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尸毒
    都说死者为大,死人的东西不能随便乱碰,可就是有不信邪的,非要觊觎女尸身上那点金首饰。

    就在第二天的深夜里,几个人背着王大富回到了二龙湾,趁着夜色在河道上捞尸,他们几个,是想把之前那个女尸给捞上来。

    结果忙了大半夜,什么也没捞着,有个叫嘎子的人大概是有些急眼了,他从小在海边长大,水性好,为了找到那具尸体,也不管水浑,一个人潜了下去。

    至于他下水之后的具体细节,没人知道,只知道他摸到了漩涡底下的一个洞口,那个洞口,就是龙王墓的墓口。

    师父没说龙王墓里面是什么样的,只是说嘎子进了龙王墓,还真在墓口附近找到了一些值钱的东西。

    嘎子从墓口找到了几个金盒子,里面满满当当装得全是珠宝。

    这几个人财迷归财迷,但十分仗义,有了好处,就想着让大家都尝尝甜头,有了钱,也要大家一起分一分的。

    他抱着这些东西回到岸上之后,几个人就商量着,叫着他们的老班长王大富一起干,把洞里面的宝藏都弄出来。

    当天晚上他们就把这事告诉了王大富,有这种好事,王大富肯定是答应的,那天晚上,嘎子还把珠宝分了,王大富得了一个纯金的大金盒子,小队里的其他人也都各有各的好处。

    在所有人眼里,这是老天眼给的关照,他们马上就要骑驴翻身了。

    可就在第二天的早上,嘎子疯了,见人就挠,见人就咬,就在一夜之间,他的手指甲变得又尖又长,牙齿好像都比原来锋利,队里有几个被他抓伤、挠伤了,栓柱的大拇指都被他吃进了肚子里。

    大队里来了人,说嘎子这是犯了狂犬病,就把嘎子抓走隔离了。之后又来了几个医务兵,给被嘎子抓过、咬过的人打了狂犬疫苗。

    突然出了这样的事,王大富心里就沉沉的,嘎子昨天晚上还能下水,怎么第二天就发了狂犬病呢,他觉得事情可能有蹊跷。

    这天晚上,又有几个人想到二龙湾去捞金,被王大富制止了,王大富觉得,嘎子突然犯病,可能是因为喝了二龙湾的水。那地方的水,有问题!

    可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栓柱也疯了,他的症状和嘎子一样,也是挠人、抓人,不只是栓柱,另外两个被嘎子抓伤的人也有些不对劲。就连王大富自己,也觉得精神头不对,总感觉的肚子里憋着一股火,总想着要发出来,看谁都不顺眼。

    依旧是大队上来了人,将栓柱带走隔离了,之后又来了几个医务兵给王大富他们做检查,可就在医务兵来到那片林场的时候,大刚子也疯了,他是小队里的炊事员,没跟着王大富他们去捞尸,也没被嘎子和栓柱弄伤,可他疯的时候,状况比嘎子和栓柱还要严重。

    嘎子和栓柱只是指甲长了,牙尖了,可大刚子整张脸都扭曲得不成样子,他的眼是黄的,眼里还流着脓水,一张嘴就是漫天的臭气,王大富就觉得大刚子像是从身子里头腐烂的一样。

    眼看着跟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变成了这样,王大富最终咬了咬牙,将二龙湾发生的事上报了组织,把嘎子之前从龙王墓里弄出来的那些财宝也都交了上去。

    命比钱重要,在这一点上,王大富还是很理智的。

    当时夏师伯还没退伍,二龙湾的事经过组织内部的分析之后,认为是一起非常态事件,就将它转交给了夏师伯所在的组织,也就是如今庄师兄供职的那个单位。

    在将来的日子里,庄师兄每次碰到这种事,肯定会让我和梁厚载去处理,所以我说我是庄师兄的下线人员嘛。而夏师伯的下线,就是我的师父师伯。

    我师父说,那年也是刚过完鬼节不久,他和我师伯正好在寄魂庄里,夏师伯通知他们之后,他们两个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来到了二龙湾。

    也就是王大富他们命大,我师父来到这之后,就发现他们身上中的尸毒已经很深了,赶紧和我师伯一起给他们祛毒,我师父说,要是他们再晚来几个小时,王大富那个小队的人全都会尸变,到时候整个木材厂都会受到牵连。

    给王大富他们祛完了毒,我师父又跑到大队里找到了被隔离的嘎子他们,当时体质最弱的大刚子已经彻底尸变,嘎子因为下过水,接触尸气最多,当时也没救了,我师父见他的时候,他身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白毛。

    栓柱身上的尸毒是祛除了,可他中毒太深,五脏六腑全部被侵蚀,即便是拔除尸毒,也没能活过当天晚上。

    二龙湾的河水中确实浸着尸毒,不过河道里的水,所带的毒性并不深。从龙王墓里流出来的大部分尸毒都盘踞在墓口附近。

    而嘎子之前从墓里拿出来的那些财宝上,也带着很烈的毒性。所以不只是王大富他们,就连后来负责接管这些东西的人,也无一例外地全部中毒了。

    我师父那时候虽然年轻,但由他经手的邪尸没有上百具也有几十具了,师父说,他过去也见过尸毒很烈的邪尸,但从来没听说过金银珠宝上还能残留尸毒,尤其是黄金打造的东西,原本应该是极难被尸毒侵蚀的。

    当时我师伯做了一个非常冒险的决定,他要带着招魂幡进龙王墓,当年我师父道行还浅,每次碰到棘手的事情,都是我师伯打头阵。刚开始我师父对于师伯的决定是坚决反对的,毕竟谁也不知道墓穴里到底有什么,冒险下墓的危险性极大。

    可我师伯就是那么个倔脾气,而且他也有他的理由,他说如果不摸清楚墓穴里到底有什么,就没办法镇住它,加上因为支建队大量伐木,破坏了当地的风水,很难说会不会对墓穴造成影响。

    万一因为风水的改变,把墓穴里的东西惊醒了,到时候弄不好就会祸害一方。

    我师父也想跟着下墓,可师伯还是坚持一个人去,让我师父在岸上等着,万一他出了什么事,需要留一个在外面撑住场面。

    我师父见他劝不住师伯,原本也是想先联系我的师祖,让师祖过来主持大局。可我师伯急着下墓,我师父最终也没能拦住。

    至于我师伯下墓的过程,以及他在墓穴里见到了什么,我师父也说不清楚,师伯也没有详细说明,只是在他上岸之后,说墓穴里有一具尸蛟,毒性极烈。

    那座墓之所以被我师父称作龙王墓,就是因为这具尸蛟的缘故。

    再后来,师伯就让人拆了二龙湾的两颗龙牙石,又将龙牙石打碎,在二龙湾的河口正上方建了一座石桥。

    说来也怪,这座石桥建起来自后,二龙湾的河水很快就变得清澈起来,连河道中常年积攒下的怨气都渐渐消散了,可怨气散了,阴气却依旧在龙王墓的墓口上方盘踞着。

    保险起见,师伯又设法堵上了墓口,可即便是这样,阴气依旧不散。每到傍晚时分,二龙湾的阴气就会发散出来,催生出一片覆盖几十里山地的大雾。

    我还记得当初在南实小遭遇尸婴的事,那时候,除了尸婴,夭婴子河的上百只婴灵都集中在了南实小的操场上,可如此众多的邪祟聚集在一起,所产生的阴气却还是无法和龙王墓中的阴气相提并论。

    当初,操场虽然也起了一片雾,可那片雾气最终也没能穿越教学楼,只是在操场上滞留了一段时间而已。可这里的雾竟然能延绵几十里!

    师父吐出最后一口烟雾,一边灭了烟锅,一边又缓缓说着:“王大富也算是他们那个小队的英雄人物了,那时候,龙王墓里的大把财富可以说已经摆在他面前了,可他为了队里的几十条人命,还是做了最正确的决定,如果换一个人,可未必能有他的这份果断!二龙湾出事之后,建设队就撤走了,王大富他们没走,就在二龙湾附近组了村子,和他们一起留下的还有医务班的那些女兵。她们那个班的班长张淑芬,后来还成了你的师伯母。”

    对于我师伯母的事,师父似乎并不愿意多谈,他很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从二龙湾出事,一直到三十多年前,你师伯常常到这个村子来。每次他来到这个地方,都要打开龙王墓,进去看一看。那时候你师祖还建在,番天印和青钢剑也还没传到我手里,那时候的我,不管是心性还是修为,和你师伯比都有着很大的差距。你师伯怕我跟着,每次他都是挑在深夜里一个人带着招魂幡偷偷下墓,其实这些事我都知道,只是一直没戳破这层窗户纸罢了。”

    这时候我庄师兄趴在地上插嘴道:“赵宗典三番四次地进龙王墓,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我师父摇了摇头:“不会的。我也知道,很多门人都说我师兄性子怪,做事不讲原则、不择手段。其实他不是这样的人,正相反,我师兄是我见过最坦荡、最单纯的人,他不让我跟着他下墓,只是担心我遇到危险。他之所以屡次下墓,应该就是想找到彻底镇住尸蛟的办法吧,不管怎么说,淑芬姐就在二龙湾附近生活,这地方的阴气太重,对活人是有影响的。而在淑芬姐去世以后,在我的印象中,师兄就再没来过这个地方,甚至没再过去大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