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章 无耻
    我死死地盯着他,一刻都不敢走神,当那两个老僧人怀抱木盒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突然将手伸进了口袋。

    我顿时感觉不妙,也没敢想太多,举起青钢剑,用力向他拍了过去。

    其实我的第一反应是一剑砍在他肩上,可一想到锋利的剑刃会砍穿他的皮肉,让他血洒当场,我还是下不了这么重的手,在出剑的一瞬间转动了剑身。

    也就在我出剑的一瞬间,他好像用手指从口袋里夹出了什么东西,之后那只修长无比的手就朝着老僧人的脖子快速伸了过去。

    啪的一声,厚重的剑身重重砸在他的肩膀上,他一下吃不住疼,我就看到一个极为锋利的薄刀片从他的两指之间花落下来。

    当时真是千钧一发,刀片脱落的时候,他的手指离老僧人的脖子也就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

    他显然也没想到背后会有人突然出手,一脸惊愕地回头看我一眼,同时他的身子也后撤一步,和我拉开距离。

    他转头的时候,我心里就没有来地紧张了一下,也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就见他在后撤的同时,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已经戳向了我的眼睛,还好我退了这一小步,不然肯定被他那双钢锥似的手指戳个正着,他的速度极快,如果不是因为我提前拉开了距离,他出手之后我再去躲闪,肯定是躲不开的。

    可我师父这时还在台上冲我喊:“别后退,他是人!”

    我还记得师父昨晚教我的那些东西,用天罡剑对敌,对手如果是人,就要有进无退、以攻代守。

    可我一看到那个人的手指,长的跟钢锥似的,心里就发毛。

    这时候他已经稳住了下盘,接着朝我扑了过来,我也是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用出了天罡锁的步法朝他贴了过去,他大概也没想到我会不退反进,脚步稍稍顿了一下,我的脚步可没停下,一眨眼就到了他跟前,双手举着天罡剑就朝他下巴上挑了过去。

    我确实是很怕看到他流血的,可当时我因为紧张,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了,所有的动作都出于本能。

    他的反应极快,在我出剑的一瞬间猛地一侧头,竟然躲过了青钢剑,这时候还有个苗人冲我喊:“戳他眼!”

    他大概也是很紧张的,那个人的话音一落,他想都不想就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腋下露出了很大的空挡,我就倒转剑身,用剑柄在他腋窝上狠狠顶了一下。

    腋窝的确是个很容易受伤的地方,过去我和学校里的混混打架的时候,偶尔也会攻击这个地方,但下手都不敢太重,就是怕出事。可这一次,我却是拼上了全力。

    坚硬无比的剑柄顶在他的左侧腋下,我就看见他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非常痛苦,左手也软塌塌地耷拉下来,看样子,在一段时间内他那条左臂都没办法再动了。

    师父之前就嘱咐过我,让我抓活的,我就单手倒提着青钢剑,同时伸出了右手去抓他的左肩膀,在天罡锁中有一招就是扣住肩膀和锁骨之间的那到缝隙,只要找对了位置、用对了力气,再厉害的人也会被瞬间擒住。

    可我的手指刚触到他的锁骨,还没等发力呢,就听见咔嚓咔嚓几声脆响,他的左肩和锁骨竟然难以置信地拧在了一起,之后我就见他俯下了身子,像条泥鳅一样从我手里滑了出去。

    这时候我还听到周围有人惊呼了一声:“缩骨功!”

    这就是缩骨功?

    他一下后撤了四五米远,之后就撞破了门鼎脚行的大门,眨眼间钻进了门外的人群里。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追上去的时候,就听师父在后面喊:“还愣着,快追!”

    我赶紧追了出去,门外那些人看到我手里的青钢剑,自行为我让出了一条路,透过这条人墙围起来的小路,我就看见那个人像阵风一样冲进了离门鼎脚行最近的那条艮字路。

    他跑得比我快多了,我估计自己追不上,就叫出了仙儿,由她拉着一路飞奔地追了上去。

    快进入艮字路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眼门鼎脚行,让我失望的是,我师父没有跟出来,连同门外的那些人也不再关注我,重新挤到门前,朝着脚行里面观望。

    这些人对我漠不关心,对逃进艮字路的那个人也漠不关心,就好像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能抓住那人似的,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对我这么有信心。

    他们从来没见过我,当然也不会知道我的本事有几斤几两,但他们却又是确确实实地相信我,因为在我手里,还拿着守正一脉代代相传的青钢剑。

    仙儿拉着我进了小路之后,没有多久就追上了那个人。

    他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一脸惊恐的朝身后张望,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画面就是我举着青钢剑,朝他的头顶砸了过去。

    按常理来说,当时青钢剑的剑身和他的头顶只相距很短的一段距离,他就算反应再怎么快,也是绝对躲不开的。

    我以为这下肯定能得手,可当青钢剑的剑身眼看着就要落在他头顶上的时候,从他身子又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我就看见他的脖子瞬间缩短了一大截,他一边缩着脖子,一边朝旁边闪,青钢剑就差一丁点就能打中他,可他还是避开了。

    这个人的身体实在太怪异了,我感觉他浑身的骨骼都能被他随心所欲地拆开、重组。

    不过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是想不了太多的,就在他避开青钢剑的同时,右手已经伸向了我的脖子。

    他没有攥起拳头,也不是向我拍过一掌来,那五根手指就是像五道钢锥一样直立着,朝着我的脖子戳了过来。

    若是在以往,我肯定会本能地向后躲,可昨天晚上在师父的教唆下演练了无数遍天罡剑,我下意识地挥动青钢剑,朝他的手掌挑了过去。

    就听见当的一声,剑刃和他的手指撞在一起,竟然发出一阵金属碰撞般的声音。

    那应该是剑刃和他的骨头相撞的声音,我看到青钢剑像割开薄纸一样划破了他手上的皮肉,鲜血顿时从伤口中喷洒而出,可在这之后,我却能感觉到一阵突如其来的阻力,青钢剑好像撞上了一个非常坚硬的东西。

    整个过程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他立即收回了手,我也收回了青钢剑。

    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伤口,疼得咬牙切齿。我心里也在为刚才的情形感到后怕。

    这个人的手指不正常,绝对不正常!他的速度很快,如果刚才我不是反手挑出了那一剑,而是后退躲闪的话,现在我的脖子上说不好已经多了五个血窟窿。

    我早就想到了今天的事情可能会很麻烦,但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如此的危险。

    说真的,从小到大,我也算是经历过不少的凶险,可还从没像这次一样,生与死,全在一线之间。

    我心里变得非常紧张,一边紧张着,一边还在暗暗地琢磨着,怎么能尽快把对面的人干掉。我知道,现在我能在他面前讨到便宜,是因为他不了解我的套路,可我毕竟是初生牛犊,他敢到鬼市来捣乱,说不好是个老江湖,一旦我的路数被他摸清楚了,那我可就危险了。

    不过他也好不到哪去,他大概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我这么一个半大孩子逼到现在这种境地,外加我手里还拿着青钢剑,这把剑对他来说,应该也有不小的震慑力。

    我们两个都在犹豫着,谁也没出手,我是担心主动出手会被他看到破绽,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看到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份警惕。

    这时候仙儿在旁边提醒我:“他的速度比你快多了,你要先出手,抢先机。”

    仙儿的话音刚落在我耳朵里,对面人突然后退,我心里一惊,赶紧贴上去,就见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符箓,他的速度太快,我看不清那是一张什么样的符,只看到他手腕一抖,那张符就在一瞬间燃烧起来。

    他左手不能动,右手拿着符,我一看这下有戏,立刻朝他脸上吐了口唾沫。

    这招我还是跟学校里的小混混学的,他们中有些人打架的时候,就习惯先朝对方脸上吐一大口唾沫。

    不得不说,这种招数虽然看起来有点下三滥,但非常好用,这一口唾沫吐过去,不管是谁,第一反应肯定是躲。

    那个人也不例外,看我朝他吐出了唾沫,立刻一脸反感地朝旁边躲闪。

    我看准了时机,左脚点地,将浑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右脚掌上,一记精准的鞭腿,狠狠抽在他的裤裆上。

    论腿上功夫,我比不上梁厚载,可这些年久练八步神行,这一脚的力气也不是闹着玩的。

    就见他的身子非常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手里的灵符也掉了,他单手捂着裆口,双腿一软就跪下了。

    他嘴里一直发出那种唧唧歪歪的声音,表情扭曲地等着我,还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无……耻……”

    我当时就觉得这人特矫情,我都命悬一线了,哪还有心情管有耻无耻的?