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二龙湾女尸
    王大富大概在家里的威望很高,那女人见他瞪眼了,也不敢再闹,缩着脑袋退到了傻男人身边,傻男人摸了摸她的头,还是憨憨傻傻地说:“嘿嘿,让你不听话,挨骂了吧?嘿嘿,让你不听话。”

    我师父灭了烟锅,走到男人面前,问他:“大强子不记得我了吧,也是,你出生的时候啊,我还抱过你一次,从那以后咱俩就没再见过面。”

    当时我师父背对着王大富,一边说着话,一边把几张一百块的大钞塞给那个哑女人,女人朝王大富那边偷瞄了一眼,又很麻利地收了钱,装进了口袋里,之后就冲着我师父笑了笑。

    她明明是个很市侩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笑容里却又透着一种很干净的淳朴。

    在女人收钱的时候,傻男人就一直冲我师父傻乐,好像看到我师父是一件非常值得开心的事情。

    之后,我们就被王大富邀请着,一起坐在了餐桌前,期初,王大富还和我师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两句家常,可到后来,整张桌子上的人却都不说话了,这其中也包括我和梁厚载。

    沉默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尤其是当一群人一起沉默的时候,小时候经历过的所有不好的事都慢慢出现在了我的脑子里,我感觉时间变得很慢很慢,每一秒钟都特别地难熬。

    晚饭很简单,一盘青菜,一盘咸菜,然后就是一人一小碗稠稠的米粥,王大富的儿子儿媳没和我们一起吃,哑女人端上了饭就匆匆走了,她走得时候,我留意到她拿走了王大富所有的卷烟。

    这件事王大富也看到了,可他也就是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吃过饭,王大富帮我们收拾了一间屋子,我们人多,一张床睡不开,王大富又在屋子里帮我们打好了地铺,之后还很歉意地说家里就这么大点地,让我们将就一下。

    之后王大富就回了自己那间屋子,熄灯睡下了,那天晚上,王大富的傻儿子和他那个哑巴儿媳都没回来,应该是到同村的人家借宿去了。

    床上透着一股很重的潮气,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见我师父也睁着眼似乎在想什么事,我闲得难受,就跟我师父说话。

    本来吧,我最想问的是,二龙湾过去出过什么事,可我师父摆明了不想告诉我,他想告诉我的话,我不用问他他自己就说了。

    于是我就想办法饶他的话,一上来我就说:“王爷爷家挺可怜的哈?”

    我师父正在想事,冷不丁被我打断了,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又笑了笑说:“算不上可怜,这都是过去欠下的债,该还的,总归是要还的。唉,他们当年能活下来,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

    我又做出一副愤愤的样子,说:“我看王爷爷的儿媳妇不像个好人啊,又市侩又不孝顺,今天她临走的时候,把王爷爷的烟全都偷走了。”

    我师父白我一眼:“你怎么就看出人不孝顺了?王大富是肺癌,烟是绝不能抽的,她把烟拿走……也是为了王大富好。不过说起这女人,市侩确实是有一点,可你……注意到她和王大强的身材没有?王大强一个傻子被她养得白白胖胖,说明……这个女人,应该是很知道疼人的。”

    我师父说话的时候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一番话说下来,中间要中断好几次。

    我就问我师父:“师父,你在想啥?”

    师父摸着自己的下巴,边想边说:“我在想,你师伯现在,指不定已经下墓了。”

    我又问:“下什么墓?”

    我师父又走了一回神,才又对我说:“在二龙湾下面有个龙王墓,当初王大富他们就是因为觊觎墓里的东西,才差点酿成大祸。后来还是你师伯在二龙湾的河道上建了一座桥,才把龙王墓里的东西给镇住。”

    我很小心地留意着师父的眼色,一边又很小心地问:“龙王墓里的东西,是个什么东西啊?”

    这时候,我师父突然转头瞪了我一眼:“熊孩子,想套我话不是?”

    我吐了吐舌头,没敢再多问。

    可过了一会,我师父却主动说起来了:“其实二龙湾那地方,在王大富他们搞建设的时候,是个临时的木材厂。二龙湾之所以叫二龙湾,就是因为那个河口,连着两条不较大的河道,在河口中,还有两颗很尖很长的石头,像两颗龙牙一样露在河面上,上游的河水流到这,被两颗龙牙挡住,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涡流。”

    最近这段时间,师父的烟瘾似乎比过去大了很多,这时候他又点了旱烟,美美吞吐几口烟雾,才接着说:“也有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从上游被冲下来,到了二龙湾这地方,进了涡流就不走了,就那么一直旋在河口里。王大富他们支建那时候,刚过了兵荒马乱的那个年代,从河道上游冲下来的啊,经常能见到一些陈年的尸体。”

    我师父说话的时候,我发现庄师兄和冯师兄也趴在地铺上,竖着耳朵偷听。

    原来他们两个也没睡。

    我师父一边抽着烟,一边慢慢向我们叙述着王大富他们当年遇到的那些事。

    师父说,二龙湾这个地方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头了,附近这片地区没有水葬的习惯,但凡是被冲到二龙湾的尸体,都是非正常死亡,这样的尸体盘在二龙湾的河道里,日子久了,就让二龙湾变成一个怨气、阴气沉积的大凶之地。

    在二龙湾这地方,尸体是不会自然腐烂的,那些尸体受到此地怨气和阴气的影响,很容易尸变,尸变之后,尸首体内的尸气淤积就会沉入河底,随着漩涡进入龙王墓。

    原本二龙湾的水是很浑的,谁也不知道在河道地下还有一个墓口,想当初王大富他们能发现这个墓口,还是因为一具女尸。

    他们的木材厂就建在河道旁,河里头经常有上游漂来的尸体,对于木材厂的人来说,吉利不吉利还是其次,可他们毕竟靠着河道生活,河里老是出死人,总归是怪瘆人的。

    当时王大富他们那伙人早年都上过战场,性子泼辣,胆子也大,就被木材厂分到了河道附近的那片林场。

    王大富刚来到这片林场的时候,就看见二龙湾里已经堆积了十几具尸体,将河道堵住了大半。他就找了几个人,用竹子在涡流上方搭了一座桥,之后就将一些火钩子绑在竹竿上,站在桥上捞尸。

    十几具尸体,捞起来也不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可就在王大富他们捞尸的过程中,有一具尸体竟然顺着涡流沉下去了,当时王大富也没多想,就把钩子伸进了漩涡里头,想把那具尸体给钩出来。

    河道水浑,看不清有多深,不过王大富早年行军的时候,蹚过水,渡过河,像这样的小河道他见过不少,以他的经验来看,这样一条不足五米宽的小河,水应该不会太深。

    为了捞尸,王大富他们用的竹竿都是很长的长竹,每根大约都在七八米左右,他把竹竿整个捅进了河里,竟然还触不到底。

    不过王大富也没多想,就拿着竹竿在水里搅了一会,还真钩到了一具尸体。

    可这一具尸,却不是刚才沉下去的那具,之前那具尸虽然已经有些腐烂了,可还是能粗略看出来那是一具男尸,可王大富勾上来的却是一具女尸,一具异常不但没有丝毫腐烂,而且还异常鲜活的女尸。

    根据师父的描述,我大概也能想象出那具女尸的样子。

    我师父也是听王大富说,那具女尸身上穿着一件火红的旗袍,光着脚,头发很长,手上、脖子上,还带着金灿灿的首饰,女人一点没烂,脸上还带着点血色,起初王大富他们还以为她是个活人,可摸了摸鼻子,却一点气息也没有。

    而且自从被拖上岸之后,女尸身上就变得特别臭,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烂了,可就是特别的臭。

    其实师父说到这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女尸身上的臭味,应该就是邪尸特有的那股尸臭。

    可王大富他们哪里懂这些,只是觉得那具女尸邪性,就想先把她处理了,不管是烧了可也好埋了也好,总之就是先处理了再说。

    在王大富那群人里,有个叫栓柱的人,那人的祖父是个神汉,从小听多了神神鬼鬼的故事,人也比较迷信,当时他就对王大富说,从河里捞出来的这个女人,说不好就是二龙湾子的河神,还劝王大富不要坏了河神的身子,赶紧把河神放回河里去。

    王大富当时也有些怕了,就信了栓柱的话,将女尸重新沉进了漩涡里,说来也怪,那女尸一入水,就好像身上灌了铅一样,一眨眼的功夫就沉了下去。

    王大富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尸横遍野的场面他都见过,虽然刚见到那具女尸的时候,他心里也跟着突突了一阵子,可事情过后,他也没太放在心上,过了没两天就把这事给忘了。

    王大富是忘了,可别人却惦记着呢,别忘了,女尸被捞上来的时候,身上可是带着黄金首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