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赵德楷
    这时他伸出了手,忍着剧痛,有气无力地朝我抓了一把,我稍稍退了一步,没让他抓着,然后又向前一步,双手将青钢剑抡一个大圈,在他侧脸上结结实实来了一下。

    我肯定是没胆量用剑砍他的,只是用剑身狠狠拍在他的脸上。

    青钢剑本来就十分厚重,加上我这下又用上了一股狠劲,他当场就被我拍得昏了过去。

    师父千交代万嘱咐,让我务必要抓活的,这一下,我应该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吧。

    不过想想他用五指戳向我脖子的那一幕,我心里还是一阵阵地后怕。

    仙儿还在旁边说风凉话:“切,这样你就怕了?你们守正一脉的人,本来就是天天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以后这种命悬一线的情况还多着呢。也就是你命硬,要不柴爷当年也不会死皮白赖地非要收你这个徒弟。”

    我看了眼那个昏过去的人,问仙儿:“现在咋办啊,总不能把他扔在这吧?”

    仙儿很无奈地说:“你是吓傻了么?柴爷不是说了让你抓活的,知道‘抓’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这时候从旁边一家店铺里跑来一个人,指着我手里的青钢剑问我和我师父是什么关系,我说是师徒,他点点头,到店里给我拿了一根绳子,又乐呵呵地回去了。

    这一下把我弄得一头雾水的。

    仙儿就对我说:“很快这里的人都会知道你是柴爷的徒弟,鬼市的摊子你早晚是要接手的,刚才那人是在巴结你呢,你这次得了他的恩情,以后他在这开店,你就要多给他一些方便。至于这条绳子收还是不收,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看了眼手中的绳子,想了想,还是把它放在了那家店的门口,之后又将那个被我打昏的人扛在肩上,朝着门鼎脚行的方向走。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就觉得,如果我今天收了人家的实惠,以后那个店主就算把什么禁物带到的鬼市,我念着这次的事,也没脸赶人家走。

    自从我爸经历过那场破财风波之后,他就常对我说:“人这辈子啊,本来就是有撞大运的时候,也有倒大霉的时候。一般来说吧,撞大运的时候少啊,倒霉的时候多。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嘛,这也是挺正常的事儿。可如果哪一天,要是有人平白地给你什么好处,那可能就不是好处了,你觉着像是撞到大运了,可能倒霉的事还在后头呢。”

    就算到了今天,我也觉得我爸这番话对我来说是很受用的。

    我扛着那个人,就这么一路走着,他的个头不算矮,身子看上去也很结实,却没什么重量,大概也就是一百斤出头的样子,我这些年每天早上跟着师父打熬力气,这点重量对我来说倒也不算什么。

    来到门鼎脚行的前门口,冯师兄和梁厚载一早就在这等着我了。

    冯师兄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大概是见我没大碍,才将那个人从我肩上拖下去,又找了三根手指头粗细的尼龙绳子,将那人好一顿五花大绑,我看到冯师兄还特意在那人的十根手指上分别打了几个死扣。

    梁厚载则围着我,一双眼睛在我身上反复打量着,似乎是想看看我身上有没有伤。

    我就朝着梁厚载摆了摆手:“我没事。”之后又指着地上那人问我冯师兄:“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冯师兄打好了最后一个死结,才抬起头来对我说:“应该是百乌山的人,自从北宋开年,寄魂庄从他们手里接管了鬼市,他们就常常到鬼市来作乱。”

    那时候的我虽然不怎么看史书,但也知道,隋朝可是排在宋朝前头的,刚进鬼市的时候我就听庄师兄说过,之前我们走的那条密道,原本就是鬼市的旧址,只不过那地方在隋朝末年被有心人发现,受到了朝廷征剿,寄魂庄门人才不得已将鬼市挪进了如今的溶洞里。

    我心里觉得奇怪,就问我冯师兄:“那就是说,现在这个鬼市,最早就是他们建的?”一边说着,我还指了指那个被我冯师兄捆起来的人。

    冯师兄摇了摇头:“在唐朝年间,鬼市原本有三个,蜀南一个,黄土高原那边有一个,长安城下还有一个。长安的那个鬼市最早就是朝廷在经营的,但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在武曌时期就被废弃了。百乌山从西汉到五代十国的千多年里,一直经营着黄土坡的鬼市,可在唐代,黄土高原就开始大片沙化,地质变迁导致鬼市崩塌。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百乌山经营的鬼市开始没落,到北宋开国的时候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如今的鬼市,只剩下咱们寄魂庄这一个,可百乌山的人总觉得自己是鬼市正宗,向来把咱们寄魂庄视为眼中钉。”

    之后我们就在门鼎脚行外面干等着,过了一阵子,冯师兄又对我说:“咱们寄魂庄在同行中也算是有口皆碑的,唯独百乌山总和我们过不去,你以后在外行走,碰到百乌山的人一定要防着点。尤其是当你到了陕北,那里是百乌山的大本营,就更要小心了。”

    我冲着冯师兄点点头,冯师兄挑了挑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份我看不懂的深意,好像有一点调侃的味道,又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兴奋。

    也就是因为冯师兄的这一道笑容,让我对陕北那片土地产生了一丝微妙的兴趣。

    大概到了晚上十点多钟,门鼎脚市开张四小时以后,门里门外的人才开始渐渐散去。

    七色舍利卖给了佛家,炼蛊盅被苗疆的蛊师买走,那支紫毫则不出意外地被道家人入手。

    直到人流都散尽了,我师父才端着烟杆出来,先是锁了前门,又来到我的面前。

    我师父一边大口大口地喷着烟,一边围着我转了一圈又一圈,在我身上仔细打量着。别看从头到尾,我师父表面上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其实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担心我的安危。

    其实我师父刚走过来的时候我就告诉他我没事了,可他还是放心不下。

    见我确实没受伤,我师父才长长舒了口气,之后他看看那个五花大绑的人,又很简介地对我说了两个字:“不错!”

    我刚才都快把命搭上了,结果我师父只是说“不错”!不过我也习惯了,这几年跟着师父,他向来是极少夸我的,别人要是说他收了个好徒弟,他也常常是摆摆手,对人家说:“好什么,中看不中用!”

    也不知道我是哪得罪他了。

    师父让冯师兄背起那人,就带着我们回到了镇门堂。

    持续两天两夜的鬼市看样子也要结束了,一路上,我就看到很多店家已经关了店门、取下了灯笼,有些店家已经背上了行囊,和大路上的人流一起朝着鬼市的出口慢慢挪动。

    回到镇门堂的时候,夏师伯和赵师伯正在统计退回来的魂票,顺便也算一算今年的鬼市赚了多少。

    我也是接手了门鼎脚行之后才知道,每一个在鬼市开张的店铺,不管是换来的东西还是赚来的钱,寄魂庄都有一成的分红,如果他们入手的东西不能分割,就由寄魂庄估算东西的价格,店家取货价的十分之一交给寄魂庄。

    赵师伯见我们进了堂口,就放下手中的计算器,走了过来。

    他一眼看到冯师兄肩上扛的人,还很得意地冲我师父笑着说:“你看,我没说错吧?就是百乌山的人在作乱。”

    我师父闷闷地“嗯”了一声,说道:“自从我接手门鼎脚行到现在,百乌山每到大市都会来这么一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一边说着,我师父就到侧屋里拿了一捆纱布和药水出来,让冯师兄把那人放在椅子上,又帮那人包扎了手上的伤口。

    而我夏师伯则拿了一颗黑乎乎的药丸出来,喂那人吃了下去。

    过了一小会,那人就迷迷糊糊地醒了,一睁眼,先是看到我我师父师伯的正对着他的三张老脸,又一脸阴霾地朝我这边看了眼,最后他动了动身子,才发现自己被捆住了。

    我师父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他对面,长长吐了一口烟雾,问他:“你是哪个堂口的人?”

    他就用一种十分阴沉的目光盯着我师父,也不说话。

    冯师兄这时在我师父身旁说道:“我之前翻了翻今年的邀请表,百乌山的人咱们只请了一个,他是百炼堂的堂主赵德楷。道德的德,楷模的楷。”

    我师父笑了笑,用手指着我,问那个叫赵德楷的人:“你觉得我这个还没出师的徒弟,怎么样?”

    师父这么说,明摆着也是在奚落他,他堂堂百乌山的堂主,竟然在我这么一个寄魂庄小徒手里栽了跟头,这种事要是传出去,我不知道会对百乌山造成什么影响,但他这个堂主是别想再当下去了。

    赵德楷的脸顿时红得跟什么似的,可他依旧盯着我师父,咬牙切齿地说了句:“你们寄魂庄的人,全都是无耻之徒!”

    我师父冷冷一笑:“说我寄魂庄无耻,你也配?你在我的商行里行刺佛家人的时候,想过‘无耻’这两个字吗?佛家的人和你有什么怨、什么仇?你在我的地方找佛家人下手,是想让佛门与我寄魂庄为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