,可还没等我说话,他们两个就同时转身,师父单手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脖子,一掰一扣,***那人当场就昏了过去。冯师兄麻烦一些,他先是朝另一个快速贴近一小步,一拳打在对方喉咙上,跟着又在那人的后颈狠狠来了一下。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师父和师兄就放倒了这两个人,弯着腰、俯着身子,将他们拖进了灌木丛里。

    师父一手拖着个人,还用另一只手朝我和梁厚载招手,示意我们两个也进去。

    进了灌木丛之后,师父和师兄又沿着一条小路上了山,一路上谁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一直来到半山腰上,我们距离工地已经很远了,师父才让冯师兄去找了一些藤条,将那两个人捆在树干上,又堵了他们的嘴。

    说真的,这种场面我过去也就是在电视里见过,怎么也没想过它会发生在我的现实生活中。

    之后师父和师兄又从那两个人身上搜刮了一阵子,我之前就看这两个人的衣服里鼓鼓囊囊的,师父和师兄搜了一阵子,就从他们身上搜出了两把手枪,六梭子子弹,还有一颗手雷,后来冯师兄还发现,在这两个的小腿上还各绑着一把开山刀,腰带的夹层里还有逃生用的刀片。

    冯师兄将两把开山刀交给我和梁厚载,他和师父则将匕首和手枪别在腰里。

    我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了,悄悄地问我师父:“师父,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师父皱着眉头说:“现在还不清楚,总之不是什么好人。”一边说着,师父小心凑到山腰上的一簇灌木丛前,朝着工地方向观望。

    本来是好好的一个早晨,气氛突然变得像要打仗一样,让我一时间很难适应。

    冯师兄也是一脸无奈的表情,苦笑着自言自语:“只是来找赵宗典的,怎么还碰上这样的事情?”

    冯师兄说的这些话,也正是我心里现在想的。

    就听我师父笑了笑说:“你们就知足吧,现在这年头,比起我年轻的时候来可是太平多了。在那个年代,我和你师父他们不但要对付邪祟、邪尸,还要对付敌特。常常是九死一生,有时候还要被人算计。”

    这些话从师父嘴里说出来,给人一种稀松平常的感觉,可我看到山下工地中不时飞扬起来的烟尘,心里就不由地紧张起来。

    在这之后,冯师兄爬上了山顶附近的一棵枝叶十分茂盛的大树,坐在树干上朝着工地里观望。

    师父说,冯师兄所在的那个地方隐蔽性更好,不容易暴露,让我和梁厚载也爬上去。

    我和梁厚载坐上树杈之后,也跟着冯师兄一起,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片工地。

    可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地方不对,挖土机在挖土,工人们有些的运送钢筋,有些则把河道旁的泥土运走,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子,我就在想,河道施工,不都应该是这个样的吗?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